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35) 2008-09-05 10:10:54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长篇小说)



35


离开了书店, 彭惠到一个大商场里.  想给唐豫买点东西. 唐豫的居室里太简单了, 连个煮热水的器具都没有. 彭惠转了半天, 给他买了一个自动纯水及冷热水装置. 相当的贵. 但是她知道这对唐豫特别有帮助. 于是, 她买下了.

店里的送货员把纯水装置送到了唐豫家门口. 唐豫开门见状, 惊讶不已.
“彭惠, 怎么回事? 你怎么买了这个机器?”
彭惠笑了笑, 说: “给你个惊喜啊. 你家里连煮水的东西都没有. 人体90%是水, 喝好水太重要了.”
“可这个, 很贵的.” 唐豫深知, 这台装置至少能抵彭惠半个月的工资.

机器安装好了一后, 彭惠试了试. 她端出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纯净水, 兴高采烈地走到唐豫跟前. 杯子也是新买的. “你看, 多好啊! 多方便啊!”
“彭惠…轮到我说谢谢了…” 他轻轻地说, 摸着那台崭新的洁白的纯水机.
“这是我自己喜欢做的, 不用说谢…”彭惠说. “唐豫, 有没有听过一首歌, 叫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
“当然听过. 很有名的.”
“我就在想, 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 她是什么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想把她所有的一切都给她所爱的男人. 就是不再怕什么. 就是相信这个爱. 就是感到拥有了世界…很多很多的感觉.” 彭惠的心声激动地往外涌, 这爱的感觉, 跟她迷藏捉了三十八年, 才被她揽入怀中.

“我好象听到歌声了…你有没有过这些感觉?” 唐豫止不住问, 看着她激动的样子, 理智里的武装在悄悄卸去.
“有… 就是现在, 就是这里.” 彭惠说, 眼睛就象太皓湖水那般看着他 幽深, 清澈, 温柔.

唐豫被她的大胆所征服. 他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透过那每一句话他感到了女人那颗金子一般的心. “彭惠, 我的感觉和你的一模一样.” 他感到了心灵的通融.
 
“其实, 还有一种感觉, 我还没说出来…”
“那就说来听听….” 唐豫的心情, 不是好奇可以形容的. 他很投入, 急切难耐.
“就是…就是…喜欢他的身体. 很喜欢, 很想要….”  这种全身心的投入, 需求和渴望,  彭惠是第一次体验到, 体验到这种火在体内燃的感觉.  她离他那么近,  碰他的欲望那样的强烈.  她屏着呼吸,  一面陶醉着, 一面控制着,  一面又期待着....


他懂她的真诚告白. 看她正端详着, 贪婪地端详着自己的身体. 他真想把这女子紧紧拥进自己怀抱; 真想亲吻她; 真想…把自己的生命给她.
可他不能. 按照主的教诲, 他已经犯了奸淫罪了 --- 心里动了念, 就是犯罪了. 他又不能劝彭惠去离婚然后和她重组家庭. 那样他在技术上就成了破坏家庭的人了.

教会的来信还在桌上摆着. 教会管理层给了他最后通牒. 要他在耶稣和女人之间做选择. 到了必要的时候, 教会将取消他的会员资格.
他们之间没有男女感情, 为什么要在一起? 而我们之间是真心相爱, 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 他反复问着这个简单的问题. 有爱的关系不是神的撮合, 没有爱的关系反而是神配? 假如是这样, 为什么让我们相遇? 为什么让我们相遇?
在这呐喊中, 他感到自己在人和神之间被撕得有如粉身碎骨一般.
 
“唐豫, 你怎么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做错什么了吗?” 彭惠看他脸色泛红, 一声问, 把他从深深的思绪里震醒过来.
“没有, 你没有做错什么.”
“那是不是…还是教会的事?”
他点点头. 
彭惠长长叹了口气, 说: “我读过一篇文章, 说基督信仰是Set you free. 可是看来, 非但不是这样, 还更不自由.”
“自由, 是指我们不再受原罪的捆绑; 不自由, 因为信神的人, 得听神的话.” 唐豫说.
“我不想信基督教了. 我也不再去教会了.” 彭惠说.
“为什么?”
“为了爱你. 还有,” 彭惠说, “我也不怕因为这个下地狱…”
“彭惠快别说!” 唐豫一听 “地狱” 二字, 一下就打断了她的话.
彭惠知道, 美国人最忌讳 “地狱” 二字. 她不说了. 并不是因为她怕了, “我凭我的良心真诚地活这辈子,” 她想, “假如因为这样下地狱, 那地狱一定不会太难受.”

本来想出去买点小菜来下酒. 想了想, 她控制了自己的意愿. 她炒了一盘粉丝给唐豫吃. 那粉丝香的, 唐豫都不知道是要专心欣赏她还是她的粉丝了.
“我本来…想喝酒来着.” 彭惠说.
唐豫明白她说喝酒的意思.
“唐豫, 你不能…抱抱我吗?” 她问.
他没有吱声, 没有点头, 也没有摇头.
“不能吗?” 她又问了一句.
“抱了你, 我怕我再也没有勇气把你放开….” 唐豫说.

她知道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感情真实的话, 她明白他心里挣扎的程度. 爱他, 就不应该折磨他. 爱他, 就应该把难受从他心里取走, 就应该给他自由的空间. 给他添痛苦, 那能叫爱吗? 

时候不早了, 到了她说再见的时候了. 他心里挣扎着, 送她到门口. 他站在那里, 嘴唇微动着, 想叫她留步.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进去吧, 好好睡觉, 别想事了.” 她看出他心里翻滚得厉害, 便这么吩咐道. 一回头, 见他还站在那里, 就又说了句: “有没有听人说过, 爱情的形式有两种?”

“哪两种?” 唐豫抬起几乎是绝望的眼.
“拥有和不拥有. 都是爱.” 她说, 象在分享, 象在安慰. 她不想看他这样自我撕裂. 她爱他, 到了忘记自己的地步.

上一集: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34)

下一集:   ...不要在二十九岁以前结婚 (36)

 

读者寄来的邮包

定婚戒指

想起中秋回家过, 泪水湿满襟

 

 

 

浏览(6126)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j9 留言时间:2012-08-06 18:13:38
不由得想到这也许是最不合气氛的两个字:“自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