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江湖的博客  
 
我的网络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五十四章 2019-11-12 00:20:49

关于俄罗斯轮盘赌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1840年,在俄罗斯作家和诗人米哈伊尔莱蒙托夫创作的小说《当代英雄》里,对这种以命相搏的游戏做过详细的描述。也许这只是作家丰富想象力的结果,但是从那以后,这个游戏却在俄罗斯边远地区驻军的军官里流行开来。那些长期驻守在荒芜之地的汉子们为了打发枯燥乏味的长夜,在酒精的作用下,用只装有一发子弹的左轮手枪轮流对准自己的脑袋开枪,以此寻求刺激并作为一场赌局,中枪或者因为胆怯而中途退出者就成为输家。

老赵曾经在温哥华的一场地下赌局里见识过俄罗斯轮盘赌。参加赌局的两人中第一个冲自己脑袋开枪的家伙很不幸地摊上了那唯一的一发子弹,老赵就站在那人身后不远处,时隔多年,他依然记得当时脑浆和鲜血四处迸溅的情景。现在刘风居然也要玩这种愚蠢的游戏,这令老赵颇为不解。穆萨已经是放在砧板上的一块烂肉,随便他怎样切割,何苦要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老赵冲刘风喊道:“刘风,别耍啦!麻溜地一枪崩了这狗日的。”

刘风不错眼地盯着穆萨,说道:“不成!这孙子太嚣张,今儿个哥们儿非灭了丫的气焰不可!”

老赵说道:“人不能和畜生一般见识,你朋友还躺在那儿呢!”

这时,丹尼拎着霰弹枪走到刘风身旁,说道:“哥,那妞儿没气儿了……”

刘风转头看了老赵一眼,说道:“听见了吧?”

老赵冲陈卫东使了个眼色。

陈卫东跑到谢灵燕身旁,蹲下身摸了摸她的颈动脉,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谢灵燕的伤口,回到老赵身旁,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大口径狙击步枪打的。”

老赵马上变了脸色,他深吸一口烟,仰头吐出一股烟柱,就势转动着眼珠,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高楼。

一直捂着肩头伤口的穆萨终于按捺不住,不耐烦地对刘风说道:“(英)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别像个女人一样磨磨蹭蹭的!”

丹尼猛地拉动霰弹枪套筒,一发弹壳弹出来,在空中划了道弧线砸到穆萨身上。他推动套筒,把下一发子弹上膛,举枪对准穆萨,穆萨情不自禁地倒退了一步。

刘风按住霰弹枪,对穆萨说道:“(英)我给你一个机会。这把左轮枪里只有一发子弹,让你的真主来决定这发子弹属于谁!”

刘风突然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用力扣动扳机。左轮手枪发出一声沉闷的金属碰撞声,击锤落空,刘风安然无恙。

丹尼发出一声惊呼道:“你疯啦!”

刘风倒转枪身,把枪把递给穆萨,说道:“(英)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像我刚才那样做。”

穆萨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风,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枪,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捂住伤口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

刘风轻蔑地笑了笑,说道:“(英)害怕了?”

穆萨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恶狠狠地瞪着刘风,过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嘶吼,抢过刘风手里的枪,举枪对准刘风扣动了一下扳机,枪依旧没有打响。未等穆萨再次扣动扳机,早已等候多时的陈卫东飞起一脚踹到他肋下。穆萨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陈卫东跟上一步,使出一招擒拿手,夺下了穆萨手里的枪,顺势一脚踩到他的脖颈上,把他牢牢地控制在地面上。

刘风冷笑着冲穆萨伸出右手小拇指摇了摇,转头对陆红旗说道:“都拍下来了吗?”

陆红旗笑着点头,冲刘风做了个OK的手势,把手机还给了他。

刘风把手机递给丹尼,说道:“帮我把视频发到网上去,我要让地球人都看到丫的怂样!”

丹尼嘿嘿笑着接过了手机。

陈卫东把左轮手枪扔给刘风,对老赵说道:“连长,咋个收拾这龟儿子?”

老赵斜咩了一眼穆萨,说道:“架起来!”

陆红旗和陈卫东两人分别扭住穆萨的两只胳膊,把他架在半空。穆萨一边徒劳地挣扎着,一边用阿拉伯语咒骂着。

老赵走到穆萨面前,用手指点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个狗日的要是死扛到底,我还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个痛快。就你那熊样儿,孬种一个!你他娘的连十几岁的小女孩儿都不放过,这次老子非骟了你不可!”

说完,老赵从腰间拔出一柄81式军刺,一把扯下穆萨的裤子,掏出他的阳具一刀割了下来。穆萨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老赵迅速把手里的肉团塞进穆萨嘴里,顺势用军刺从他的下巴处扎了进去。穆萨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用力蹬了两下腿后气绝身亡。

陈卫东和陆红旗把穆萨的尸体扔到地上,从尸体下身涌出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一大片雪地。陈卫东鄙夷地冲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俯身去拔军刺。

老赵说道:“把刺刀留下!”

陈卫东抬头,疑惑地看着老赵,说道:“连长,这刺刀跟了你几十年索……”

老赵说道:“老子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活儿是中国人做的,惹谁也别他娘的惹中国人!”

刘风哼了一声,说道:“您代表不了中国人,很多中国人也不想被您代表。”

老赵瞪了刘风一眼,说道:“你少他娘阴阳怪气的!”

刘风不再说话,他看了一眼穆萨的尸体,胃里一阵翻滚,连忙扭头掏出一根烟卷点上,连吸几口后才压住那一阵恶心。刘风已经见过不少死人,也曾经处理过猎获的鹿和熊,鲜血和被切割的肉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即使是有血海深仇,他最多会像打死一条疯狗那样毫不留情地出手杀人,但是把活人身上的一个重要器官硬生生割下来,却是他从未亲身体验过的残忍和血腥,刘风自认为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来。从这一刻起,刘风才真正明白,人性之恶是没有底线的,铁石心肠并非传说。当一个人经历过足够多的生死,也许他就不再把生死当作了不得的大事,而一个不再畏惧死亡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可是这强者和恶人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老赵的说话声打断了刘风的思路,他指着谢灵燕的尸体对刘风说道:“你朋友是被狙击手打死的。”

刘风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四处张望起来。

老赵说道:“不用找啦!狙击手还能让你找着?”

陆红旗说道:“这就奇怪了,这狙击手怎么只开了一枪就熄火了?”

老赵微微点头说道:“没错!刚才咱们几个都在他的射界里面,他为啥不打呢?”

丹尼一边摆弄着刘风的手机一边说道:“这有啥好想的,人家的目标不是咱们呗。”

刘风思索着说道:“燕子会和什么人有这么深的仇恨?”

老赵说道:“现在不是分析这些事儿的时候。从这小姑娘中弹时的站位来看,狙击手应该在那个方位……”

说着,老赵抬手指着广场北侧的一幢高楼。

陆红旗的脸色一变,说道:“我刚才就在那里设的观察哨……”

陈卫东伸手从怀里拔出了54式手枪。

老赵说道:“紧张啥?人已经撤了,他要是想要咱们的命,你们几个早躺地上挺尸了。”

陆红旗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一个洋妞儿,她手里拎着个大提琴的盒子。我当时还觉得奇怪……”

老赵追问道:“看清她长啥样儿了吗?”

陆红旗说道:“看清楚了也没什么用,她脸上画的妆像鬼一样,根本看不出人本来的面目。不过,我记得她的左耳戴着三个钻石耳钉,右手中指上戴着一个银戒指,那戒指的样子很特殊,就是一个普通的指环形状,但是指环上全都是小刺。还有,那妞儿的后脖颈上有一道一寸来长的疤……”

陈卫东一拳捅到陆红旗肩头,笑着说道:“日你妈!观察得这么仔细!是不是想泡那个女娃?”

陆红旗也笑着回敬了陈卫东一拳,说道:“这是老子当侦察兵练出来的职业习惯!”

刘风扔掉手里的烟头,环顾着广场四周的街道,说道:“这么久了,条子怎么还没来?刚才那一顿噼里啪啦的响枪,不可能没人报警吧?”

正在摆弄刘风手机的丹尼说道:“不会有条子来啦!”

说着,丹尼向众人举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视频。先是一段以警局大院为背景的画面,一排被反绑双手的警员低头跪在大院中央,两名手持AK47突击步枪的中东人站在他们身后。随即画面切换到一所学校的操场,一群不同年龄的孩子挤成一团,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几个年纪较小的女孩正在嚎啕大哭,三名背着AK47突击步枪的中东人拎着砍刀站在孩子周围。

在最后出现的画面里,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说道:“(英)卡尔加里已经成为伊斯兰国在加拿大的第一座城市,而我就是你们的新市长,穆罕默德奥鲁多!”



浏览(14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五十三章 2019-11-09 00:54:07

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停到广场北侧马路边。车门打开,身穿一身白袍的穆萨跳下车,三个同样身穿白袍的中东人鱼贯而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一枝AK74U突击步枪,胸前挂着插有弹匣的帆布武装袋。

刘风看到这番情景,连忙拿起步话机,按住通话按钮,大声喊道:“来了四个中东人,他们有枪!”

说完,刘风抓住站在他身旁的谢灵燕胳膊,拽着她向后退去。

谢灵燕在听到刘风的喊话同时也看到了穆萨等人,她惊讶地问道:“刘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刘风低声说道:“甭管怎么回事儿,肯定没好事儿……”

刘风手里的步话机又传出老赵的声音:“狗日的!小陆,附近还有他们同伙儿吗?”

陆红旗在步话机里说道:“没了,就一辆车。”

老赵说道:“你马上下楼,抄他们的后路。”

陆红旗说道:“来啦!”

老赵说道:“大伙儿准备抄家伙,干他娘的!”

刘风连忙对着步话机说道:“不行!这儿人太多,开枪容易误伤群众!”

老赵说道:“你脑子让门掩了还是咋的?你跑得过枪子儿吗?不动手还等着被人挨个儿点名儿吗?”

这时,穆萨等人已经走到近前,他冲人群高声喊道:“(英)嘿!你们这些家伙……”

人们纷纷转头看去,当他们看到穆萨和他手里的突击步枪时,不禁发出一阵惊呼。

穆萨喊道:“(英)我就是穆萨!”

谢灵燕一把攥住刘风的左手手腕,说道:“刘大哥!他是穆萨……”

刘风说道:“我听见了,这孙子是什么人?这么牛B哄哄的!”

谢灵燕低声说道:“就是他害死了陈晓雪,我在新闻里看到过他的照片儿!”

刘风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轻轻挣脱出左手,伸到背后握住插在后腰上的左轮手枪枪把。

穆萨指了指陈晓雪的大幅照片,得意地喊道:“(英)是我,强奸了她!也是我,亲手掐死了她!现在,我就站在你们面前。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在一阵短暂的静默后,人群中响起一阵议论声,有人吼道:“(英)你这狗娘养的!”

刘风转头向喊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正看到站在人群中的逗你玩向穆萨竖起右手中指。

穆萨刚把头转向逗你玩的方向,谢灵燕高声喊道:“(英)混蛋!”

刘风被谢灵燕的喊声吓了一跳,他转头诧异地看着谢灵燕。谢灵燕冲刘风吐了吐舌头,躲到了他的身后。

穆萨听到谢灵燕的喊声,转身走过来,在人群中寻找着喊声的来源。站在不远处的3个中东人纷纷拉动枪栓上膛,平端着突击步枪,把枪口对准了人群。人群骚动起来,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开始缓慢地散开。

棒球帽小心翼翼地凑到穆萨身旁,一脸媚笑地向他点了点头,转身指着刘风身后的谢灵燕,说道:“(英)是……是她喊的。”

刘风盯着棒球帽,低声说道:“杂碎!”

穆萨冷冷地看着谢灵燕和刘风,刘风略微仰起头,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用俯视的眼神和比他矮半个头的穆萨对视着。

穆萨单手举起突击步枪,用枪口指着刘风,刚要说话,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下枪声。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一发子弹呼啸着从刘风耳边飞过,击中了站在他身后的谢灵燕左胸。谢灵燕惨叫一声,向后摔倒在地。在一片惊呼和女人的尖叫声中,人群开始四散奔逃,刘风转过身来,诧异地看着谢灵燕。谢灵燕大口喘息着,一股股鲜血随着她的呼吸从伤口处涌出来,她费力地抬起右手,仿佛要抓住什么,然而她的手只举到一半便颓然地落了下去。

刘风连忙跪到谢灵燕身旁,抓住她的右手,大声喊道:“燕子!”

谢灵燕失神地看了一眼刘风,她那原本明亮的双眼像是蒙上了一层雾霾,逐渐变得黯淡无光。她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刘风把耳朵凑了过去。谢灵燕轻轻转了一下头,看着飘着几朵白云的蓝天,长出一口气,停止了呼吸。

刘风猛地转回头,愤怒地盯着一脸愕然的穆萨。穆萨摊开双臂,耸了一下肩。刘风从后腰处拔出左轮手枪,穆萨慌忙拉动突击步枪枪栓,两人同时举枪瞄准对方。这时,从广场西南角冲过来的丹尼一边跑着一边平端着短管霰弹枪冲穆萨开了一枪。穆萨下意识地躬身缩了一下脖子,从霰弹枪射出的鹿弹的9颗钢珠中的2颗打中他的右肩。穆萨闷哼一声,扔下突击步枪,捂住伤口摇晃着连连后退,另外3个中东人平端着突击步枪冲刘风和丹尼扫射起来。很明显,他们并没有受过军事训练,不了解AK74U突击步枪的性能,只是扣住扳机不放,肆意地打着连发。在没有依托的自动射击状态下,他们手里的突击步枪枪口剧烈地跳动着,射出去的子弹完全失去了准头。在那一瞬间,广场上子弹横飞,几个跑得慢的人被流弹击中摔倒在地。丹尼在开完一枪后见势不好,藏到一个水泥花坛后,躲过了这一阵弹雨。毫无遮拦的刘风前胸中了两枪,重重地摔倒在谢灵燕身旁。尽管刘风穿了一件带插板的4A级军用防弹衣,弹头的巨大冲击力就像两记沉重的铁锤砸在他身上一样,令他差一点窒息过去。

在眩晕中,刘风隐约听到三声清脆的54式手枪枪声,随后便是死一般的宁静,原先纷乱的枪声在瞬间消失,只有伤者的呻吟声间或传来。刘风急促地喘息着,他拚尽全力撑起上半身,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在一片朦胧中,刘风隐约看到老赵拎着枪口还在冒着青烟的手枪向他走过来,陈卫东和陆红旗架着穆萨跟在老赵身后。

老赵三人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战斗,在不到25米的距离里,他们甚至不需要再开第二枪。三个中东人全部是头部中弹,一枪毙命。受伤的穆萨刚刚跑到汽车旁,就被早已守在那里的陆红旗用滚烫的枪口顶住了脑袋,乖乖就范。

丹尼把刘风扶起来,老赵从刘风前胸抠出一发嵌在防弹衣里的弹头,举到眼前端详了一下,狠狠地冲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说道:“王八犊子!他娘的敢用开花弹!”

刘风用力眨了眨眼,看着老赵手里的弹头。那弹头尖端是一截露出铜被甲的铅芯,已经因为受力而变形散开成不规则的花瓣形状。

老赵愤然扔下弹头,转身举枪顶到穆萨额头,正要扣动扳机,刘风叫住了他。

老赵回头看着刘风,问道:“干啥?”

刘风说道:“把他交给我!”

老赵又问道:“你要干啥?”

刘风咬着牙说道:“不能让这孙子死这么痛快,哥们儿要拿丫的开开心,杀只鸡给猴儿看!”

老赵点头说道:“成,给你玩儿。”

说完,老赵把枪插到腰间,掏出香烟分给陆红旗和陈卫东,三人点上烟抽了起来。

刘风掏出手机扔给陆红旗,说道:“哥们儿,帮忙录个视频。”

随后,刘风慢慢走到穆萨面前,死死地盯着他的双眼,沉声说道:“(英)为什么要杀人?”

穆萨恶狠狠地瞪着刘风,说道:“(英)这个世界属于穆斯林,你们这些异教徒都该死!我只是奉了真主的旨意做我该做的事。”

刘风说道:“(英)你凭什么认为你们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穆萨说道:“(英)因为我们的文明比你们更先进,更强大!”

刘风说道:“(英)更先进?把女人当作牲口一样对待算是什么先进文明?”

穆萨说道:“(英)是真主使男人比女人更优越,这是《古兰经》讲述的真理!”

刘风说道:“(英)你他妈的不是女人生的吗?没有女人,哪个文明可以延续下去?”

穆萨说道:“(英)女人只是生育的工具而已。”

刘风轻蔑地说道:“(英)一个不懂得尊重生命的文明根本不配称作文明!”

老赵对陆红旗说道:“这小子搁这儿扯啥犊子呢?”

陆红旗一边用手机拍视频,一边笑着说道:“给那王八蛋上政治课呢!”

这时,恼羞成怒地穆萨冲刘风吼道:“(英)别废话啦!你想杀了我就赶快动手,真主会带我上天堂的。而你们,将会到地狱里去遭受万劫不复的苦难!”

刘风冷笑着说道:“(英)你是不是觉得你很有种?”

穆萨把头歪向一旁,不再说话。

刘风哼了一声,说道:“(英)真有种的话,咱们玩个小游戏。”

说着,刘风举起手里的左轮手枪,在穆萨眼前晃了晃。他打开转轮,依次取出7发子弹,在弹巢里留下最后一发子弹后用力拨动转轮,趁着转轮快速旋转的时候猛地把转轮甩回枪身。

正在拍视频的陆红旗低声说道:“这小子要玩儿俄罗斯轮盘赌!”

刚吸了一口烟的老赵被呛了一下,连声咳嗽着问道:“啥玩意儿?”

陈卫东说道:“瓜娃子,他这是要赌命!”



浏览(20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五十二章 2019-11-06 00:53:23

卡尔加里市政厅大楼位于市中心的东侧,与城市轻轨车站相距只有半个街区。在环绕四周的高楼映衬下,这座只有三层楼高的建筑就像陪伴着一群天鹅的丑小鸭一样毫不起眼。如果不是因为楼前小广场上那座纪念碑和两尊分列在广场入口两侧的警察与消防员铜像,不明就里的人很难把这里和一个政府的办公大楼联系到一起。

与市政厅一路之隔的是奥林匹克广场,谢灵燕把集会的地点定在了这里。当刘风和丹尼跟着谢灵燕匆忙赶到广场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人。人们在寒风中举着加拿大国旗和各色标语牌,在标语牌里最显眼的是一副陈晓雪的大幅照片,照片里的晓雪正在回眸顾盼,她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微笑。照片下写着一条英文标语:加拿大人要求真正的平等与公正!

令刘风感到惊讶的是,参加集会的人并不全是华人,为数不少的白人男女也夹杂在人群中。不时有经过的路人加入其中,从大街上驶过的汽车在经过这一路段时,司机们有节奏地按响喇叭向人们表示支持。

丹尼扫了一眼队伍不断壮大的人群,低声对刘风说道:“哥,这么多人,这安保就靠咱哥儿俩可有点儿悬。”

刘风也低声说道:“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到刘风肩头,把他吓了一跳。刘风连忙转身,正看到老赵、陆红旗和陈卫东站在自己面前,三人全都穿着军绿色棉大衣,腰间和怀里鼓鼓囊囊的像是揣着什么东西。

丹尼抢先一步站到刘风身旁,对老赵三人说道:“你们干啥?”

老赵漫不经心地瞥了丹尼一眼,并不理会他,对刘风说道:“小子,这事儿是你张罗的,你咋来得比我们还晚?”

陈卫东说道:“瓜娃子!是不是昨黑了和婆娘耍得安灯儿意,累得起不来床撒?”

陆红旗接着说道:“我们连长刚下飞机,连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赶过来,你倒逍遥自在!”

未等刘风做出反应,丹尼对老赵三人说道:“你们是哪个庙里的和尚?”

老赵指点着丹尼的鼻子说道:“小兔崽子!没大没小的,你们家老人没教过你怎么跟大人说话吗?”

丹尼刚要发作,刘风伸胳膊拦住他,对老赵说道:“赵大哥,小孩子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老赵对刘风说道:“这么说,他是跟你混的?”

刘风说道:“他是我哥们儿。”

老赵说道:“好!他的账记你头上,等今天的活干完了,咱们再算。”

丹尼说道:“用不着!有本事现在就冲老子来!”

刘风对丹尼呵斥道:“闭嘴!中国人窝里斗得还不够吗?别他妈的在这儿让老外看热闹!”

说着,刘风转头看了一眼聚集在广场上的人群。谢灵燕正在和两个白人交谈着,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看向刘风等人,和刘风四目相对时,她冲刘风笑了笑。

刘风指着广场的西南角,对丹尼说道:“你,去那儿守着,用手台保持联络,一号频道。”

刘风从背包里掏出5台步话机,分发给丹尼和老赵等人。

丹尼气哼哼地瞪了老赵一眼,转身离去。

老赵摆弄了两下步话机,对刘风说道:“制高点有人吗?”

刘风愣了一下,说道:“制高点?”

老赵抬手指了指广场北侧路旁最高的一幢楼。

刘风看了一眼高楼,说道:“没那么夸张吧?又不是打巷战,咱们就算占了那儿,我也没给您准备狙击步啊!”

老赵鄙夷地哼了一声,说道:“二百五!制高点要放一个观察哨,这点常识都不懂吗?小陆,你眼神儿好,上楼顶去。”

陆红旗答应了一声,跑向那幢高楼。

老赵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指着广场边的十字路口对刘风说道:“你,去路口守着。记住,别死盯着一个方向,三个方向都给我留点儿神。”

刘风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一声。

老赵随即指挥陈卫东站到广场东侧朝向市政厅大楼的人行道上,他自己混进了广场里的人群中。

就在刘风刚刚走到十字路口时,一辆城市轻轨列车驶进距离路口不远的车站,车门打开,一群手拿标语牌的人涌出车厢,向广场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蓝色羽绒服,戴着遮住半边脸的宽幅墨镜,梳着马尾辫,又黑又瘦的矮个中年华人男子。他一边走一边展开手里的标语牌,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声嘶力竭地喊道:“七千万!七千万啊!共产党杀死了七千万同胞!”

广场上的人群被那人的声音所吸引,纷纷转头向他看去。刘风疑惑地看着这群新来的人,他转回身望向谢灵燕,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谢灵燕同样是一脸的困惑,她迎着那华人男子走过去,拦住了他。

华人男子把标语牌举到谢灵燕面前,继续喊道:“七千万……”

谢灵燕问道:“你们是哪儿的?”

华人男子没有理会谢灵燕,继续喊着口号。

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矮壮华人青年站到华人男子身旁,挥舞着拳头高声喊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在喊口号的同时,棒球帽挺胸撞向谢灵燕。谢灵燕被撞得一个趔趄,在雪地上滑了两步,勉强站稳身躯。刘风快步跑到谢灵燕身边扶住了她。

谢灵燕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没人回答谢灵燕的问话,她的声音被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口号声所淹没。

刘风在谢灵燕耳边低声说道:“他们是什么人?”

谢灵燕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呀!”

刘风伸手拦住棒球帽,说道:“退后!”

棒球帽突然挥拳打向刘风,刘风连忙后退一步,上身后仰躲了过去。一个站在棒球帽身后的白人男子把棒球帽拽到自己身后,挡住正想还击的刘风。

白人男子对刘风说道:“(英)嘿!伙计,别冲动!”

谢灵燕拉住了刘风。

白人男子对谢灵燕说道:“(英)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谢灵燕说道:“(英)今天是华人维权集会!”

白人男子轻蔑地说道:“(英)这里是加拿大,你们中国人跑这里来维什么权?”

谢灵燕说道:“(英)我生活在这里,这是我的自由!”

刘风对谢灵燕说道:“这帮孙子是来捣乱的,甭理丫的,交给我来处理。”

说完,刘风举起步话机,按住通话按钮,低声说道:“哥儿几个,赶紧过来!”

步话机里传出老赵的声音:“不要慌!所有人保持自己的位置,注意观察周围环境。”

刘风不满地说道:“这儿都快打起来啦!”

老赵说道:“着啥急?不是还没动手吗?沉住气!”

刘风无奈地放下步话机,站到谢灵燕身旁,死死地盯着已经躲到人群中的棒球帽。

白人男子对谢灵燕说道:“(英)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就是想借机攻击我们的总理和加拿大的难民政策,对吗?可是你不要忘了,你们这些中国人是怎么来到加拿大的!”

谢灵燕说道:“(英)加拿大的难民政策难道没有问题吗?每一个中国移民都要经过严格的资格审查和漫长的排期才可以来到加拿大,他们在这里努力工作,为建设这个国家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但是那些所谓的难民却可以不经过任何审查,总理先生用纳税人的钱把他们接进来,给他们提供各种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福利待遇。而结果是什么?”

说着,谢灵燕转身指了指广场上陈晓雪的大幅照片,继续说道:“(英)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美丽的女孩,就这样惨死。她原本可以在加拿大这片宁静安详的土地上健康快乐地成长,恋爱,结婚,生子,把一条生命线延续下去,而现在,这条生命线被总理先生的愚蠢的难民政策无情地掐断了!”

白人男子左右摆动双手,不断地摇头说道:“(英)我很遗憾她的死,但是这和难民政策没有任何关系,更和我们的总理先生没有关系。你不能把某个个人的犯罪行为归咎于一个群体。”

谢灵燕愤怒地说道:“(英)不对!总理先生原本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如果不是因为他想拉拢穆斯林族群的选票,他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大肆接纳如此多未经审查的难民?杀害陈晓雪的凶手就是因为他的难民政策才进入加拿大的。总理先生对陈晓雪的死负有直接的责任,他的难民政策就是害死陈晓雪的元凶!”

白人男子连连摇头,说道:“(英)放屁!”

刘风指着白人男子的鼻子说道:“(英)嘿!伙计,你嘴里干净点!”

在谢灵燕和白人男子辩论的过程中,聚集在广场上的人们纷纷走到她身旁,挡住了新来的人群,两拨人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刘风手里的步话机突然传出陆红旗的声音:“各位注意!广场北侧有可疑车辆接近!”



浏览(17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