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美国华尔街证券道琼指数昨今两天大跌共一千九百点 2020-02-28 18:45:07

《通知》(2)美国华尔街证券道琼指数昨今两天大跌共一千九百点(约计百分之六)2020-03-05增补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jpg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图

原因:全球感染COVID-19症已经蔓延开来,由于无药可治也没有疫苗可打,有向pandemic 即大规模蔓延或大流行症扩散的可能性。美国CDC的Dr. Nancy Messonnier发表谈话说:美国大流行已经不可避免,问题在于什么时候开始。[Mark Wain 2020-02-25]

道琼指数于02-27下跌1,191 点即 4.4%, 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跌幅。仅四天跌了10%,这是最近峰值以来最大跌幅。高盛估计美国公司2020年的收益率(即利润率)是零。这充分说明:COVID-9已经扩展到四十八个国家,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经济成长的梦靥。资本主义可能因此一蹶不振,进入一个史所未见的大萧条时代。[Mark Wain 2020-02-27]

一周来美股股东们共蒸发了三千五百点即三万四千亿美元的虚拟财富,相当于二十四万亿人民币的虚拟资本。

"風雨送春歸,危機倒川普,推送桑德斯上台。"

桑德斯或许会因为大瘟疫来临上台,因为美国有四千四百万人没有医疗保险,他们热切盼望桑德斯的全民公费医保项目能够实现;不然,一旦生了大病,例如染上瘟疫,就会破产。但是美国政坛上的风云人物及势力——军事•工业•国会综合体(Military-Industrial-Congressional Complex,即MICC)当权派不会放过他和他的政权,一定会大肆挞伐。搞不好,美国有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希望不至于发生,但局势既然已经大乱,特别当资本末日来到的时候,什么事都会发生。[Mark Wain 2020-02-28]

_____

今天又跌九百点。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8081.shtml#4

这种抽风式股市波型,是典型大萧条预兆/no_text - 老秦在在 [2378081.4:0] 14:25:33 03/05/2020 [Mark Wain 2020-03-05]


浏览(230) (0) 评论(2)
发表评论
中国护士发信求救:医护人员在武汉濒临崩溃 2020-02-27 23:03:44

《通知》(1)中国护士发信求救:医护人员在武汉濒临崩溃

世界新闻网何卓贤/制作 2020年02月26日 


在武汉,医护人员每日面临着巨大的身心压力。截至26日,中国已有1716名医护人员感染、 9人丧命。(Getty Images)

从广东前去武汉支援的一位护士24日在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发文,讲述在武汉的医护人员身心受创,请求国际援助。

文章也被中国医疗平台丁香医生转发并翻译成中文版,但发布后几个小时内,平台又将其删除。

(影音制作:何卓贤  订阅世报YouTube看更多新闻影音)

求助信全文: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汉语译文:

中国医务人员要求国际医疗援助以抗击COVID-19的呼吁信

2020年1月24日,我们来到中国武汉,支持当地护士们与COVID-19症作战斗。我们是进入了武汉隔离病房作为第一批

来自中国的广东省医务工作者。日常工作是这样的:我们正在做的主要集中在提供氧气,心电图(ECG)监测,管子护理,呼

吸道管理,呼吸机故障排除,中央静脉插管血液透析护理和基础护理,诸如处置和消毒之类的护理。

条件和环境在武汉这里比较困难比我们以往任何想象的都坏。有严重的防护设备短缺,例如N95防毒口罩,面罩,的护目镜,礼服和手套。护目镜是用塑料制成的,必须在病房里反复清洗和消毒,使视线模糊,很难看透。因为需要经常洗手,我们的几个同事的手是覆盖在痛苦的皮疹中。结果是长时间佩戴N95防毒面具及使用多层防护用品,现在一些护士耳朵和额头出现压疮

当戴着穿着口罩与患者交谈时,我们的声音被静音,所以我们必须大声说话。戴着四层手套异常不方便,并且不能工作

——我们甚至无法打开医疗器械包装袋,所以给病人打针是一种巨大的挑战。为了节省以及佩戴和脱掉防护服的时间,我们在进入隔离病房之前,避免进食和饮水达2小时之久。经常,护士的嘴被水泡覆盖。

一些护士因低血糖和缺氧而晕倒。除了身体精疲力尽,我们也在心理上受苦。我们是专业护士,但我们也是人。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我们感到无助,焦虑和恐惧。经验丰富的护士们偶尔会抽时间去安慰同事和设法减轻我们的焦虑。但是,即使经验丰富的护士也可能会哭泣,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需要留在这里多长的时间,而且我们是罹患COVID-19感染的最高风险人群。到目前为止1716名中国医护人员已经感染了COVID-19,其中有九个不幸去世了。由于极端缺乏卫生保健专业人员,来自中国各地的14000名护士自愿来到武汉,支持当地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但是我们还需要更多协助。

我们在呼吁世界各国的护士和医疗人员前来中国,协助我们打赢这场战斗。我们希望COVID-19流行病能够尽快结束,希望全世界的人们将保持健康。我们声明彼此之间没有利益冲突。

版权所有©2020作者。由Elsevier Ltd.出版

本文属于根据《CC BY 4.0许可证》公开发表的文章。

*曾应春,严真

596830447@qq.com

天津市第三附属医院护理科

广州市医疗医院,广州510150

中国(YiZ);繁体中文系

中山纪念医院医学部

中山大学,中国广州(YaZ)

下载[33.64 KB]

毛主席《满江红》要扫除一切害人虫.jpg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毛主席墨宝)

[Mark Wain 2020-02-27]

Original English text:

On Jan 24, 2020, we came to Wuhan,China, to support the local nurses in their fight against the COVID-19 infection. We entered the Wuhan isolation ward as the first batch of medical aid workers from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The daily work we are doing is mainly focused on provision of oxygen, electrocardio-gram (ECG) monitoring, tube care, airway management, ventilator de-bugging, central venous intubation, haemodialysis care, and basic nursing care such as disposal and disinfection.

The conditions and environment here in Wuhan are more difficult and extreme than we could ever have imagined. There is a severe shortage of protective equipment, such as N95 respirators, face shields, goggles, gowns, and gloves. The goggles are made of plastic that must be repeatedly cleaned and sterilised in the ward, making them difficult to see through. Due to the need for frequent hand washing, several of our colleagues’ hands are covered in painful rashes. As a result of wearing an N95 respirator for extended periods of time and layers of protective equipment, some nurses now have pressure ulcers on their ears and forehead. When wearing

a mask to speak with patients, our voices are muted, so we have to speak very loudly. Wearing four layers of

gloves is abnormally clumsy and does not work—we can't even open the packaging bags for medical devices,

so giving patients injections is a huge challenge. In order to save energy and the time it takes to put on and

take off protective clothing, we avoid eating and drinking for 2 hours before entering the isolation ward. Often,

nurses’ mouths are covered in blisters. 

Some nurses have fainted due to hypoglycaemia and hypoxia. In addition to the physical exhaustion, we are also suffering psychologically. While we are professional nurses, we are also human. Like everyone else, we feel helplessness, anxiety, and fear. Experienced nurses occasionally find the time to comfort colleagues and try to relieve our anxiety. But even experienced nurses may also cry, possibly because we do not know how long we need to stay here and we are the highest-risk group for COVID-19 infection. So far 1716 Chinese staff have been infected with COVID-19 and nine of them have unfortunately passed away. Due to an extreme shortage of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in Wuhan, 14 000 nurses from across China have voluntarily come to Wuhan to support local medical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But we need much more help. 

We are asking nurses and medical staff from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to come to China now, to help us in

this battle. We hope the COVID-19 epidemic will end soon, and that people worldwide will remain in good health.

We declare no competing interests.

Copyright © 2020 The Author(s). Published by

Elsevier Ltd. This is an Open Access article under the

CC BY 4.0 license.

*Yingchun Zeng, Yan Zhen

596830447@qq.com

Department of Nursing, Third Affiliated Hospital of

Guangzhou Medical Hospital, Guangzhou 510150,

China (YiZ); Depart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Sun Yet-sen Memorial Hospital,

Sun Ye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China (YaZ)

Download [33.64 KB]

附1. :

投降的代价

作者: 凡人修真2(赵.岛.青.石) [2378024:1661], 19:54:49 02/28/2020: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8024.shtml

不想再说什么阴谋论了。估计大家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就权当过度工业化毒化了我们赖以生存生态系统令病毒滋生导致瘟疫横行好了。比如中国的工厂给世界生产了大量产品的同时排放了大量污水,污水渗入土地污染地下水源或流入河流汇入大江,污物毒素被植物和动物摄入,然后这些动植物又被果子狸和穿山甲消费了,最终引起了病毒的变异直接感染了人,直至感染了武汉人。。。

让人诧异的是我们对疫情不仅反应慢了半拍,而且还引发了接踵而至的就是“甩锅”:

武汉方面说我们我们无权发布疫情--“我们没有得到授权”;

疾控中心说要发布疫情就必须有疫情所在地方政府的配合,言外之意是因为没有得到配合所以他们就忙于写论文了;

包子一看你们都在推卸责任,那我也来个“甩锅”--“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然后就是一连几“我。。。我。。。我。。。”。

从包子的1月7日讲话到1月23日封城整整16天过去了,武汉方面居然漠视一尊的指示,”两会“照开,歌舞升平,还搞出来个”万家宴! 他们吃了豹子胆了吗,公然敢把老大不放在眼里? 从后来湖北和武汉的领导免职来看,似乎印证了他们的”胆大妄为“。 但是的但是,后来香港明报披露了一条消息: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中共领导人一方面要求要注意防范,同时也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响即将到来的新年节日气氛。 谣言?

这个说法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原因就一条: 一周后(1月15日)刘鸿章就要去华盛顿跪签新辛丑条约!

1月15日这个日子应开始精挑细选的日子。它正是国人忙于回家过年无暇顾及时事新闻的最佳时段。 对美贸易巨大的让步对核心来讲是第一次,心里忐忑不安,希望在静悄悄中完成,不要节外生枝,“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让跪签丑行掩盖在一片祥和欢乐的节日气氛中。 这导致包子没有对疫情重视起来,说出了那些八面玲珑让下属无所适从的话。 武汉领导在犹犹豫豫左右为难中错过了封城最佳时间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就是投降的代价!






浏览(20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和颜色革命 2020-02-27 13:18:41

《基层之声》(85)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和颜色革命

无套裤汉于2020-02-26日增补于最后并加附录

历史中的但丁神曲之一.jpg

                            历史中的但丁神曲图之一

明末瘟疫下的流民图.jpg

                            明末瘟疫下的流民(电影插图

明末人民起义图.jpg

                                      明末人民起义图

中国和一般成功进行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和人民最大的不同点在哪里?就在于中国有至少六亿成年人仍然拥护毛主席和真共产党,反对邓江胡习四修乱华,向往真正的革命的社会主义,走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路线。如果所言确实无疑,那么颜色革命的群众基础何在,政治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何在,经济基础方面资本主义战胜社会主义的物质和精神武器何在?光靠民主自由宪政等宣传工具是不够的,颜色党必须提出具体可行的方针、政策、策略,解决而且几乎要立刻解决群众失业、破产、贫困、社会政治地位低落等四大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个人危机和恐惧问题。(现在尤其须要解决由于气候变化、环境污染、新冠病毒症带来的生存危机这些重中之重的严重问题。新冠已经具有大流行病的趋势,对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冲击无疑将是灾难性的。)

更换政权的方式不只是暴力的,同时也具有阶级的、生产制度的、保障物质生活等基本条件在内。民主人士们如果想使用宣传工具代替社会政治经济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那么他们必然是要失败的。另外在这里稍微提醒各位的是:资本主义世界千疮百孔、自顾不暇,很可能由于跟随假共产党(特色党)的崩溃一起进入危机状态,导致其宣传工具的煽动功能不再灵巧进而步入总崩溃的境地。如果这一预测成立的话,那么资本主义世界的未来命运是否将会比崩溃后的中国社会主义第二次革命的命运更好些(站在民主人士立场上的好)?答案:恐怕未必这样。这是由于资本主义世界的内部矛盾经过二战后短暂的黄金时代,每况愈下,反对之声不断增加,中产者的人数和政治力量下降,也就是所谓无产阶级化,因此这个世界的一切失败都是资本之过,也就是无产者革命的一个推进器。中国的崩溃有可能引发世界资本主义的总体崩溃,点燃全球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燎原之火。

除了以上所说的社会政治经济崩溃的可能性之外,也要考虑到特色党和美国霸权主义的双方代表的统治阶级之间的军事冲突问题。资本主义世界由于长期以来(几十年来)生产相对过剩、投资渠道拥塞以至资本过剩,军火工业和其他过剩严重的资本如房地产、实体等领域的资本亟需解决出路问题,即利润量和利润率上升到资本不至没有投资运转的出路问题,战争是毁灭闲置资本,从而阻挡住资本价值下降的重大问题的有效解决办法之一。因此美中之战,尤其是局部战争,并不是绝对可以避免的。同时,中国革命人民一旦把假共政权摧毁,他们的逃亡有可能历史重演——重走常凯申当年败走台湾之路。

美中两方的资本对峙演变为对抗然后上升到战争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可能性,所以也应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但是与人们的主观愿望往往背道而驰的是革命这个因素,这是由于“战争引起革命,革命制止战争”,人们最不希望的是战争,那么只能用革命来制止战争,除此之外,其他方式都是没有历史必然性的主观臆测而已。

更进一步地说,美中战争除了会让两国军工资本大发国难财,把经济毁灭当成是经济重新起飞的支点之外,其实是一种自我半毁灭的选项,何况两国人民群众必定会起来反对战争,将两国资产阶级政权推翻的可能新也是不能排除的。

战争与和平是对立统一的;战争导致和平,反过来也一样。美霸单靠战争来解决问题就叫做“单纯军事观点”或一条腿走路的思想。美霸最显然也最指望的政策不是战争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思想,也就是利用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法西斯式对内镇压,来制止住人民群众的革命和造反、走继续革命路线、实现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愿望;同时又利用对方的对外(美)投降主义,来彼此共同剥削和压迫中国劳动人民群众,互相合作、双赢共利、各取所值,来使得双方都能将资本积累各自最大化。[请参阅:以下附录]

华盛顿即便昏庸至极,幻想独吞中国这块大肥肉,那么它不但要规划好没有了特色党之后,对中国将采取何种外交策略,也要筹划好世界进入全球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后的自处处人之道。同时,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并存的;好事与坏事虽然矛盾,但是或早或晚也是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的,而不是非此即彼那样的形而上学式的结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国特色党崩溃论作者的预想和支持的对象是中国的颜色革命或颜色党,但是他对美方所提出的准备工作却对已经在进行中的人民民主革命群众运动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借鉴。当然其中的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不宜全盘接受其答案。最主要的缺点在于该论没有阶级观点和群众观点,以至犯有精英主义的毛病,在方法上也不准确,例如没有看到军队不是铁板一块,处于无钱无权无势状态下的指战员与其部队是否将会效忠习近平个人是不确定的,很可能一旦社会政治经济危机来到,会临阵倒戈,倒向人民民主革命群众而非颜色党。他太过于看好颜色党在中国的社会影响力和政治号召力,以至完全置拥护毛主席的广大革命群众于不计,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参看拙作:【参考材料63】六四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IyNjkx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5503 ]

作者彼特·马蒂斯(Peter Mattis美国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侄子;曾在清华大学留学;担任过美国中情局情报分析员)在文章里面强调西方特别是美国国务院的情报机构要做好应对中国出现崩溃——特别是其社会秩序发生崩溃引发政治崩溃或之前预先做好准备工作,才不至于使得美国应对中国局势发生巨变时手忙脚乱,以至出现如同当年在六四事件时美国手足无措的窘相,失去了美国转变中国政局的大好时机,回想起来多么令他痛心疾首。

为今之计他建议:

首先,要了解清楚中国的政治凝聚力和离心力的情况,其非党和党外的政治文化,以便华盛顿能够赢得一种“道德赌注”[例如将颜色革命涂上美国是自由灯塔那样的道德赌金,即投在投机生意上的股本。从这种赌博心态可见其机会主义的色彩多么浓厚]。

其次,应将中国[领导层]及其家属的档案做成档案库,包括达到美方政治目的的手段要点,如冻结其海外资产与电子、电话等联系信息[当然也会包括电子邮件在内]。如果中共崩溃,紧张局势将保证许多干部开始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前途和福祉,而不再是党的前途了。当生存受到威胁时,中共的制度凝聚力可能会因为每个人都照顾自己并且希望确保有逃生的出口而动摇。在这种情况下,影响北京决策的能力将是高度个人化的,如果华盛顿想要实现自己预想的结果,那么联系和实现中南海个体决策者以及省领导与安全官员的激励机制的能力可能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对于了解中国社会不稳是否已经到达临界质量(即足够发生连锁反应的总量),确定包含其国内情报能力与辅助性军事能力在内的内部安全力量的情况是至关重要的。多数对中国未来的研究经常假定该国的安全部队将会一直发挥作用,而没有了解其保护政权的能力取决于上下扰动的包含平民积极分子和技术在内的动态力量。一旦政治变革通过群众公开示威发生在中国,那么把原因归之于一个忠诚而能干的安全机器的设想就不再成立了。

与以上所述相关联的是:任何军事介入都将至少涉及解放军指挥部,如果不上达到中央军委(CMC)——由习近平指挥的最高政治-军事-政策制定的机构的话。如果命令来自中央,那么军事领导层就必须做出决定:支持现任政府、自行夺取政权、或置身事外、静观其变。尽管大多数解放军军官都是党员,当前政军之间的关系与毛邓时期大为不同了,那个时期的中国领导层是由政军两个精英进行统治的[从而可见毛主席高瞻远瞩,把政治和军事紧密地联系起来成为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钢铁长城]。现在的解放军可以在不认同党的情况下发展出自己的职业性认同来。由于军队自己在封闭的军队大院居住,缺乏彼此之间共享的经验而与社会有一定程度的隔绝,中国强力的军事现代化已经要求解放军军官受到较好教育也更为职业化了。如果解放军的职业化能够强化人民解放军应该成为国家军队[而非党的军队]的想法,那么美国决策者需要知道谁怀有这种观点。[换句话说,军队国家化对颜色革命是大有好处的。]

*

第四,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师需要安排好北京将面临由个别的骚乱事件串联而成为更大规模危机的对应方案。首先,中国领导人将不得不评估示威活动是否会通过购买或捕获抗议头目而受到阻碍。或者,在动荡蔓延到太多县之前,动荡是否可以被隔离和本地化。北京面临的下一个重大决策将涉及是否允许地方和省级当局在不涉及中央领导层的情况下解决危机。基于复杂的安排,跨越司法管辖区的横向合作几乎是不可能的,跨越省界的广泛抗议将需要中央干预来协调行动。知道这是如何运作的以及谁将在不同层面作出决定对于影响事件至关重要。可以想象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和决策要点,直到获得新的信息,但重要的是把过程与决策要点认真研究出来,而从不认为答案是最终的。用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的话来解释就是:具体的计划可能没有用处,然而拟定计划却是不可或缺的。

第五,即使北京一旦开始切断国际联系,美国政府也需要找到一种与中国人民保持通信的方式。 长城防火墙可能并不是不可渗透的,并且很难关闭中国互联网,但中国最近对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干扰证明,中国可以使通过互联网传输通信和信息非常困难。 在没有故障保险的情况下,完全利用在线移动来传输美国的宣传工作将充其量是蛮干的。 如果无法找到具有躲避审查能力的故障保险,那么下一个最合适的办法就是保住在紧急情况下向中国广播无线电的能力。

译文参照:

美国反华势力:准备面对突然垮掉的中国(译文有更动)

万维博客 /Pascal的博客

http://m.creaders.net/blog/d/327696 

发表时间:2018-08-06 

           Are We Ready If China Suddenly Collapsed ?

China could be on the brink of collapse. Here's how Washington can leverage that to its advantage. 

《 国家利益 》(The National Interest)是美国一本政治外交性杂志,由 Irving Kristol [属新保守主义派,曾经是坚决拥护小布什反恐战争的舆论同盟] 在1985年创立,以报道国际事务为主的双月刊杂志。其内容作者许多是退休外交官、智库或各国大使,也有少数外国学者,杂志立场以美国利益为主轴,但文风走向较为敏感和客观,也有一些较艰深内容,普遍上与一般大众在美国电视上接触的讯息有差异,在西方杂志中属于较多被央视或南美、中东地区政治性节目引用,韩国于2010年后也开始偶尔在新闻中引用其文章言论报导立场大致遵循国际现实主义理论。

 

By Peter Mattis   August 2 , 2018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blog/buzz/are-we-ready-if-china-suddenly-collapsed-27652

几周前,AEI学者迈克尔·奥斯林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在华盛顿举行的安静晚宴的专栏文章,一位中国高级学者宣称,中国共产党已经进入到了崩溃之前的最后阶段。 世界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体以及核大国的政治崩溃,非同小可。 华盛顿应该做些什么呢 ?

[Mark Wain 2018-08-09 二版]

_____

美霸支持革命运动,但是更着意于颜色革命,也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及为低端人口谋福利的革命,也就是在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独裁统治下的“民主”革命。

即便对颜色革命,美霸的支持也未必是彻底的或持久的,例如1989年六四革命运动(文革后的继续革命),对特色党国集团有所制裁,但不久就失去实效;到了克林顿主政时代,不但不制裁,反而走向反面,大力支持特盗集团的经济活动,终于出现了特盗集团的资本主义经济“奇迹”。到了特朗普上台后关税制裁出龙,好像又回到了老布什时代似的,其实是有所超过的了。

霸权主义为什么对颜色革命的支持不能持久?因为资本霸权不是铁板一块,而是你争我夺、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尔虞我诈、各显神通的,所以当走上统治殿堂的资本系列更换了别种资本后,往往按照其利益取舍,更换政

浏览(16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向新冠肺炎症宣战,还是向制造大瘟疫和其他浩劫的资本主义 2020-02-23 16:17:40

《基层之声》(84)向新冠肺炎症宣战,还是向制造大瘟疫和其他浩劫的资本主义宣战?

无套裤汉2020-02-23;02-25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2ODYw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459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战无不胜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万岁!.jpg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图;来自|红|石|头|论坛                                 http://www.hst1966.net/archiver/showtopic-7953.aspx)


私有制社会是分成阶级的,既有被统治阶级,也有统治阶级,彼此是对立的,处于阶级斗争状态之中;资本主义社会也同样是阶级对立的社会。在美国,阶级斗争被主流媒体称之为阶级战争。可见战争的普遍性以至被接受的性质。五十多年前,美国总统约翰逊提出过一个口号,叫做“向贫穷宣战”(War on Poverty),但由于统治阶级强烈反对,结果以失败告终。其后总统约翰逊、肯尼迪、尼克松发动或继续规模庞大的对越南和中南半岛的侵略战争长达二十年之久(1955-1975),美国参战650000人,58202人死亡、303616人受伤、2500人失踪。美国人民即被统治阶级反对战争高达数百万人之多,全球反对越战的达到几千万人,可见人民群众是反对侵略即非正义战争的。

但是侵略战争为什么得到统治阶级的支持以至赞赏,甚至成为他们的普世价值呢?

根本原因在于军火资本和金融资本联合工业资本要得到意外之财或获取战争带来的国难财这种产生超级利润的一本万利的、最优的“商机”,从而搜刮被统治阶级的血汗钱和血汗劳动成果以急剧自肥,于是主流媒体、上上下下无不以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为能事。美国统治阶级的普世价值可以说就是侵略战争价值也就是侵略战争带来的价值。这种价值在舆论界和媒体的表现可以从一个方面看出:因战争阵亡的美国士兵的家人被尊称为“金星家庭”(Gold Star Family;其人的父、母被尊称为金星父、母)。换句话说,统治阶级的好战是由鼓励士兵送死来实现的;极大多数士兵的出身来自贫困、失业、破产、社会地位低落的劳动群众或未能入籍而急于入籍者;但是,统治阶级子弟就大为不同了,他们是生来高贵富有的(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直译:口衔银调羹出生的),无不是赢在起跑线上的主。

人民战争是侵略战争的对立面,是反对外敌及其走狗侵略、出卖国土和人民的反侵略战争,因此是正义战争。毛主席领导的国内革命战争就是人民战争的典范。林彪于1965年09月03日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20周年发表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同时也说明人民战争是发动亿万人民群众起来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反对资产阶级入侵而战的正义战争;在战略指导上,林彪撰文强调指出“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人民战争是对付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最有效的法宝。”

习近平使用人民战争来诠释防止和控制新冠肺炎症的意义是不恰当的。如果不能具体说明甚至试图掩盖大瘟疫问题的根源: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阶级基础——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对内实行法西斯式镇压、对外实行投降主义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长达四十多年之久的结果,以至欲盖弥彰,反而由于使用人民战争四字而暴露了中修的欺人之谈。

如今防控大瘟疫的这场假人民战争反倒使用在真人民身上,引起了人民群众一定程度的不满和反抗,后果有可能会朝着政治和社会问题恶化的方向败退。他们在大敌当前的出路何在呢?

问题不在于“向新冠肺炎症宣战”(War on COVID-19),而在于人民群众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已经实行了五、六百年之久的、败相毕露的、国势日非、亡国灭种的、人类面临遏制不住的种种浩劫的资本主义,还是一个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方针指引下的、继续革命的、拯救人类于垂亡之际的社会主义?

[Mark Wain 2020-02-23]

附1.

谈习近平政权叛逃台湾的可能性和二次文革不是一次文革的简单重复

李一平:《习近平知大势已去,北京建两条出逃通道!李源潮曾经叛逃?很难走出六环外!中共要收护照,港官叛逃要趁早!》(一平快评50,2019/12/08)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S7VXratFQ

Mark Wain 1 hour ago (edited)

虽然特盗集团伪政权还没有大批叛逃境外各国和各地区的迹象,但如果播主的预测靠谱,那么大批叛逃也就为时不远了。

这种预测很像一九四八、四九、五零年代大陆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兵败如山倒,以至国民党逃亡潮如同决堤一般,大小地主、官僚买办资本家官员带着美钞、黄金、工厂所有权证及地契以及“五子登科”得到的贪腐盗国资产、子女家眷秘书家奴与走卒,拼命大逃亡到台湾、香港、海外,上演那种人间难得一见的逃亡大戏。有的人安然到达目的地,也有人命丧东海、黄海、南海和台海,因逃亡而梦断鱼腹,遗恨终生。

习近平如何准备避祸的出路和逃亡的路线、目的地与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历史是一面镜子,蒋介石反人民的独裁政府面临崩溃时的逃亡史是极有参考价值的借鉴和材料。特盗集团官员和盗国大家族是否打算携带着以几十万亿美元计的现金、黄金、美元、古董、宝石、知识产权、软硬件等财产强渡台海,避难台湾,成功地蓝金黄蔡英文台独和国民党独台共治的反动政权及其政治代表团伙,从而取得永久居留权甚至公民权?为什么不逃亡“五眼联盟”而竟然出此下策去了区区台湾这个小岛上终此残生?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原因在于邓江胡习四修特盗党就是国民党还乡团蜕变而成的同伙反革命,所以二者在反革命政治上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兄弟关系,而蔡英文台独也类似国民党一样,腐败无能,早就成为蓝金黄最佳对象之一了。如果这一看法成立,那么特盗伪政权大事“经营”台湾,积极经援并拉拢台湾资本及其政治代表的现象,就得到比较合理的解释了。

最重要的问题是特盗集团伪政权倒台以后,哪种政治势力会取得统治地位?众所周知,邓江胡习四修对内实行法西斯暴力镇压、对外(美霸)投降的政策是基本“国策”,任谁(一小部分自由资产阶级在内)都改变不得,除了广大的人民群众以外。

所以任何政治势力在没有取得高达六、七亿劳动人民群众的同意之前,都是无法取得统治权的。

经过了四十多年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非法统治,他们痛恨这种建立在经济上剥削他们的剩余劳动价值、政治上压迫他们翻身解放和当家做主的基本权力的资本主义统治,即便打着旧时代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权旗帜而在实际上大搞资本及其人格化的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也是不得人心,并被坚决和彻底反对的。他们要的不是资本主义而是真实的社会主义即革命社会主义,他们要迎接一个建立在以毛主席继续革命道路上的、结合新情况、新条件、发挥人民群众的主动性进行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拨乱反正、除旧布新、改弦更张的伟大时代。第二次文革即世界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先声;二次文革不是一次文革的简单重复,完全不是,而是崭新的人民民主革命,即排除了一次期间所犯的错误或不民主的失误以及打倒一切、怀疑一切、挑动群众斗群众等等思想政治路线上的错误,建立起来的一个崭新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运动,在那里,人民民主制度将被充分肯定并得到落实,对于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专政将被劳动各阶级准确并切实地予以反对并得到制裁。人民革命政权将建立在革委会上,而不是革命党的领导上;革命党与人民革命政权之间是分工的关系,而不是一党专政的关系;解放军由革命党指挥,但只能负责国境上的防卫,而没有内部防卫的任务,内政既然由革委会全权负责,内部的防卫也就必然全由革委会指挥的工农民兵的革命军负责,以避免解放军干涉内政甚至如同1976年十月六日邓华叶汪发动反革命军事政变并导致修正主义利用反革命政变篡夺革命政权并非法上台的事件重演。其他相关事务都将根据革命的需要和民主权力的落实得到革命性的变革。

[Mark Wain 2019-12-09]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新冠肺炎症已经在武汉爆发并开始传播,但一般人是无从知道的。近三个月来的大瘟疫蔓延全国和其他各国、各地区,眼看即将蔓延成为对资本主义世界除气候变化之外的第二大惩罚性灾难甚至浩劫。习近平政权叛逃从一个可能性逐渐正在朝着现实性转化。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及其特色党伪中央极有可能叛逃到国外,以避免全军覆没。

倒行逆施、祸国殃民四十多年来的特色党因为终于暴露自己是亡国灭种的主要推手之一(另一个是帝霸反势力),如今终于面临大势已去、民变如山倒的颓败局势,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

广大人民群众自动自发地起来推翻特盗集团及其伪政权的革命和起义很早就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了。二次文革的钟声就要响了,世界无产阶级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就要爆发了,让我们以欢欣鼓舞的心情,加强斗争力度和加快斗争步伐,为一个崭新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和世界共同努力吧!

[Mark Wain 2020-02-24]

附1. :

失业、歧视和孤立:疫情之下中国农民工的困境(摘要)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200224/coronavirus-china-migrant-workers/

赫海威  2020年2月24日

中国约3亿农民工长期生活在社会边缘,拿着微薄的薪水做着脏累的工作,而且只能获得有限的公共卫生保健资源和教育资源。然而眼下正值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呼吁抗击病毒的“人民战争”,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控制,现在农民工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作为外来人口,不管来自何方,农民工都很容易被针对。很多工厂因担心工人可能携带病毒而害怕复工,这令人担忧政府的控制可能使经济窒息。当地官员阻止了许多农民工进入城市。房东们将他们从出租屋赶走。有的人挤在旅馆里,或睡在桥下或人行道上。

然而全国上下的严厉封锁使农民工难以返回城市;根据官方统计,已返回的农民工只有三分之一。许多工人上月过春节回乡后,就被困在了乡下。[Mark Wain 2020-02-24]

______

美国华尔街证券道琼指数昨今两天大跌共一千九百点(约计百分之六)。原因:全球感染COVID-19症已经蔓延开来,由于无药可治也没有疫苗可打,有向pandemic 即大规模蔓延或大流行症扩散的可能性。美国CDC副总Dr. Nancy Messonnier发表谈话说:美国大流行已经不可避免,问题在于什么时候开始。[Mark Wain 2020-02-25]

(待续)











浏览(21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2020-02-14 17:20:07

《基层之声》(83)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211/zhang-qianfan-constitutional-cure-coronavirus-china-democracy/

无套裤汉2020-02-14


Richman, poorman 1.jpg

                                        穷人、富人图

时政对联二副:

其一

上联: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下联:武汉新冠病冠新汉武。

横批:换汤不换药

其二

上联:大利大干,小利小干,零利谁干?

下联:新官新贪,旧官旧贪,无官不贪!

横批:与国际接轨

作者说:“归根结底,病毒谁身上都有,为什么有的人得病,有的人却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不同的人抗病毒免疫力不同。危机的种子哪个国家都存在,为什么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这是因为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应对危机能力不同。武汉肺炎病毒与其说引发了全国乃至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不如说折射了中国日常社会治理中的制度危机。只要制度危机不除,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这场危机过去之后,我们不仅要反思自己国家制度存在的问题,更要积极推行变革之道。”

新冠病毒大瘟疫如果发生在“没有”宪政民主制度危机的美国又将如何呢?美国是否会在零时间一举捕灭、有惊无险、顺利化解危机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政治制度危机无关乎瘟疫造成的危机,瘟疫自有其特殊性质,政治制度解决不了瘟疫大爆发这一重大问题。

众所周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在去年十一月底零时间爆发第零人感染上新冠病毒的时刻,是阻止病毒蔓延的关键时刻,是可以一举消灭病毒的最佳时期。即使他或她感染了别人,如果当即寻获这些被他接触过的人送入医院的隔离病房,并避免在医院交叉感染,那么大瘟疫就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问题在于再健全的宪政民主制度也无从阻止得住造成全市、全省、全国、全世界的大瘟疫于萌芽状态,因为瘟疫的隐秘性隐藏着感染性,而受感染而发病者的病情不到一定程度,病患是不会去求医的,因此在第零人病情轻微时段,就无从追踪被感染的其他人,瘟疫蔓延就已经严重失控了,待到第零人上医院求医的时刻,蔓延之势已经燎原了。

美国派专机到武汉运回外交官及其家属是在得知大瘟疫严重之后的决定,这也说明美国的所谓无危机制度并不能制止得住假设发生在美国的类似性质的大瘟疫,美国同样无法在零时间内一举捕灭之。把感染性隐藏在隐秘性之中是病毒的狡猾所在也是它的存在条件,其阴谋诡计是大瘟疫蔓延的根本原因,与制度危机无关;换言之,任何制度都无法阻止住这种大瘟疫的蔓延。

现在谈一下言论自由的问题。

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属于政治制度或上层建筑里面的问题,然而深度分析就会发现其实质不是政治制度而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以美国的言论自由为例,那里的各种言论随处可见,很少见到因言获罪的事情发生;但是这并不说明言论上的自由落在实处,也就是说美国的言论自由形同虚设,得不到言论自由的预期效果。什么力量使得言论自由空洞化以至使之无害化呢?

美国独立建国已经二百五十四年;从南北战争算起,其资本主义制度从北方工业资本兴起、巩固到发展也已经一百五十九年,所以说美国是个老大资本主义国家也不为过。既然老大,美国资产阶级就必然有一套或几套行之有效的统治方式,其中就包括对待言论自由的套数。

最常见的套数就是大家知道的,“你有言论上的自由、我有不听你的自由”——于是有利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的言论占据了优势地位,而在批评反对的言论中间,如果是善意的、有益的,我听一下做参考之用,其余的、特别是那些不满的、控诉的、要打倒的,对不起,我不听更不会纵容或照办。2001年911个人恐怖主义奇袭事件后,总统小布什赶紧趁机让国会通过了一个叫《爱国者法案》的宪政条例,把利用言论自由来批判资本主义者一网打尽,说他们威胁国家安全,让NSA(国家安全局)全天候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窃听并记录所有公民的网络、电话、报章、杂志等载体的言论并详加录制,以备“参考”之用。所谓参考,就是要实现按照人们对美国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忠诚度来筛选和取舍联邦雇员和官吏的自由权力。

美国的隐性法西斯式专政与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显性法西斯式专政虽然有所不同,但是由于两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是一致的,因此两国对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民主权力的敌视和禁止只在范围大小、轻重缓急、胁迫和掩饰程度上有所不同,本质上并无不同。

作者以为选举民主例如美国的选举制就是好的民主,就能有助于解决大瘟疫问题。这是一种想当然、不切实际的表现。资本主义的选举是形式上的、虚伪的、资本独裁的选举。实质上和在幕后,资本是独裁并统治一切的;美国的所谓两党不过是资产阶级一党的两派,二者之间在外交上是完全一致的,在内政上也是大同小异的,都是为资本独裁统治服务到底的;没有一派不是资本豢养的政治喽罗和放在资本口袋里的政治帮闲和走卒。希望他们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和长远的利益是缘木求鱼,一厢情愿。这在特盗集团的人代会来说,不管代表们的选举如何,同样都是特盗集团的阶级基础——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政治喽罗、帮闲和走卒。鼓吹美国的两派和中国的人代为民做主都是极大的幻想。不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就无从实现人民民主革命专政,也就是说无从实现翻身解放、当家做主的真实愿望。

归根结蒂,资本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私有社会制度是恶的化身。与其要求政治上层改革,不如实现经济基础改革。不如此,怎能打败倒行逆施、国将不国、亡国灭种的总推手呢?

回到以上所述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问题。现在已经推论出这个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大瘟疫的原爆点(Ground Zero)。为什么对这个市场不加整顿或清洁干净甚至禁止猎杀、贩卖、出售、食用野生动物以避免大瘟疫的发生呢?

终极原因在于特盗集团实行市场(也就是资本主义)经济,鼓励资本家阶级及其官员与政治代表们合作、共赢、共荣、营私舞弊、权力寻租,所以海鲜市场才能生意兴隆达四海一般地大赚特赚,资本积累盆满钵满,以至于忘乎所以地引爆了这场和更多的毁灭性的大瘟疫。要消灭大瘟疫,就必须消灭资本主义并以社会主义取而代之。资产阶级的言论自由如同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一样都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名不副实的鸡肋——弃之可惜而又食之无味的、自欺欺人的政治套数罢了。

只有实行社会主义才是正确的策略。企图保留资本主义而又要消除其本身与生俱来的内部矛盾造成的毁灭性灾害以至浩劫只不过是些改良主义、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空想和幻想,不失败是不可能的。

全世界人民觉醒之时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以社会主义取代的现在。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人民觉醒的高潮,也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Mark Wain 2020-02-14]




浏览(14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