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鼻地狱的博客  
我是个不郎不秀、不尷不尬人,肉体在阿鼻地狱受苦,灵魂到极乐世界逍遥。  
        http://blog.creaders.net/u/1310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关于《邓小平遗嘱》的补充材料及其真伪的参考资料 2019-11-23 23:20:39

                                关于《邓小平遗嘱》的补充材料及其真伪的参考资料                    


     (一)《邓小平遗嘱》有多个版本。主要不同处在:

       1、另一版本开会的时间是“1992年6月蓝天白云的上午十点。”(本博昨天转发的版本开会日期是“1992年8月28日”)参加的人是“王瑞林、曾庆红、胡锦涛”三个。(本博昨天转发的版本“参加会议者有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和姚依林”八人,“遗嘱由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负责记录。”

       2、在本博昨天转发的版本末段“第六,制度建设”之后,三人参加的版本还有一节:“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你們和我 家的一些個人問題。先說我家吧!我家 現在不發愁,樸方服務於殘疾人,三個 丫頭都有自己的事幹,我擔心的是質 方,他是一介書生,不善與人交流與 投機,不能讓他從政或搞理論研究,他 要經商就由他去吧!但你們要幫我監管 他,不能讓他搞大,做一個普通人最 好。瑞林也算是我家的成員了,你重點 就去軍隊發展吧!努力做好澤民同志的 部下。另外是關於你們兩位,雖然都50 歲上下,但你們能走到今天我看是也有 本領,在「蘇東」问題爆發後,我曾給 政治局說要:「沉著應對,穩住陣腳,冷靜觀察,韜光養晦,絕不冒頭」,這 話也適合於你們,尤其在澤民他們主政 時,你們要用這20個字去做好助手。今 後當你們主政時,這20個字仍是做大事 要注意的,只是在20字後面再送你們四 個字:「有所作為」。”

    (二)辛子陵将《邓小平遗嘱》(与本博昨天转发的相同的版本)推荐给《开放杂志》时的聲明:

       “《鄧小平政治遺囑》來自互聯網,不知何人發到我的微信上,既已在網上流傳,則自然解密。經我反復研讀鑒定,這個文件是真的,不是偽造。我用紙媒向世界公佈,政治責任和法律責任由辛子陵負,與出版商無涉。(2018年9月24日)”

       (三)《开放杂志》发表此《遗嘱》时的編者按:

         “鄧遺囑傳聞有時。我們一直未予轉載是因為有一個先例,即毛遺囑的迷團迄今未解,可以假定,毛不可能對他視為天大地大的接班人問題不作交代。而列寧遺囑在國外流傳後,直到1956年非斯大林化時,蘇共才予承認。很顯然在一黨專制下,領袖遺囑涉及權力來源及其合法性。因此,鄧遺囑雖有辛子陵教授的推薦,我們仍然持有聞必錄的立場,期待未來的證實。”

        四)2014年3月《侨协杂志》145期发表陈泽丰《邓小平遗嘱.考》一文的节录(陈所据的是三人参加的版本):

        “……看了上述的內容之後,你可能疑 信參半。本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求真精 神,筆者先後請教了四位學者專家,且 聽他們如何說法。 學者甲:台灣政治學者,對三民主 義、孫中山思想、國家發展和兩岸關係 有濃厚興趣,並且造詣深厚。目前除在 大學任教外,一度出任監察委員。他極 為肯定的指出,這遺囑可信,因為與鄧 小平的南巡講話脈絡一貫,精神相通。 學者乙:大陸學者,共青團出身, 與黨關係良好,在大陸近代史學界屬大 老級人物。他透露,鄧的遺囑早在十多 年前便已流傳,他也一直密切注意。但 他強調三點:1.找不到任何證據,可以 證明遺囑的真實性。2.遺囑的內容與中 共領導人後來的執政路線並不相符。 3.遺囑的出現,與最近兩岸關係的和平 發展,並無必然關係。 學者丙:大陸學者,近年來因研 究蔣介石,發表多部專著,而在兩岸近 代史界聲名大噪。他首先說,大陸最 近情勢是思想嚴格控管,既向左轉,又 向後退,經濟路線則儘量寬鬆,亦即 「加強政治專制/促進經濟發展」,也 就是一般所稱的「政左經右」。近來大 陸各地集結不少政壇失意「軍二代、 紅二代」,高調唱起昔日紅歌,大造聲 勢,唱紅是虛,謀權是實;民間底層掀 起懷念毛的平均主義氣氛,背後是「仇 富」,進而想均富,本質是階級鬥爭。 在意識形態界,「極左」訴求回歸毛澤 東主義,然毛左的極端主張卻讓既得利 益者首當其衝,而自由主義學界則是借 習近平的「憲政夢」,意圖廢掉中共一 黨專制政體。他斬釘截鐵指出,此遺囑 是偽造的,理由如下:1.查閱《鄧小平 文選》,並無收錄。2.與中央政策相違 背。3.網路消息不可信。其他諸如《鄧 穎超日記》亦假。 學者丁:大陸學者,家學淵源, 專攻近代史,後起之秀。他也認為,遺 囑有問題,可能是反對派藉此附會依 託,假的成分居多。1.與鄧小平的風格 不符,也就是鄧遺囑中所說,「真正的 遺囑是不會像這樣弄得滿城風雨的」。 2.與中共中央的文化有違,誠如鄧遺囑 內所強調的「真正核心的政治交待,怎 麼能大張旗鼓地宣揚」。3.網路消息看 2014年3月《僑協雜誌》145期 22 看即可。 多餘的釐清 早在2003年,中央社發了一則電 聞,批露幾點: 1.鄧的遺囑是有所本的,它來自作 家沙士撰寫的新書《遺囑》,描繪鄧 小平在1992年經過半年的考察、思考和 反覆徵求他人的看法,最後用中國方式 留下了遺囑。挑選了胡錦濤、曾慶紅以 及鄧的秘書兼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王瑞 林,做為江澤民以後的決策核心圈。 2.同時,規劃了十年以後的憲政之 路,並暗示鄧小平雖然辭世,他還再影 響中國。 3.遺囑中鄧小平對政治局提出二十 字的接班方針,此即「沉著應對,穩 住陣腳,冷靜觀察,韜光養晦,絕不冒 頭」。 筆者要特別指出的是,遺囑內容 所提到的六大問題,都十分勁爆而不可 思議,尤其是改國號、改黨名的問題, 強調向美國學習憲政,「政治民主和法 制」,台灣問題才有可能迎刃而解等等 說法,過去是很少聽到的。最近習近平 拋出的「中國夢」,堅持的是「三個必 須」、「三個共享」與「三個自信」, 追求的是「強國、富民、強軍」,而 避談民主法治。真正的民主,應該向 「社會放權」,而不僅止於「人大舉舉 手」、「政協拍拍手」、「黨委揮揮 手」、「政府動動手」式的民主。 網路消息有時固然真假參半,不可 盡信;但未嘗不是民意的一種反映,時 代的一縷心聲脈動。” 

                                        






浏览(203)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借钟馗打鬼?!——近期国内微信群又广泛流传《邓小平遗嘱 2019-11-22 18:39:57

 借钟馗打鬼?!


                                       ——近期国内微信群又广泛流传《邓小平遗瞩》



                                  借钟馗打鬼?!

                                          ——近期国内微信群又广泛流传《邓小平遗嘱》

                                        





(按:《邓小平遗嘱》又题《邓小平政治遗嘱》,曾有媒体登载过。有多个版本,仅开头和结尾稍异,其他内容完全相同。此《遗嘱》真伪莫辨。信者自信,曰“英明”;不信者自不信,云“即便真出自邓”,“也不是国人的圣旨上谕”。今转载于此,与大家分享。)



                                                            邓小平遗瞩


       記錄於1992年8月28日,會議召開於北京景山後街鄧家小院,參加會議者有江澤民、李鵬、喬石、李瑞環、朱鎔基、劉華清、胡錦濤和姚依林。遺囑由當時的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負責記錄。遺囑的內容是:

       今天找你們來,是我心中有些話想對你們說,人老了,清醒的時候越來越少了,我想趁我還清醒的時候,給你們交代一些事情。

       你們有跟我快四十年的了,從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也熬成了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而錦濤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談,第一次面談就給你們交心,是不是很冒失?是很冒失。我這輩子就是冒失過來的。早年不到二十歲,不懂法語、俄語,身無分文就冒失去闖法國、俄國。回國後,又冒失地到馮玉祥軍隊去工作;後來又冒失地去廣西搞百色起義,到蘇區又冒失地被打成反黨分子;解放戰爭時冒失地挺進大別山。八大以後,毛點我當總書記,我卻多年不向毛彙報工作。文革和文革以後,那就更冒失了。這些事情你們都知道,我就不羅嗦了。我把你們找來,要向你們交代一些我認為應該交代的話。

       你們知道,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後來讓鄭必堅執筆弄出個「南方談話要點」。很多人講,這是鄧老爺子的臨終遺囑,或者說最後的政治交代。這話不確切。我今後不會再說什麼太多的話了,但真正的政治遺囑是不會像這樣弄得滿城風雨的,真正核心的政治交代怎麼能大張旗鼓地宣揚?!今天,我倒想小範圍的真正講一下我的政治遺囑,或者說是真正的政治交代。

       首先,我對我們國家的政體現狀並不滿意。我是這個政體的創建者之一,這十幾年也算是這個政體的守護者、責任者,但我也是這個政體的受害者。每當我看到樸方殘廢的身體,我就在想,我們政體的名字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共和國最本質、最核心的東西是什麼呢?應該是民主與法制,而我們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為改變現狀,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這個問題並未解決,十幾年後,你們當政時也未必能解決。其實解決的辦法是存在的,這就是向美國的憲法學習。美國成為超一流強國,靠的就是這個東西。中國要成為一流國家也得靠這個東西。向美國學習,應該理直氣壯,你比別人差嘛,就應該承認自己的不足。當然,這裡邊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們有責任去努力、去學習、去實踐,這是歷史的責任。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把中國真正建成權力來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憲政國家。這也是孫中山的夢想。只有這樣,才能說長治久安。

       第二,台灣問題。香港問題解決之後,中國最大的統一問題就是台灣。台灣問題的關鍵所在是現在政體上差距太大。解決這個問題我是看不到了,你們那一代也未必能解決。但我想有三點你們要把握好:一是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動武,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二是大陸的經濟要奮起直追,你一直窮下去就永無希望。三是在政體上大概一國兩制還不夠,一種可能的方式是聯邦制憲政之路。中國經濟強大了,政治上又有了民主和法制的共和體,台灣問題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第三,發展問題。上面兩個問題的基礎還是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而這個問題的核心是發動老百姓去干,而不能只是政府去干。要千方百計讓全國老百姓的腦袋來代替總書記、總理的腦袋,我們再聰明也聰明不過人民,我們的政府管得太多了,要盡可能少管。經濟上,老百姓和市場都比我們的計劃聰明。我想,只要堅持開放改革,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放手讓老百姓去干,也就是堅持不斷地發展經濟民主,每年增長超過7%是有希望的。堅持下去,持之以恆,等你們交班的時候,中國或許就成了小康國家了

       第四,中美關係。中國對外關係中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回顧一百年來,對中國欺負最少的大國就是美國了。退回庚子賠款,讓中國人到美國留學不說,八年抗戰,美國的援助比蘇聯的援助多得多!抗美援朝與美國打仗,是金日成和斯大林強加給我們的。美國是第一強國,中國的發展和統一都繞不開美國,世界和平與發展也離不開美國。現在為了穩定和發展,我們只能韜光養晦,絕不冒頭。沒辦法,我能力不夠,手段也有限嘛。到了你們這一代,辦法可能會多一些。我們要學習美國憲法,美國人會不開心嗎?為了民富國強,我們黨讓人民當家作主和富強的理想不變,但名字是否可以考慮改為人民黨、社會黨之類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關係馬上會改善。總之,到了你們那一代,手段會多些、辦法也會多些。你們也要開明些,靈活些,要有所作為,不要像我們這一代這麼僵化和死板。只要為了國家和人民利益,實事求是地去做,就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第五,「六四」問題。「六四」是改革開放過程中的必然現象,社會成本很高。這個問題,今後會有人來翻舊帳,說你動用了軍隊,也死人了,責任是躲不開的。但也還有歷史責任,則在於國家是前進了還是後退了?國家是混亂破敗了還是穩定發展了?真正對歷史負責任的人,不怕這種責任。尤其要做領袖,更得要有擔當。到了你們那一代,也不知會出什麼樣的事情,或許是「六四」,或許是「七四」,但你們一定要有歷史責任感,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只要對中國進步發展有利,該怎麼干就下決心怎麼干。回答「六四」這類問題,根本的方法不是去爭論,而是實實在在地把國家搞好,讓人民生活一天天好起來。有人告訴我,黨內人才一代不如一代,我看得以什麼標準衡量,論文採飛揚,我不如毛澤東,論意志堅定,你們可能比不了我。但論科學理性,論勤學努力,論民主長處……總之,不要怕事,不要怕禍。要敢闖、敢干、敢負責任。當然,也不要一朝權在手就惹事生非。要不惹事、不生事、干實事、敢負責,有了這種態度,歷史也會對「六四」有個理性的說法。

       第六,制度建設。除了政體要在憲法制度上下大氣力外,還有黨內、政府內的政治制度搞一些持之以恆的建設。像今天我們只在小圈子里選江澤民,小圈子里選你們,這是歷史條件,沒有辦法。但這種作法絕不能長期不變。最終的領導人還是靠人民來選,不能靠小圈子和槍桿子。最好是先從基層的民主抓起。今後我們再也不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古語說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我看得靠實事求是的本領,靠真理和民心民意來維持完善政權。你們要有這個觀念,今後主要是靠老百姓的稅收來養政權,你要老百姓養你,你就得代表民意和服務民意。此事從上到下搞,風險太大,但必須試驗,不搞的風險更大。合理的辦法是從下而上慢慢演進,先把基層工作做通,農村包圍城市,這樣風險較小,就像八十年代農村改革那樣,先從大包幹抓起,而後是鄉鎮企業,再而後是城市改革和國有企業改革。制度改革也可以摸著石頭過河。不要急絕不能不去開拓進取。













浏览(1492) (5) 评论(7)
发表评论
致摩诃君——不显示的跟帖 2019-11-11 10:19:25

                                                  致摩诃君——不显示的跟帖

        昨晚在阿牛大作下看到摩诃君与杰克谈论“垃圾”两字的读音问题。我班门弄斧,附了一帖。不想,发了多次,均不显示;今天,只能换个地方发给您。

        我小时候,“垃圾”都称“le se(第四声)”。后来,曾经查过老《辞海》(民国时期出版)、台湾出版的42卷大本《中文大辞典》以及《康熙字典》、清初的《渊鉴类涵》和稍后的《骈字类编》等,都注音“le se”(过去都用反切,现在都标音符)。大概红朝以后,“秀才”多了,多念旁边字,便称“la ji(第一声)”;后来,便约定俗成,都叫“la ji”。像这样的例子还不是个别的。如现在都说“叶(ye  第四声)公好龙”,其实,本来是“叶(she 第二声)公好龙”;再如聃(dan 第一声),现在许多人都读冉(ran),包括有些研究文学的专家。我曾查遍了上述工具书,没有读“冉(ran)”的。(您说得对:按古音,读le se,现在归第四声,是“仄声”;按如今的普通话 ,读la ji,属“平声”。)对不起,唐突了!



浏览(6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