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九) 2008-04-21 08:04:53

十九

 

芦花回到石伯家,  喂了鸡, 做了饭.
石伯每天都要喝点酒, 芦花给他切了点腌肉, 还是过年时剩下的.  两人就坐下吃饭.
“秀月怎么样?” 石伯问.
“手还是没力气, 可怜的秀月姐.” 芦花说.

“芦花,” 石伯脸色有些沉,  “我知道你们俩挺好的, 朋友姐妹帮忙也是应该的, 再说他们也救过你. 这些我都没意见, 只是,” 石伯喝了口酒, 芦花看他有话要说, 就停住了筷子.
“长河在那里, 你做事小心点, 别让人有闲话说. 男人怎么都好说, 这女的, 就不好说了.”
“我知道石伯, 长河大哥就跟我哥似的, 我没做啥.”  芦花心里纳闷白天秀月刚和自己讲了几句私房话, 怎么这会石伯就说了这些.
“那就好. 阿牛虽说没在, 可你好歹是他的人. 有个什么风言风语的, 到时候叫他怎么做人. 女人家, 要自持.” 

吃完饭, 芦花把院子内外收拾干净, 把鸡关回笼里, 看牛都在棚里, 就回自己的小屋子休息.

坐在屋里, 心思有些乱, 白天秀月和自己说的一番话, 和刚刚石伯的叮嘱, 这会都在脑里翻滚.
她不由得回想起第一眼看见长河的情形: 她把他当阿牛了. 后来才发现, 长河其实长得和阿牛很不一样; 想着长河怎样救了自己,  又给自己抓药熬汤. 要不是他, 今天自己会怎么样? 也许没命了, 也许.…. 想起长河看自己的那种眼神, 他在井边唱的歌….
外面刮起了风, 把她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脸上一阵发热, 心里一阵羞愧: 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些, 怎么能这样想着长河?!

说起这石头村, 和阿牛的村子很不同.  阿牛村地平些, 水塘多些, 村里人多种水稻. 石头村打石的人不少, 山上的地坑坑洼洼. 村里人零零碎碎种了瓜果, 蚕豆花生地瓜什么的, 养了些家畜. 芦花刚来时就觉着了这个不同. 也和石伯提过要种点东西. 石伯说家里有小芋头奶, 就先不吃了, 索性拿来种. 家里有一小块地, 还算湿润, 今年就试试. 一个芋奶, 可以种出一个大芋头和好多小芋奶, 别说还真是好主意.

春分一过, 雨水该多起来了. 这天, 从镇上卖完牛奶, 给牛喂过草, 芦花就带着锄头, 到那块地里去除草松土.
看样子, 这地也荒了有日子了. 也难怪, 石伯上了年纪, 儿子又不在身边, 他养牛, 还当打石场的工头, 也是顾不过来.
整过地, 太阳也偏西了, 芦花直起身, 四下看了看, 就见沿着小路下去, 有口井. 真好, 怪不得石伯选了这地. 芦花把锄头放一边, 沿着小路走下去.  到了井边, 往里头一看, 水还不少. 芦花心里欢喜.

突然听到有打石的声音, 芦花心想, 这石头村还真是, 这里也有人在打石. 看过去, 看那个打石的师傅很眼熟, 那, 那不是长河大哥吗?!
芦花不由自主的小跑着过去. 走到跟前, 长河没觉察, 只管埋头敲着. 声音叮冬叮冬的. 芦花静静站了一会儿, 看着他手起手落的样子. 锤子落下去的地方, 还会冒火星….

“长河大哥!” 芦花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长河住了手, 抬起头来, 见是芦花, 很高兴.
“芦花, 是你, 怎么在这里?”
“我大伯家上头有块地, 我去整整种芋头, 等收了就给你和秀月姐送些过去.”
“小心野鼠去偷挖你的芋头吃.” 长河和她开玩笑.
“长河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打石呀?” 芦花问.
长河说平时都在北村那头打, 今天是些临时的零星活儿.
“这些大石打好了干嘛用?” 芦花好奇的问.
“有人来运走, 盖房子铺桥什么的.” 长河说.

芦花问起了秀月.
长河说还好, 还说秀月有东西给芦花, 让她有空去取.  

第二天, 芦花在地里挖了一大堆坑, 一筐小芋奶种掉了半筐. 到井里去挑了好几担水来浇. 心满意足的看着湿漉漉的地.
“再过三个月…”芦花心盘算.

芦花挑着空水桶, 径直就奔秀月家.  一进门, 见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婶在炉前忙着. 一见芦花来, 就站了起来.
“你是芦花吧? 秀月常提起你, 说你们是好姐妹.” 大婶说.
“您是…” 芦花端详着眼前这位大婶, 她脸上的皱纹里透露出来的慈祥, 使芦花感到亲切, 心安.
“我是秀月的妈.” 大婶说.

“大婶好!” 芦花赶紧招呼. “秀月好吗?”
“在里头呢, 进去看看吧.” 秀月妈说.

芦花进到秀月房间里, 就看她靠在床上, 笑着等着自己呢.
“秀月姐找我?”
秀月点点头, 示意芦花看看她床边的几件衣服.

“衣服, 谁的?”
“俺妈带来的, 看看合不合身.”
"哎哟, 怎么好意思...." 芦花拿起衣服来一比试, 很喜欢. 连忙出去和秀月妈说: “大婶, 不好让您破费…”
“闺女, 想哪里去了, 都是家里的旧衣服, 合身, 就拿来穿, 不破费.”

芦花回到秀月那里: “你妈真好, 我也真是缺了身衣服, 真不知要怎么感谢她才好.”
“要说感谢, 得先感谢俺河阿哥.” 秀月说, 眼里神秘兮兮的.
“为啥?” 芦花不明白, 站着发愣.
秀月就叫她自己摸摸肩上的那个破洞.
“俺河阿哥看到了, 跟俺提起, 俺就跟妈说了. 妈就找了几身衣服. 看来, 还满合适的.”

想不到长河大哥这么心细,  芦花摸摸自己衣服肩上的破处, 心想.   当初长河坐在跟前喂自己汤药的情形, 一幕幕的又出现在眼前.


 

谢谢阅读!

下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二十)

上一集连接: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十八)

 

浏览(655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