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rong1492_  
rong1492_  
        http://blog.creaders.net/u/1352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文明社会原理(88) 2018-07-16 08:37:43

第四节  文明社会演化过程的本质

在上面第一节和第二节中,我们曾分析了文明社会的理想演化阶段以及实际可能的演化阶段,而在第三节的实际演化实例中,我们又可以看到文明社会并没有如所分析的那样一帆风顺地沿着我们所分析的路径进行演化,而是有着许多次的反复掉头、迂回曲折,甚至是经常走向毁灭而又从头开始。那么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呢?如果把它完全归因于人们对文明演化规律的认识不清,似乎也不能完全说通。举例来说,人们应该在两个极端事物中、两种极端作法中取其中,走中庸之道,这个道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至少早在公元前几百年就已充分认识到了。但人类为何在经历了多少苦难之后依然迟迟不能完全应用这个“均衡原理”呢?其实,这里的道理就在于,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着另一个我们在前面曾反复指出过、其力量至少是与三大文明均衡原理同样强大的“阶序选择原理”。正是由于人的本性、或者说由于三大社会工具所具有的“活的”本性,才导致了当人们遇到问题时、遇到困难冲突时,并不能完全遵从三大文明均衡原理的要求来采取行动,而必须同时遵从阶序选择原理来采取行动。也可以说,人们是依照三大均衡原理和阶序选择原理的合力所指明的方向来采取行动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考察,我们可以说,文明社会的演化过程,实质上就是阶序选择原理和文明均衡原理之间相互博弈的过程。而在现实生活中,阶序选择原理所指明的方向和均衡原理所指出的方向,除了极个别的情况外,是不同的,因此,文明社会的实际演化方向只能是两大原理之间的角平分线所指出的方向,如下图所示(图中我们以均衡原理所指的方向为数轴的正方向,也就是理想状态下文明社会应该演化的方向)。

 

    在上面4个小图中(图中假设阶序原理和均衡原理的力量一样大),C图中的实际演化方向最接近于文明社会的正常演化路径,而A图中的实际演化方向则次之,而B图又次之,而D图所显示的是原地不动了。如果再考虑到两个原理的力量并非一致,例如,在文明社会的早期,人们对均衡原理还认识不清,而阶序选择原理又异常强大,那么,就会在B图和D图中出现文明社会的实际演化方向为负(衰亡)的情况,如下图所示:

  

    当然,随着人类正反两方面经验的累积,随着人们预期能力的不断增强,随着理念系统的不断成熟,人们对三大均衡原理的认识会越来越清晰,对阶序选择原理的有意限制也会越来越强,并最终在经历了无数苦难之后,最终会发展到文明均衡原理所要求的理想的社会系统状态和理想的文明形态(433式)以及理想的文明多样性环境上来。

    最后,关于阶序选择原理和三大均衡原理的力量谁强谁弱,还有重要的一点需要补充,那就是,当某个文明社会的结构处于失衡的状态时,例如处于811式文明形态下时,阶序选择原理强大的概率就要大于文明均衡原理强大的概率(这里的道理并不复杂,我们这里就不再展开论述了),此时,文明社会向正常方向演化就往往要靠一些偶然性了,正像类人猿最终变为原始人要靠大量偶然性一样。



浏览(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明社会原理(87) 2018-07-14 15:39:07

第三节  文明演化的实际例证

前面两节我们从理论上讨论了文明社会的演化发展阶段,这一节我们来分析一下人类历史中实际发生的几个例证。因为很少有一个不受任何外来文明影响的孤立的文明社会存在。所以,即使以相对长期独立发展的中华文明来看,虽然由于其自身特殊的历史地理原因导致了这个文明相对隔绝,但它往往是还未发展成熟起来,还未完整地经历过三个发展阶段,就衰亡毁灭掉了(改朝换代)。于是新建立的王朝一切又从头开始,从第一个发展阶段再次重新起步。而西方的古希腊、古罗马文明以及近现代的欧美文明更是如此,更缺乏长期的、相对独立的发展环境,当然也就更无法完整地体现出文明演化的三个发展阶段了。因此,在这里,我们只能从非常宏观的角度、同时也是非常近似粗略的角度,来描述一下历史中显示出来的文明社会的演化阶段。

让我们先以近代以来的欧美文明为例。大致来看,从中世纪(在这里我们可以近似地把中世纪看作一个准文明社会)走出来的欧洲文明,首先是经历了一个明显的民族国家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我们可以看出行政系统在整个社会中起着相对来说更重要的作用。接下来,就是英国革命,以及随后发生的工业革命,这时,市场系统逐渐发展壮大,并最终在社会中起到了主导作用(也就是上述的第二历史阶段)。再往后,以美国的诞生和崛起为标志,理念系统逐渐在欧美文明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间又经过法国大革命(由启蒙思想所引起)和苏联的崛起(一个完全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而诞生的国家),并最终在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危机后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也就是上述的第三历史阶段)。当然,在西方文明的理念系统中,指导市场系统的理论体系要远远多于、也重要于指导行政系统的理论体系,但无论如何,指导理念系统本身的理论体系,已经开始重于指导市场系统的理论体系了。其具体的表现就是,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这些理念系统的规则,其影响要强于市场系统的私有权的规则。美国的宪法中,已可看出这样的苗头。而且当代欧美国家在和其它国家相互驳难时,攻击的往往也主要是对方国家中的言论思想不自由,而公有制倒在其次。

    我们再以当代(1949年之后)中华文明为例来看一下。从1949年到1978年,无疑是行政系统占据着绝对的压倒优势。从1978年到21世纪初,市场系统也开始在社会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外资外商本质上也是市场系统的一部分),当然其重要性还赶不上行政系统。而从21世纪初开始,理念系统的重要性也开始逐渐(尽管幅度很小)上升了。其初步的表现就是,每当行政系统要做出重大决策时,总要咨询倾听一下民主党派及党外专业人士的意见。甚至行政系统的最高领导们已经开始定期地请一些理论界的专家们到中南海上课。所有这些都标示着一种趋势,即:理念系统的地位开始上升了。当然,目前,无论是市场系统还是理念系统,它们的重要性还远远低于行政系统,但我们已经可以隐约观察出当代中华文明如下发展阶段的征兆了,即:从行政811式文明发展到行政622式文明,最终将发展到行政433式文明。

除了从历史事实中可以大致观察出文明社会的发展阶段外,我们还可以从一些间接的证据来考察文明社会的演化阶段。例如,世界各文明社会中的民间故事中都有着王子和公主的传说,我们就可以间接地推知在文明社会的早期,都是以国王为代表的行政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另外,我们还可以从某个文明社会的思想发展史或者伦理道德的发展史中看出一些演化阶段的端倪来。从美国的《独立宣言》到法国的《人权宣言》,理念的规则越来越多,在人类伦理道德中占的权重越来越大。这一点在欧洲历史上表现最明显。中国由于长期行政系统占绝对优势,伦理道德基本没有变化。直到1978年三中全会以后,市场系统的伦理越来越多,行政系统的伦理越来越弱,理念系统的伦理也在逐渐萌芽发展。下面,我们再主要从外部,从不同文明社会间的相互关系的演化发展角度,来考察一下文明社会的发展演化阶段。

先看一下不同文明社会间相互关系的演化发展。首先,归根结底,人类毕竟起源于动物界,在人类的身上,也就必然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保留着动物的本性。或更准确的说,保留着动物界的规则习惯。动物界的行为规范是什么呢?我们讲过是弱肉强食。因此,当两个原始部落相遇、或两个文明社会相遇、或一个原始社会和一个文明社会相遇,如果双方的力量过于悬殊,那么,强大的一方往往会情不自禁地按动物的本性、也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同时也是成本最小的方式)行事,强迫弱小的一方就范。例如,假设强者自身所信奉的是行政规则,弱者主要信奉的是市场规则,那么,双方相遇后,相互之间的交往规则就必然要以弱肉强食的规则或强者的风俗习惯规则或行政规则为准(视双方实力相差的程度而定,例如古罗马和迦太基之间的交往)。反过来也一样,如果强者信奉的主要是市场规则,而弱者主要信奉的是行政规则,则两方的交往规则就必然要以弱肉强食的规则或强者的风俗习惯规则或市场规则为主(例如1840年之后,西方列强与中国的交往)。

对于这一点,强者的一方往往也是直言不讳的。早期的例子如,强大的雅典出兵弱小的弥罗斯,雅典的使者对弥罗斯人直言:“大家都知道……正义的标准是以同等的强迫力量为基础的;同时也知道强者能够做他们有权力做的一切,弱者只能接受他们必须接受的一切。”(《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商务,1978414页)晚一点的例子如,19世纪末,强大的日本欺负衰弱的满清,日本的伊滕首相(时已退休)就直言不讳地对与他讨论的满清官员说(大意):按照日本的观念,只有强大的国家,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才有权力和别人平等地商谈一切。

当然,早期人类文明社会相互之间的这种弱肉强食的现象还是和动物界有区别的,强者往往并非是一定要从肉体上把弱小的一方完全消灭掉,而是只要你接受我的行为准则,服从我的命令或服从(被强加的)约定就可以了。而且,和生物界中的“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规律不同,人类与动物的最大一个区别就是,他可以向其它的人类社会学习。(动物之间无法相互学习,如一只羊不能像狼学习长出利爪,也不能向大象学习长成庞大的身躯。)弱小的原始社会可以向其它强大的原始社会学习制造自然工具,而弱小的文明社会也可以向其它强大的文明社会学习制造社会工具,从而或慢或快地追赶上来。

总之,人类社会早期的那种一方过强,一方过弱的现象早晚会逐渐消失,而被若干个同样强大的文明社会并列的现象所代替。而且,随着不同文明社会之间的相互竞争发展,人类终于发展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即,不同文明社会之间相互都掌握了足以毁灭整个人类、大家谁也活不了的核武器。此时,不同的文明社会之间的交往原则显然就不能以弱肉强食为准则了。无论是从肉体上消灭对方的弱肉强食,还是要求对方完全按自己所信奉的规则办事的弱肉强食,都行不通了。当然也不能以彼此过去所习惯(风俗)的交往规则行事,因为彼此的风俗不同。此时,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规则会来自何方呢?当然它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或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以战争为手段反复试错试出来,而只能从每个文明社会都具有的三大社会工具系统的规则体系中(这是不同文明社会都具有的唯一共同点)逐渐组合搭配生发出来。

例如,在第十一章我们中曾讨论过,在国际关系中(各文明相处的关系中)大家所遵从的各项基本公律,我们都可以从中看到其和原始社会的基本公律及和文明社会中三大工具系统的基本规则之间的渊源、派生关系。当然,这些基本关系准则也不是一下就实行的,它也有着一个逐渐演化的发展趋势。在早期的文明社会中是以动物界的弱肉强食规则为主,随后是以原始社会的基本公律为主,而以三大系统的规则为辅,最终发展到以三大系统基本规则为主,而以原始规则、动物规则为辅了。而在逐渐展开的以三大系统规则为主的历史时期又大致呈现出一种先略微以行政规则为主,后又略微以市场规则为主,最终又略微以理念规则为主的三大系统规则的综合运用的发展演化脉络。总之一句话,我们在国际关系(这里我们以比较典型的欧美文明为例)的演变过程中,也能隐约看出文明社会三个发展阶段影子。(见下表)

 

  

国际关系准则

      

30年战争”

1618--1648

之前

  弱肉强食;

  遵循先例;

  罗马教皇神权统治的世界主权论。

  动物界第一定律;

  原始社会公律;

  行政原则。

威斯特伐利亚体系

1648--1793

 

 

  以会议方式解决争端;

  国际条约必须遵守;

③各独立国家主权平等;

  民族国家为主要行为

体(否定罗马教皇的世

界主权体系)。

 

  市场系统协商交换规则;

  市场系统第一定律;

  市场系统、理念系统独立平等规则;

  否定最高统一行政规则。

维也纳体系

1815--1928

 

  互不侵犯、均势原则;

  正统主义原则;

  补偿原则;

  协调一致规则。

①理念多元并存规则;

②原始社会遵循先例公律;

③市场规则;

④市场规则。

凡尔赛-华盛顿体系

1920-1945

 

  不干涉内政;

  公开外交;

  民族自决。

  市场和理念规则;

  市场第一定律、理念的公开性规则;

  理念规则。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三大规则系列在国际关系中的综合调配运用,是以相互交往的各个文明社会中每个文明社会各自的三大社会系统都大致处于一个平衡状态为前提的。只有各个文明社会内部的三大系统基本上是均衡的,每个文明社会在同其它文明社会打交道时,才能实施并接受一种以三大规则系列调配为主要内容的国际关系准则。换句话说,如果在各个文明社会内部,三大系统都是失衡的,那么在它们相互交往的国际关系中,也就不能以三大工具规则的均衡调配来做为国际关系的准则了。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可以说,正像在一个文明社会内部,不同社会系统之间的均衡,是每个社会工具内部两大定律、两大法则之间保持均衡的有利条件一样,不同文明社会内部三大系统之间的均衡,也是文明社会群体国际关系准则中三大规则系列保持调配均衡的有利条件。当然反过来看,我们也可以说,正像前面论述第三文明均衡原理时所曾指出的,在国际关系准则中,三大规则系列的均衡调配,也是进一步促使各个文明社会中三大工具系统保持均衡的重要因素。比如,中国在1978年以前的行政811式的文明形态就和当时国际关系中的冷战有关;反过来,中国811式的行政形态又进一步加剧了国际关系中的冷战气氛。两者互相影响,互为因果。与之相对应,中国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或者说从811式文明形态向622式转化,就和国际局势的缓和有关。反过来,中国的转化又进一步加速了国际上的缓和局势。



浏览(9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明社会原理(86) 2018-07-13 15:21:01

第二节  文明的实际演化阶段
    上节我们假设了一个抽象的理想文明社会的存在,并从三大社会工具自身内在的发展要求的角度,讨论了理想文明社会的发展趋势和发展阶段。当然,在现实人类历史当中,这种假设的抽象的理想文明社会的发展趋势和发展阶段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存在的概率非常之低。本节,我们就再来考察一下实际人类历史当中各种文明社会的发展趋势及发展阶段。
首先,我们知道,在整个地球上,即使是在同一纬度线上,各地的自然环境也是大不相同的,有的是平原,有的是高山,还有的是群岛或沙漠。我们还知道,不同的自然环境以及由自然环境所强烈影响着的生产方式均对三大社会工具的萌芽、成长产生着很大影响,并或加快或减慢其发展成熟的速度。其次,在地球上的某个较大的范围内,往往同时存在着若干文明社会,这些文明社会的类型及形态往往各不相同,彼此间交往的方式也不同;而我们同时知道,不同文明社会之间的交往以及外文明社会存在的事实本身,均会对某个文明社会内部的三大社会工具系统产生着或大或小的影响,也就是说,或加快或减慢着它们各自的成长发育速度。最后,我们还知道,所有的人类文明社会均是从原始社会当中生发出来的,从而也就必然使每个文明社会的三大社会系统各自的身上都带着原始社会风俗的烙印。而各个原始社会的风俗差异是极其巨大的,会对三大系统产生着或大或小的影响,或加快或减缓它们各自的发育成长速度。
总之,由于以上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及自身旧风俗习惯的影响,再加上长期历史发展进程中所不可避免的各种各样的偶然因素,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在现实历史生活中的文明社会,几乎没有一个是按照上节我们所分析的理想文明社会的发展趋势、发展阶段来进行着自身的演化。或者打个比方,假设人类发明出了汽车并使之普及到了世界各地之后,那么,各个地方的汽车演化发展的道路是不同的:高山深谷地区的汽车会向刹车好、方向盘灵活方向发展,而沼泽或沙漠地区的汽车会向底盘高、轮胎宽大方向发展,而平原地区的汽车会向低底盘、窄轮胎、流线型方向,发展。总之,正像不同的路面状况导致了不同类型汽车的各自的演化发展一样,不同的历史地理条件也导致了不同类型的文明社会的不同演化发展道路。
那么,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在各个文明社会之中,从长期的、宏观的历史发展来看,有没有任何共同的发展趋势或发展阶段呢?有没有“普世”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规律呢?答案是肯定的,即,在这些不同的文明社会之中,还是呈现出了一种大致的、共同的发展趋势及发展阶段。如果让我们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个“普世”的发展规律,那就是,无论由何种原因所产生来出的何种类型的文明社会,也无论其最初产生时具体的文明形态如何,只要其一旦产生,它就会或慢或快地、遵循着社会工具内部的均衡原理及文明社会内部结构的均衡原理,向着相对完善的433式文明社会形态演化。即:如果某个文明社会刚诞生时其文明形态是811式的,那么它就会从811式向622式再向433式演化;而如果它一诞生就是622式的,那么它就会从622式向433式演化;如果其一产生就是433式,那么它将在433式形态的基础上,继续自己的实际发展,并不断完善,例如由松散型社会向紧密有机型社会转化,而大致保持文明形态的稳定。
当然,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演化趋势时常会被一些偶然的因素所打断,但从长时段的历史来看,还是遵循上述的发展趋势。下面我们就把历史上几个主要文明社会内部结构的演化发展趋势,用图形表示如下:
行政                                                  
      
   
文明社会的演化坐标图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总的来说,所有的文明社会的内部结构,都有向图中中心点所示的最佳结构点○靠近的趋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有的文明社会,不论其初产生时有多么大的差异,也不论这个差异是由自然环境造成的、还是社会环境造成的、抑或是纯偶然的风俗因素造成的,最终,这些文明社会都有着一个不断趋向中心点——理想的文明社会形态的发展趋势。如果我们把它和生物界的发展演化趋势相比较,那么,这个不断趋同的发展特点将更加明显。
我们知道,生物的进化发展图是不断分枝的树状的(见下图):
  
   生物的演化路径图
  



可以看出,生物的演化趋势是,大家都是从同一个原始点出发的,然后在竞争及自然选择的作用下,发展演化出千姿百态的生物世界;而文明社会则是从许多个不同的起点出发的,最终,在竞争和人为选择的作用下,这些不同的千姿百态的文明社会都不断向着一个相同的、最佳的结构模式发展,渐渐会构成大同小异的同一种文明社会结构模式(参见下图)。


  
              
文明社会的演化路径图


另外,从文明社会和生物界的不同演化路径图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另一点明显的不同。在生物界中,生物的演化发展基本上呈现出一种单向性的或者叫不可逆的特征。也就是说,你一旦走上了某一条发展支路,你就只能顺着这条支路不断发展、并继续不断再分支、再发展下去,而不可能走回头路。换句话说,你一旦走上了植物发展这条路,那么你越往前发展,你就越不可能再反悔、回过头来再挑动物支路那条路线走。而且即使在小范围内重新选择,例如从一种植物的路径变为另一种植物的路径,也是不可能的。
而文明社会的发展演化则不同,它不是单向性的,而是可变化的,可逆、可重新选择的。当某个文明社会选择了某一条发展路径之后,一旦发现此路不通或不佳,那么,至少从理论上来说,它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可能、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可以反过头来重新选择一条新的发展演化路径的。我们从图中标示出的几个文明社会的实际演化历程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一点(比较典型的,例如西方文明的演化路径)。当然,在历史现实中,选错路的文明社会很难重新回到原起点(成本太高),但它们可以另辟蹊径,抄小路跨到另一条发展支路上去。或者,虽然它很难完全模仿外文明去选择一条和别人一模一样的发展路径(成本太高),但它完全可以选择一条“同样可以通向罗马”的另一条新的、同性质的发展路径。
    例如,在图中,如果某个文明社会从行政622式的发展路径出发,当途中发现此路不佳时,它不必非要返回原始社会的出发点,然后再重新选择433式的发展路径,而是可以抄小路直接跳到433式的发展路径上去(图中,从A 到B)。同样,如果某个文明社会从行政811式的路径出发,当途中发现另一个从市场622式路径出发的文明比自己先进时,它也不必返回原始起点,然后再模仿着也从市场622式的路径出发,或者干脆硬性地跳到市场622式的发展路径上去(图中从C 到E点),而是可以低成本地跳到与市场622式同样先进的行政622式的发展路径上去(图中从C 到D)继续前进。当然,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一个文明社会从行政811式的发展路径上跳到了更好的622式发展路径上之后,突然遇到了剧烈的环境变化或强大的生存危机,这时为了更好地保存自己,它会暂时重新跳回到行政811的路径上去。等危机过去之后,它再跳到行政622式、以至将来更进一步跳到更好的433式的发展路径上去,就像近现代的中国历史所显示的那样。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某一类型的文明社会大跨度地突然变成另一类型的文明社会,也就是从图中的C点一下跳跃到E点,就像法国大革命时期(1789—1793)所显示的那样(当然,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罕见,而且往往是短时期的)。
综上所述,由于各个文明社会间的相互影响和彼此学习模仿,以及最根本的社会工具内部和文明社会内部以及文明社会群体中三个均衡原理的作用,最终在地球上只会剩下三种模式的文明社会,即:或者是行政型433式文明社会,或者是市场型433式文明社会,或者是理念型433式文明社会。只有到了这个历史发展阶段之后,如果这三大类的文明社会还能和平相处,共同发展(这种概率非常之大,参见各文明社会相互交往的难易程度表格),那么,根据我们在本章第一节中的论述,这三种文明社会最终都会演化成理念433式的文明社会。也就是说,所有的人类文明社会实际的、典型的发展途径共有三种类型:
    1、行政811→行政622→行政433                  理念433
    2、市场811→市场622→市场433                  理念433
    3、理俗811→理俗622→理俗433                  理念433
此时的全世界的人类文明社会,将依然呈现出一种多元的色彩。不过,这个多元的色彩不是来自各文明社会的不同的类型,更不是来自各文明社会的不同的形态,也不是来自各文明社会中残存下来的不同的风俗习惯,而是主要来自于各个文明社会所信奉的主流社会理念(理论体系)的差异,以及来自于理念系统通过何种方式发挥其作用的差异(即,理念系统主要是通过影响行政系统还是通过影响市场系统,或影响风俗系统、抑或主要通过其自身来对社会产生实际作用)。当然,这种解决社会具体问题方式上的差异并不影响各个文明社会对自己社会内部各种实际问题的解决,或者说,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各个文明社会的优劣好坏。打个比方,这就像数学中的勾股定理(毕达哥拉斯定理),你可以用代数方法去证明,也可以用几何方法去证明,还可以用解析几何的方法去证明,各个证明方法各有自己的特点、而没有绝对的好坏一样。



































浏览(1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8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