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过殇  
谁之过,谁之殇  
        http://blog.creaders.net/u/1317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从郭文贵烧毁三份文件看他的背叛 2017-10-09 02:39:40

 

  郭文贵105日在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其在记者会上拿出了一份自称可以随时拿到手的“绝密文件”,并称“出于保护朋友安全烧掉了另外三份绝密文件”。至于这三份文件的“重要性”,他表示“会影响美国、日本等国国家安全,决定很多人的生死”。面对现场记者的好奇和质疑,郭文贵又说“以后再说”。

    

     郭文贵拿出的那份“绝密文件”已经被证明系伪造。单就这“三份被烧毁的文件”的说辞,大家熟悉吗?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郭文贵已经无数次重复过那句“证据会慢慢出现”,“以后再说”就是这句的翻版。可“证据”在哪里?郭文贵始终没有提供,即使从他提供的有限“证据”中,网友们还是一次又一次证明了那就是一个伪命题,根本就是他和他的团队捕风捉影,并盗用别人信息张冠李戴,捏造而成的一个个谎言。因此,大家对这“三份被烧毁的文件”不用多想,一定还是他提高向美国要价、吊足网友胃口的伎俩。

   

     但大家应从郭文贵“烧毁三份影响世界安全的绝密文件”中,看到郭文贵正在发生的转变:他背叛中国、背叛美国和世界、背叛他口中的“朋友”。

     首先,他背叛中国。让我们做一个假设,假如真的存在这“三份文件”,那他用来提供给美国政府、媒体,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对中国的背叛!这种背叛祖国的行为,放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不会被允许的,更是要被法律制裁和人民唾骂的。不必多说,这样的罪行必将使他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同时,郭文贵在这场记者会上还说出了“我要推翻这个政权”,这样的言论足以表明他罪恶的政治目的,并再次证明他为了达到躲避法律制裁的目的,现在的他已经被心魔所困,什么样的话都敢讲,什么样的事都敢做。他完全忘记了在“这个政权”下,怎样从一个不学无术的社会底层人员飞跃至身家万贯的富豪的人生历程,他没有丝毫感恩,也没有给“这个政权”、这个社会作出过惊天动地的贡献,反而现在要以一个“道德君子”、叛国者的身份出现在媒体和国人面前,岂不要让国家和人民所唾弃。

   

     其次,他背叛美国和世界。假如“文件”真的存在,真的具有“影响世界安全”的作用,他没有提供给他一心要感恩的美国,这对美国和世界而言,岂不就是一种背叛?这样的“文件”当然不会存在,更不会蒙骗住美国政府和世界人民,可这样的言行不但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一种严重挑衅,还是对美国媒体和推友们的一种玩弄!美国固然有高度的言论自由,但这样的言行是以不侵害美国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为前提的,郭文贵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幌骗取政治庇护,正是对美国民主自由和国家安全的公然宣战!更何况,他还在降半的美国国旗面前喜笑颜开,是对拉斯维加斯死难者的公开侮辱和蔑视,必将遭到群体而攻之。

   

     最后,他背叛“朋友”。按他所说,烧毁“文件”是出于“保护朋友”,但大家仔细想想,什么样的“朋友”能给他提供这样的“绝密文件”。中国《刑法》规定,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面对刑罚,郭文贵口中的“朋友”难道不知道轻重厉害?但郭文贵“烧掉”了“影响世界安全”的“三份文件”,没有实现“朋友”盗取国家秘密的目的,这不正是对“朋友”的背叛?更何况,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背叛朋友了!

   

      世界各国历史一次次证明,背叛祖国、背叛民族、背叛道义和良知的人,必将受到法律和人民的庄严审判!而实现这样转变的郭文贵,恰恰成为了这样的一个人。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解码欧洲民粹主义 2017-10-03 10:49:10

 

640.webp.jpg

民粹主义虽走下高峰,但依然徜徉在高原上。一旦有新的恐袭、难民危机之类的重大事件触发,不排除有再上高峰的可能。

  “西方大厦的砖石渐渐散落。向民主国家叫嚣的民粹主义浪潮势头犹如一场准备抹掉现有秩序的海啸。”这是法国《费加罗报》2016年年底总结民粹主义的一篇文章中的经典话语,生动地描述了民粹主义在西方风起云涌,进入勃发高涨的新周期。

  回望2016年,“反建制”民粹主义的喧嚣让人感到一些西方国家“改朝换代”的历史时刻来临,英国“脱欧”公投与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是包括基辛格等资深国际观察家都预测失败的。2017年是欧洲的大选年,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已然出现在欧罗巴的世界。刚刚结束的荷兰大选是第一块“试金石”。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虽然未能如愿摘得头名,但也比上一次大选多了5个席位,名列20多个参选政党的第二位。

  民粹主义在欧洲大行其道,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多重因素。汹涌的浪潮表明,欧洲的确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亟需找到标本兼治的良药。


民粹主义的前世今生

  什么是民粹主义(Populism)?

  西方学术界对民粹主义并没有统一的定义,而且一直有争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就民粹主义发表看法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在字典中找到民粹主义的准确含义。那些将我们贴上与他们对立标签的人,并不代表民粹主义。”

  早在古罗马时期,Populism这个词就已出现,但并没有如今的负面含义,更接近“平民主义”,与“精英主义”相对应。

  在现当代,西方学术界一般认为民粹主义是一种认为社会分为“单纯平民”和“腐败精英”这两个同质和对抗群体的狭隘的意识形态。通俗地说,民粹主义是一种政治信条,认为普通民众被精英阶层剥削压制,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民粹主义者往往宣称自己是为人民以及沉默的大多数讲话,并且与主流精英划清界限。

  民粹主义可以是极右,也可以是极左。二战后,欧洲民粹主义经历了从极左向极右的转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左派”风潮席卷欧美。激进的左翼抗议浪潮不仅使巴黎出现了“五月风暴”,而且蔓延至整个欧洲。左翼运动尽管风起云涌,但来得凶退得也快。

  总体来说,二战后欧洲各国基本上是中间势力的天下,中左、中右轮流掌权或联合执政是常态。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欧洲右翼民粹主义开始抬头。法国国民阵线早在当时就已进入欧洲议会。但这些右翼民粹政党长期以来处于边缘状态。

  然而,右翼民粹主义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好日子”。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发酵,欧洲经济持续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激起了一些民众的排外情绪,极右翼势力借此得以扩张。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里,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悄然改变了欧洲的政治版图。

  从东欧到西欧乃至大西洋两岸,新一轮民粹主义风潮的本质是要将西方坚守了数十年的诸多价值观与“政治正确”一股脑推翻,要使分裂代替一体化,重新民族主义化、恢复边界、重新肯定民族身份和退守本国。

  民粹主义政党对工薪阶层选民因遭全球化进程抛弃而对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产生的不满情绪大加利用。欧洲政策分析中心高级研究员雅各布·格里吉尔在美国《外交》双月刊撰文指出,欧洲陷入了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在欧洲各地,随着各种民粹主义和“疑欧”势力获得广泛支持,传统的政治党派已经失去吸引力。


政治健康的晴雨表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欧洲研究院当代研究所教授保罗·塔格特在《民粹主义》一书中写道,民粹主义是“晴雨表”,透过它,可以诊断政治体系的健康状况。

  民粹主义阴云笼罩西方,恰恰表明西方政治体系某些方面出了问题。究其根源,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分化加剧是主要因素。麦肯锡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05~2014年,发达国家65%以上家庭的实际收入水平已经停滞不前或出现了下降,波及大约5.4亿人。拿欧洲来说,国际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双重打击下,欧洲经济多年来犹如蜗牛散步,部分国家衰退明显,失业率居高不下。荷兰算是欧洲经济发展不错的国家,但社会经济发展未能普惠中下层群体,中产阶级日子也不好过。

  钱不是唯一的原因。移民与社会融合难题越来越让欧洲头疼,难民危机更是催化剂。新世纪以来,由于移民数量猛增,与欧洲传统基督教社会发生“文明的冲突”在所难免,移民们“吃欧洲福利砸欧洲的锅”,被广为诟病。传统上,反移民、反伊斯兰本是欧洲各国的政治禁忌,但这些年其声浪越来越大。

  抨击布鲁塞尔、把欧盟作为“替罪羊”,也是民粹主义政党一贯的伎俩,其根源是“建制派”主导的欧洲一体化发展过快带来的“消化不良”。新世纪以来,欧盟从15国扩容到如今的28国,大有“为了扩张而扩张”之嫌,最终导致“消化不良”的尴尬。于是,回归“国家主导”和“民族主义”在抬头。在欧洲议会里,反欧盟的政党居然占据近1/5的席位,而英国“脱欧”的“黑天鹅”也就顺理成章被放飞。


最具煽动力的一张牌

  上述三大原因之中,移民问题最为凸显,也是极右翼民粹主义最具煽动力的一张牌。

  新世纪以来,欧洲移民引发社会大讨论肇始于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她吹响的反移民号角曾响彻欧洲。

  2001年“9·11”事件发生时,法拉奇恰好在纽约,亲眼目睹了那惨烈的一幕。不久,她在意大利的《晚邮报》发表文章,措词强烈地攻击外来移民。当期的《晚邮报》一时洛阳纸贵,据称“4小时内卖出100万份”。

  这篇文章后来扩展成书,题为《愤怒与骄傲》,这本书和另一本题材类似的书《理性的力量》均描述了外来移民在欧洲悲惨的生活状况、移民对欧洲文化的侵蚀,号召欧洲行动起来反对非法移民和所谓“伊斯兰文明侵蚀欧洲”,认为如果欧洲不立刻开始解决外来移民人口暴涨问题,欧洲很快会有一场大的危机。

  这两本书都成为了畅销书,全球销量达到数百万册,在欧洲拥有大量读者。但同时,这两本书也为法拉奇招致种族歧视的骂名。一些宗教极端组织对其发出了追杀令。

  欧洲到底有多少移民和移民后裔?欧盟的统计显示,2005年欧盟净引进180万移民,这占到欧盟人口自然增长量的85%。而2015年,欧洲接纳的难民超百万,2016年减少到二三十万,但却有更多难民滞留在与欧洲隔海相望的西亚北非,伺机而动。

  欧洲各国面临的移民问题并不完全相同。英国、法国的移民来源主要是前海外殖民地;德国的移民主要来自土耳其,他们是二战后西德为解决劳动力紧缺而引进的劳工;在荷兰和比利时,似乎到处都能碰到摩洛哥移民;相比之下,北欧和东欧似乎移民数量相对较少。

  2006年法拉奇去世,但关于移民问题的争议并未结束。是否禁止“布卡”罩袍、是否收紧移民政策、应不应举行严格的移民归化考试等许多议题,一直为精英阶层和大众讨论,有的议题在一些国家已经形成定论,法律或政令已出台。

  这些年来,欧洲发生了一些让移民问题激化的事件。2004年11月,著名画家梵高的侄孙、荷兰电影导演特奥·梵高因拍摄内容涉及宗教和虐待妇女的电影《屈服》,光天化日之下被摩洛哥移民在阿姆斯特丹大街刺杀,引起轩然大波。至今,特奥的合作者还被一些极端分子列为头号刺杀目标。

  在法国,一些居住在贫民窟里的失业少数裔移民青年2005年冬掀起烧车高潮,成为欧洲爆炸性新闻,包括比利时在内的一些西欧国家的移民青年也纷纷效仿。

  自2015年以来,从法国《查理周刊》喋血到巴黎巴塔克兰剧院血流成河,从布鲁塞尔连环爆炸到尼斯卡车碾压惨案,从慕尼黑枪击案和柏林圣诞市场血案到刚刚发生在伦敦市中心英国议会大厦附近的独狼式恐袭,恐怖主义已成为欧洲政治动荡与社会不稳的一大祸根。而这,反过来又激发极右翼民粹主义的强烈反弹。


“最后堡垒”基石松动?

  由于有希特勒前车之鉴,德国社会对极右翼民粹主义一直保持警惕。占欧盟经济总量1/3、人口居第一位的德国,被视为欧洲“建制派”们的“最后堡垒”。但这个堡垒的基石这些年已出现一些松动迹象。

  风起于青萍之末。堡垒基石的松动发端于一本书,一本打破反移民的“政治忌讳”、对“政治正确”说“不”的另类书。

  2010年8月,德国央行董事会成员、社民党人蒂洛·扎拉青推出名为《德国的自我毁灭》的畅销书,呼应了法拉奇的许多观点,轰动德国。

  扎拉青声称,由于大量移民涌入,德国正在走向毁灭。通过援引一些统计数据,他得出这样的结论:100年内来自中东和非洲等地的移民占德国总人口的比率将从目前的6.5%猛升到69.7%,这使他们的人数有朝一日可能会超过德国本土居民,因此“他们将凭借其高生育率征服德国”;德国穆斯林就业率、受教育程度低于平均水平,享受国家补贴和暴力犯罪则超平均值;由于移民涌入,德国整体识字率和数学能力都“大幅下降”,德国正逐渐变成一个“笨蛋国家”。

  2009年德国一项官方调查显示,德国穆斯林人口在380万~430万之间,大约占德国总人口的5%,穆斯林人口中超过60%是土耳其人。

  当时,扎拉青的书打破了德国新书销售纪录,甚至“卖断货”。德国的政界、宗教界、媒体等就扎拉青的观点进行了热烈讨论,成为一股热潮。连德国总理默克尔当时也不得不出来严厉抨击扎拉青,称其言论“完全不能接受”,是在“歧视社会群体”和“分裂社会”。

  扎拉青的畅销书为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的突然崛起埋下了舆论伏笔。2016年,以反移民为号角的德国选择党在德国地方选举中异军突起,在多个州选举中击败默克尔执掌的基民盟,让“铁娘子”灰头土脸。而且可以预料,这个成立不过4年的极端党派,在今秋举行的德国大选中,虽然极难撼动德国政治的大局,但拿到联邦议会议席几无悬念。


民粹主义的拐点?

  政治的轮回自有其规律与极限。如果说荷兰大选是风向标,那么大选结果或许表明民粹主义风头被遏制,欧洲人踩下了民粹主义的刹车,甚嚣尘上的民粹主义或许迎来其历史的拐点,从高峰掉头向下。

  究其原因,起码有三个方面:

  其一,“建制派”与精英主义一直是欧洲政治的主流,理性是教育水平良好的欧洲各国选民的一大特质。从实际情况看,二战结束以来,在欧洲各国上台执政的大都是中间派别,要么中左,要么中右,或是联手组成大联合政府。

  其二,欧洲一体化终归是对各国整体利益有好处的事,反欧盟的大旗目前很难久扛。

  其三,从技术上说,美国大选结果与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效应开始发酵,有“负榜样”在前,欧洲民众开始对喧嚣的民粹主义秉持谨慎态度。换言之,大西洋彼岸新总统“离谱”的言行越多,欧洲民众对美国的反感就越强,民粹主义政党的吸引力也就越小;英国“脱欧”历程越糟糕,那些“一脱了之”的想法就会越来越少。美国《时代》周刊最近刊文指出:“没有几个欧洲人真心喜欢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德国、法国和荷兰,只有不到1/4的选民希望欧盟与美国拉近关系。”

  不过,千万不要认为民粹主义就此偃旗息鼓,历史的浪潮不会猛然掉头。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反移民、反伊斯兰为特征的极右翼思潮依然在欧洲广有市场,其与中间力量的角力依然是欧洲政治的主旋律。

  简言之,民粹主义虽走下高峰,但依然徜徉在高原上。一旦有新的恐袭、难民危机之类的重大事件触发,不排除有再上高峰的可能。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郭文贵事件折射出的中国娱乐精神 2017-10-02 10:17:27

写于2017年9月15日

   其实,最近看到郭文贵这个名字就有些头疼,推特上关于他的消息应接不暇,中文推特圈和优兔也被搅的很是热闹,郭先生和中国官方的对撕大战赚足了眼球,“明镜”也收获了相当的收视率,账号“RL-RPG”和郭文贵在推特和优兔上你来我往。背后隐情,难辨真伪。土共的粗暴风格自然不用多说,但郭的爆料和观点是否属实,如此炒作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筹码还是有政治企图?会给民主化进程带来正面还是负面的意义,本人试图探究。

近日,著名异见人士“北风”却在推特上发出了2条不同寻常的声音:

1、所谓的推墙人士都变成了“郭粉”和“唐粉”。

2、就是一“说书”的(指郭)

 

对北风先生的这2条评论,甚是认同,历来说书讲究叙事为主,兼用“开脸”、“摆砌末”、“赋赞”、“串口”等多种表达形式,“说学逗唱”融会贯通,未闻观点,却明心见智。反观郭式书评,自成一路,“预告”、“配图”、“脱口秀节目”、“搞怪”、“抹杀”各种新媒体手法运用颇为熟练,对国人之胃口研究之透彻,实在惊叹。

 一直以来,怯于被套上“土共”、“盗国贼”之名,故而难以起笔。但看到“北风”先生的评论时,深感认同,国人大多喜欢看热闹,非黑即白的思维不在少数,要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么仇恨式的看待中国现状。其实,中国民主化的进程走到今天实属不易,然而,在推墙运动到来之时,郭文贵事件日益火爆,是有意把方向带歪,是因为“敌人(中国政府)的敌人就是朋友”,还是“仇视心理”,本文试图探究之。

 其实本对郭文贵、RL-RPG这些对撕的视频并不关注,原因是视频又臭又长,得花费相当精力和时间才能搞懂。倒是最近媒体报道郭文贵被告强奸以及申请政治庇护这两件事后,翻过墙去,好奇的看了几期“RL-RPG”、“明镜”采访王雁平以及相关的一些视频,感想颇多。

 一、郭文贵到底是政治异见人士,还是商人,亦或搅局者?

 郭文贵身上不乏传奇色彩,据媒体爆料,在胡润百富榜上,郭文贵家族排74位,且不论这些数据是否真实,但郭文贵的家室阔绰、涉官场之深可见一斑。记得,郭文贵刚出现时,对他充满了期待,总是期待他能爆料出一些实质的东西,以实实在在的证据推动民众的思维。但往往都是吊足了胃口,大家却在消耗时间看他在镜头面前唾沫横飞的表演,成了茶余饭后的娱乐新闻。

 记得有一期,明镜陈小平对郭做采访,郭文贵在镜头面前,对明镜安排的茶水服务以及采访环境颇为不满,弄的陈小平很是尴尬,这种不满像极了80年代初期的“暴发户”,铜臭味十足,自从这一次后,我对郭的影响大打折扣,关注度逐渐下降。

 一直以来,郭文贵自称是政治异见人士,但其政见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说,至今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轮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郭自始至终都没有攻击过习XX,起初,郭是指向老王的,后来郭又指向了付、孙、孟,还把赵薇、许晴等等女星都牵扯进来。从这个脉络看,郭的立场是“政治”、“自保”、“搅局”,是显而易见了,原因很简单,郭是害怕,妄图以个人攻击的方式劝退这些人,同时制造一些热点,但观众似乎都不买账了,为啥?818爆料的东西都还没出来,现在还自诩手中有牌,大家显然都不相信郭的话。

 网友vivian Xiaowei Shen说“把爆料弄成说书的能提高人气也不错,只要共匪看了害怕就是好事”。


章立凡评论:“我起初深信郭文贵有料,盼他大爆猛料,演千万人上街好戏。朝廷也被唬住,释妻女,派大员,怀柔勾兑,试图大事化小。怎奈郭壕野心陡涨,漫天要价惹恼朝廷。郭网红日日出镜,多言必失。朝廷发现没啥真料,遂决心转抚为剿。以举国体制灭叛,出自帮传统,关乎朝廷颜面。”


    

 二、郭文贵身边出现的几名女性,是什么角色?


  在RL-RPG的视频中,有4个女性,王雁平,马蕊、娇娇、于泳。


   正如宫廷戏中的主角一样,随着剧情逐步深入,王雁平公开亮相,这个角色逐步清晰——垂帘听政,王雁平“啪啪啪”时的欲女形象瞬间来了360转弯,替而代之的是,冷静、睿智、善言的形象,王雁平的气场甚至让一向镇定自若的主持人“陈小平”相形见绌,吐词不清。郭文贵也不旺抓住时机在推特上娱乐娱乐,“小平竟然当场表示爱上人雁平女士”


笑话归笑话,对此,郭文贵倒是有些沾沾自喜,认为王雁平维护了公司的形象。可事实上,王雁平维护的是其个人的形象,让人们对她的认识从“欲女”改为“修女”(修为颇深),结合RPG爆料的王雁平和马蕊、娇娇的通话录音和郭文贵的思维习惯来看,与其说王雁平是公司的leader,倒不如说她是公司的“慈禧”,实际控制人。王雁平对郭滥搞女色的包容,对娇娇的劝告,对马蕊“看似关心,实则套话”的问话,从王雁平和郭文贵的对话中,可见一斑。王对于郭的滥情,尤其是对公司内部女员工的滥搞是颇为反感的,但为了维护公司的团结,从leader、情人、大姐的多重身份出发,试图去维护其中的关系。直到马蕊实在承受不了精神方面的各种压力之后,崩盘之后,仍然是王雁平出镜面对公众,正如她自己说的,我并不是那么高调的人。言外之意,出镜是迫于无奈,迫于对郭的爱恋之情。

  评书、笑话、预告的演绎形式,大人物、明星的刺激效应,加之公众仇视腐败的态度,活脱脱的一部现实版的娱乐剧情,刺激着公众的娱乐探秘心理,今后,剧情将会如何结束,还是拭目以待。

   郭文贵曾对王雁平说:“好男人应以女人为重,好男人那是绝对不能害女人,这是最起码的道理”。听到这一段时,我觉得这是他的心里话,正如“权利的游戏”中的龙母爱龙一样,女人对于郭文贵来说,不光是泄欲的工具,也是管理公司、制衡媒体、赖以保命、攻击对手的工具。

不难看出,钱、权、色是郭文贵完成逆袭飞升的三大手段,三者相互交融,如今郭文贵失去了其中之一——权利的庇护,便在钱和色上大作文章,以前投入了钱就有回报,而现在,钱的投入只为了自保。至于“色”,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郭文贵是很有可能死于“色”下的。


评书、笑话、预告的演绎形式,大人物、明星的刺激效应,加之公众仇视腐败的态度,活脱脱的一部现实版的娱乐剧情,刺激着公众的娱乐探秘心理,今后,剧情将会如何结束,还是拭目以待。










浏览(8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