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王博看美加  
北美经营餐饮店咨询,教授无油烟新派中餐制作,私信VanCABC。  
网络日志正文
晚舟归来(2):邓安安哭着在温哥华买房 2020-03-24 21:43:02

邓安安家买的这间屋子,是联排别墅,也叫城市屋,在出国前就已经看中了。


她一家人搬家之前,住在大温地区新西敏的一个公寓里,是邓安安在广州的时候,通过网路预订的,离儿子上学的新西敏高中五分钟的步行距离。


她还在网上联系好了一位说国语的台湾中介爱丽丝,落地后的第三天就通过电子邮件与对方联系上了。第二天,爱丽丝开了一部道奇CARAVAN过来接一家人看房子。


见到爱丽丝真人的时候,邓安安和贝益民都有些吃惊,因为她本人比网路上的照片要漂亮许多,而且长相有些特别,如果不是网站上已经介绍过,知道她是台湾人,会以为她是混血儿。


爱丽丝长着鹅蛋型的脸,而且立体感很强,鼻子很直,鼻梁很挺。可能是因为在温哥华长大的原因,爱丽丝还有一副白人妹子的身形,前凸后翘,她身穿浅色低胸连衣裙,把长长的事业线露在外面。


车子里面挺宽敞,一共有七个座位。可可坐在最后一排,兴奋地一会儿坐到左边,一会儿坐到右边,贝益民不停的提醒他,要系好安全带。


车开动起来后,爱丽丝主动地逗大家讲话。爱丽丝可以比较流畅地说汉语,但是词汇量有限,有的时候,贝益民和邓安安讲得高兴了,说到一些生僻的词汇,爱丽丝就会呆呆的看着他们,两只又大又漂亮的眼睛显出很无辜的样子。


上午,按照邓安安的要求,爱丽丝计划一家人在本那比的METROTOWN附近看六套房子,都是公寓。


从新西敏到METROTOEN很方便,有一条大道KINGSWAY直通过来。


爱丽丝一边开车,一边介绍说:KINGSWAY大道在加拿大一号公路建设完成之前,一直是新西敏和温哥华之间最重要的商业大道,也就是大温地区东西两边之间,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一直到现在,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沿KINGSWAY公路两边的物业,都将会有很大的升值潜力。


贝益民问爱丽丝:我在地图上看,KINGSWAY这条路很特别,从新西敏到温哥华是一条斜线,违反了西方城市规划的基本要求,温哥华的城市规划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爱丽丝转身瞟了贝益民一眼,对他说:看来你是一个蛮有知识和阅历的人,你也是第一个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人。


爱丽丝停了一下说:原因是这样的,在19世纪中期的时候,温哥华和新西敏市四大温地区唯一的两个重要的经济城市,当时包括温哥华在内的整个BC省,主要的经济是伐木工业,向欧洲出口。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有限,那个时候,所有来自菲沙河上游的木材,都通过河运集中在新西敏,然后用马车运送到温哥华,再通过海运输往欧洲和外地。为了节省运力,当年设计这条大道的时候,就在新西敏港到温哥华港之间拉了一条直线,所以现在这条大马路,变成了大温哥华地区唯一的一条既非南北走向,也非东西走向的斜线道路。


贝益民点点头,说:难怪了,听说一直到今天,木材工业仍然是BC省的第一大工业,而且听说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是原来BC省的首府,后来才搬到维多利亚,说明过去新西敏是个经济和政治都很发达的地方。


爱丽丝笑一笑,对贝益民说:想不到,你做的功课可真多,知道的东西已经不少了。


贝益民说:临走前,我在广州也没什么事情做,我和我太太各有分工,我负责这些基本的经济和生活方面的资料,她负责房屋买卖的资料。


爱丽丝说:我看得出来,ANNIE对房子的资料了解得很详细,对一些基本的房屋买卖方面的知识也掌握了不少,这样其实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中午,爱丽丝带着贝益民一家人到METROTOWN的FOOD COURT吃中饭。


贝益民和邓安安都知道METROTOWN这个名字,因为在网上了解温哥华信息的时候,METROTOWN是一个大家经常提到的地方,是大温哥华地区最大的购物中心。


第一次走进METROTOWN,发现里面规模宏大,步行道和购物走廊设计得宽敞明亮,现代感十足,一家人都很喜欢这个地方,邓安安和可可尤其显得兴奋。


用餐的时候,邓安安夸奖爱丽丝说:爱丽丝,你长得真漂亮,我要是不知道你是台湾人,我会以为你是个混血儿。


爱丽丝听邓安安这么讲,哈哈笑起来,说:我的长相啊,从中学的时候开始,就有很多人觉得好奇,我自己也经常拿这个来给我爸爸开玩笑,说我妈妈在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爱丽丝这句没心没肺的自嘲的话,把大家全都逗乐了。


这餐饭,按照爱丽丝的要求,加拿大规矩,大家各吃各饭,各付各钱。贝益民虽然心中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很快就发现这种简简单单的规矩,让人感觉很轻松很舒服,倒是很符合中国人常说的“客随主便”的意思。


这一天,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爱丽丝带着一家人看了6套在本那比铁道镇周边的房子。邓安安每一家都认真的做笔记,爱丽丝说,这些资料,都有复印,邓安安还是忍不住要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从小父母要求的。


邓安安问到最多的都是价格,她在这方面做到的功课,明显超过了爱丽丝。爱丽丝她自己也显然感觉到了,所以对邓安安提出的问题,表现得格外尊重和有耐心。


爱丽丝走后,贝益民问邓安安:我们既然已经做好打算在新西敏买房子,你为什么不在新西敏多看看呢?这些公寓要价都在30万以上,超过了我们的预算,而且周边中学的品质明显不如新西敏中学的好。


邓安安笑着拍拍贝益民的肩膀,说:我看本那比的房子,就是为了和新西敏的房子比较比较,新西敏的房子才是我们看的重点,新西敏这么小,我们自己用两条腿走走,就可以看到了,没有时间限制,还可以看得更仔细,熟悉我们居住的环境,不要麻烦别人中介,你拿人家免费的东西多了,将来下订单的时候,给中介提要求就不好说话了。


贝益民禁不住赞美老婆高明,考虑周全。


邓安安很得意,又故意问贝益民对房子有什么看法。


贝益民当然知道老婆对房子早有她自己的看法。他们俩在国内的时候,就对收集信息的工作早有分工,贝益民的英语阅读能力要比邓安安好,所以他负责收集的信息内容是各类法规制度,比如子女如何入学,家庭成员如何申请枫叶卡、工卡、医疗保险,以及如何考车牌买车险,等等。


于是贝益民就说:买房子全听你的,我只觉得今天爱丽丝开来的车很好,比国内见过的所谓公务车丰田大霸王还要帅气。


这个时候,就听见站在一旁的可可,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老爸,我觉得爱丽丝长得真漂亮,你不觉得吗?


贝益民愣了一下,笑着自嘲地说:嗯,爱丽丝是个大美女,看来我是爱屋及乌了。


邓安安听贝益民这么说,不禁笑了起来,说:看你们两个,就这么一点出息啊,我告诉你们吧,我收集了很么多温哥华地产中介的资料,见到的女生,漂亮过爱丽丝的美女多了去了,只是我觉得爱丽丝不妖气,人看上去更本分,才找了她。


贝益民说:这么说,遇到爱丽丝,其实并不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邓安安说:网上说,温哥华是个温柔乡,温哥华的房地产业更是一个被美女统治的世界,在这个行当里,女人要生存,首先拼的就是颜值,这只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邓安安接着说:我们还是赶快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吧,你爸刚才提到了那部车,我也觉得很不错,如果这辆车在温哥华很普及的话,我们家的第一部车就买这部车。


可可问:我们有什么办法知道这部车是不是普及呢?


贝益民说:我有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我们三个人坐在路边上,数一数,看看在一分钟内可以看到多少部CARAVAN。


可可很高兴,喊着说:我来数,我来数。


于是一家人就在出租公寓附近的MOODY公园坐下来数车子。


夏日午后的阳光,从背后巨大的橡树叶中穿透过来,发出迷人的梦幻般的光影,温柔地铺撒在他们的身上。

一家人就这样在公园入口处的椅子上坐了整整一个小时,可可大声地数着,贝益民和邓安安则在心中默默的念着。贝益民把他的手从儿子的背后绕过,和邓安安的手轻轻地握在一起。


他们的人生已经走过了30多年,似乎也从来没有如此地轻松和闲暇过。如今,两人就这么坐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工作,没有房子,对眼前的这个社会,一无所知,却傻傻地坐着数车子。


可能正因为他们的无知,让他们无所畏惧,只想着,一家人要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让那颗充满着希望的心,带着他们在加拿大飞起来,飘落到任何希望可以带到的地方去。


这一个小时,可可从经过的车辆中,一共数出了12辆道奇CARAVAN,一家人觉得CARAVAN的拥有率太高了,一定是辆好车。


爱丽丝在房屋买卖交易的最后一天,来给邓安安交房子的钥匙。她还是那么敢穿,但是明显长胖了一圈,一身墨绿色的紧身超短连衣裙,让人感觉上面和下面都要爆出来了。


爱丽丝看出了大家的疑惑,主动交代说是最近生意太忙,机会虽然多,竞争也非常激烈,她压力大的时候,就想吃东西,通过吃来减压,所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贝益民觉得自己有点不敢多看爱丽丝了,所以临走的时候,就找了一个理由,让邓安安一个人去送。


邓安安回来后,有点酸溜溜地对贝益民说:你知道吗,爱丽丝开来了一辆崭新的凌志单门轿车,她已经把那辆旧的CARAVAN卖给车行了。


贝益民说:难怪她说生意忙不过来,看来她赚大钱了。


邓安安说:什么呀,你难道没看见,那买房子的活,差不多都是我自己干的,找房子,定价钱,跟对方斗智斗勇,哪一样不是我在做?


贝益民说: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觉得这辆车,可能有一半的钱,都是我们家出的。


邓安安说:不如你以后也去做个地产中介,你长相诚实可靠,英语又好,还能说会道,肯定可以比爱丽丝做得更好。


贝益民笑了笑说:是啊,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出买家的中介费了,以后吧,等我们安定下来,没准还真有这个机会。


那天晚上,拿着新房子钥匙的邓安安,显得心事重重。她心中积累了很长时间的兴奋,就像海面上漂浮的雾气一样,被阳光一照,突然间就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原来被迷雾笼罩下的阵阵汹涌浪潮。


邓安安躺在床上哭了很久。


她对贝益民说:我们半辈子的钱都投进去了,现在的日子,每天只有出的,没有进的,我好心慌啊。(请点击“作者”,查阅我的个人资料和动态,看看我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43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