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 56) 古道.送牛.歌殇 2008-07-06 09:14:28
五十六  古道.送牛.歌殇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 马致远 秋思


学校被炸, 芦花震惊极了.  飞机炸弹的巨大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那一滩血, 时不时的会浮现到眼前. 她没法不想到长河. 他是天天在那烟火里钻, 真是出生入死啊…他现在会在哪里….
夜里, 常常做着带血的恶梦.

她爬到山上, 到了好久没去的古庙.
四周还是那样树林茂密. 山坡的另一端, 秀月的墓就在那里.  古庙边上的那条小路, 那条通向那木屋的小路, 那条她跟着长河下山来的小路, 几乎被野草全覆盖住了.
芦花心伤….
那尊佛还在那里, 还是那个象是沉静又象是漠然的表情, 那个芦花无法全理解的表情. 芦花在佛像前跪了下来:
“慈悲的佛祖啊, 芦花跪在您这里求您了, 求您保佑我长河哥平平安安, 早日回来. 佛祖啊, 您知道吗, 我和孩子们天天等着他, 盼着他回来. 求求佛祖了.”
芦花虔虔敬敬的在佛祖像前磕了一个头.

学校暂时停课了. 那次以后, 日本飞机还来炸了好多次, 所幸没人在, 只炸倒了几间校舍.
林先生和淑真好象都老了许多; 惠惠见不到了形影不离的姐姐, 整天的哭.  
芦花常常带着思河和卢俊到林家来探望. 卢俊兄妹俩和惠惠玩, 给她解闷儿. 芦花和淑真坐一起, 安慰她.

情况却是没见好转. 没过多久, 听到从南边大城市里来的人说, 看到日本兵进来了. 镇上村里是人心惶惶.

这天, 阿牛和石生一起, 到南边二十里开外的一个小镇去帮人盖房子. 走到半路, 石生拉住了阿牛.

“牛哥, 看!”

阿牛定住神, 赫然看到十几个穿黄色军服, 手里拿着枪的日本兵, 赶着一头牛往前去. 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婶在后头追着, 一边追一边哀求:
“老总, 行行好, 把牛给俺留下吧, 它可是俺一家的命根子啊….”
一个日本兵用枪把一捅, 把那大婶捅倒在地.

大婶爬起来, 又追了过去, 还是说着那些话.
“砰!”的一声, 日本兵回头开了一枪.
万幸啊, 鬼子只是随意开枪, 并没有打到那位大婶.

阿牛想跑过去, 被石生狠命拉住: “你想找死呀?!”

眼巴巴的看着日本兵把牛拉走了.

大婶坐在地上哭着: “天哪, 没了牛, 俺们一家可怎么活呀!”
阿牛走过去, 安慰了大婶几句, 问大婶住哪里. 他翻了翻衣服, 把身上仅有的几个银元都给了她.

回到家里, 阿牛闷闷不乐. 芦花刚好在,  他就说想把那头牛给那位大婶.
“你可想好了阿牛,” 芦花说, “你一家四口, 没这牛行不行啊?”
“这牛本来就不是我的, 是石伯给的. 帮了咱们这么久了, 咱也该帮帮别人了.” 阿牛说. 

那一天, 芦花陪着阿牛, 小心翼翼的走了那二十里地. 芦花在前面探哨, 阿牛在后头远远跟着.  直到把牛安好的送到了那位大婶家.

很多人看到牛流眼泪. 都说牛也通人性.
那大婶看到牛, 感激的说不出话来. 芦花心里却是几分不舍, 她和这头牛, 很熟了, 很有感情, 就象是深知的朋友一般. ….
“好好照顾它, 是头好牛! 别太累了它.” 芦花说.
“闺女, 我会照顾好这头牛的, 放心好了, 它就是咱家的宝贝了.” 大婶细细摸着牛背,  又拉着阿牛和芦花的手: “好人哪, 知道你们也不容易….真不知咋样感谢你们哪!” 

在大婶家受招待吃了一顿地瓜饭,阿牛和芦花就踏上那条二十里田路往回走。
“没想到你还这么舍不得那头牛…” 回家的路上阿牛对芦花说.
“没事, 看得出来, 那大婶是个好心肠的人.” 芦花说.

就这样, 阿牛家没有牛了.

过了几个月, 没见日本飞机再来, 学校开始组织周围的人来义务修校舍. 阿牛每天都去帮忙. 芦花带着两个孩子也去帮忙递砖添土的. 还在学堂里烧饭烧汤给人们吃.

校舍终于修好了, 看上去比以前更漂亮. 学校复了学. 孩子们在学校学的, 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卢俊回家常念的, 都是赶走日本鬼子的内容. 思河跳舞的时候, 跟妈妈要棍子, 说是刀, 砍鬼子用的.

学校有个年轻的老师要离开了, 他要到北方去参加抗日. 这天, 学校开了个送别会, 依依不舍的为他送行. 师生们唱起了一首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虔谦注:这是李叔同著名的送别歌)

那歌真悲切, 象许多的软软细细的针头,扎在人的耳朵,眼睛和心上......
芦花虽然听不全懂, 却能体会那歌的心. 听着听着, 想到长河在思河出生的时候回来匆匆看了她一眼; 她在气息奄奄中和他道的别…那一别, 六年了!
歌声起伏着, 芦花的眼泪流淌着….

春寒料峭, 枝头上新绿挺拔, 细雨下来了, 是冷的. ***

 

上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长篇小说 54 - 55)

下一集: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二部) 57-58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7)

一只鸟和一个男孩的故事 -- 爱的童话之三

独立节,家谈谁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

 

浏览(576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