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江湖的博客  
 
我的网络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三十七章 2019-09-15 20:09:07

刘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乘坐过城市轻轨火车了。现如今,当他走进车厢时,一切都变了,他记忆中的那个安静舒适的环境已经荡然无存。整个车厢内壁布满了各种颜色的涂鸦和污言秽语,所有的座位都破烂不堪,地板上散落着各种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混合着尿骚与汗臭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一个白人流浪汉躺在残疾人专座上,他身旁的地板上横倒着一个空酒瓶。在和流浪汉的位置相对的过道另一侧座位上,两个打扮妖艳的白人男子正搂在一起肆无忌惮地热吻着。车厢内的第四个乘客是个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恶臭的黑人老头,他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蹲在车厢的角落里,直勾勾地盯着地板上的一个用过的卫生巾喃喃自语。

刘风从踏进车厢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后悔,他甚至不愿意在空荡荡的车厢里找一个座位坐下,而只是站在车门旁,靠降低呼吸频率来尽可能地减少进入鼻腔的污浊空气。在熬过了漫长的15分钟后,轻轨火车到站。车门刚一打开,刘风就像逃命一样匆忙跳到车厢外,这才恢复了正常的呼吸。他掏出一根香烟,点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喷出了一道浓重的烟柱。突然,从刘风身后传来一阵怪笑声,他被吓了一跳,转回身来,正看到那个疯疯癫癫的黑人老头张牙舞爪地向他扑了过来。刘风连忙扔掉烟卷,倒退了两步,从后腰处拔出了单动左轮手枪。没等他举起枪,黑人老头却不可思议地迅速停下脚步,敏捷地转身蹿回了车厢。车门在黑人老头身后缓缓合拢,他转头把脸贴到车门玻璃上,像一头猩猩一样冲刘风龇牙咧嘴地傻笑着。这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刘风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轻轨火车已经驶出了站台。刘风愣了半晌,四处张望了一下,站台上除了他自己和他在月光下的身影之外别无他人,刚才的一幕仿佛是梦一样,只有他扔下的半截烟卷还在冒着缕缕青烟,像是在提醒他这并不是梦。刘风一脚踩灭了烟卷,抬头看了一眼出口上方的监控摄像头,迅速把手枪藏进怀里,裹紧外套,低头快步走出了站台。

这一站是城市轻轨火车在西南区的终点站,从这里步行到凯茜家的小区大约要走20多分钟,所经之处全是各式占地动辄上万英呎的高档豪宅。但是大部分住宅早已人去楼空,房屋前后的大片草地因为长期无人打理而长满了各种高高低低的杂草,一层薄薄的积雪并不能完全覆盖地面,在月光的照射下,时常能看到斑驳陆离的深色草窝,如同荒郊野地般给人一种凄凉破败的感觉。

刘风一边走一边看着路旁的景物,不知从何时起,一头体型硕大的北美灰狼在夜色中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它四爪抓地的声音引起了刘风的注意,刘风放慢脚步,侧耳倾听着,随即猛地转回身来,灰狼停了下来,微张着嘴和他对视着,狼嘴里不时地冒出一股热气,渺渺升起后逐渐飘散在半空中。刘风有点懵了,在市区范围内经常会出现一些野生郊狼,那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这种只在深山密林里出没的灰狼怎么也跑到有人烟的地方来了?刘风却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那轮圆月,感到后背一阵发凉,连忙伸手到怀中掏出了手枪,目不转睛地盯着灰狼的眼睛。那灰狼望空嗅了嗅,仰脖发出一声悠长的嚎叫,随即转身向路旁的高坡跑去。跑到坡顶后,它站住脚转头望着刘风,如同在等待他跟上来一样。见刘风没有反应,灰狼又是一声长嚎,那声音在刘风听来已经没有了凄厉恐怖的感觉,反倒更像是一种召唤。刘风提着手枪,慢慢后退,灰狼站在坡顶一动不动地凝视了他一会,向远处跑去。刘风长出了一口气,收起枪,转身跑向已经能够看到灯光的小区。

就在刘风接近凯茜家的时候,从他身后又传来一阵汽车马达的声音,两道汽车大灯的光柱把刘风的身影投射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刘风迅速走到凯茜邻居家车库门前的车道上躲避来车车轮卷起的积雪,同时习惯性地瞥了驶过去的汽车一眼。那是一辆皮卡,挂在车尾的车牌已经被泥雪遮住了一多半,只剩下模糊不清的最后三个阿拉伯数字。突然间,刘风想起那数字正是丹尼的皮卡车牌尾数,他疑惑地盯着皮卡,直到那车停到了凯茜家门前。

车门打开,身穿白色羊绒大衣和长靴的雪莉下了车,刘风连忙躲到车库前的阴影中观察着。雪莉按响门铃后,沈爵士打开了房门,两人握手后,雪莉走进了房内。门前的皮卡熄了火,丹尼跳下车,靠在车头上,点着一根烟吸了起来。刘风一边盯着丹尼,一边蹑手蹑脚地走进凯茜邻居家房后的空地,摸黑向凯茜家的后院走去。

凯茜的家里看上去显得杂乱无章,客厅中央堆放着五个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所有的家具都被盖上了一层防尘的白布,地毯上散落着几个玩具锡兵。

沈爵士掀开盖住沙发的白布,冲雪莉笑了笑,说道:“很抱歉,家里有一点乱,您请坐。”

雪莉侧身坐到沙发的一角上,说道:“看来,您已经决定要回英国了。”

沈爵士神色黯然地说道:“我看不出继续留在加拿大还有什么意义,很多事不是我能决定和影响的,倒不如不要给别人做绊脚石的好。”

雪莉微微一笑,说道:“您是在说我吧?”

沈爵士说道:“您别误会,我没有指责任何人的意思。”

雪莉说道:“谁都没有左右社会发展规律的力量,无论是您还是我,都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而我只是想顺应潮流而已。”

沈爵士说道:“这是您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我只希望您将来可以给奥沃顿先生一个很好的交待。”

雪莉说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做什么交待,上帝是最公正的裁决者。”

沈爵士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那么好吧,您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雪莉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我原本是想来向您通报一下未来几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同时建议您暂时离开加拿大一段时间,看来您的消息很灵通,已经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

沈爵士说道:“我碰巧在国会里有几个朋友,对政府方面的动向多少有一点了解。其实,很早之前,我身边的朋友就在劝我离开了。他们都比较悲观,只有我还抱着一点点希望,留在了最后。”

说着,沈爵士脸上露出了自嘲的微笑。

雪莉说道:“这么说,您也知道斯坦利的计划了?”

沈爵士愣住了,说道:“斯坦利?他有什么计划?”

雪莉犹豫了一下,说道:“看来您和我了解的都只是一部分信息,我并不知道政府的动向,但是斯坦利曾经找过我,他希望共济会能配合他。”

沈爵士说道:“据我所知,斯坦利和穆斯林有密切的关系,他一直在背后操纵着总理先生。”

雪莉说道:“对此,我并不关心。而且我也不会变成受他操纵的木偶,我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

沈爵士问道:“什么机会?”

雪莉说道:“从外部获得促使执政党提前下台的力量。”

沈爵士疑惑地说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雪莉说道:“您应该知道,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之间的关系在不断恶化。虽然中国人是席卷整个世界的黄祸,必须清除,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力量如果完全爆发出来,可以摧毁整个世界。我们要做的就是重视这个力量,学会利用它。执政党的愚蠢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要做的就是给中国政府已经燃起的怒火上再加一把油。斯坦利的提议提醒了我,加拿大境内的中国人就是我需要的油。我可以利用他们发挥更大作用,而不仅仅是给执政党施加微不足道的压力。”

沈爵士皱起眉头,说道:“您究竟想要做什么?”

雪莉莞尔一笑,说道:“您既然已经要离开了,就不必再了解这么多和您无关的事了。”

沈爵士严肃地说道:“我要提醒您,我也是中国人……”

雪莉说道:“从您拿到英国护照的那一刻起,您已经不再是中国人了。更何况,您还接受了女王的封爵。”

沈爵士说道:“请您不要玩文字游戏,您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我的身上流的是华人的血,这是事实!”

雪莉说道:“那又怎样?事实改变不了现实。”

沈爵士说道:“恕我冒犯,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非常感谢您的好意,您所要传达的信息我已经了解了……”

雪莉微笑着站起身,说道:“不用客气,我告辞了。”

沈爵士礼貌地把雪莉送到门口,目送她上车离去后才关上房门,转身回到了客厅里。他惊讶地发现,刘风正坐在雪莉曾经坐过的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浏览(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三十六章 2019-09-13 13:10:26

卡尔加里的唐人街位于市中心最北端,如果不是因为几家散布在中央街两侧的挂着中文招牌的店铺,路过此地的人很难注意到这里就是唐人街。如果把市中心比作一只人手的话,那么纵横总共不超过四个街区的唐人街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手指甲。在唐人街里数量最多的生意就是各种风味的餐馆,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家老字号以外 ,其余餐馆的经营者基本上是半路出家的新移民,他们凭借自己最擅长的几道家常菜勉强维持着生意,往往在惨淡经营几个月后悄然消失在这一行里。

在这些餐馆中,唯独有一家南方口味的中餐馆从开业以来生意就持续的火爆。这家餐馆叫阿里山,距离唐人街文化中心只有一街之遥,从来没人知道老板的身份,有人说他来自台湾,也有人说他来自香港,也从来没人见过老板本人。阿里山的经营方式与众不同,从来不做午餐,只在每天下午5点钟才开门纳客,然后会一直营业到第二天凌晨5点钟。这里的客流量经常是在午夜时分达到高峰,而且在这个时候来用餐的客人往往是形形色色的江湖人士,其中不乏各路帮派的大佬级人物。令人惊讶的是,当有些处于敌对关系的黑道人物在这里碰巧相遇时,他们都会装作素不相识的样子,大家相安无事地吃完一顿饭。哪怕出门就拔枪相向,也绝不会在饭店里有任何举动。

久而久之,有传闻说阿里山的老板有着通天的手段,无论黑道还是白道都要给他面子。尤其是在卡城警方那里,这家饭店早已声名显赫,只是无论怎样调查监控,都从来没能获得阿里山从事任何非法活动的证据或者线索,警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望店兴叹。

安吉拉却偏偏把她和艾伦共进晚餐的地方选在了阿里山。艾伦对阿里山早有耳闻,却从未来过这里。当他充满好奇地走进餐馆,看到大堂里的情景时,却大失所望。阿里山和艾伦去过的任何一家餐馆没有丝毫不同,无论是服务员还是食客看上去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寻常人等。当然,这里的食客还是以东方人面孔居多,但这也是大部分中餐馆的常态。

就在艾伦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时候,坐在一张临窗的桌子旁的安吉拉冲他挥了挥手。艾伦连忙走了过去,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道歉,随后,他微笑着向坐在安吉拉身旁的桃瑞丝伸出一只手。

桃瑞丝把头扭向一边,抱着双臂不屑地说道:“(英)我不和陌生男人握手。”

艾伦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英)你好,我是艾伦,很高兴认识你。”

桃瑞丝转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艾伦,勉强和他握了一下手。

安吉拉皱着眉瞪了桃瑞丝一眼,对艾伦说道:“(英)这是我女儿桃瑞丝。”

艾伦对安吉拉说道:“(英)我能看出来,她和你一样美丽。”

安吉拉笑着道谢。

艾伦说道:“(英)你为什么会选这家饭店?”

安吉拉说道:“(英)我喜欢他们做的饭菜口味。而且,他们的老板是我大伯的好朋友,我每次来吃饭的时候都可以享受八折优惠。”

说着,安吉拉顽皮地一笑。

艾伦略显惊奇地看着安吉拉,“哦”了一声,说道:“(英)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大伯。”

桃瑞丝不耐烦地说道:“(英)她有什么亲戚还要向你汇报吗?”

安吉拉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桃瑞丝,对艾伦笑着说道:“(英)我的亲戚都在香港和台湾,我们的家族在加拿大只有我一个人。”

桃瑞丝说道:“(英)你们是来聊天的还是来吃饭的?我已经快饿死了!”

艾伦对桃瑞丝友好地说道:“(英)我也饿了,我们点菜吧。”

安吉拉拿起菜单,向女招待招手示意。

女招待快步走到安吉拉身旁,熟络地打着招呼,说道:“安琪,好久没见你来吃饭了,我们大家都好想你哦。这是你的男朋友吗?他好帅啊!”

说着,女招待冲艾伦努了努嘴。

安吉拉笑着说道:“不是,他是我的同事。”

女招待说道:“真的不是吗?你知道吗?我们在打一个赌,赌你的男朋友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安吉拉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们真有够无聊的!”

女招待说道:“我们这是关心你嘛!”

安吉拉不再搭腔,快速地翻动着菜单,一边向艾伦解释着菜名,一边点了几样闽南菜。

女招待熟练地记下菜名后,说道:“我再送你份生蚝,给你的同事尝尝,好补的!”

说着,女招待狡黠地笑了笑。

安吉拉苦笑着说道:“不要玩啦!”

女招待哈哈一笑,转身回到柜台里,把菜单交给后厨后,往音响里放了一张光碟,按下了播放键。

大堂里响起了《梦驼铃》的旋律。

艾伦侧耳倾听着,对安吉拉说道:“(英)这首歌很好听,我喜欢。歌的名字是什么?”

安吉拉说道:“(英)我不知道,只是经常在这里听到这首歌。”

艾伦说道:“(英)那音乐很美,给人一种天籁之音的感觉,可惜我听不懂歌词。”

安吉拉一边仔细聆听着一边缓缓地说道:“(英)这是一首思念故乡的歌曲。”

说到这里,安吉拉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艾伦注意到安吉拉表情的变化,关切地问道:“(英)安琪,你……也想念你的故乡了吗?”

安吉拉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英)有一点。”

艾伦说道:“(英)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乡吗?”

安吉拉思索着说道:“(英)我的故乡是个很大的岛,很美。我的童年是在那里度过的,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去了。”

艾伦说道:“(英)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你的故乡看看吗?”

安吉拉说道:“(英)当然了。事实上,我也许很快就会回去。”

说着,安吉拉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和街道上匆匆走过的行人。

艾伦问道:“(英)你会回去待多久?”

安吉拉转回头看着艾伦,若有所思地说道:“(英)我不知道。”

艾伦惊讶地说道:“(英)难道你不打算回来了吗?”

安吉拉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英)是,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艾伦问道:“(英)为什么?”

安吉拉说道:“(英)我已经厌倦了在这里的生活。”

艾伦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筷子,旋即又抬起头看着安吉拉,说道:“(英)我不明白。我昨天刚刚看到新闻,卡尔加里被评为排名第五的全球最宜居城市。你为什么会不喜欢这里?”

安吉拉淡淡地一笑,说道:“(英)我想,评委们并没有事先征求我们这些居民的意见,而且他们也从来没在卡尔加里居住过。”

艾伦耸了一下肩。

安吉拉说道:“(英)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卡尔加里已经变化了很多吗?”

艾伦说道;“(英)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里终究是我们的家。我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无论卡尔加里变得多糟糕,我都会留在这里保护这座城市。”

安吉拉说道:“(英)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们还是聊点轻松的话题吧……”

这时,一直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桃瑞丝突然站起身来,俯在安吉拉耳边悄声说道:“(英)我刚才看到你的男朋友了,你最好不要让他知道你在这里。”

安吉拉愣了一下,看着桃瑞丝,桃瑞丝指了指窗外。安吉拉转头顺着桃瑞丝手指的方向望去,正看到刘风的身影从窗外一晃而过,安吉拉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艾伦不知所然地看着安吉拉。

安吉拉连忙说道:“(英)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安吉拉匆忙向柜台后的走廊走去。走过洗手间后,她径直出了后门,紧跑几步绕到餐馆南侧的大街上,站在路口四处张望着。安吉拉很快就看到了行人中的刘风,她跟了上去。

接连穿过两个街区之后,刘风走到了轻轨火车车站,一辆城市轻轨火车刚刚停靠到站台上。未等安吉拉追到近前,刘风走进了车厢。随着一阵汽笛声,火车驶出了站台。当安吉拉气喘吁吁地跑到站台时,只看到逐渐远去的火车尾部,她恼火地跺了一下脚,悻悻地转身离去。

在接下来的吃饭时间里,安吉拉的心思明显的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无论艾伦说起什么话题,她都只是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事。直到女招待拿着账单走过来,艾伦掏出了信用卡,桃瑞丝轻轻捅了一下安吉拉,她才彻底回过神来,也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

艾伦拦住安吉拉,诚恳地说道:“(英)你从来没让我请过客,这次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不等安吉拉答话,桃瑞丝抢先说道:“(英)通常情况下,只有女生的男朋友才有资格替女生埋单。可惜,你并不是她的男朋友。我说的对吗,妈咪?”

安吉拉看了一眼桃瑞丝,冲艾伦笑了笑,说道:“(英)不好意思,她的保姆教给她太多成年人的东西。”

艾伦大度地笑着说道:“(英)没关系。我喜欢她的性格,这一点也和你一样。”

三人走出阿里山,艾伦和安吉拉母女道别后开车离去。桃瑞丝用最快的速度钻进了安吉拉的汽车后座,安吉拉坐进驾驶室,转头看着她。

桃瑞丝故作疑惑地问道:“(英)怎么了?”

安吉拉皱着眉头说道:“(英)你都干了些什么?”

桃瑞丝说道:“(英)他胳膊上的毛比你的腿毛还要多,我不喜欢他。而且,他并不适合你,我是在帮你。我觉得你欠我一个‘谢谢’。”

安吉拉不满地说道:“(英)这是我的私生活,请你不要干涉好吗?”

桃瑞丝说道:“(英)嗨!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我们不是应该互相关心的一家人吗?我爱你!”

安吉拉凝视着桃瑞丝,无奈地笑了,说道:“(英)我也爱你,宝贝!”

桃瑞丝开心地笑了起来。

安吉拉转回头启动了汽车,说道:“(英)今晚你和保姆一起睡。”

桃瑞丝说道:“(英)你又要出去疯吗?”

安吉拉又转回头瞪着桃瑞丝。

桃瑞丝连忙说道:“(英)好吧,好吧!我不干涉你的私生活。只是别回来太晚了,我会担心得睡不着觉的。”



浏览(16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三十五章 2019-09-10 22:32:40

斯坦利的脸色沉了下来,没人敢未经他的许可擅自进入他的办公室,即使是他的助理也只能在收到召唤时才可以进来。这两个愣头愣脑的保洁员居然堂而皇之地推门就进,斯坦利感到大为光火。他还没来得及发作,两个保洁员关上门后却径直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摘下了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斯坦利愣住了,站在他面前的是刘风和杰克。

斯坦利抬手指着两人,喃喃地说道:“(英)你们……”

杰克冷笑了一声,说道:“(英)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是最专业的,我一定能找到杀死爱丽丝的凶手。”

斯坦利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杰克的眼睛。

杰克从腰间拔出单动左轮手枪,掰开击锤,举枪对准斯坦利,说道:“(英)你还有什么遗言?”

刘风拦住杰克,说道:“(英)等一下,我还有话要问他。”

继而,刘风对斯坦利说道:“(英)帮个忙,告诉我,你派谁杀死了我的朋友?”

斯坦利靠到皮椅背上,慢条斯理地说道:“(英)死亡对我来说,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倒是你们还很年轻,应该为自己的未来着想。我们可以做笔交易,你……”

说着,斯坦利指了指刘风:“(英)我可以给你一千万加币,让总理签署对你的特赦令。从此以后,你可以过自由的生活。至于你……”

斯坦利又转向杰克:“(英)我也可以给你一千万加币,但是你必须离开加拿大,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让你到美国去开始新的生活。”

斯坦利扫视着两人,继续说道:“(英)请认真考虑一下我给你们的条件。杀了我,你们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还要继续你们那糟糕的人生,甚至会更糟糕,那并不值得。”

杰克轻轻咽下了一口唾沫,刘风略微转头瞥了他一眼。杰克注意到刘风的动作,转头看着刘风,两人对视着。

斯坦利无声地笑了,他相信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没人能拒绝他所提供的条件。事实也确实如斯坦利所预料的那样,刘风和杰克在那一瞬间都犹豫了。但是有一点是斯坦利没有想到的,刘风和杰克的性格里都有争强好胜的特质,面子问题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这是普天之下所有强势的男人都视若生命的大事情。男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尊严,尤其是在旁人的眼皮子底下。更何况刘风和杰克两人在彼此之间正暗自较劲,谁也不想在这关键时刻输给对方,给对方留下见利忘义的话柄。

就在斯坦利暗自得意的时候,刘风突然从后腰处拔出凯文借给他的左轮手枪,举枪对准了斯坦利。杰克看到刘风的动作,抢先一步冲斯坦利开了枪,刘风也毫不犹豫地掰开击锤扣动了扳机。两发子弹一先一后击中了斯坦利的前胸。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斯坦利的身体和皮椅一起向后滑动撞到了墙上。

斯坦利一脸愕然地看着刘风和杰克,随着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咳嗽,从他的嘴里喷涌出一股股鲜血。

刘风大步走到斯坦利面前,俯下身对他说道:“(英)是谁杀了我的朋友?”

斯坦利已经说不出话来,他指着办公桌的抽屉,喉咙里发出一阵哽咽声。刘风随着斯坦利手指的方向转头看了一眼,迅速走到办公桌旁拉开了抽屉,抽屉里只有镶着斯坦利和童年瑞恩合影照片的相框和一个老旧的布鲁斯口琴。刘风拿起相框和口琴,转头诧异地看着斯坦利,斯坦利冲他微微点头,费力地抬起双手。刘风走回到斯坦利面前,把相框和口琴放到他的怀里。斯坦利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双手颓然地落到相框和口琴上。

刘风焦急地说道:“(英)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斯坦利微微摇头,长出了一口气,停止了呼吸。

刘风恼火地骂道:“你大爷的!”

杰克走到斯坦利尸体旁,伸手到他的脖颈间试了一下脉搏,随即迅速走到房间西侧墙前,摘下了挂在墙上的一幅油画,一个嵌在墙内的小型保险箱露了出来。杰克从怀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翻了几页后一边对照着笔记本里的内容一边在保险箱密码锁面板上输入了一组数字,随着一阵轻微的马达转动声,保险箱门自动敞开了一条缝隙。杰克一把拉开保险箱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装满了大小不一各种形状裸钻的木盒。杰克发出一声欢呼,正在逐个翻找办公桌抽屉的刘风抬头看了他一眼。

杰克拿起一颗硕大的水滴形裸钻,兴奋地对刘风说道:“(英)这些是2003年比利时安特卫普钻石失窃案里丢失的那批钻石!”

刘风兴趣索然地说道:“(英)从化学的角度来说,这只是一堆木炭而已。”

杰克说道:“(英)那么你猜这堆木炭值多少钱吗?”

刘风耸了一下肩,扔下手里的一叠文件,走到杰克面前,抓起一把钻石掂了掂,说道:“(英)几百万吧。”

杰克说道:“(英)在当年市场上的价值是一亿二千万美元!”

刘风瞪大了眼睛,杰克像小孩一样笑了起来。

这时,刘风的目光被一束放在保险箱隔板上的画卷吸引了过去,他放下手里的钻石,拿出画卷,一边展开一边说道:“(英)我猜,这个也应该值不少……”

杰克瞥了一眼展开的画卷,情不自禁地吹了一声口哨。

那是一副油画,画的内容是一位躺在床上的东方裸女。她那洁白丰满的身躯略微蜷曲着,一只手臂护在胸前,挡住了一个乳峰,另一只手遮掩着下身。一头乌黑的长发散乱地铺展在床头,美丽的双眼望着远方,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茫然和慌乱。

刘风凝神观看着裸女的脸庞,他慢慢咬紧牙关,双眉皱成了一团。那裸女的形象与神态都和凯茜一模一样,甚至连她小腹上的一道浅浅的疤痕都分毫不差地画了出来。毋庸置疑,这幅画的模特就是凯茜本人。刘风的心里乱成一团,无数念头在一瞬间涌了出来。他绝不相信凯茜会和斯坦利有肉体上的关系,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凯茜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过什么。这一点可以从画中裸女的表情上看出来,那是一种夹杂着委屈和哀怨的复杂情绪,而且她那略显空洞的眼神令人感觉她似乎正处于一种神志不是完全清醒的状态之中。

突然,从杰克腰间挂着的步话机里传出的一阵急促呼叫声打断了刘风的思绪。那是留在外面望风的凯文在催促他们马上离开,刚才的枪声已经惊动了附近的人,有人打电话报了警,一辆警车正在赶过来。

杰克迅速把木盒里的钻石倒进他带来的一个软布袋,推了一把刘风,说道:“(英)这画归你了,赶快撤退!”

刘风把油画卷好塞进怀里,最后看了一眼斯坦利的尸体,和杰克跑出了办公室。

两人钻进停在办公楼后巷的皮卡,凯文猛踩了一脚油门,皮卡发出一阵轰鸣声,出了后巷,沿着第9大道向西方驶去,一缕落日的余晖照亮了车内。

凯文对杰克说道:“(英)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

杰克得意地冲凯文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布袋。

凯文开心地说道:“(英)我们可以回家了。”

刘风对杰克说道:“(英)把斯坦利杀人的视频给我。”

杰克问道:“(英)你要干什么?”

刘风阴沉着脸说道:“(英)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杰克看着刘风,认真地说道:“(英)不行!他已经用生命赎清了他的罪恶,这已经够了。无论他生前怎样作恶多端,给死者留下最后的尊严,这是我们西方人的传统。”

说话间,杰克的嘴角露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微笑。

刘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英)好吧!停车!”

杰克说道:“(英)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刘风说道:“(英)我还有事要做。”

杰克问道:“(英)为你朋友报仇?”

刘风说道:“(英)不全是,还有更重要的事,为我的人民。”

杰克说道:“(英)你的人民?”

刘风笑了笑,说道:“(英)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

杰克疑惑地看着刘风,凯文把皮卡停到了路旁。

刘风刚要下车,杰克拦住了他,从布袋里抓出一把钻石递给他,说道:“(英)拿着,也许对你有用。”

刘风看了一眼杰克手里的钻石,笑了笑,说道:“(英)谢谢!但是我不需要木炭。”

杰克耸了一下肩,把钻石塞回布袋里,刘风径直下了皮卡,冲他和凯文挥了挥手,转身向东方走去。

凯文突然喊道:“(英)嗨!这哥们带走了我的枪。”

杰克说道:“(英)送给他吧,他比你更需要它。”

凯文开动汽车,不满地说道:“(英)那是我老爸留给我的……”

杰克说道:“(英)你提醒了我,我们还不能离开加拿大。”

凯文惊讶地问道:“(英)你要干什么?”

杰克说道:“(英)去里贾纳的皇家骑警博物馆,阿尔伯特的枪还被当做战利品摆在那里,我们应该带它一起回家。”



浏览(29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