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查理士河畔的博客  
不得不说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1354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喊话武汉大学国学院郭齐勇教授:你愧不愧?(转载自“自说 2018-01-10 16:17:41


郭大教授,很长一段时间回避有关先生的讯息,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懒得看,懒得听。前些日子听说先生“名利杆头,更进一步”,攫取了“世界儒学研究杰出人士”的雅号,可喜可贺。素知先生历来是“利”不以其小而弃之,“义”不以其大而取之;如此大名大利,虽不至于上演范进中举的迷乱,大概也不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惊喜阵阵,大笑连声。可是,我心里总有一句话挥之不去:你愧不愧?!


喊出这句话,首先是为了自己内心的那份释放和解脱。


你一定以为我接下去要掰扯床上那点事儿。没有强奸,没有胁迫,小恩小惠,甜言蜜语,准备兑现的和压根儿不准备兑现的承诺,说到底还是落了个“自觉自愿”,“自觉自愿”还有什么值得掰扯的?尽管宽心,我不是常艳,不会开口索要百万封口费(那会让你吐血而死),也不会绘声绘色、生动具体地抖落床上那点事儿——抖落和一个老头儿床上那点脏事儿,不是成心恶心自己吗?


是的,我现在认为那点事儿是肮脏的,这主要还不是在伦理的意义上,而是在个人感受的意义上。


老实说,令我最难以接受的,或者说令我日生厌恶和恶心的,还不是你的“家伙”,而是你的“嘴脸”。


“文明”就是遮蔽。人一旦脱了裤子,似乎也就撕下了所有的伪装和面具,什么都可以说了,都可以做了。恕我直言,你撕去了伪装和面具的“嘴脸”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这主要的还不是由于与平日里那种“人五人六”的扮相相去太远,而是由于你是一“脱”到底,没了底线,放辟邪侈,全无禁忌,整个一个“下流胚子”,肆意亵渎那些即便是光着身子也不应该亵渎的东西。


多说无益,有三点感受就教于先生:


1 我受不了你总是在床上大讲房中术。原以为房中术只是道教的玩意儿,想不到也迷倒了“儒家杰出人士”。先生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一个老头儿光着屁股大侃什么房中术,是不是令人反胃?“国粹”房中术是什么货色?无非是说男性动物如何雄风不倒,所向披靡,可以没黑没白地搞下去,还要不断地更换身子下边遭受蹂躏的(首选是“处女”),闹了归齐,不光自己快活了,还落了个“采阴补阳”,延年益寿。整个一个歇斯底里的自私、自恋、下流、阴暗!自打了解到孙思邈“一夜御十女”的终极关怀,我对于中医中药就再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去你//的房中术?


2 我也受不了你似乎床笫之间灵感大发,很热心于儒学的创造性诠释。例如:你解说孔子,圣之时者也,说是圣之时者就是讲要趁女人年轻抓紧搞,不要等到人老珠黄。又说《周易》阴(“- -”)阳(“—”)两个符号就是男女生殖器。《周易》的作者原来也只是琢磨着如何能够玩出个花样儿,到了末了却大彻大悟,原来世界的全部秘密就在于男女下半身那点事儿。等等。

儒学是你们这些人混世的行当。既然凭借捡拾往圣先贤的牙惠也混得顺风顺水,名利双收,又何尝不可以对于往圣先贤有一点真诚的尊重?即便是猎人对于猎物,农夫对于土地,营销者对于市场,也都会引发出某种尊重——尊重会产生禁忌,禁忌会约束人们不可以没轻没重地胡言乱语。平日里你们总是对于孔老夫子和儒家传统做出某种“无限忠诚”“誓死捍卫”状儿,却原来内心深处全无半点敬虔和顾忌,大庭广众前的那些高谈阔论以及表情、激情、动情、煽情等等,也不过只是“杂耍”罢了,悲乎?!我相信儒家是有希望的,儒家的希望在于普罗大众。与你们这些大呼小叫、追名逐利的所谓“儒家”不同,普罗大众对于历史传统尚有一种素朴的敬畏。


3 网络上有学生爆出先生居然在公开场合忙里偷闲,见缝插针,“摸女生的屁股”。而我肯定不是那个动人场景中的“女生”,于是就不免心生好奇:敢问先生藏娇几多?














浏览(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社科院哲学所张志强:一个有“教养”的流氓! 2018-01-09 13:23:38

张志强老师大鉴:

 

首先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能够用我卑贱的躯体满足您高贵的欲望!我似乎也应该为自己小市民的狭隘感到羞愧——这只是一笔交易,“买卖不成仁义在”,有什么必要感到屈辱、不平和愤怒,好像被什么人在自己私处摸了一把?!

 

老话说得真好:“人不可貌相。”您给初次见面者的印象和那些装腔作势者不同,说话满脸带笑,还给人某种点头哈腰的感觉,似乎颇有点憨厚朴实,尽管为我牵线的那位师姐多次提醒我您是非常非常的精明。尤其令人惊奇的是:当您提出我们去某宾馆谈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自然而亲切,就好像邀请一位老朋友去咖啡店小聚。事实证明,您的“憨厚朴实”只是伪装的老道与深沉,可是伪装到这个份上,戏里戏外浑然不分,也算得上功力上乘!我很好奇,您这块“钢铁”究竟是怎样炼成的?社科院特别是哲学所真的给您提供了那么好的历练环境?

 

或许正是您的“自然而亲切”激怒了我:您似乎有把握对一位只是第二次见面的年轻女性予取予夺,凭什么?就因为背后有一份《哲学研究》?还有,我看上去像那种随便的人吗?老实说,为了去拜谒所谓理论研究的“最高殿堂”,我刻意把自己打扮得朴素而庄重。

 

《哲学研究》是所谓“一级刊物”。(这个社会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分等级的,不知道重要人物的粪便是否也要标识出“一级粪便”?)对于我们这些专业领域的初出茅庐者来说,在《哲学研究》发表文章自然重要。可是,您当然不了解,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必须的”,当时我已经在安排赴海外深造。事后我反复琢磨:如果是处在职称晋升的生死关头,我会不会屈从于您“自然而亲切”的要求?不是车到山前,或许很难推断那条崎岖的山路对于你意味着什么,难道是“人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上床”?一个善意的提醒:开出价码前您还是多聊聊,搞清楚对方是不是被卡住了咽喉,或者正处在“不拉屎憋死”的裉节上,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够百依百顺,结城下之盟。

 

您一定感兴趣我那位师姐怎么说:“干嘛不去宾馆?多么好的机会!像我们这些初出茅庐,无权无势者,只能够利用自己的那点儿资源和权势者们交换。人家没有看上我,否则我还省下了那个‘红包’,少吃两个月的方便面。你还是太嫩了,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至少也该来个缓兵之计,就说我今天不方便,最好是说今天身子不方便(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改天再约。这样我们也可以有个商量。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她的话让我恶心!这并不意味着我要扮演什么“贞洁烈女”。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据说是拥有人类最优良传统的社会里,很多女人的腰带很松,甚至于不系腰带,所谓“贞洁烈女”的牌坊连同“贞洁”观念都早已经丢进了历史垃圾堆。我也不会拒绝自己心仪的男人。可是凭什么像你们这类人以为有了一点权力就可以玩弄我们于掌上(床上)?这不公平!在所谓“贪腐”的背后隐含的正是极大的“不公平”:凭什么你们可以利用(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权力肆意掠夺同样不属于自己的财物、金钱、身体或别的什么?师姐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公平’?!在这个社会里你还扯什么公平?我希望你将来混上市委书记什么的,还记得‘公平’两个字怎么写。”她又掩饰不住轻蔑地瞄了我两眼,说:“你也不像。”

 

和另一位姐妹谈起,她极力撺掇我举报。可是举报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是全身而退;您也只是开出了一个价码,要完成一笔交易。当然,这是一笔肮脏的交易,仗势欺人的交易,巧取豪夺的交易,“空手套女人”的交易。不幸的是: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此一类交易是无处不在的。事后思来想去,我似乎终于明白了,您在这个方面已经是行家里手——开出价码,完成交易,已经成为您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您大可以表现的“自然而亲切”。“习惯成自然”嘛!

 

我并不是梦想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在我成长过程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意外的好运,除了上小学时捡到五元钱还交给老师了。我准备付出经济的代价,正如我那位师姐那样,你们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吗?老实说,在价码上我们颇费踌躇:应该是略高于那位师姐供奉的数额,否则会不会认为“敬意不足”?当然是多多益善,可是我拿不出。你是否相信,我一遍遍数点手里的“人民币”(加了“人民”两字,好像就属于我们老百姓了),是加上两张还是减去两张曾经搅得我夜不能寐。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初次见面我生出幻相,觉得或许真的遇到了热心提携后进的前辈,或许不需要那个“红包”,或许可以少吃些方便面,或许……谁都知道,学术界像我们这类芸芸鼠辈,钱包总是瘪瘪的。事后回想起这些就一阵阵脸红,多么幼稚,多么愚蠢,多么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那位精明的师姐教训我:“在这个社会中,你可以忘记自己爸妈姓什么,可是绝对不能够忘记‘权力’意味着什么!”可是,我居然忘记了“党员干部”、“党委委员”、《哲学研究》常务副主编意味着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我真心佩服您的“教养”。当您终于表露出自己的邪恶与贪婪,开出了似乎容不得讨价还价的价码,当然是以您“自然而亲切”的、温文尔雅的方式,我刹那间从幻相中跌落下来,知道自己也只是一个“送货上门”的猎物,一个全身各部位都被您端详打量,谋划着如何拉上床去,用来泄欲的玩偶。震惊和屈辱令我愤怒,并且把自己小市民的愤怒直白地表露出来。您并没有对于我廉价的愤怒做出反应,您是“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一个很有些声望的老老头儿说过:“唯女子和小人为难养也。”您是“君子”,我是小人。不幸的是,这个社会处于末法时代,大凡那些装扮得人模狗样儿的所谓“君子”,即便不是全部,也大都可以在前边加上一个“伪”字;可是,“伪君子”并不等于“流/氓”。老实不客气地说,您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流/氓,一个有“教养”的、深藏不露的流/氓。以“君子”面目行流/氓之事,是这个社会里最时髦也是最风行的,而您功力上乘,前景广阔。

 

谁让咱是“小人”呢?!我还惦记那篇修改过N次的文章,于是舔着脸求教于精明的师姐:“我如果想个合情合理的由头儿,把孝敬的人民币邮寄过去,说不定人家还会履行约定?”师姐把嘴撇到了后脑勺,说:“傻丫头,人家会把钱交上去,落了个‘拒腐蚀,永不沾’的典型,那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这人,不可救药!”她又用手指点着我的脑门说:“你给我记住了:权势者是刀俎,我们是鱼肉,这一刀怎样切下来,完全取决于人家的兴趣和需求。耍不得小孩子脾气,可也不要装孙子,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您说她讲的有道理吗?

 

初到美国,一位朋友介绍的男士跑前跑后帮忙我安置,我心中既感激又惶惑,担心他很快就会开出价码了,要求某种特殊的回报。事实证明,这一次我倒真的是“小人之心”。想起那位师姐的训诫,我似乎明白了:那位男士大概很清楚自己不属于那个社会中的权势者,他也就不会动辄产生“鱼肉”她/他人的欲求。您说对吗?

 

 

知名不具

(一位负笈美国者)


附识:这是一个小女子的抗争!或许人们会说我也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是,我不能够接受的是:在这个畸形的社会,凭什么有了一点权势就认为自己可以随意玩弄他人/她人于掌上(床上)?!贴文原发表于新浪博客,并承蒙几位博友热心回复。遗憾的是,新浪监管者的屁股是坚定地坐在权势者一边,张志强(此人升官了)以单位名义施压,他们就把贴文和评论删除了。难能的是,博友的回复补充了一些材料,适足以和贴文相呼应。现把新浪博友的回复转帖在下边。




浏览(96)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