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糖糕儿的博客  
老是一个失去的过程,备老、养老、送老,一起体察和治疗  
我的网络日志
养老送终三年后记(10)争风吃醋的故事 2018-04-18 20:24:14

 在一个干休所密布的地方,一个年年在老年舞蹈比赛中拿奖的舞蹈队,最近连新的参赛舞蹈都排练不了了,原因是舞蹈队的老太太们最近闹不团结,因为舞蹈队来了付副参谋长。老头儿,男的!这在男丁凋零的舞蹈队该是多么宝贵的资源啊!正因其宝贵,付副参谋长和谁配舞就成了大问题,老太太们如少女般争风吃醋,最后闹得谁都不理谁了,那些本来一个单元楼栋里,天天一起跳舞,一起买菜的舞蹈队员们彼此见面一仰脖儿,脸定得平平的互相都不说话,一个金奖舞蹈队就这么几乎瘫痪了。

  中国大妈和广场舞,全世界都见识过了。但挡不住大妈们激情和活力的,又岂止是中国?几年前美国的人口数据就显示:美国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长5年,全球平均长约7年。“付副参谋长”这样的老年男性在哪里都极其珍贵,让活力无限的女士们争风吃醋很自然。而女士们之间,多了这么多年的生命能量,闹各种小别扭也属痛并快乐着。

  我妈在养老院,遇到的唯一问题就是老太太之间的小别扭。刚去不久老娘在电话上就哭诉受了伤害:有个老婆儿找我说话,问你老汉呢?我说老汉刚走了。问儿女几个?我说一个女儿。问在哪儿呢?我说在加拿大。那老婆儿当时就喊:哎呀,你这个老婆儿咋这么可怜呢!她还满楼道见人就说:这个老婆儿太可怜了......老娘当时回屋就哭,听电话的我愤怒了:这么讨厌的老婆儿是谁啊?她不可怜来养老院干什么?娘哭着说:她脚做了个手术,儿女就把她放这里两个月,她说很快就走了。

    这次春节回去接老娘回家,先生推着轮椅先往电梯走,老娘满脸春风一路和大家道别,我提大包小包走在后面。一个老太太从后面人群中挤过来老远就喊:你回啊?谁接你回家?啥时候来呢?我看母亲没有反应,忙叫住先生。没想到老娘头也不回大声说:我女儿女婿从加拿大来接我回家呀!我有点抱歉忙问老太太:阿姨,你啥时候回呢?老太太连声说:过两天,过两天就回。出去坐在车上老娘才告诉我,就是这个老婆儿到处说我可怜的。我惊讶了:不是说两个月就回去了吗?这都四个月了啊。老娘不屑地:谁知道!她每天都让护工给她洗脚,护工都烦她。当时我就想:家属院里也是老太太成群,不能让老娘再受伤害。于是每天下午午睡后我就陪老娘下楼晒太阳,像保镖一样,默默但警惕地坐在老太太们聊天的不远处刷手机。随时准备挺身而出控制舆论导向。同时,也从这个女性社交网络迅速获取了家属院几个月来发生的大量消息:作家跳楼的细节、谁和谁离婚又复婚了...... 半年过去,老太太们没什么变化,倒是老一茬的老爷子们又少见了几个。密歇根大学的研究发现,是非闲话可以增加黄体酮,这种激素减少焦虑和压力,增加健康感,使女性更快乐。人心隔着的是深渊,社交关系产生问题但也是理解和活力的桥梁。老太太在家长里短中彼此伤害彼此取暖更彼此疗愈,然后再回家照看那些越来越凋零,不爱出门,即使出门要么也只说国家大事,要么就闷声下棋的老头儿们。

  据研究,老年后男女比例失调的原因很多,生物学以及社会文化传统都会倾向于影响男性寿命。但可以明确的是,社交关系较少和较弱的人往往死亡率较高。

  金奖舞蹈队故事的结局是:不知过了多久,付副参谋长终于死了,舞蹈队恢复正常。故事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真正好的结尾应该是,付副参谋长参加舞蹈队,锻炼好了身体延年益寿,还带来了更多的老年男性进入老年社交生活,健康长寿的主旋律唱得更响了,老年舞蹈队阴阳平衡更红火了。

  滚滚红尘,争风吃醋是非长短,那才叫活着啊!



浏览(3010) (5) 评论(4)
发表评论
养老送终三年后记(9)美人初老 2018-04-12 10:52:39

 

 原来工作单位出美女,而且出文化素养和工作业绩都不错的美女。

  这样的美女大体都比较能“作”,主要是自己有条件,别人也愿意给这样的女人创造各种条件。这样“作”得在全国行业中都有些影响也属自然,相比之下,倒是情感上或多或少容易有些遗憾。

  能“作”,首先得身体好。比如“平”这个大美人,一方面奉工作如天,敬业奉献;一方面敢爱敢恨,受伤快疗伤更快。情感生活总是气象万千惊涛骇浪,有次她一把推开我家门,坐在那里也不说话,美丽的大眼睛里,眼泪一串串出来晶莹剔透顺脸颊淌,最后她恨恨地问:这事如果是你现在怎么办?我哭笑不得:大姐,就不可能出在我身上,我哪有你这么好的身体啊!没到现在我就先累死了。“平”的身体好到眼睛到六十不老花,打网球能把陪练的女婿打趴下,同时还每天游三千米,带孙子养狗烘焙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唯一的问题是初老的焦虑。

  我俩每次说话,基本上就是她说我听,最后回答她的问题。比如最近一次聊天她最后问“你说老了一个人过,是不是挺好的”。非黑即白的问题我不好正面回答:大姐你雌雄同体,谁HOLD住你啊?她不理我调侃执着问:你说,是不是挺好?我只好说:和别人过受罪的话,一个人过当然最好。但我又补了句:都老了你还和谁过啊?一般老头又比老太太死得早,估计也只有你伺候人家没有人家伺候你的。

  与“平”相对的是和我同一个年纪的“荣”,形象如青竹般疏朗端直,年轻时字就写得极好,好多练字的男人看了都自愧不如。“荣”内心诗意如花,但永远保持半开微醉,现在我仍然记得她给我讲的青春故事,“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情到深处的孤独和深刻,即使给我讲,学历史的她也在形式上都弱化处理过了。前几年她弟弟壮年去世,对她打击非常大。见了我,她只重重地摇头:这事不能提。从那以后她过去的如花情意更是回归自然田园。从她最近的字可以看出,她的精神骨骼更清奇简约了。

  看我抛家照顾父母。她说:你这样有悖人伦,该走的没办法就让它走,硬着心让它走。该留的就要好好留。我问儿子在美国的她:将来你呢?她淡淡地说:日子永远是各人要过各人的,我给儿子说了,供他上学出来,他就要全部靠自己了,我的钱就都留给我养老了。谁也替不了谁去活,靠神护佑吧。

  “红”和“平”相仿年纪,也是奋不顾身热爱生活而且还身体特好的主。狂爱美食、网络,和年轻人。因为女儿在加拿大,老人也都康健。“红”退休没事就去大学教书,闲暇到世界各地旅游,热衷于各种网络上的新鲜事,朋友圈经常见她热情洋溢的转发和评论。几年来她都劝我在网上开博,等我把三年记几篇发她征求意见时,没想到回过来的是一段否定的文字,而且字里行间显现出一种烦躁。慢慢我发现只要我说父母的事她就有点莫名焦躁,但又不停地想知道一切。第一次她去养老院看我母亲,我家老太太状态很好,但她竟然在回去的路上哭得稀里哗啦,收都收不住。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了她初老的关键痛点。她的世界一直是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想的都是诗和远方,我一下子把她拉到人最苟且的老年,在驱不去的尿骚味和药水味的地方,有那么一个孤独的,女儿在加拿大的老太太,这足以让她崩溃。

   “娅”是我原来的领导,美得自然不招摇,人认真努力又刚强,带着我们做到全国的先进。只是情感不顺遂,单身带个女儿。要强又缺乏安全感导致她整个人发紧,比如打电话,她声音总是阴沉的,话语短硬没有任何情绪。弄得我们接电话时总觉得自己闯了什么祸,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有点现实洁癖和精神洁癖的她平常状态都有点防范性,晚上她到我家聊天晚了,每次一定要我出来送她,为的是给大家看到这么晚她是从我家出来的。因为不碰葱姜蒜,她的生活和交往就有了更多的限制,我老说她到处给自己画地为牢。她呢,对我的自在和不拘既欣赏又处处不满。记得有次上级要我们学习几个上了人民日报的行业先进,她组织大家分别朗读了那一整版文章,然后让我们谈体会。没人说话她就指派我先谈,我开口就说现在一写先进就比惨,比可怜,比吃苦,这样写的先进有问题,明明可学的好先进都让写坏了。没想到我这么一说,大家活跃起来,沿着我的方向一路讨论下去刹车都刹不住。她最后生气指着我说:今后开会不允许你第一个发言,把路全带反了。

  我离开以后快退休的“娅”得了美尼尔氏综合征,经常就严重头晕呕吐和昏倒,查来查去查不出问题。后来女儿结婚生子,退休了的她全力以赴带孙子,中间还是大晕小晕不断,哪儿都不敢去。前年到北京看病,医生找到她大脑里的病根,保证手术以后一定好。可手术回来大半年仍然经常晕。我们见面说话,能感到她硬撑着的那个正常的壳里面,是更加发紧而消沉的状态。她告诉我她对女儿慨叹,自己将来老去以后就是孤魂野鬼,女儿安慰她:骨灰可以做成钻石,妈,我将来把你做成钻石,天天挂着胸口,永远和你在一起。在和我谈话的过程中她甚至说,不知道为什么退休人员的党支部活动都没有通知她。我就推荐了几本心理学的书籍给她看。

  这次春节回去,有人告诉我娅信上帝了。等我们通话,她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她开朗的和我说笑着,声音里有氧有光,过去发紧发硬的状态全没了。我问她病情,她小声说:你说奇怪不奇怪,自从我信上帝那天开始,就再没有晕过。

 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我相信,“娅”的信和归属,真的可能松开了捆绑在她精神上的一些结。

  养老送终三年,看到想到的是太多老化后生病、失智与失能的绝望痛苦,那些无力也无解的悬崖和深渊,想来也是每个人初老以后精神上或大或小的结。那天听着电话那边娅说话的声音,我的眼泪出来了,一边替她高兴,一边也对老化后的未来有了不少积极的情绪。

   所有的结,兜兜转转都会有解法。

   这一点我信!





浏览(3212) (25) 评论(1)
发表评论
养老送终三年后记(8)清明的星际穿越 2018-04-05 16:10:13

   很小时候,父亲经常带我去看电影,每当出来一个人物,看不太懂的我问:Ta是好人还是坏人?父亲回答是好人,我就放心了。一旦是坏人,我就有些提心吊胆,觉得不好的事情要来了。要是父亲犹豫一下说:一般人或者不好不坏,我就有点焦虑,不知道故事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现在想起来,那样不停地问,是很破坏看电影人的情绪的,好在父亲知道我在等待,就会尽早给我一个答案。

   春节回去接母亲出来,第一件事是去烈士陵园祭奠父亲。在骨灰存放处,听见一个妇人对着一张遗像唠叨:保佑你的老闺女吧,她现在还没有对象呢。人们容易把自己理解不了的死亡也神圣化,离开的人还可以继续关照留下的亲人,这起码是一种联系吧。有个网友说,她父亲去世后,每周她会给父亲写封信,汇报自己的生活。我更喜欢这样的联系,不再要离开的人为我们牵心或者担什么责任,只要他们知道我们仍然在想他们,虽然我们知道永远不会再有他们的消息。

  清明今天,父亲,你还好吗?你的新世界里碰到的是好人还是坏人,或者一般人?希望你现在,比过去的一世过得更好,知道得更多,希望你比我更加对生命坦然,相信我们还能超越生死轮回时间空间,还记得今世我们的身份,还可以用同样的情感再见。 不会有你的消息,只是我认知的局限。

  2014,就在我回中国给父亲养老的第一年,因为认知局限,我拒绝一位互联网朋友的邀请,去看一部硬科幻电影Interstellar《星际穿越》。当时一听高维空间、时间扭曲、虫洞,相对论、万有引力等科学概念,就没有了兴趣。父亲去世,父女情已成死结,死亡仍然是个残酷而神奇的迷局,不会给我任何答案。但是,没想到这部电影超越了我们一部分现实认知,换了一个崭新的维度为人和人的联系找到了新的希望。它讲的就是一对父女跨越星际、奇点、重力和时间重新相见的故事。与霍金齐名的物理学家基普·索恩是这部电影的科学顾问兼制片人,而电影的编剧和导演就是那个最善于操控人心的诺兰(有人说他是mind-fuck神一样的存在)今天再刷此片,并把相关的台词送给还在和离去亲人努力建立联系的我们。

   爱不是人类发明的东西,它一直存在而且很强大,这是有意义的。

   爱一个死去的人,这能有什么社会效用?这也许意味着更多,更多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东西,也许是某种证据,一些来自更高维度文明而且我们目前无法感知。爱是一种力量,能让我们超越时空感知它的存在。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它,尽管我们还不能真正地理解它。

  人类擅长生存,是因为进化给了你们思想——让你们意识到个体之间的关系是有意义的。你们无法诠释自己的感觉,所以认为那是非理性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一切都是被设计好了的。

   你知道研究表明,人在死前最后看到的是什么吗?是孩子们,他们的脸。在濒死的瞬间你的大脑会努力地挣扎求生,为了他们"

  你们两个孩子出生后你们妈妈说了一句话我一直不明白,她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孩子们以后的记忆了,现在我明白了。

  诺兰认为,人需要记忆去确定自己的身份。小时候电影结束,所有的结局都很圆满,我的问题都有答案,拉爸爸的手回家。而星际穿越的结局是安全回来的年轻父亲见到了八十多岁的女儿。

  无论穿越过什么,记忆在,问题在,答案也在。



浏览(197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