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查理士河畔的博客
  不得不说的故事
网络日志正文
社科院哲学所张志强:一个有“教养”的流氓! 2018-01-09 13:23:38

张志强老师大鉴:

 

首先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能够用我卑贱的躯体满足您高贵的欲望!我似乎也应该为自己小市民的狭隘感到羞愧——这只是一笔交易,“买卖不成仁义在”,有什么必要感到屈辱、不平和愤怒,好像被什么人在自己私处摸了一把?!

 

老话说得真好:“人不可貌相。”您给初次见面者的印象和那些装腔作势者不同,说话满脸带笑,还给人某种点头哈腰的感觉,似乎颇有点憨厚朴实,尽管为我牵线的那位师姐多次提醒我您是非常非常的精明。尤其令人惊奇的是:当您提出我们去某宾馆谈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自然而亲切,就好像邀请一位老朋友去咖啡店小聚。事实证明,您的“憨厚朴实”只是伪装的老道与深沉,可是伪装到这个份上,戏里戏外浑然不分,也算得上功力上乘!我很好奇,您这块“钢铁”究竟是怎样炼成的?社科院特别是哲学所真的给您提供了那么好的历练环境?

 

或许正是您的“自然而亲切”激怒了我:您似乎有把握对一位只是第二次见面的年轻女性予取予夺,凭什么?就因为背后有一份《哲学研究》?还有,我看上去像那种随便的人吗?老实说,为了去拜谒所谓理论研究的“最高殿堂”,我刻意把自己打扮得朴素而庄重。

 

《哲学研究》是所谓“一级刊物”。(这个社会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分等级的,不知道重要人物的粪便是否也要标识出“一级粪便”?)对于我们这些专业领域的初出茅庐者来说,在《哲学研究》发表文章自然重要。可是,您当然不了解,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必须的”,当时我已经在安排赴海外深造。事后我反复琢磨:如果是处在职称晋升的生死关头,我会不会屈从于您“自然而亲切”的要求?不是车到山前,或许很难推断那条崎岖的山路对于你意味着什么,难道是“人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上床”?一个善意的提醒:开出价码前您还是多聊聊,搞清楚对方是不是被卡住了咽喉,或者正处在“不拉屎憋死”的裉节上,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够百依百顺,结城下之盟。

 

您一定感兴趣我那位师姐怎么说:“干嘛不去宾馆?多么好的机会!像我们这些初出茅庐,无权无势者,只能够利用自己的那点儿资源和权势者们交换。人家没有看上我,否则我还省下了那个‘红包’,少吃两个月的方便面。你还是太嫩了,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至少也该来个缓兵之计,就说我今天不方便,最好是说今天身子不方便(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改天再约。这样我们也可以有个商量。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她的话让我恶心!这并不意味着我要扮演什么“贞洁烈女”。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据说是拥有人类最优良传统的社会里,很多女人的腰带很松,甚至于不系腰带,所谓“贞洁烈女”的牌坊连同“贞洁”观念都早已经丢进了历史垃圾堆。我也不会拒绝自己心仪的男人。可是凭什么像你们这类人以为有了一点权力就可以玩弄我们于掌上(床上)?这不公平!在所谓“贪腐”的背后隐含的正是极大的“不公平”:凭什么你们可以利用(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权力肆意掠夺同样不属于自己的财物、金钱、身体或别的什么?师姐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公平’?!在这个社会里你还扯什么公平?我希望你将来混上市委书记什么的,还记得‘公平’两个字怎么写。”她又掩饰不住轻蔑地瞄了我两眼,说:“你也不像。”

 

和另一位姐妹谈起,她极力撺掇我举报。可是举报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是全身而退;您也只是开出了一个价码,要完成一笔交易。当然,这是一笔肮脏的交易,仗势欺人的交易,巧取豪夺的交易,“空手套女人”的交易。不幸的是: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此一类交易是无处不在的。事后思来想去,我似乎终于明白了,您在这个方面已经是行家里手——开出价码,完成交易,已经成为您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您大可以表现的“自然而亲切”。“习惯成自然”嘛!

 

我并不是梦想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在我成长过程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意外的好运,除了上小学时捡到五元钱还交给老师了。我准备付出经济的代价,正如我那位师姐那样,你们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吗?老实说,在价码上我们颇费踌躇:应该是略高于那位师姐供奉的数额,否则会不会认为“敬意不足”?当然是多多益善,可是我拿不出。你是否相信,我一遍遍数点手里的“人民币”(加了“人民”两字,好像就属于我们老百姓了),是加上两张还是减去两张曾经搅得我夜不能寐。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初次见面我生出幻相,觉得或许真的遇到了热心提携后进的前辈,或许不需要那个“红包”,或许可以少吃些方便面,或许……谁都知道,学术界像我们这类芸芸鼠辈,钱包总是瘪瘪的。事后回想起这些就一阵阵脸红,多么幼稚,多么愚蠢,多么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那位精明的师姐教训我:“在这个社会中,你可以忘记自己爸妈姓什么,可是绝对不能够忘记‘权力’意味着什么!”可是,我居然忘记了“党员干部”、“党委委员”、《哲学研究》常务副主编意味着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我真心佩服您的“教养”。当您终于表露出自己的邪恶与贪婪,开出了似乎容不得讨价还价的价码,当然是以您“自然而亲切”的、温文尔雅的方式,我刹那间从幻相中跌落下来,知道自己也只是一个“送货上门”的猎物,一个全身各部位都被您端详打量,谋划着如何拉上床去,用来泄欲的玩偶。震惊和屈辱令我愤怒,并且把自己小市民的愤怒直白地表露出来。您并没有对于我廉价的愤怒做出反应,您是“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一个很有些声望的老老头儿说过:“唯女子和小人为难养也。”您是“君子”,我是小人。不幸的是,这个社会处于末法时代,大凡那些装扮得人模狗样儿的所谓“君子”,即便不是全部,也大都可以在前边加上一个“伪”字;可是,“伪君子”并不等于“流/氓”。老实不客气地说,您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流/氓,一个有“教养”的、深藏不露的流/氓。以“君子”面目行流/氓之事,是这个社会里最时髦也是最风行的,而您功力上乘,前景广阔。

 

谁让咱是“小人”呢?!我还惦记那篇修改过N次的文章,于是舔着脸求教于精明的师姐:“我如果想个合情合理的由头儿,把孝敬的人民币邮寄过去,说不定人家还会履行约定?”师姐把嘴撇到了后脑勺,说:“傻丫头,人家会把钱交上去,落了个‘拒腐蚀,永不沾’的典型,那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这人,不可救药!”她又用手指点着我的脑门说:“你给我记住了:权势者是刀俎,我们是鱼肉,这一刀怎样切下来,完全取决于人家的兴趣和需求。耍不得小孩子脾气,可也不要装孙子,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您说她讲的有道理吗?

 

初到美国,一位朋友介绍的男士跑前跑后帮忙我安置,我心中既感激又惶惑,担心他很快就会开出价码了,要求某种特殊的回报。事实证明,这一次我倒真的是“小人之心”。想起那位师姐的训诫,我似乎明白了:那位男士大概很清楚自己不属于那个社会中的权势者,他也就不会动辄产生“鱼肉”她/他人的欲求。您说对吗?

 

 

知名不具

(一位负笈美国者)


附识:这是一个小女子的抗争!或许人们会说我也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是,我不能够接受的是:在这个畸形的社会,凭什么有了一点权势就认为自己可以随意玩弄他人/她人于掌上(床上)?!贴文原发表于新浪博客,并承蒙几位博友热心回复。遗憾的是,新浪监管者的屁股是坚定地坐在权势者一边,张志强(此人升官了)以单位名义施压,他们就把贴文和评论删除了。难能的是,博友的回复补充了一些材料,适足以和贴文相呼应。现把新浪博友的回复转帖在下边。


浏览(77)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查理士河畔 留言时间:2018-01-11 12:55:56

原新浪博客博友回复转帖:

新浪博客-说说-笑笑: 冒昧的说一句,可能也有你自己的问题。现在办事不需要藏着掖着,你应该在第一时间让对方明白自己打算怎么了结这件事,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张志强我打过一次交道,他的确是非常精明的一个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那种精明,说的好听点是大智若愚。精明人好办事,他会遵守约定(还是不用“交易”这个词),把事情安排了。可能是你的言谈举止对他有误导……

新浪博客-查理士河畔:

你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勾引他,然后又拒绝他,我是“始乱终弃”?你太过分了吧? 新浪博客-说说-笑笑: 甭说的那么严重。女人可以通过自己的言谈举止告诉对方保持距离。张志强这类人是很善于拿捏别人的,他若不是自认为吃准了你,不会往那条道上引。不过,话说回来了,在这个社会里拥有某种权力的人,通常会觉得自己很强大并且很有魅力(因为周边反馈给他的主要是谄媚和顺从),所以自己不仅有权力而且有资格也有理由摆布别人。 新浪博客-查理士河畔: 求人家办事情,人家很热情,难道我要表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那还怎么谈?

新浪博客-说说-笑笑:

你总是把事情说的绝对,保持距离并不等于拒人于千里之外。有点说不清了,我是好心。

我肯定比你年长。实际上这件事情没有必要拿出来说。你离开了,可是还在那个圈子,结怨总不是什么好事情。

新浪博客-查理士河畔: 我感觉受到欺骗和伤害。回想起来他笑眯眯地盯着我看,原来是掂量着怎么拉我上床去糟蹋,就觉得被人扒了衣服似的…… 管他呢,说出来还是敞快些了…… 新浪博客-说说-笑笑:

你还是年轻。什么伤害不伤害的?伤害了又怎么样?在这个社会里,没权没势没钱者受到伤害什么的乃是题中应有之意,要不然权势者们还怎么威风?掌握实权者不说,就说明星们忽悠卖假药,一波又一波,坑谁呢?小老百姓呗。权势者们遭遇“伤害”可以铭记在心,因为可能有找补的机会;有粉丝的明星什么的,遭遇了“伤害”可以讲出来,至少可以获得舆论同情,没准儿还赚得几滴眼泪。默默无闻者,跌倒了,爬起来,别哭也别叫;没人理睬你,哭叫给谁看?我说的在理吗?

新浪博客-查理士河畔: 你说的和我那位师姐一个模样,她冲我吼:“‘伤害’‘伤害’,你以为自己是谁?金枝玉叶?皇亲国戚?”正因为我知道自己“谁”也不是,才在这里唠叨几句,感谢网络世界给了小民这种机会。 抄陈子昂《感遇》: 圣人去已久, 公道缅良难。 蚩蚩夸毗子, 尧禹以为谩。 骄荣贵工巧, 势利迭相干。 燕王尊乐毅, 分国愿同欢。 鲁连让齐爵, 遗组去邯郸。 伊人信往矣, 感激为谁叹。 陈老前辈说的是天下大事,也是世道人心。 那位师姐社会上的事情似乎门儿清,我曾经视她为生活导师。到了末了我明白了,她是她,我是我,我们是两路人。

新浪博客-有点烦--- 那个人可能比你们讲到的还糟。他实际上已经在经营一个利益网络。你们可能想不到,他在外地有代理。别的地方我不敢肯定,在我们这边是千真万确的。我晋升职称前,有一位找到我,问我需不需要帮忙,说他认识张志强,很可靠的关系。你想,经过“二道贩子”,要砍上两刀,想想都烦。我回复那位说:我的成果足够了,职称上与不上,主要看领导的意思,不想搞别的名堂。他曾经帮忙我的一个熟人,那哥们水平一般,后来好像出了差头,不知道是文章本身的问题(毕竟编辑部还有别人);还是开空头了,版面有限。那哥们很生气,说要检举他们,开始听说退钱,后来还是转到别的杂志发出来了。 如果需要,我可以提供手机短信截图。短信里没有提到交易筹码什么的,不过至少可以证明我所言不虚。 我气不过,做研究和教学很清苦,还要受这些混蛋盘剥。

新浪博客-有点烦---

下次再得到相关讯息,我先把细节写在这里,等文章发出来就砸实了。不过会牵扯别的人,毕竟大家都不容易。再说,他们很快会注意到我在这里贴的,说不定猜出个八九不离十,那样就会提防我。不过如果他们到处伸手,头绪太多,没准也搞不清我是从哪冒出来的。管他呢?! 社会上的贪腐有黑吃黑的味道,那些送大钱的哪一分钱是正道来的?当然说到底都是纳税人的钱,可是感觉上不是直接从我们口袋里掏。学术界搞盘剥的名堂,却是从学者及其家人口中夺食。不买房子,住的太差,也让人看不起;买了房子,每月按揭,日子总是紧巴巴的。

新浪博客-遛弯儿: 张志强这人有点意思。他是个多面人。平时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可是好酒。有一次几个人在一起喝酒,他喝得有点高了,开始大侃他所经历的韩国红灯区。说是那里全是十七、八的女孩,嫩的滴水,像大白菜一样地摆放在那里,一望无际,任挑任选。他说到搞韩国小姐的感受,那叫细腻!我注意到在座的有两位似乎都撑不住了,很担心他们出去后会做出不好的事情。平日里人模狗样儿的,撕去伪装,就很有些下流。

回复 | 0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8-01-09 19:21:47

此文揭露社科院哲学所张志强的丑恶,很好。

腐败无处不在。习近平想挽狂澜于既倒,恐力不从心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