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http://blog.creaders.net/u/135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偏执“流行病学史”,新冠诊断之误 2020-05-26 19:02:02

本文全名是“《入排标准》,偏执‘流行病学史’,新冠诊断之误”。

1月1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在武汉‘紧急完成’,该方案由国家专家组成员,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执笔,它‘汇集了所有最初参与患者救治(的)专家的贡献’,包括第一批国家卫健委专家组专家,湖北和武汉当地医疗专家。‘鉴于当时疫情主要集中在武汉市,第一版诊疗方案写成后并未对全国印发,重点印发至武汉市各级医疗卫生机构’。

作为疫情初期仓促赶就的第一个诊疗方案,它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相对科学合理,如能被贯彻实施,当是幸事。然而,合理败于荒谬,这样的无奈再一次发生。

1月2日~1月3日间,《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医疗救治工作手册》编制、印刷完成。武汉市卫健委做了一件别出心裁的事,他们同时制作了两个手册版本,一为绿皮手册,一为白皮手册,绿皮手册给了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白皮手册则向武汉的医疗单位--医院传达、落实。

两版手册的相同之处是,它们有九份文件是一样的,它们的第一份文件都是上面提到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以下简称《试行诊疗方案》)。

两份手册内容上的不同是,绿皮手册只有九份文件,白皮手册则有十份文件











浏览(12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中) 2020-05-25 18:52:50


上一篇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上)

在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份情况通报发布前,更准确地说,在12月30日两份红头文件内部传达前,基因测序公司的相关人员,部分医院中高层,武汉CDC和卫健委的有关领导,已经知道了如下情况:
一、“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
二、该病毒与SARS高度同源;
三、“不明原因肺炎”能够人际传播,能够人传人;

上述情况最晚在31日晚的跨年会议上,也汇报给了武汉市领导。之后,这些情况还由武汉市委,武汉卫健委、武汉CDC向更高层级作了汇报。

部分医生还掌握了下述情况,并将之向上汇报:
一、患者中有相当比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与该市场有直接接触史;
二、(在院的)重症患者(绝)大多数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与该市场有直接接触史;
三、目前,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患者相对零散,且病情相对较轻;
四、相当一部分患者家属未发病(或未出现明显症状,或能较快恢复)。

这四个情况凸显了华南海鲜市场对本次疫情扩散所起的重要而独特的作用,可以说,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明原因肺炎”疫情传播、扩散的倍增器和加速器。

华南海鲜市场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一个独特之处是,该市场人员流动量巨大。

仅此而已吗?距华南海鲜市场不足一公





















浏览(241) (3) 评论(0)
发表评论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上) 2020-05-24 18:03:40


“疫情是魔鬼,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  
.

2019年11月,华南海鲜市场西区11街附近发生一起火灾,烧了七八家店铺。那之后不久,西区陆续有人患上一种奇怪的疾病。

12月1日,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开始发病。“这个病人有点脑梗、老年痴呆”,他患病在家,“基本上不出门”,(已长期)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老人的家人在其发病后,据说无一出现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在后来的病人与这位老人之间,人们也未能找出任何流行病学联系。

这位老人平时是否与家人生活在一起?他由何人打点三餐,照顾护理?他是如何被感染的?是否在家中接触了载有病毒的物品,亦或是被人传染?发病之前,他的护理者、探望者的活动轨迹是怎样的?这些情况,仍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

有人称上述老人是疫情的零号病人,但南华早报指出,在这位老人之前,早在11月17日,已有一位55岁的湖北居民患上了相同的疾病。

12月上旬,一位厨师开始发烧。该厨师曾于12月3日在华南海鲜市场购买了一些活物(但不知是活禽还是野物),其后,他与这些活物多次接触。该厨师一度治愈出院,1月17日,他再度到同济医院住院,18日,为他做手术的同济医院内科医生周宁被其传染。

12月8日,又有一位类似患者发病。该病人具体情况不详,但可确定















浏览(319) (6) 评论(6)
发表评论
covid-19的零号病人可能不是一个人 2020-05-21 18:10:03

本文的分析基于2020年1月1日(含)前就诊的24个武汉covid-19早期病例。这24个病例可见于来自covid-19武汉早期病例的启示一文的附录部分。

以下的分析并非十分成熟,有待在网友们的评议下加以完善。

第一个判断:华南海鲜市场内的新冠病毒并非来自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

如果sars-cov-2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内的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那么,在早期病例中,必然有相当比例的患者有野生动物商铺接触史。实际情况如何呢?全非如此。在所搜集的24例武汉covid-19早期患者中,没有一例是(或被发现、指出是)野生动物交易商铺的从业人员,或者与野生动物商铺有过交易行为,或者与野生动物商铺发生过其它接触;据我所知,官方也从未公布过任何一例有野生动物商铺接触史的病例。这足以表明,sars-cov-2病毒根本不是源自华南海鲜市场的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

众所周知,华南海鲜市场是本次covid-19疫情的爆发点(不一定是病毒源头)。sars-cov-2病毒并非来自该市场的蝙蝠等野生动物,那么,病毒来自哪里呢?

以下信息值得我们注意:
一、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的检测结果表明,“93.9%的阳性标本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的西区”;
二、早期新冠患者主要来自华南海鲜市场西区;
三、西区主要卖海鲜、鸡鸭禽














浏览(1239) (4) 评论(19)
发表评论
来自covid-19武汉早期病例的启示 2020-05-20 16:03:00

启示一  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情的关键爆发地

这一点大家已经知道了,算是补充点素材吧。

本文附录病例所列出和提及的1月1日(含)前就诊的24位患者,除病例1、病例9、病例13、病例17外,其它病例或者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或者有直接的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强调一下,这不等于说华南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的初始来源地,或疫情唯一的发源地,但它可能是最早的大规模扩散地或最重要的扩散地。

启示二 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并非来自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

本文附录病例所列出和提及的24位患者,没有一位是(或被指出是)野生动物交易商铺的从业人员,或与野生动物商铺发生过接触。如果病毒来自市场内的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则早期病例中,必然有相当比例的患者有野生动物商铺接触史,实际情况却全非如此。

启示三 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很可能载于冻品或冰块内
 
理由一:早期新冠患者主要来自华南海鲜市场西区;同时,对市场的检测结果表明,“93.9%的阳性标本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的西区”。
西区主要卖海鲜、鸡鸭禽类冻品,东区卖猪肉、生鲜等。

以上信息表明,病毒的载体很可能为冻品或冰块。

理由二:多个重症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的冻品或冰块有密切关联。

病例6和病例组14的主病例是两






















浏览(1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历史是个大姑娘:从孙文越飞宣言到九一八 一 2020-05-13 17:36:42

(原作于2018年9月,现为第二版)

与本文相关的一战背景简单回顾

1914年7月28日,因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夫妇一个月前被塞尔维亚青年刺杀于萨拉热窝,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8月3日,德国向法国宣战。8月4日,德国入侵比利时,当天,英国向德国宣战。根据1839年签署的《伦敦条约》,英国有责任保证、保护比利时的永久独立。

8月6日,奥匈帝国向俄国宣战。同一天,袁世凯政府宣布中华民国保持中立,并公布《局外中立条规》24款,向美日建议“限制战区,保全东方”。

8月7日,德国的一条驱逐舰在南中国海伏击了英国的运输船队。根据英日两国自1902年起签订并多次续订的《英日同盟条约》,英国在当天的外交照会中要求日本协助英国,与德国远东舰队作战。

8月12日,英国向奥匈帝国宣战。

8月15日,日本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
1. 立即撤退在日本及中国海上的一切德国军舰,不能撤退者,立即解除武装;
2. 9月15日前,将全部胶州湾租借地,无偿、无条件地交付日本帝国管理,以备将来交还中国。
3. 如8月23日正午以前,得不到德方无条件接受的答复,日本将“采取必要之手段”。

日本政府向中华民国政府通报了对德最后通牒的情况。

8月23日,日本对德宣战,成为欧洲外首个加入






















浏览(9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冠(SARS-II型病毒)中国疫情简史(三)下 2020-05-11 15:07:17


上一篇:
新冠(SARS-II型病毒)中国疫情简史(三) 中

1月3日 下

2019年12月底,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ICU)主任彭志勇听一位同行说,武汉发生了数十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同行还特意强调“类SARS病毒”。到2020年1月3日,彭志勇又了解到,华大基因已经对这种病毒进行了基因测序,确定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与SARS重合度80%左右。这些信息让他分外警觉。彭志勇2003年在香港参加过抗SARS阻击战,当年的惨痛教训犹在眼前。

2月5日,彭志勇对财新记者说,“我在1月3日知道新冠病毒的基因测序后,就判断出这种新冠病毒很可能要人传人。”,多年的临床经验和知识积累让他做出了这一判断。(《财新周刊》2月7日《封面报道_四大ICU主任详解病毒 来自最前线的防治之策》)

1月3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也测得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据相关报道,于1月2日12点接到湖北省疾控中心送检的4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标本后,在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领导下,病毒病所谭文杰、赵翔等团队迅速投入了一场“接力赛”,一周之内先后取得如下成果:仅用3小时就获得冠状病毒阳性检测结果;24小时后又测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1月4日,该所研制












浏览(4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冠(SARS-II型病毒)中国疫情简史(三)中 2020-05-09 16:27:19


上一篇: 新冠(SARS-II型病毒)中国疫情简史(三) 上

1月3日 中

1月3日,武汉第一次通过“网络直报系统”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告诉中青报记者,武汉通过“网络直报”方式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始于1月3日,大约在1月上旬后停止了。(中国青年报3月5日《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

冯子健说:“(去年)12月底、(今年)1月初,国家卫健委介入调查之后,要求武汉把病例通过网络直报报上来,有这个要求,他们确实报了,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停下来了。”

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中青报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她说,自己咨询过国家CDC相关人员,得知去年12月没有接到“直报”。“他们说1月3日到1月10日左右,接到过武汉直报过来的信息,但后面就忽然停了。直到1月24日新冠肺炎加入到网络直报系统中后,才恢复上报。”

上面提到的“网络直报系统”,全称是“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是2003年SARS疫情后,中央和地方财政共同出资7亿多元建立的。它是“全球规模最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网络直报系统,可实现传染病疫情的尽早报告,尽早预警,尽快响应。通过该系统,(病例信息)可以从基层医院直达国家疾控中心,














浏览(11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