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四十三 活 2008-05-29 13:02:27

四十三

 

处暑天, 天闷得慌.
这么热, 怕是会有场暴雨呢, 芦花想. 她挑起水桶, 卢俊端着茶壶, 母子俩出了门到北边去找长河.
马路两旁, 一条一条的大石头.  远远的, 看见长河蹲在那里, 一锤一锤的敲着, 声声清脆.

“爸爸!” 卢俊喊着跑在前边.
长河放下铁钎和锤子, 站了起来,  迎向了儿子. 他接过卢俊手里的壶,  放在地上, 抱起他, 举了起来.
卢俊在爸爸头顶上咯咯的笑.

芦花到了, 她拿着块湿毛巾, 帮长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又倒了杯水, 递过去给长河喝.
“爸, 我长大了, 帮你打石头.” 卢俊说.
“卢俊真懂事,” 芦花摸着孩子的头, “快长大, 爸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乖儿子, 爸真的就盼着你快点长大, 爸要送你去读书.” 长河对儿子说.

芦花带儿子临走时, 叮嘱长河: “河哥, 今天我做凉面, 跟妈学的. 你早些回家, 别让我们等. 天也怪热的, 早些回去凉快.”
“知道.” 长河说.

母子俩刚走了没多远, 就听身后有喊声传来:
“走, 带走!”
“你们干什么?!” 是长河的声音!
“干什么? 打石的有力气, 跟我们当兵打仗去!”

芦花一听, 转身就往回跑.

“我不能去, 我家上有老下有小…” 长河说着, 想挣脱那几个兵.
“国都快没了, 你还他妈顾自个儿家! 来啊, 捆了!”

芦花跌跌撞撞跑过去, 喊着: “你们不能带他走啊, 不能啊!”

“去你娘的!” 一个兵用枪把捅了她一下, 她坐到了地上去.

“你们不要动她, 没看她怀了孩子了!” 长河喊了起来, 却被几个兵七手八脚捆住了双手.
“走, 识相的跟着往前走! 要不老子一枪毙了你!”

芦花从地上爬起来, 追了过去, “求你们放了他, 等孩子出世了再跟你们走也成啊!”
“爸爸!” 卢俊赶到了, 他跟着妈妈, 一边追着, 一边喊着.
那些兵没理会他们, 路边停着辆车, 那些人把长河往前推着, 押上了车.
长河挣扎着, 伸出头来和芦花喊道: “妹子先回去, 照看好自己和孩子. 我一定回来看孩子出世, 我一定回来看你们, 我一定! ”
“爸爸, 我不让你走!”
“卢俊好儿子, 爸爸会回来看你的…”

车轰隆着开走了, 扬起一路尘烟, 遮住了芦花和卢俊的视线. 

卢俊坐地上大哭起来.  他是个爱笑的孩子, 长这么大, 芦花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哭.  她想安抚儿子, 可是自己的头却是天旋地转, 怎么也站不起来.

围过来一些人. 看母子俩坐地上, 卢俊哭喊着要爸爸, 芦花还有身孕, 都不知要怎么办. 那位二嫂, 刚好路过, 一问才知道长河给当兵的抓了去. 她赶紧就跑去告诉芦花的干妈.

干妈带着秀珍赶到了.

“天哪!” 她让秀珍去拉卢俊, 自己就去扶芦花.
“他二嫂, 帮帮忙把她扶起来.”

芦花身子已经是软绵绵的, 被两个人搀扶着, 才慢慢的走到了干妈的家.

大儿子大力正好回家, 干妈和他说: “你快进趟城, 抓副安神安胎的药! ----- 对了, 小心点, 看到当兵的赶紧闪!”

芦花躺到了床上. 眼里没有神, 只有眼泪不停的往下滑.

“闺女, 你倒是说句话呀, 别不做声吓我呀!”

芦花看着干妈.

“孩子你想哭就大声哭, 哭出来就会好受些…你肚子里可有个孩子, 千万别伤了孩子了!”

说到这里, 就听芦花喊声 “妈!” , 嚎啕大哭起来.
“孩子, 哭出来就好, 哭出来就好.” 干妈坐到她身边, 摸着她哭得发颤的肩膀, 摸着她的头发. 等她慢慢平息些了, 就说: “孩子, 听我一句劝, 河儿给兵抓走了, 也是没办法的事. 妈想,他吉人有天相. 眼下你这儿最要紧的, 就是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哪天河儿回来了, 才会高兴呀你说是不是.”
芦花擦着眼泪, 点着头, 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知道妈妈, 我要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河哥临走时还说, 他要, 要回来看孩子出, 出世….” 她的话又被一阵哭声打断.

干妈和秀珍, 一口汤一口药的喂着芦花, 总算把她弄睡着了. 她睡得不安稳, 老在梦中喊醒,喊着说长河回来了, 就在家等着她. 她要回去.

就这样, 迷迷糊糊.过了三天. 芦花身子好了些, 说要回家. 干妈只好帮她打点些东西, 送她和卢俊回家.

一进家门, 人去屋空, 房间里一片冷清.  芦花下意识的喊了声: “长河哥!” 愣在那里, 半晌说不出话, 大颗大颗的眼泪又开始滚了下来.
“芦花呀,” 干妈在一边说: “说实在的, 这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肚子里的孩子没出事. 你可别再糟蹋自己了. 赶紧好好带着卢俊, 好好照顾自己. 等把孩子生下来了, 怎么都好说. 你要听妈的话, 孩子. 河儿, 他会平安回来的. ”

晚上, 芦花搂着儿子睡. 想着自己和长河说的话, 要陪他睡一辈子; 想着长河这会儿不知躺在哪里, 睡得好不好, 想不想家….有没有被子盖…..有没有水喝..….

卢俊翻了翻身, 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 芦花轻轻的抚着他的背.

……. 她上了山, 来到了秀月的墓前.  她蹲下来, 摸着长河亲手一点一滴一笔一划刻下的字. “秀月姐, 你都知道了吧, 河哥的事, 你都知道了吧……秀月姐, 你要是有知, 一定要保佑咱河哥平平安安的, 保佑他好好的回到家里, 来看他的儿子和女儿….”

秀珍在一边问: “芦花姐, 你怎么知道肚子里是女娃呀?”
芦花回答: “长河哥说他想要个女儿, 就一定会是个女儿.”

 

下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四十四

上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四十二 七七

          * 生命的目的

 

浏览(58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