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江湖的博客  
 
我的网络日志
孤独如风前传-第二十七章 2018-01-15 02:10:14

大刘推门进了舱房,看到正坐在床边吃面的冯佳欣一愣,这时刘风也戴好了头套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大刘指着冯佳欣说道:“小娘们,谁给你解开绳子的?”刘风在他身后说道:“是我。”大刘转身看着刘风说道:“你他妈的解开她,不怕她跑了啊?”刘风没有理他,径直坐到了床对面的椅子上。冯佳欣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看着他俩。刘风轻声问道:“面好吃吗?”冯佳欣微微点了点头。大刘气哼哼的拽过一把椅子放到门口坐了上去,双手抱肩看了一眼刘风,又转头盯着冯佳欣,不再说话。

温哥华冬天的雨总会夹杂着小雪,但是落到地上之后就全部化作了水,把一些没有柏油覆盖的路面弄的泥泞不堪,天气也随之变得阴冷起来。钱家栋非常不适应这种气候,他在酒店的房间里像头困兽一样来回踱着步。一想到此行肩负的任务还没有任何头绪,而唐警长的态度又令他总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钱家栋就感到格外的烦躁。身为情报组的警员,虽然钱家栋刚刚从警校毕业,但是在学校的课堂上和情报组的实际工作中,他都已经学会了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他也完全能理解在黑与白之间,总会有人游走于灰色地带。可是钱家栋始终无法接受的是,身为法律捍卫者一员的唐警长居然也有着与这些灰色人类相似的处事态度。自从把他送到酒店之后,唐警长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音讯,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钱家栋却是度日如年。看着窗外的雨雪,他终于按耐不住了,拿起酒店房间的电话,拨通了唐警长留给他的手机号。电话很快就通了,唐警长慢条斯理的说道:“Hello, Jackie Tong speaking.”钱家栋说道:“唐警长,你好。我是钱家栋。”唐警长高兴的说道:“哦,钱督察啊。怎么样?酒店里住的还满意吗?有没有吃晚饭啊……”不等他问候完,钱家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唐警长,我想问一下,咱们这个案子您有什么安排?”唐警长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什么案子?”钱家栋急了,不满的说道:“就是我在香港办的案子啊!您不会忘了吧?”“哦,哦!”,唐警长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上年纪了,记性不太好。你多包涵。你是说大圈的那两个人吧?”钱家栋皱起了眉头说道:“是的。我想和您见面好好谈一下。”唐警长爽快的答应着说道:“好的,好的,没问题。这样吧,我正在吃晚饭,你在酒店等我一会,我去接你。”钱家栋轻轻出了一口气说道:“好的,我等您。”说完,他像是怕唐警长反悔一样马上挂了电话,重重的坐到了沙发上。

唐警长放下手机,刚刚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送到嘴里,耳边就响起了门铃声。他叹了口气,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一边扶着桌子费劲的站起身来,来到房门前,从门镜里向外看了看后拉开了大门,门外站着的正是一脸焦灼的陈浩。唐警长说道:“阿浩啊,你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了?”陈浩闪身进了房门说道:“唐叔叔,我有急事找您。”唐警长关上门后,领着陈浩向餐厅走去,边走边说道:“我正吃饭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啊?有什么急事,边吃边说。”陈浩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哪儿有心思吃饭啊。我的好朋友被人绑架了!”唐警长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了筷子说道:“哦。是谁被什么人绑架了?”陈浩坐到唐警长身旁的一把椅子上说道:“冯佳欣,我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是被谁绑架了,这不是来找您了吗?”唐警长侧脸看着他说道:“那你怎么知道是被绑架了?”陈浩把当时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气愤的说道:“那些警察说只有失踪超过24小时才可以报警,他们才会去找人。”唐警长点点头说道:“没错,按照规定确实是这样。也许你的朋友只是到朋友家过夜了。”陈浩说道:“不会的,我最了解佳欣了,她从来不会在外面过夜。”唐警长又点了点头说道:“哦,乖乖女。很难道哦。”陈浩着急的说道:“唐叔叔,这事您一定要帮忙啊!”唐警长笑了笑说道:“你要我怎么帮你啊?”陈浩说道:“我哪儿知道啊?这个您是行家啊!”唐警长用筷子点了点桌上的饭菜说道:“行家也要先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做事,对不对?正好,我一个人吃饭有点闷,你去拿双筷子,咱爷俩一起吃。”

大发汇兑是大温地区唯一营业到凌晨2点的汇兑公司,表面上看大发做的业务和普通汇兑公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凡是道上混的人都知道这里在普通业务之外还做着地下钱庄,放高利贷,买卖赃物等等一切和钱有关的黑道生意。分布在大温地区的四家分店只是大发的整个生意网络中很小的一部分,他们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都有自己的代理。没人知道大发的资金实力有多雄厚,人们只知道大发可以在任何时候把他们需要的任何一笔金额的现金放到他们的面前。小林选中取钱的这家大发分店位于一条商业街的尽头,从门前的小路往东50米就可以直接开车上环城高速。小林先是开车在商业街上来回转了两趟,他一边慢慢的开着车,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确定安全后,把车停到了大发的门口,没有熄火。小林下车后没有马上进门,而是站在房檐下点着了一根烟,他漫不经心的一边抽烟一边踱着步,时不时的透过漫天的雨雪打量一下四周。抽到一半的时候,小林扔下了手里的烟头,转身进了店门。店里的装修很简单,大门两旁分别摆着两个单人沙发,正对大门的是半人高的柜台,从天花板到柜台上端竖立着一排拇指粗细的钢管,钢管外侧是一层防弹玻璃墙,柜台上方的天花板上装有一个三百六十度广角摄像头,柜台后面的墙上有一扇带密码锁的铁门,在柜台的正中间有一个一尺宽的带前后移动挡板的凹槽,那里是柜台内外交流的唯一通道。柜台里坐着一个女接待员,小林进门后走到她的面前,把一张纸条塞进了柜台上的凹槽里,女接待员推动挡板,从凹槽里取出了纸条看了一眼后,起身打开了柜台右侧的一扇铁门,从柜台里走了出来,对小林说道:“林先生请跟我来。”说完,她来到柜台旁的一扇带密码锁的铁门前,输入了一组密码后,铁门无声的向外开了一条缝,女接待员拉开铁门,领着小林走了进去。

小林进门后才发现,那居然是一个电梯,女接待员关上铁门后按了一下门旁键盘上的按钮,电梯门从一侧滑出关闭后,电梯开始下降。几秒钟后电梯停住了,电梯门向一侧滑开,展现在小林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侧各有三扇一模一样的带密码锁的铁门。女接待员打开了通道右侧的第一扇门,小林跟着她走了进去。这是一个大约有五平方米面积的小房间,房间四周的墙上嵌着一排LED灯,天花板的正中央也装有一个三百六十度广角摄像头,房间中央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放着一台点钞机,桌子旁边的地面上摆着四个黑色的旅行袋,袋口拉链已经拉开,可以看到旅行袋里装满了钞票。在女接待员的示意下,小林坐到了椅子上,女接待员说道:“请您清点一下这些现金的数额。”

与此同时,在大发的店门口,一辆黑色奔驰SUV慢慢的停到了小林的车后。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华人男子下车后径直走进店门,坐到了门旁的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



浏览(17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孤独如风前传-第二十六章 2018-01-13 01:31:31

冯卫国出神的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知道这个手机电话号的人在中国除了他的老婆以外只有顶头上司和几个最亲近的朋友,而在加拿大的人就只有独生女冯佳欣一人了。当对方放完冯佳欣那熟悉的声音之后,他几乎没有任何怀疑的相信了对方所说的一切,女儿出事了。作为一个曾经在越南战场上见惯了生离死别情景的老兵,冯卫国的心已经很难被儿女情长掀起波澜,然而他的唯一软肋恰恰就是这个宝贝女儿。如果他按照对方的要求把钱如数汇入加拿大,那么就意味着这事不能再通过警方的渠道解决,否则他根本无法向国内的官方解释从哪里搞到的这么一大笔现金。对方开出的四千万加币赎金对冯卫国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考虑的是绑匪拿到赎金后能否真的履行承诺,不少一根寒毛的放了女儿。

一连抽完三根烟后,冯卫国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冯卫国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老赵,是我,卫国。”电话里的老赵有些惊讶:“卫国啊,怎么是你?”冯卫国继续说道:“老赵,我是逼不得已才打电话找你的,佳欣出事了。”老赵平静的说道:“这个我知道。只要你找我,一定不是小事。说吧,佳欣咋的了?”冯卫国说道:“佳欣被绑架了,现在对方开出了四千万加币的赎金要求,让我分别汇进四家大发汇兑,可是我怕他们拿到钱后还是会伤害到佳欣。”老赵有些恼火的说道:“什么人干的?温哥华的老牌黑帮早就不做这种低级业务了,哪个小毛贼胆子这么大,不知天高地厚!”冯卫国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任何头绪,钱不是问题,但是我要佳欣能平安。”老赵爽快的说道:“我懂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你把钱按照他们的要求汇过来,剩下的事我来解决。我保证把佳欣完完整整的还给你。”冯卫国感激的说道:“谢了,老赵。”老赵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你说啥?什么时候和我这么见外了?当年在越南的时候老子这条命是你给捡回来的,不要说这点小事,就算是你再把老子这条命拿回去,老子都不带打怵的。”冯卫国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就不说啥了。”老赵“哎”了一声说道:“这就对了,你等我好消息吧,人和钱我都会给你安安稳稳的送回来的!”说完,老赵挂了电话。

一整天,冯佳欣都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晚饭时分,一股饭香飘进了她的舱房,门开了,戴着头套的刘风端着一碗盖浇面走了进来,他把饭碗和筷子放到了床头的小桌上,坐到了冯佳欣的身边,冯佳欣出于本能的向床角缩起了身体。刘风轻轻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扶了起来,解开了绑在她手腕上的绳子。被绑的几近麻木的手腕因为血液的突然流通导致了一阵阵刺痛,冯佳欣差点哭了出来。刘风默默的坐到了床对面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她。冯佳欣只是揉着自己的手腕,并没有理会床头桌上的盖浇面。许久,刘风低声说道:“面要凉了,趁热吃吧。”这正是冯佳欣记忆中那人的声音,她抬起头,用含着泪水的双眼看着刘风。刘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忙把头转向一边,又说道:“你一天都没有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你是谁?”,冯佳欣看着他问道。刘风的心里一颤,不等他说话,冯佳欣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谁!”刘风不解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冯佳欣又问道:“为什么这么做?”刘风的心一横说道:“我是谁不重要,这么做是为了钱!”冯佳欣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不相信。”刘风叹了一口气,起身来到冯佳欣身边,低头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吃饭吧,今晚不要睡觉。”说完,他站直了身体向舱门走去,身后传来冯佳欣低声的呼唤:“刘风!”刘风停住了脚步,他的脑子里嗡的一声,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冯佳欣说道:“我知道你是刘风!”半响,刘风低声说道:“你认错人了。”说完,他拉开舱门快步走了出去。

刘风走出舱房,关上舱门,摘下头套刚一转身,正看到小林站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他。刘风低下头,想要从小林身边走过,被小林一把拦住,刘风抬头看着小林,小林说道:“你刚刚做什么了?”刘风说道:“给她送饭。”小林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刘风问道:“你有什么事吗?”小林一直板着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肉票家里的人说大发那边的钱已经到账,但是他们家在这边没有任何亲戚朋友,钱只能由咱们自己去取。”刘风皱起了眉头说道:“放弃吧,这样把我们的计划都打乱了,我们自己去取钱的风险太大。”小林的眉毛扬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放弃?一千万啊!咱们不是白忙了一场?这个肉票怎么处理?”刘风说道:“放她走。”“什么?”小林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放她走!”,刘风又重复了一遍。“不行!”,小林断然说道:“九十九叩都做了,不差这最后一拜了,说什么也要搏一搏!今晚我去取钱,你和大刘在这里看好她。”刘风耸了一下肩,不再说话。小林转身进了另外一间舱房,大刘正斜躺在床上,看到小林进来,忙坐了起来,小林对他说道:“一会儿我去大发取赎金,你和刘风看好肉票。”大刘兴奋的说道:“钱到了?太好了!”小林呵斥道:“别高兴的太早,你今晚给我精神点,盯紧了刘风。”大刘有点疑惑的问道:“刘风?”小林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总觉得这小子靠不住,你看住了他,不要出什么差错。”大刘也跟着放低了声调说道:“哥你放心,有我呢。这小子整不出什么花样来。”小林伸双手从后腰抽出两把54手枪,把左手的那把扔给了大刘说道:“会使吗?”大刘接到手枪,一边摆弄着一边说道:“黑星啊,咱以前玩儿过。”小林把自己手里的那把退出弹夹,检查了一下子弹后又把弹夹插回枪把,说道:“子弹上膛,不要让刘风离开你的视线。”大刘拉动枪栓把一发子弹顶进了枪膛后,顺手把枪插到了自己的后腰,站起身跟着小林出了舱房。

刘风正坐在船舷上抽着烟,小林从他身边走过跳上了岸开车离去,大刘坐到了刘风身旁,用胳膊碰了他一下说道:“来根烟。”刘风看了他一眼,掏出一根烟递给他,打着了火机送到他面前,大刘一边点烟一边借着火光盯着刘风的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哥们,林哥去取钱了,今晚咱俩一起值班。”刘风收起火机转头看着天边说道:“今晚要下雨了。”大刘仰头顺着他的视线方向望去,果然有一大片雨云正被风吹动着慢慢的向他们头顶的天空飘来,很快就遮住了月亮,天色变的越发昏暗起来。刘风又说道:“这里的天气真怪,冬天的雨说来就来。”一阵冷风吹过,大刘打了个寒战,不禁裹紧了外套,猛抽了几口烟把烟蒂吐进了海里,站起身说道:“妈的,还挺冷。回屋吧。”说着戴上了头套向关押冯佳欣的舱房走去。



浏览(9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孤独如风前传-第二十五章 2017-12-09 01:43:15

在Iona Beach的长堤岸上,几辆自行车沿着路边慢慢骑过,远方落日的余晖把天边映成了一片金黄,时不时有几只白色的海鸥掠过大海的波浪又冲向高空,吸引着骑车的人停下来用手机拍下眼前的美景。陈浩开着一辆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行驶在海边的大道上,他特意放慢了车速,一边听着车里音响放着的罗大佑唱的‘恋曲1990’一边欣赏着夕阳的光彩。渐渐的,在他的眼前浮现出了冯佳欣的身影,令他陷入了一段短暂的回忆。

那是一个https://ssl.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25157698/img/tooltip_logo.gifhttps://ssl.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25157698/img/tooltip_close.gif同样的傍晚,冯佳欣坐在海边的一条长椅上读着她最喜欢的普希金诗集。陈浩开车经过,他看到了冯佳欣后把车停在了路边,悄悄走到了她的身后,猛的叫了一声,把冯佳欣吓的差点跳了起来。冯佳欣转身看到是陈浩后,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干嘛呀,吓死我了。”陈浩像个顽皮的小孩一样笑了起来,说道:“美女,在这儿干嘛呢?”冯佳欣扬了扬手里的诗集,陈浩抓住她手里的诗集,歪着头看了半天封面,一脸茫然的问道:“普希金?没听说过,他是哪国的诗人?”冯佳欣善意的笑了笑说道:“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的主要代表,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陈浩用力点了点头,放开了抓住的诗集,又很潇洒的把垂到额前的头发甩到一边,一屁股坐到了冯佳欣身边说道:“想必这位大诗人也是个超级帅哥吧?”冯佳欣抿着嘴笑道:“嗯,这是一定的,不过再帅也比不上咱们的陈大帅哥啊!”陈浩得意的把一条腿架到了另外一条腿上,斜靠着身体,双臂搁到长椅背上仰头看着天空哈哈一笑,没有说话。冯佳欣把诗集放到了身边的椅子上,看着陈浩说道:“你今天怎么会到海边来?我记得你不是很讨厌闻海水的腥味吗?”陈浩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冯佳欣不解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陈浩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后又马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有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这件事将会改变你我的一生。”冯佳欣更加困惑了,她皱着眉头说道:“真的吗?究竟是什么事啊?你别卖关子了。”陈浩盯着冯佳欣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来找你,是想对你说:做我女朋友吧。”冯佳欣有些吃惊的看着陈浩,接着又莞尔一笑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呀。”陈浩认真的说道:“佳欣,你知道我的意思。不是那种普通朋友,是男女朋友。”冯佳欣收起了笑容,同样认真的说道:“陈浩,我…”她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是我们并不适合做恋人。”听了这话,陈浩满脸沮丧,然而他并不死心,又问道:“为什么啊?我们不是挺合适的吗?你看,从你10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我们几乎是从小玩儿到大的。我们俩之间不也是无话不说的吗?”冯佳欣搭话道:“对啊,就因为我们无话不说,所以我们才是很好的朋友啊。但是恋人可不一样。”陈浩瞪大了眼睛说道:“恋人是什么样?”冯佳欣转过身去,看着远方的天边,一边思索着一边慢慢说道:“我理解的恋人应该是相互依恋但是保持各自的独立,心里时时惦记着对方,即使相隔天涯也不会忘记,却不需要天天在一起。只要彼此相知,只盼对方幸福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说到这里,冯佳欣转头看着陈浩说道:“我说的意思,你懂吗?”陈浩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冯佳欣笑了,亲切的拍了拍陈浩的脑袋说道:“简单的说,就是距离产生美。”陈浩一摆头说道:“我想的可没有那么复杂,我只知道我喜欢你,这就足够了。”冯佳欣说道:“我也喜欢你啊。你看你,帅哥一个,又能热心助人,我真的希望能和你做一生一世的好朋友。”陈浩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能不能在你的候选人名单里给我留一个位置?哪怕排在最后一位也可以。”冯佳欣正色道:“不可以。”看到陈浩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冯佳欣补充道:“那样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陈浩赶忙说道:“我不在乎的呀。”冯佳欣严肃的说道:“那也不行。”她的脸上露出了顽皮的微笑,说道:“这样会伤了多少暗恋你的女孩儿的心啊?我可不做你的帮凶。”

音响里的‘恋曲1990’唱完了,紧接着放出了一首重金属摇滚,刺耳的贝司声震的陈浩浑身一颤,把他从回忆中惊醒。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车开到了冯佳欣家的山下。陈浩停住了车,抬头向山顶望去,他发现在夕阳的反光中,冯佳欣家的落地窗上似乎有个黑洞。陈浩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他揉了揉眼睛又仔细望去,终于确定了那确实是一个一人多高的洞。陈浩的心里一惊,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冯佳欣的电话号,手机里传出了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陈浩把手机扔到一边,猛的一踩油门,布加迪威龙的速度瞬间提升到百公里时速,不一会就开到了山顶冯佳欣的家门前。陈浩跳下车,跑到大门口,一边用力拍打着厚重的木门,一边大声喊着冯佳欣的名字,但是房内没有任何回应。陈浩又跑到了门旁的落地窗前,从那个边缘整齐的大洞里钻了进去,来到了被翻的一片狼藉的客厅。他站在客厅的中央大声喊了几嗓子,除了他自己声音的回音以外,依旧没有回应。陈浩三步并作两步,沿着旋转形的楼梯冲到了二楼,刚刚站定,他就隐约听到从二楼走廊尽头的佣人房里传出一阵阵碰撞声和摩擦声。当陈浩推开虚掩的房门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冯佳欣家里的菲律宾女佣被四马攒蹄般反绑着双手和双脚躺在地上,嘴里塞着一团毛巾,正在努力挣扎,晃动身体撞击着身旁的一把椅子。陈浩忙蹲下身去,掏出了女佣嘴里的毛巾问道:“Hey ,Lisa, what happened?(嘿,丽莎,发生什么了?)”女佣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讲述了一遍。昨天晚上半夜的时候,她被踹门声从睡梦中惊醒,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黑影扑到了她身上,用绳子把她捆了起来又堵上了她的嘴。她从床上挣扎着滚到了地板上后就再也无力挣脱了,就这样一直到陈浩来到她的房间。听完这一切,陈浩解开了绑住她的绳子,对她说道:“Call 911.”说完,他又跑到了三楼冯佳欣的房间,毫无疑问的,房间里空无一人。陈浩回到一楼客厅时,女佣刚刚打完报警电话。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警察的到来,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两个身材魁梧的温哥华警员才踱着方步径直走进了敞开的大门。在听完女佣的又一次叙述后,其中一个年轻警员递给她一张登记表和笔,让她把刚刚所说的一切写到登记表上。同时告诉她和陈浩,警局的痕迹专家很快就会到场取证,要他俩等在门外,不要再碰房内的任何物品。陈浩心急如焚的说道:“My friend was kidnapped. You should take some kind of emergency step to rescue her.(我的朋友被绑架了,你们应该采取某些紧急措施去解救她。)”另外一个年长的警员冷冷的瞥了陈浩一眼,严厉的说道:“Boy,first of all, we did not get any proof showing anybody was kidnapped. Second ,if your friend was lost for more than 24 hours ,you can report to the police and we will try our best to find her. And last , never ever try to teach the police what to do! (孩子,首先,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有任何人被绑架。其次,如果你的朋友失踪超过24小时,你可以向警方报告,我们会尽力把她找回来。最后,永远不要试图教警方怎么做事。)”

警方的痕迹专家很快就赶到了,陈浩和女佣被赶到了门外,看着在房内忙碌的痕迹专家,陈浩抱着双肩不满的对女佣低声说道:“I do not think these stupid guys can help us at all. I am pretty sure Jiaxin was kidnapped but not lost. She never stay outside overnight.(我不认为这些愚蠢的家伙能帮到我们。我非常确定佳欣是被人绑架了而不是失踪了。她从来不会在外面过夜的。) ”女佣问道:“Then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那么你打算怎么办?)”陈浩Original有一天想了想自信的说道:“I got an idea.(我有办法了。)”



浏览(1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