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七) 2008-04-19 07:57:18

 

十七

 

“芦花, 你来啦?” 秀月见了芦花, 脸上露出了笑容. 芦花向她俯下身去, 抓着她的手: “秀月姐, 你到底怎么了?”
秀月说: “ 芦花, 我最怕的事发生了!”
“什么事? 别怕.”
“你, 你瞧瞧我这手, 我这手也使不上劲儿了!”
“怎么会啊?” 芦花摸着秀月的手, 那手是绵绵的, 无力的…
芦花心里难受的说不出什么来. “秀月姐, 别着急… 你饿了吧? 我去给你做碗蛋粥来. 我, 我的那些小鸡长的可快了, 很快, 很快就有…” 芦花语无伦次.
她到外面的炉子边起火. 炉子边很乱, 木屑满地都是. 就见长河蹲那里, 脸色很凝重, 眼眶发黑.

“长河大哥.” 芦花叫了一声.
“你来了.” 长河应了一句.
“那趟进了城回来, 明明好多了呀.” 芦花说.
“我也想不明白.” 长河抬起头来, “芦花, 能帮我个忙吗?”
“能, 长河哥你尽管说.”
“山那头有个古庙, 我想, 女人比较诚心, 你又心这么好, 佛祖肯定比较喜欢. 你帮我上去替你秀月姐烧个香许个愿好吗?”
芦花对菩萨啊庙的没有什么感觉,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拜, 但是这回, 听长河这么说, 她一定要去拜拜了.

芦花拿出篮子, 放了几个柿子和鸡蛋进去. 就准备出门.
“你知道怎么走吗?” 长河问.
“不就在对面那座山上吗? 我知道.”

那古庙离村子并不远, 那次长河采退烧药给芦花喝, 就是到的这里. 古庙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了, 墙壁都有些剥落. 屋顶和四周画着画, 都褪了色看不清了. 庙里有个厅堂, 挺大的; 里头当间坐着一尊佛, 盘着腿, 双眼低垂, 好象在想什么, 又好象什么也不想; 一只手放腿上, 另一只手抬着. 手指头也碎掉了一截.

芦花进了厅堂, 把篮子里的果品拿到案台上, 案台上有香有火, 芦花点着香火, 往佛像前挪几步, 就跪了下去, 虔诚的祈祷起来.
“佛祖保佑秀月姐好起来, 秀月姐是那么好的人, 求求佛祖保佑秀月姐赶快好起来, 保佑长河大哥一家平平安安…” 芦花点着香, 闭着眼, 轻声的念着.
跪了有好几分钟, 芦花站了起来, 把香插到案台的香炉里, 双手合在胸前, 忧伤的眼睛里满是虔敬, 看着佛祖, 又拜了几拜.

拜完佛, 芦花出了庙门.  往四周看看. 庙的另一端, 是一片很深很密的树林, 那里好象从来没有人去过, 看上去很荒凉. 芦花不由自主伸长了脖子望, 那里无边无际的一片蛮荒,  传过来一阵阴森, 芦花不知怎么突然一阵心颤. 赶紧就下了山.

回到家里, 见长河在忙着刨木板, 芦花就去升火做饭. 她坐在炉子前, 一边往里添火, 一边眼泪就往下滚.

“哟, 芦花在这儿干活哪!” 芦花听得出来, 是美玲的声音.  她擦擦眼睛, 回过头来和她打了声招呼.
“也犯不着老鼠哭猫吧? 你没来以前, 秀月还好好的, 什么股晦气!”

芦花没吱声, 她不想让秀月听见什么. 长河可是按捺不住了. 他停下活走出来对美玲说: “你堂妹不舒服躺床上, 你能不能少说几句难听的?”
“河哥你可是变了!”, 美玲愤恨不平的说, “向着外人了!”

“堂姐!” 屋里传来了秀月的声音. 美玲进去了.
“你叫我, 秀妹?”
秀月点点头: “你过来, 我跟你说,” 秀月有些有气无力, “很多事, 是要想开的, 人各有命,”
“不懂你的意思. 你是说….” 美玲象在猜哑谜.
秀月叹了口气, “我喜欢河阿哥, 我就全心对他好, 我不会给他为难….”
“这么样呀, 所以你就让那个芦花的老和河哥套近乎呀?”

秀月见美玲是听不懂她的话了, 就转过头去, 说: “堂姐, 我这屋里最近老闹老鼠, 吵得我睡不着. 麻烦你到我妈那儿拿包老鼠药来好吗?”
“你, 你让河哥去取一下不就好了?” 美玲好象不是很乐意.
“好吧, 那我以后也不会请你帮忙了.” 秀月说.
“得,得, 我去, 我去. 真是的. 大老鼠不对付, 对付小耗子!” 美玲嘴巴撅的老高.
 
美玲走了, 芦花端了碗热粥进来, 她把粥放床前的小桌上, 挨着秀月坐了下来.
秀月看着芦花, 也不说话, 就这样从上到下端详着.
芦花心里有些不安, 端起碗来, 说: “秀月姐, 吃饭吧!”
秀月摇摇头, 说不想吃.
“不吃就更没力气了.” 芦花劝着. 
看秀月还是不动, 芦花就说: “你不吃, 那我也不吃了, 就这么坐着陪你.”
秀月动换了一下, 想要坐起来. 芦花赶紧给她借了一下力.
秀月坐稳了.

 

谢谢阅读.

下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八)

上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六)

 

 

浏览(6227) (0)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8-04-19 17:13:55
谢谢小强. 关于读者和作者的互动过一阵我告诉你个事:)
回复 | 0
作者:苏小强 留言时间:2008-04-19 08:36:56
如果“长河是个未婚的男子”,就没有这份震撼啦。别受评论影响。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8-04-19 08:26:56
谢谢小强! 我是这么想的: 我完全可以写长河是个未婚的男子. 真金得火炼, 人物, 是要放浪尖里去摔打试验的.
再叙小强!
回复 | 0
作者:苏小强 留言时间:2008-04-19 08:22:05
刚读了天边的雪《我们的爱情》,再读到你这段“鼠药”,眼睛出汗。没有别的写法吗,QQ,你可千万别太残忍啊。虽然真实,但太残忍了。伟大的爱情,美化一点吧。哪怕只是一点点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