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江湖的博客  
 
我的网络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八十章 2019-03-17 08:59:44

站在前面的白人青年彬彬有礼地说道:“(英)你好!我是瑞恩。”

瑞恩指了指他身后留着马尾辫的同伴说道:“(英)这是我的搭档杰克。我们老板想请你到他那里坐一坐,聊聊天。”

雪莉警觉地看着两人,说道:“(英)你们老板是谁?”

瑞恩说道:“(英)去了你就知道了。”

雪莉说道:“(英)不好意思,我没兴趣。我要提醒你们,你们没经过我的允许进入我的领地,已经违法了。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报警了。”

瑞恩微笑着说道:“(英)女士,我们无意冒犯,但是今天你恐怕只能跟我们走一趟了。”

雪莉退后了一步,瑞恩和杰克慢慢走近她,三人一起进了木屋。

雪莉迅速转身从壁炉顶上拿下哈萨克军刀,甩掉刀鞘,用刀尖对着两人,厉声说道:“(英)我警告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瑞恩和杰克对视了一眼,杰克捏了捏拳头,对瑞恩说道:“(英)这个娘们归我。”

瑞恩摊开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杰克摆好格斗的架势,一步一步逼近雪莉。雪莉耍了个刀花,从斜下方往上用刀锋撩向杰克。杰克闪身跳到一旁,躲了过去,雪莉跟进了一步转身一记后摆高鞭腿踢向他的头部。杰克慌忙举起弯曲的左臂护住自己的太阳穴,硬生生地挨了这一脚,他粗壮的身体晃动了两下,接连退了两步才站稳。瑞恩站在一旁捂住嘴,差点笑出声来。没想到雪莉借着身体旋转的力道,又顺势挥刀劈向了瑞恩。瑞恩猝不及防,连忙撤身躲到一旁,雪莉借机从两人的空隙中冲了过去,跑出了木屋。

瑞恩低声骂了一句,追了出去,杰克掏出一把泰瑟电击枪跟在瑞恩身后出了木屋,他单腿跪地,举枪瞄准雪莉的后背开了一枪。两根带着导线的击针扎进了雪莉的身体,她抽搐着摔倒在地,缩成一团。

瑞恩看了杰克一眼,一边发出“啧啧”声,一边不屑地说道:“(英)嗨!杰克,你怎么能对这么漂亮的女士动粗呢?”

杰克说道:“(英)闭嘴!”

随即,杰克收起电击枪,掏出一副黑色钢手铐,把还在挣扎的雪莉反铐了起来。两人架起雪莉,把她塞进了一辆停在栅栏前的黑色福特越野车的后座上。

这时,刘风骑着马刚从树林里钻出来,正看到这一情景,他大声喊道:“(英)你们在干什么?”

瑞恩回头瞥了一眼刘风,没有理会他,和杰克分别钻进了汽车。

越野车扬起一阵尘土,驶上了土路,刘风驱马追了过去。越野车逐渐加速,车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刘风一边骑马追赶越野车,一边观察着地形。当他发现土路是环绕山包而建的时候,便迅速掉转马头,催动母马跑上了山包。

当刘风骑马从山包的西侧顺坡而下来到土路上时,越野车刚好开了过来。刘风拉住缰绳,母马站在了土路中间。开车的瑞恩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刘风,他踩下了刹车,越野车停了下来。

瑞恩盯着刘风,说道:“(英)伙计,你想干什么?”

杰克说道:“(英)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家伙。”

瑞恩又仔细看了几眼刘风,说道:“(英)他是那个刚刚上了通缉令的中国人,刘风。”

杰克说道:“(英)没错,就是他!快开过去,抓住他。”

瑞恩踩下油门,越野车加速驶向刘风。

刘风瞪着渐行渐近的越野车,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骑马向越野车冲了过来。

瑞恩大惊失色,说道:“(英)这家伙疯了!”

杰克狞笑着说道:“(英)撞过去!”

瑞恩不满地说道:“(英)撞上他,我们也完蛋了。”

这时,母马已经冲到了距离越野车车头不到两米的地方,瑞恩向右侧猛打方向盘,越野车冲下了土路。母马与越野车擦身而过,刘风向怀里用力拽着缰绳,母马停了下来,他跳下马,跑向越野车。

瑞恩手忙脚乱地在路基下的土沟里停稳车后,和杰克一起跳下车,刘风俯身冲向离他最近的瑞恩,借着惯性用肩头把他撞倒在地,随即转身一记左摆拳打向杰克的头部。杰克猝不及防挨了一击,身体向后撞到了越野车车身上。刘风又是一记右勾拳,打中他的左肋,杰克惨叫一声,蜷缩起身体跪到地上。刘风刚刚转回身,瑞恩喘息着掏出一把格洛克手枪对准了他。刘风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杰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脚踹到刘风的腿弯处,刘风跪倒在地。瑞恩一边持枪走向刘风,一边从后腰处掏出一副手铐扔给杰克,杰克用力把刘风的双手扭到背后,给他戴上了手铐。

突然,响起一下枪声,瑞恩脚下的泥土升起一股尘烟。三人都被吓了一跳,循声望去,正看到雪莉站在越野车旁,挂着手铐的右手握着一把雷明顿掌心雷对准了瑞恩,两个枪口中的一个正在冒着青烟。

杰克惊讶地说道:“(英)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把手铐弄开的?”

瑞恩摊开双臂,对雪莉说道:“(英)嘿,年轻的女士,别冲动。”

雪莉冷冷地说道:“(英)放下枪!”

瑞恩把手枪扔到地上,右手伸向西服前襟,雪莉瞪着他说道:“(英)你想找死吗?”

瑞恩说道:“(英)不,不!别开枪,我给你看我的证件。”

说着,瑞恩慢慢地掀起衣襟,露出了一个挂在腰间的徽章,同时说道:“(英)我们是国家安全情报局的……”

杰克对瑞恩低声说道:“(英)她只剩一发子弹了……”

雪莉听到杰克的话,把枪口转向他,说道:“(英)你想赌一把吗?看看我的最后一发子弹会送给谁?”

杰克连忙抓住刘风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用他的身体做掩护挡住自己,顺势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瑞恩指着刘风,对雪莉说道:“(英)他是通缉犯,我们在执行公务。”

雪莉冷笑了一声,晃了晃挂在手腕上的手铐,说道:“(英)这也是在执行公务?”

瑞恩尴尬地说道:“(英)我很抱歉,这不是我们的本意。”

杰克对瑞恩说道:“瑞恩,别和她啰嗦了!”

说着,杰克突然举枪对准了雪莉。

瑞恩对杰克大吼道:“(英)不!”

刘风猛地向后仰头,用后脑撞到杰克的脸上,杰克手里的枪响了,但是却失去了准头,子弹打到雪莉身旁的越野车车门上。雪莉被吓了一跳,随即冲瑞恩开了一枪,瑞恩中弹倒地。刘风迅速转身,纵身一跃扑到杰克身上,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刘风喊道:“雪莉,开车跑!”

雪莉转身钻进还没有熄火的越野车驾驶座,开车从土沟里冲上了土路。

杰克用右肘狠狠地砸到刘风的太阳穴上,刘风从他身上滚到地面,晕了过去。

杰克站起身抹了一把流出的鼻血,晃了晃脑袋,看着远去的越野车,骂道:“(英)法克!”

躺在地上的瑞恩发出一声呻吟,费力地坐起身,用力扯开衬衣,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防弹背心,一颗弹头正嵌在左胸心脏部位,他低头看了一眼,把弹头抠出来扔到了地上。杰克把手枪插回枪套,走过去拽起了瑞恩。

瑞恩甩开杰克的手,不满地说道:“(英)你他妈的差点害死了我!”

杰克捡起瑞恩的手枪,递给他,笑着说道:“(英)别像个娘们一样抱怨了,你不是还活着呢吗?”

瑞恩一把抢过手枪,插进枪套,忿忿地说道:“(英)我会把发生的一切都写进报告里的。”

杰克撇了撇嘴,说道:“(英)让你的报告见鬼去吧!你还是先想想我们该怎么把这个家伙带回城吧。”

说着,杰克指了指刚刚苏醒过来的刘风。

瑞恩说道:“(英)这他妈的都是你的错,我本来已经能控制局面了,是你把一切都给搞砸的!”

杰克摊开双手,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英)嘿!哥们,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那个娘们用枪对着你,是我救了你。”

瑞恩指着自己的左胸,说道:“(英)是吗?你就是这么救的我?没有防弹衣,我他妈的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杰克无奈地说道:“(英)那只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她敢开枪。”

瑞恩说道:“(英)你从一开始就没为我着想过,从来也没有过!”

杰克说道:“(英)胡说八道!哪一次不是我在保护你的屁股?我们是搭档!”

瑞恩“哼”了一声,说道:“(英)搭档?不会再是了!我会向斯坦利申请和你分开的。”

杰克耸了耸肩,说道:“(英)随便你吧。”

这时,一阵汽车引擎声从远处传来,瑞恩和杰克转头望去,正看到他们的福特越野车开了过来。



浏览(1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七十九章 2019-03-13 19:53:49

雪莉瞟了刘风一眼,问道:“你还有事吗?”

刘风从雪莉手里抽走了书,嘻皮笑脸地说道:“这么容易就生气了?那你可输了。”

雪莉定睛看着刘风,抱起双臂,说道:“我没那么容易生气,我只是觉得自己的眼光有问题而已。”

刘风说道:“你的眼光没问题,只是你太自信了。这世界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软肋,你也足够聪明,能抓住这根软肋。可是,你忘了,还有另外一种人,就是软肋已经被抽走的人。用俗话说,就是混不吝的玩意儿,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这种人,你没有办法来控制他。巧的是,我就是其中一个。”

雪莉“哼”了一声,说道:“你还可以用更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不要脸的人呗。”

刘风一拍大腿,说道:“没错!你说对了。你还别瞧不上不要脸的人,中国人靠的就是这股不要脸的劲头才能延续了几千年的文明史。对个人而言,不要脸是拿不上台面的事儿。对于一个民族而言,能保证种族的生存并得到延续,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儿。”

雪莉皱起眉头,嘲讽地说道:“我不得不承认,您的观点确实超乎了正常人的思维范畴。”

刘风说道:“那是因为你对中国人的历史了解的不够透彻。你知道南宋是怎么亡的国吗?”

雪莉说道:“被蒙古人灭掉的呀。”

刘风说道:“没错,可那只是亡国,并没有灭种。南宋亡国是因为最后一批要脸的人在崖山跳了海,剩下的都是不要脸的人,苟延残喘地保留下了华夏血脉,到了明朝的时候又重新复国。类似的事儿到了满人入关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不要脸的汉人靠易服剃发保住了一条小命,还用‘大丈夫能屈能伸’做了一个完美的注解,就这么熬了两百多年,等来了辛亥革命。历史已经证明了我刚才说的,不是我的观点超乎正常思维范畴,只是你们对眼前的事实视而不见而已。”

雪莉说道:“看来我要修正一下对您的看法了,能给自己的下作之举找出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且还能这么坦然地加以诠释,您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

刘风笑了笑,说道:“我只是在和你做一个学术问题的交流和探讨,并不是给我自己找借口。我已经说过了,对个人而言,不守承诺的确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儿。现在,我郑重地向你道歉。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来痛改前非。”

雪莉冷笑了一声,说道:“您这么做恐怕不是真心悔过吧?只不过是想要维护一个男人的尊严罢了。”

刘风坏笑着说道:“是不是真心悔过不重要,我的家当已经丢得只剩这点儿尊严了,就算是输得倾家荡产的赌徒,赌场老板好歹也要给他留条遮羞的裤衩儿,这叫道义,对吧?您应该不会比赌场老板还狠,连这点儿尊严都不给我留吧?”

雪莉没有说话,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刘风的眼睛,刘风收起笑容,坦然地和她对视着。

过了半晌,雪莉一直板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但我并不想强人所难,所以,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机会。”

刘风问道:“什么机会?”

雪莉站起身,说道:“你跟我来。”

雪莉领着刘风走出小客厅,来到主卧室门前。

刘风停住脚步,说道:“等一下,咱可有言在先,我可以帮你做事,但是我卖艺不卖身昂。”

雪莉愣了一下,说道:“你想什么呢?”

刘风坏笑着说道:“你觉得我在想什么?”

雪莉白了刘风一眼,推开房门,说道:“我换身衣服,请你等在这里!”

说着,雪莉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了房门,刘风看着眼前的橡木门板,眨了眨眼,摇头苦笑。

当卧室门再一次打开时,雪莉穿着一身白色骑马装出现在刘风面前。

刘风惊讶地打量着雪莉,赞叹道:“美女不论穿什么衣服都是一道风景。”

雪莉似乎对男人的赞美早已司空见惯,她淡淡地一笑,把一条丝巾围到脖子上,说道:“我每天傍晚都会到树林里骑一会儿马,放松一下。”

刘风说道:“您不会是想让我给您当牵马的吧?”

雪莉微笑着说道:“我可不敢劳堂堂会长的大驾做我的马童。我是想看看你的骑术如何,和你比试一下。如果我输了,你就自由了,这就是我给你的另一个机会。我这么做,够讲道义了吧?”

刘风无奈地点头说道:“看来这最后一条裤衩儿还真不容易留下。”

雪莉不满地叹了口气,没有理会刘风,转头就走。

刘风紧走几步,跟到雪莉身旁,一边走一边说道:“掌柜的,跟您商量个事儿呗?咱们能不能换个项目?不怕您笑话,我从小到大,只见过马跑,从来就没摸过马屁股,更不用说骑马了。我要是摔出个好歹来,您之前下的那些功夫可就全打水漂了。”

雪莉转头看着刘风,说道:“还没试过就认怂了?”

刘风连忙说道:“得,得!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刘风硬着头皮跟随雪莉来到马厩,挑了一匹个头最小的藏青色母马。

雪莉看了一眼刘风的马,说道:“刘会长的眼光不错,你挑的是我跑得最快的一匹马。”

刘风“嘿嘿”一笑。

雪莉麻利地骑上一匹去势的纯黑色公马,用马鞭指着西方地平线上的半轮红日,说道:“农场正西方山脚下有个小木屋,我们就以那里为终点,先到的就是赢家了。”

刘风模仿着雪莉的动作,笨拙地骑上马,说道:“行!我让你先跑。”

雪莉抿嘴一笑,双腿用力夹了一下马肚子,黑马纵身窜了出去。

刘风看着雪莉的背影,低声自语道:“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

随即,刘风拉扯缰绳,费劲地掉转马头,大喊一声:“驾!”

母马摆了摆头,纹丝不动。

刘风恼火地说道:“嗨!说你呐,麻溜儿地,赶紧跑啊!”

母马回头看了刘风一眼,打了一下响鼻。

刘风想了想,说道:“对了,忘了这茬儿了,得跟你说英语。”

刘风随即换成英文冲母马大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任何效果。刘风眼睁睁地看着雪莉骑着黑马冲进了树林,他着急地在马上来回耸动着身体。这次有了效果,母马开始小跑起来,刘风欣喜若狂,又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母马越跑越快,直到变成飞奔,驮着刘风追进了树林。

树林里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林间小道,在夕阳的映照下,小道上铺满了斑驳的树影。雪莉和黑马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小道的拐弯处,无论刘风怎样催动母马,都无法加快它奔跑的速度,只能听着远方的马蹄声逐渐变弱,直到脱离了他的听觉范围,周围只剩下偶尔响起的虫鸣和鸟啼。

刘风无奈地拍了拍马脖子,说道:“你是雪莉派来的卧底吧?”

母马没有反应,刘风放弃了追上雪莉的希望,索性一边欣赏着林中的景色一边任由母马按照它自己的速度奔跑着。

这片树林位于农场的西部,与公共猎区接壤。在树林的尽头,地势开始缓慢上升,一直延伸到一个隆起的山包。山包的顶部树立着一个白色的风车,以风车为界,西侧山坡属于公共猎区,东侧山坡还在农场的范围之内。在东侧山坡下有一幢被木栅栏围起来的木屋,栅栏外有几头散养的牛在吃草,一条可以驶过一辆皮卡的土路环绕山包,把木屋和山包西侧的乡间大路连接起来。雪莉每次骑马出行,都会到木屋里休息片刻再返回位于农场中心地带的平房。

当黑马在木屋前停下脚步后,雪莉回头看了看林中小道,脸上露出了顽皮的微笑,她翻身下马,把缰绳拴到栅栏上,走进了木屋。按照雪莉的估计,刘风起码还需要半个小时才能追过来,这时间足够她煮一壶红茶了。

木屋坐北朝南,只有一间带卫生间的卧室和一间起居室。房间里的家具和装饰充满俄罗斯风情,在起居室中心是一张没有刷漆的原木长餐桌,餐桌上摆着一个做工精美的铜茶炊,起居室北墙上挂着一张硕大的棕熊皮毯,皮毯下方是一座用鹅卵石砌成的壁炉,壁炉顶摆着一把哥萨克军刀。靠着起居室的东墙树立着一个用原木板制成的书架,书架上除了各种俄文书籍以外,在最上层摆了一组九个由大到小的木制俄罗斯套娃。

雪莉熟练地点着木炭,开始用茶炊烧水煮茶。在等水开的间隙,她把两套茶具摆到餐桌上,随即坐到餐桌旁的木椅上,拿起一本俄文的《复活》读了起来。水很快就烧开了,一股热气伴随着阵阵茶香从茶炊的顶部冒了出来。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雪莉笑了笑,站起身走过去拉开了木门,门外站着两个西装革履、身材魁梧的白人青年。

雪莉愣了一下,问道:“(英)你们是谁?怎么会到我的农场里来?”



浏览(2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七十八章 2019-03-11 15:40:03

唐警长拒绝了家庭医生把崔静送去精神病院的建议,只是让他开了一些口服镇静剂,随后就把崔静送回了她自己家。崔静的神志一直处于一种混沌状态,就像个三岁的幼童一样,除了不停地喃喃自语以外,说不出一句有意义的话来。唐警长很轻松地哄她吃下镇静剂,把她带到了卧室的床上。崔静抱着靠枕蜷缩成一团,很快就熟睡过去。唐警长给崔静盖好被子,叹了口气,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陈浩从机场搭乘出租车赶回家时,电视里正在播放刘风的通缉令。

唐警长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刘风的照片,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到哪里都不会安分守己。”

陈浩开门的声音吸引了唐警长的注意力,他转头向大门望去,正看到陈浩换上拖鞋。

唐警长用遥控器关掉电视,费劲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陈浩几步走到他面前,说道:“唐叔叔,我家里究竟出什么事了?”

唐警长轻轻拍了拍陈浩的肩膀,说道:“阿浩,你先坐下,我慢慢讲给你听。”

陈浩扶着唐警长坐回到沙发上,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唐警长思考了片刻,说道:“姗姗失踪了……”

陈浩大惊失色,问道:“有多久了?报警了吗?”

唐警长说道:“到现在差不多有两天了,已经报警了,警方启动了安珀警报,在整个大温地区开始找人。今天早晨,有人在中央森林公园发现了一具女孩子的尸体……”

陈浩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唐警长说道:“你先不要紧张,因为死者已经被毁容了,所以暂时还没有办法确认身份,只是她的年纪和姗姗比较接近而已,明天我会陪你去警局看一下。”

陈浩又问道:“崔静在哪儿?”

唐警长用手指了指天花板,说道:“小静在楼上睡觉,这两天为了找姗姗,她比较辛苦,精神不太好,就先睡了。你不要去吵她,到客房睡吧。我今天也蛮累的,不想回家了,就在你这里过一夜。”

陈浩说道:“好,我正好有事情想请教您。”

随后,陈浩把这段时间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唐警长。

当陈浩讲到他在电视上看到的华人议员时,唐警长“哼”了一声,说道:“迫不及待!”

陈浩愤慨地说道:“这些人拉选票的时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说什么我们华人应该团结一致,把他们这些能代表华人利益的人选进议会来替大家发声,让主流社会看到华人的力量。可真到了关键时刻,这群混蛋全都当了缩头乌龟,而且还争先恐后地落井下石!”

唐警长说道:“这就是专业政客嘛!靠打族裔牌来道德绑架选民,只有两种人会去捧他们的臭脚,一种是在政治方面幼稚无知的人,另外一种就是想要借助他们的能量来获得自己利益的人。”

陈浩问道:“为什么别的族裔的政客就不会这样?”

唐警长说道:“所有的政客都是某个族裔或者某个集团的代言人,唯有华人政客不是,因为在华人的骨子里就从来没有过集体的概念,每个人都是以自己或者自己的小家庭为中心,从根源上讲这和中国的农耕文化有关。一个家庭或者一个村落就是一个生存的核心,只要有自己的一小片土地就可以做到自给自足。自给自足就会导致自私自利,大家各过各的生活,别人家的死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还有啊,华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聪明得像一个奸商一样,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一切。只要有选择的权力就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意志各行其是,你要往东,他要往西,你说怎么能团结得起来?又怎么会有一个集体可以让所有的人为它出力呢?”

陈浩说道:“照您这么说,我们就没有希望了吗?”

唐警长想了想,摇头说道:“恐怕没有。”

陈浩低头沉思,唐警长又说道:“这些深奥的问题以后可以慢慢想,你去休息吧,养好精神,明天还有得忙呢。”

陈浩站起身,说道:“您不休息吗?”

唐警长笑了笑,说道:“我老了,不需要那么多睡眠,见了上帝以后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睡觉的。”

朱丽叶的抢救手术做了一整天,雪莉陪着刘风一直等在平房的一间小客厅里。客厅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动物的半身标本,刘风静静地坐在窗前的一张老式藤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标本。雪莉仿佛是要和刘风比拼耐性一样,就坐在另外一张藤椅上,读着一本日文的《源氏物语》。佣人送来的午饭一直放在两张藤椅中间的茶几上,两人都没有吃。从地下基地的电梯里出来后,丹尼就躲进自己的卧室里睡觉去了,午饭时间,他曾经到小客厅里来过一趟,逐个研究完墙上的标本后,就独自一人带着猎枪,骑马钻进了农场连绵不断的树林里。

当落日的余晖穿过小客厅的窗户照射到一头驼鹿标本上时,雪莉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放下书接通了电话。电话是医生打来的,他告诉雪莉,朱丽叶已经被抢救过来,只是因为大量失血导致的身体虚弱,还处于昏迷状态。

雪莉道谢后挂了电话,对刘风说道:“您的朋友没事儿了,您可以放心了。不过她现在还在监护室里,我们暂时不能去看她。”

刘风轻轻地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道:“谢谢!”

雪莉说道:“不用客气。我承诺的事儿已经做到了,您答应我的事儿应该还算数吧?”

刘风冥思苦想着说道:“我答应过你什么?”

雪莉愣了一下,随即莞尔一笑,说道:“哦?看来您心里是装满了对过去的回忆,已经没有空间容纳现实了。没想到刘会长是这么恋旧的人。”

刘风说道:“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雪莉收起笑容,说道:“很抱歉,我对贵国的古文学和哲学都没有研究,也没有兴趣。”

说着,雪莉拿起《源氏物语》,一边翻动书页,一边冷冷地说道:“您的卧室已经安排好了,出门左转第二个门就是。”

刘风说道:“贵国?你什么意思?”

雪莉没有回答刘风,认真地读着书,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您有点过于敏感了。”

刘风问道:“你不是中国人吗?”

雪莉说道:“在您的眼里,是不是所有东方面孔的女性都是中国人?”

刘风一时语塞。

雪莉抬起头看了刘风一眼,说道:“我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俄混血儿。非要扯上关系的话,我只能算是四分之一个华人。”

刘风吃了一惊。

雪莉继续说道:“而且,我为这四分之一的血统感到羞耻。”

刘风的脸色一变,说道:“你说什么?”

雪莉看着刘风,淡淡地说道:“拥有几千年文明史,却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贵族,不懂得什么是荣誉与责任,更缺乏契约精神。您觉得这样的民族会受到尊重吗?历史悠久又怎样?地大物博又怎样?华人在海外的地位从来都是卑贱如狗……”

刘风终于忍耐不住,大声说道:“你放……,胡说八道!”

雪莉居然笑了起来,她放下书,优雅地靠到藤椅背上,扬起脸,面带嘲讽,用手指向刘风轻轻地点了点,说道:“想爆粗口就不用掩饰,起码您还能给我留下一点直爽的好印象。做男人既不守诺又这么虚伪,只会让我更瞧不起你!”

刘风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通红,只是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雪莉。

雪莉又拿起了书,镇定地说道:“你可以走了,你朋友康复后,你们可以随时离开这里,我会给你们安排好车和司机的。在此之前,我们不必再相见了。”

说到这里,雪莉的语气里明显地带着一种鄙夷和厌恶的情绪。

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在刘风心里油然而生,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这完全是他自己自取其辱。刘风原本想耍个小聪明,通过装痴卖傻的手段把他被迫向雪莉做出的承诺躲得一干二净。他没有想到,雪莉不仅轻松地看穿了他的小把戏,还不带脏字地把他以及他的民族骂得狗血淋头。令刘风尤其不能忍受的是,雪莉还有着一半日本人的血统,想来她也是以日本人的身份而自居。刘风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非常愚蠢而又可耻的错误,这个错误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让一个外邦女子把堂堂天朝的辉煌与荣耀碾进了土里。对他个人来说,如果就这么走出这个房间,从此以后就再也没脸说自己是个爷们了。

刘风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他妈的!这次糗大了,怎么着都得把这个面子找回来,不然就没法儿混了。”

于是,刘风搬起藤椅,放到雪莉的对面,坐到藤椅上,面带微笑看着雪莉。



浏览(19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