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我叫小龙鱼的博客  
到哪儿都是小龙鱼,唯独到了万维,不让注册小龙鱼。那就只能叫“我叫小龙鱼”了。  
网络日志正文
掏一掏香港普通市民的心窝子 2019-08-14 07:32:54

【鱼论】掏一掏香港普通市民的心窝子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致香港沉默的大多数


陈文伟:暴动升级,香港大多数不该再沉默

陈文伟

陈文伟香港屯门区议员





2019-08-14 07:16:03 来源:观察者网


【采编/观察者网 李泠,整理/陈思危、陈钰】

立秋已过,香港依旧不宁。多区出现非法集会,暴力示威者破坏公物、堵塞干道,或以激光、砖块袭警、投掷汽油弹,更有甚者公然殴打内地游客及记者。随着示威升级,怂恿“反中乱港”的幕后势力也正慢慢浮现。

与之相对,反击逆流声音相对而言虽属弱势,却依旧有人勇敢站出来,对暴力行为说“不”,其中既包括撑警的市民,也有几次发起“护旗”活动的爱国民众。

反对派的暴力示威为何逐步升级?香港“大多数”为何选择沉默?港人的爱国教育又为何缺失?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护旗”活动发起人之一、香港屯门区议员陈文伟先生。

“敢怒不敢言”

观察者网:几小时前联系的时候,您说您正开车,被堵得一动不动,因交通灯被激进分子破坏,没交警的地方靠司机间的默契。以您在香港生活的感受,反对派连续多起游行集会过后,香港人民的生活都受到哪些影响?

陈文伟:过去两个月内,差不多每个星期他们都有大大小小的活动,从刚开始在个别地方发起,发展到像8月5日的“七区三罢”。

确切来讲,当他们有行动,发起“不合作运动”或直接上街游行、堵塞马路时,大家的生活会遇到麻烦。如他们挑上下班高峰期跑地铁站里,不让地铁门开关,和赶车的乘客互相对骂,发生冲突。一些堵塞马路的做法也影响到紧急救援工作,如有孕妇在地铁月台产生不适,情况紧急,但救护车开不过来。当他们没行动的时候,大家的生活照常运行。

示威者在地铁站静坐(图/港媒)

观察者网:现在除了警察和一些当地居民,香港社会还有哪些力量反对这些激进行为?

陈文伟:香港社会其实也尝试组织过两三次比较大的撑警集会,人数规模从十几万到几十万都有。很多香港市民也都觉得那些激进分子的活动已超越政府允许的范围,认为他们不能因为政府没有回应他们所谓的诉求,就采取暴力,这样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其实我自己也跟去参加游行集会的朋友们聊过,他们中很多人也会跟那些采取暴力行为的人主动分开。他们白天去参加集会,晚上比较激进的行动,如头戴头盔、手持尖竹竿或自制盾牌和警察对抗僵持,这些就不会参与了。

激进示威者自制巨型“弹弓”攻击尖沙咀警署(图/港媒)

激进示威者在游行中纵火(图/香港文汇网)

观察者网:那些认为不合法和不合理的香港市民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反暴力吗?

陈文伟:沉默的大多数还是那样,有的是敢怒不敢言,会避免表态。香港现在的情况让人很压抑,很多人不开心,但也不会主动去讨论这些问题,甚至亲戚间也不敢谈论,怕引起骂战,导致绝交。

比如今早我刚好接到一个爸爸的消息,他说他家里两姐弟立场不一样,昨天姐姐要去参加集会,弟弟极力反对,最后两姐弟对骂后还打了起来。这不是特殊情况,现今普遍发生在我们身边。

观察者网:激进分子的暴行愈演愈烈,可是沉默的大多数依旧沉默,这样会不会纵容暴徒,导致香港形势进一步恶化?

陈文伟:一方面,香港人对集会自由较看重,包容性较高,另一方面,虽然现在我们很担心情况会越来越不受控制,但还没到一般市民生活受极大影响的时候。就拿“七区三罢”来说,香港七个地方发生动乱,一些地方还有罢工,直到第二天才恢复正常。不过除非你去那些示威区走动,不然其实跟平时生活没什么太大区别,基本上香港大多数市民的生活还没有受到真正的影响。

当然,也有一些行业或个体遭遇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且影响已开始慢慢浮现。如我有朋友、亲戚参加示威游行,所以我们都不搞聚会了;做零售业和餐饮业的朋友也跟我说,这两个月来他们的生意额已下跌近10%。这10%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在香港做生意的成本非常高,很多中小型企业平时的盈利也就8到10个点。示威者每个礼拜都这么搞的话,很多人不愿意消费,内地“自由行”的游客觉得香港不太安全,也不过来了。

香港人缺乏爱国教育

观察者网:反对派在游行时也侮辱了国旗和国徽。听说您参加了护旗活动?

陈文伟:对,两次护旗活动,我是发起人之一。

观察者网:怎么想到要发起护旗活动?是怎么组织的?

陈文伟:第一次是8月3日星期六晚上,我们在网上看到一些黑衣人戴口罩蒙着头,去尖沙咀那边把国旗从旗杆上扯下来,扔到海里。我们看到这行为时非常气愤,这种行为不应该发生在香港。在我心中,不管他们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也都不能侮辱中国国旗。我们好几个年轻朋友就在网上群里聊,都认为这行为可恶可恨,我们有责任把国旗再升上去。我们发起行动后,也有其他网友帮忙把这信息传播出去。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我们去天星码头,在同一地方进行了升旗仪式。

非常遗憾后来又发生了同样事件。我们反应也很快,第二天又举行了一次升旗仪式。而且我们也发出一份声明:这种毁坏国徽、有损国旗的行为,跟反对派或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或“反修例”初衷已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面有一个根本问题:对于国家、民族的蔑视心态,是不是一直存在于一小部分港人心中?毕竟才回归22年,而作为“殖民地”的历史已有百年。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他们对国家的发展不了解,长期接受西方抹黑中国的信息。不过我觉得,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五星红旗就应该永远在香港升起。

陈文伟议员二度发起“护旗”行动,视频为其在天星码头发表“护旗”声明

观察者网:目前香港人接受爱国教育的途径有哪些?

陈文伟:基本上没什么途径,而且香港没有系统的爱国教育课程。

香港不像内地,没有政治课,而香港所谓的中国历史课,从初中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就基本上读完了——三年能教多少东西呢?讲历史是教育爱国的最好方式,可学生们很少接触中国建国后的发展情况,每个老师教的内容还不都一样。

观察者网:这方面能补救吗?

陈文伟:曾试过推行国民教育,但那次政府到后面也妥协了。

其实,香港现今的教育制度跟港英年代的教育也不一样。有一位老师刚和我聊过,在英国统治时期,所有老师教的内容必须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教的内容不一样,属刑事违法。而现在,各学校有权自行决定教什么、怎么教,没有一个统一规范。

沙田官立中学中二级中文科测验卷,引导学生赞颂示威者“浑身是胆”,批评警方“草菅人命”

为什么英国人统治的时候效率那么高?因为他们没有给予自由。现在那些小年轻不知道,当年的教育管治可没现在这么宽松。他们也不知道,港英政府当年有政治部,专门调查当时反对派(也就是现在建制派)的密信,而以前大部分香港议员也都是英国人委任的。那时有选举自由吗?并没有,英国人临走前才开搞的。

“一国两制”诠释权一直在中央

观察者网:您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也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你们都在相近的社会氛围中成长,接受相似的教育,您认为有哪些因素造成了现今政治态度的不一样?

陈文伟:不少人对香港回归不接受,实际上在回归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这次《逃犯条例》的修改,只不过是给这些人一个借口,宣泄他们的不满或不安定的情绪。再加上他们对香港过去22年发展的不满意、国际大环境的影响,种种因素合在一起,应能解释今天香港发生的事情。

有些情况,我不知道该说它是巧合还是人为操纵。比如我们在新闻里看到《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跟一些反对派主要人物在七月初直接去华盛顿见美国副总统及国务卿,见完后,香港就有一次大型动乱。其中即使没有特殊关系,也难免引人遐想。

观察者网:他们对香港发展不满意,主要针对哪些方面?

陈文伟:首先,香港的生活成本及房价太高。现在香港年轻人毕业后,普遍能有1-2万月薪,他们要交房租租金、支付自己日常支出、补贴家用等,每月能攒下的钱很少。可如果你要在香港买房,没五六百万,基本上买不到一个比较像样的地方。

其次,现在香港发展的机会也比以前少很多。以前香港人会说,“我们有狮子山精神,我敢拼敢闯,努力一下,就会有将来。”那时白手起家的例子在香港很多,现在少了,大部分人没这种境遇。

香港跟内地的发展很不一样。我经常两头跑,尤其是在大湾区活动,我感觉到两边年轻人对未来发展的期望差别非常大:

内地发展机会非常多,无论是人才、资金、市场还是创新,内地比香港的资源都要多很多。内地的青年朋友不会担心或计较,老家待不下去,可以去北上广等其他地方发展、创业,这几个地方的生活成本差异相对而言不会太大。

而对于香港青年来讲,大家其实也有基本共识,相信大湾区有机会,但喊他们去大湾区,他们又会犹豫:“如果我去大湾区,我应该做什么?有哪些资源可以帮我发展?不知道。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大湾区,万一失败,再回香港发展,会不会晚了?”香港的年轻人算机会成本,成本太高,信心较少。

所以,香港青年对现状确实存在不满,我了解,也非常同情。某种意义上,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我土生土长,还没有买房,家里太太要照顾两个小朋友,小朋友刚上小学、幼儿园,生活成本也很高,会感到有压力。跟其他青年朋友比,只稍微好一点点。

香港成活成本高,年轻人买房困难(图/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除了您说的这些,一些分析香港的文章也常提到,港人不满的原因还包括看内地时已不再有“优越感”。您认为呢?

陈文伟:多少有这种心理状态上的不平衡。80、90年代是香港最黄金的年代,那时正逢内地改革开放,香港拥有技术和外面的资金,可作为中间贸易城市。当初一穷二白的内地通过香港这个窗口“走出去、引进来”,香港也从中收获了巨大的利益。

而现在,有多少家全国顶尖的公司总部设在深圳?大疆创始人汪涛是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生,顺丰老板曾在香港深水埗街边摆摊,后来才回内地做物流。内地发展起来,越来越多东西不再需要香港这一中间人了。

国家富强起来,现在反过来是内地来香港消费的人越来越多。自己不能继续去内地“当大爷”,而过来的土豪一个个财大气粗,这确实容易产生心理落差。此外,内地海归有国际视野,两文三语都能说,那些在香港读大学的同学,他们的竞争能力在哪?又不愿意去大湾区,那就选择了“造反”。

话说回来,不少香港人对内地的了解其实非常片面。他们会用淘宝,也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武媚娘传奇》等电视剧,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内地的制度发展比香港的落后。

观察者网:现在在香港,凡是涉及内地的公共决策,似乎都很敏感,极易引来争议乃至抗议。

陈文伟:坦白来说,问题的根源在于反对派希望把香港的管治权夺过来。

撇开反对派的最终目标,香港大部分人——尤其是中间派的人——会比较理性地讨论。以这次“反修例”为例,他们在理性讨论中会承认对内地法治不了解,信任度不够。由于香港法制跟内地制度不一样,很多香港市民觉得一旦通过《逃犯条例》,他们既有的一些权利可能难以继续保障。

香港人心里普遍存在矛盾:

第一,他们有回乡证,都去过内地,甚至做生意要两头跑。如果你问他们,“过关之后应遵循什么法律”?他们大部分也都知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再问他们:“你回内地时会觉得很怕吗?”他们有时会坦白:“其实不是真的那么怕。”他们知道,他们不做一些事就不会违法,不过仍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

另一种比较矛盾的情况是,《逃犯条例》如果不通过,有人在内地犯罪后逃到香港,要不要处理?从理性来讲,这些朋友当然知道这些人是必须要绳之以法的。可是用什么条例去解决?他们就没有办法了。

理性告诉港人,有问题要解决,可是感情又让他们觉得要抗拒。我觉得往后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在解决问题时要重视这一情况,因为这反映的是港人心中的一种担忧。不过我认为这担忧可以通过制度消除,大家都认同犯法行为要被处理,至于采取什么办法,大家仍可以谈。

最近香港发生的运动,本来的原因就在这里,可后来运动发展得越来越不对劲,出现很多激烈的行为,如冲击立法会、警察局,或拿武器跟警察对峙。这种情况开始让大部分港人感到不安,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观察者网:部分反对派对于为何越来越推崇暴力示威,有自己的解释。他们认为以前“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式的“公民抗命”效果有限,如同隔靴搔痒,而“勇武抗争”能让港府对他们的诉求快速作出回应。

陈文伟:这情况,政府本身可能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当初若能及时回应,并采取有效措施,就不会发展出现今这局面。

不过现在有种歪理普遍存在于那些激进分子的想法中:他们发现自己一采取暴力,政府就会有回应,因此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若政府没及时回应,行动就再提升,哪怕最后有人受伤流血了,也是政府失职造成的,而不是自己。

我有位朋友支持反对派,他本身也是一个补习社的老师。我就曾跟他类比解释过反对派的这一想法、做法为什么比较流氓。反对派的行为等同于过来说:“老师,今年的学费你能不能不加?”如果老师没反应,他们就把他逼到墙角;再没回应,他们就提升暴力行为,砸补习社。老师终于回应,说“可以”,那等于跟他们说他们的打砸是正确的。明年,他们可能就过来说:“老师,你应该减学费……”现在政府面对的情况就是这样子的。

此外,造成如今这动乱的原因之一是政府一开始可能太软了,授予警察采取武力的权限太低。最近好一点,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之后,我们看到有了明显的不一样,警方采取行动更快速了。

香港警方在道路上布防(图/港媒)

观察者网:“有破有立”,反对派把香港的安定局面“破”了以后,他们最终想要“立”的是什么?

陈文伟:目前反对派有提出“五大诉求”,咱逐一分析:

第一,撤回修例。前面谈了不少,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第二,取消6·12“暴动”的定性。现在全世界人民都能从新闻里看到那些暴徒的行为,扔砖头、放火、袭警,这不是暴力行为还能是什么?如果用反对派一直强调的世界标准来规范的话,他们肯定是暴徒了。

第三,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捕人士。法治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法治要求将这些人逮捕后进行审讯。如果现在无条件释放这些暴徒,置香港的法治于何地?

第四,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行为。如果这委员会只片面调查警方行动,那它的调查方向也不对。再者,哪怕真的要调查,也是从整件事情着手,且不能缺少中央的参与,毕竟香港施行“一国两制”。

最后,要求行政长官下台。如果行政长官现在下台,目前的烂摊子要由谁来收拾?其次,行政长官从头到尾也没犯过任何政治上的错误。确实现在有人“反修例”,但不能忽视也有很多人赞同。如何修改,这里面有空间,大家可以讨论。

观察者网:对于现在这局面,您有没什么可行的建议?

陈文伟:怎么诠释“一国两制”,这权力一直在中央手上。说个大家可能比较容易明白的比喻:一个球场上,中央政府是裁判,如何踢球,这诠释的权力一直在中央。

他们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警察在采取行动的时候,有没有“滥权”,这点可以去了解,没什么好怕的。而我认为,同时间整个事件后面有没有谁在煽动,这个也应该查。此外,调查委员会里必须有中央的成分,去体现“一国两制”中的“一国”概念。香港回归22年,不能只强调“两制”——“两制”不是独立于“一国”之外,而是“一国”中的“两制”。


浏览(684) (1) 评论(4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张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8-15 04:53:44

香港金主的事不好说,因为没抓到人家的手腕。但是温JB老领导罩着逃亡海外贿赂国安副部长民营企业家,通过即时媒体指导香港闹事学生头头的视/音频,可是实突在在流传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老张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5 04:46:28

毛时代毛和党说了算,但是你如果真的经历了文革,会知道中国当时的大民主是今天无法比的。以前的上下级和同级关系可以批评和自我批评;选举民主酝酿被现在所谓的一人一票代替,普通人真的失了说话权利。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8-14 18:05:59

几乎可以肯定有背后金主,甚至有大陆的利益集团插手。老常委们一直在香港有一帮人,例如那个利用吴康民给自己漂白的老常委。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14 15:24:50

超级地租导致香港底层没钱 ,而年轻学生更是没零花钱。 所以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8-14 14:12:42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14 14:11:41

国民党和伪满战犯,在建国后的改造活动中,大部分在文革前都特赦了。包括溥仪,廖耀湘,黄维等极端顽固派。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19-08-14 14:05:16

这是真的。网上有暴徒手工之后,在地铁口分钱的视频。是从居民楼上拍向下拍的。

还有前天在尖沙咀被射爆眼睛的那名暴徒女子,也被挖出以前她给歹徒分发钱款的照片。

有些是发八达通卡,也就是可以坐公交车,也可以买东西的储值卡。每张卡里有250元。有目击者说在7-11便利店,一名暴徒用八达通卡买东西,被店员告知,数额不够,于是,他打开包,拿出另外一张,同时也显示了,他包里还有另外的七八张卡。

当第一张清零之后,他就准备把那张卡扔掉。被店员阻止,告诉他,那里面还有50元押金,可以去地铁站服务处退卡拿钱。

看,这里大概10张八达通卡,都不是暴徒自己买的,是别人给的。要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卡里还有押金呢?

网上说,暴徒每天的工资,按照工作岗位,从500到5000元不等。工作时间为24小时。

参加打砸的暴乱,500元加一餐饭。在第一线冲击警察的,5000元。如果当场打死一名警察,或者送医不治死亡的,加赏5万元。在第二线撑雨伞,递砖头,用栏杆扎路障的,3000元。后面还有无数照镭射笔的。等等。

自从7.1冲击立法会以后,每个周末连续两天冲击警署及各地的暴徒规模已经大大减少。在7.21之前,每处大约是一二千人。自从8.5以后,改为游击战,多点发起,这时候每个地方的人数,就保持在200到300人。打击,破坏一个地方之后,坐地铁迅速转移到另一个地点。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8-14 12:54:12

【总是满腔愤恨,会影响健康和生活质量啊】的确如此。 仇恨确实影响人的寿命。 我家长辈属于受损家庭之一, 一个叔叔过不去那个心里的坎,痛恨共产党经常高点小动作,暗地里盼变天想念蒋介石。 结果60多岁就去世了。 他是当事人, 这种仇恨传递给下一代并不容易, 所以我说必须要台湾的特殊环境, 一群充满仇恨的人共同培养仇恨环境,才能浸泡出充满仇恨的下一代来。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2:44:49

被土共镇压的地主数量并没有宣传的那么高。老毛有点佛系情节轻易不肯杀人。 中国有数百万土匪多数都回家了, 只有少数直接有人命案子才会被镇压。 地主被镇压的标准主要是民愤, 哪怕是直接杀人者, 只要没有太大的民愤,也都躲过了镇压。 比如著名的军统特务沈醉,亲手屠杀过很多共产党和无辜百姓, 但是普通百姓认识他的很少,也算是没有民愤,最后还不是被放掉。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19-08-14 11:21:49

看着你这一串串数字,想起“革命不是请客送礼”,是港币和美刀,呵呵。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8-14 11:16:43

【总是满腔愤恨,会影响健康和生活质量啊~】

哈哈哈。

乐死我。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1:15:27

总是满腔愤恨,会影响健康和生活质量啊~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14 11:09:23

【毛泽东的利益分配原则伤害他们的利益,所以不能容忍不能接受。】

对呀!所以应该给予理解。

换了你,如果你的利益被严重侵害,你会如何?

没分到房子,都可以怀恨半辈子,更何况有些人的父辈有被中共镇压了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19-08-14 11:07:38

【上街游行,1000港币】这玩意没法验证, 所以正规媒体也不敢说。 香港财阀地主,土共洗钱贪官外加教会间谍凑5亿美元并没有啥难度。 香港财阀地主付出的代价比这个数目要高很多倍。 所以如果盼不到北京出兵的希望则考验他们加大赌注的胆量。

香港财阀之所以现在也不肯下赌桌的原因大概是瞄准了中国的国庆节。 他们可能想象习胖子无法忍受他们的羞辱而会在国庆节前出兵平乱。 但是出兵平乱无法面去习近平的羞辱, 所以还不如敞开胸怀看表演。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1:02:16

【老毛的政治道路,政治主张,意识形态,是他们不能接受的,甚至不能忍受的】对呀, 简单说就是毛泽东的利益分配原则伤害他们的利益,所以不能容忍不能接受。

至于真有仇恨的人多数是爷爷辈被剥夺了资本,并且一定要生活在台湾,才能让这种仇恨延续下来。 那些50年代移民欧美的人脱离了大家争相拉仇恨的环境也就没有了仇恨。 并且脱离台湾的这些旧权贵也没有利益瓜葛了反而很多认同共产党,认同毛泽东的治国才能。 试想一下蒋介石如果主政中国,不说西藏军阀,西北军阀,新疆军阀会各行其是, 云南军阀和广西军阀搞不好也会再来一次蒋冯阎李马大战。 工业化现代化从何谈起。

回复 | 1
作者:ocelot 留言时间:2019-08-14 10:49:42

网上有传闻,不知真假:上街游行,1000港币;活跃游行示威堵塞交通堵塞机场参与者,3000港币;冲锋陷阵,相当于打手,暴徒,5000港币。无论如何吧,香港暴乱背后有金主给钱是肯定的。

假设每人每天平均2000港币,每天动员10000人上街,一港币相当7.85美元计,一天的人工花费就是250多万美元。这个规模连续闹上半年,就是小五亿美元。就看金主有多少钱了,估计没钱了,人就散了。如果希望闹事的阵仗更大,比如100000人上街折腾,花费要很多倍的增加,撑的住么?

回复 | 2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14 10:47:41

这不在于他们见没见过老毛。而在于老毛的政治道路,政治主张,意识形态,是他们不能接受的,甚至不能忍受的。

另外,这里反毛的,大都还是经历过毛时代的。至少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了仇恨。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14 10:44:54

西方人长说的一个墨菲定律: 说服不了你就把你绕糊涂。 需要修改一下, 渔阳山人这样的文痞辩论不过你的时候就想苍蝇一样重复一个嗡, 让你不厌其烦最好干脆关门上锁走掉了事。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0:41:33

有几个人见过毛泽东? 仇恨是无从谈起的事情。 讨论历史的意义在于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掩盖历史的文人也就是为了未来的犯罪行为打掩护。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14 10:36:12

咳!多年前俺就说,老毛,是中国民主政治必须迈过去的槛。

反毛的群体,总是想清算。岂不知,清算老毛,恰恰是中国政治民主的绊脚石。

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老毛代表着一个社会群体。尽管老毛死,但这个社会群体没死。

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做不到理智?

原因是放不下仇与恨。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8-14 10:27:38

跟你讲了,我从不造谣。

你不要胡搅蛮缠。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0:21:26

比如说老地主开篇警告对撒泼的零容忍,山人也就规规矩矩,被驳倒了就闭嘴装哑巴。 讲理还是撒泼看人下菜碟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8-14 10:19:02

你说渔阳山人理性不认同, 理智倒是真的,这不是在试探小鱼的底线吗, 一旦发现宽容老实就开始撒泼打滚刷屏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14 10:16:19

香港警察让穿马甲的妓者和黄毛法官困住了手脚,让他们怎么和暴徒打? 给他们什么装备也是打不赢的。 再说了, 香港黑帮渗透警察可是有几十年的传统, 黑帮大哥在对面,哪个警察敢管事弄不好背后被捅了刀子。 香港警察管黑帮那就是笑话。 别说香港这样官商学黑成熟的社会, 大陆有些中小城市也都有警察与小偷公共制定偷抢规则, 包括不流血,不偷病人啥的, 太可怜的受害者通过警察几个小时就能把赃物要回来, 其实都是黑帮内部维持秩序。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8-14 10:11:57

还不是几顶帽子来会颠倒地刷屏, 犬儒文人撒泼的小手段而已, 骗脑残粉丝还是很有效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14 10:08:19

赌博是最常用的洗钱方式。 今天不想谈这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14 10:00:43

给你一跟针,你就当棒槌。

我跟你开个玩笑,就当真啦?

我什么时候造过谣?

===================

你造谣在先,自己也承认了,现在又来改口,还要脸不?一个撒谎造谣、出尔反尔的人,是得不到人们信任的。u r finished, man.

回复 | 1
作者:水蛇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8-14 09:59:37

实事求是地说,渔阳博在万维反共、普世、民主群体中,还是相对理性,相对讲道理的。属于这个群体中的极个别人。

但反观他所在的群体,让俺深感,未来中国民主之窘境,恰恰在于这个群体的强烈的专制意识,以及非民主素质上。

回复 | 1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8-14 09:53:47

给你一跟针,你就当棒槌。

我跟你开个玩笑,就当真啦?

我什么时候造过谣?

我说的深圳军车今天胡锡进都证实了,那是大陆方面故意以市民私人摄制视频公开,是打心理战。两天之后,就由CCTV正式播出了。还是警告香港暴徒,近乎恐怖分子立刻收手,不要再越走越远。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14 09:50:18

你具备犬儒文人的典型特征, 造假传谣欺负粉丝脑残, 歪曲话题, 理屈而词不穷,理讲不出来就扣帽子骂街刷屏。

===========================

自供状吧?欢迎到我的博客来讨论,保证不拉黑,不删帖。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