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长篇小说) 二十 2009-10-14 07:22:16

 

陈方觉一听宣蓉说她怀孕了, 头脑里是轰的一声响. 他在努力想着这事意味着些什么, 对他,对宣蓉, 对他们; 哪个和哪个有前因后果…

“你怎么傻住了? 你, 你都快当爸爸了!” 宣蓉在一边捅了他一下.
宣蓉的话把他从各线复杂的思路中拉了回来, 回到最简单的事实上来: 他要当爸爸了!
记得沉默寡言的父亲有一回回忆起他跟妈妈的事, 说到得知妈妈怀了大哥, 爸爸第一句话就是: 我要当爸爸了!
这么说, 我也…快当爸爸了?!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爸爸述说时的那种兴奋感. 他挠了挠后脑勺, 一屁股坐了下来.

“宣蓉你瞧, 我这心理怎么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呢.”
“还要转什么弯? 这是自自然然的事呀.”
“自自然然? 宣蓉, 我这爸爸究竟是怎么当上的呀?”
宣蓉看着方觉那个书呆子的样, 又着急, 又好笑. “怎么当上的? 问你自己呀, 你, 你在我那里过了多少夜了?”
是有好几个晚上了…方觉回忆着, 下意识的拿起手指头来算. “那是…哪一夜的结果啊?”
宣蓉有些不耐烦了, “方觉, 我可不是来和你谈考证的, 我是来谈正经事来的.”
“我说的也是正经事啊.” 方觉说着, 指指宣蓉的腹部: “这孩子…你怀了多久了?”
“我也记不清了, 两三个月左右吧.” 宣蓉含混其辞, “方觉, 我们快找个日子去登记结婚吧. 要不然我和这孩子都没着落呀.”

方觉感到了事情的严峻性. 这个作丈夫和父亲的职责, 似乎是过早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给自己泡了杯浓浓的乌龙茶, 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想和我成家啊?” 宣蓉显得很焦躁.
“不是不想, 不过真的没想过要这么早…”   方觉摸摸衣兜想找烟抽,不知怎么这会儿的动作特别不灵。
“别抽了!"  宣蓉说, "反正要结, 早晚又有什么两样? 再说了, 孩子是你的, 你可要挑起责任来.” 

宣蓉的口气象在要挟, 方觉的理智起了本能的反弹: “不是不想, 告诉你了么, 让我有个过度. 过两天, 两天就好, 我就去和你办.”
宣蓉听到最后一句, 心多少定了下来. 她叮嘱着: “那好, 两天, 说好了, 记得把证件都准备齐全. 对了, 还得去照结婚照, 现在就去吧?”
“两天后一起办, 行吗?”
宣蓉不敢逼的太紧, 只得说好.

宣蓉走了后, 陈方觉觉得心里有些闷. 突然想回学校去看看. 一股冲动, 他带上了以前上学时的背包, 还特意戴上学校校徽, 跃上车, 出了学院门.

进了熟悉的学校大门, 好不亲切. 守门的看他戴着校徽, 问都没问就让他过去. 正是午饭时间, 大饭厅里熙熙攘攘的学生.  方觉觉得肚子有些饿, 一掏背包, 里头居然还有一叠饭菜票. 连饭碗都还在里头放着.  他一阵心喜, 就去排队.  想起了三年多前初遇宣蓉的情形. 那时的她和他真是年轻呀….
他轻轻叹出了一口气.
人变老, 是一点一点的, 并且通常是在人不知不觉中完成的, 倒也没多少痛苦. 可方觉不同, 他深切的在感受着这种人生季节的变化.

买到了饭菜, 坐到了角落的桌子旁. 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本书: “心理语言学举要”. 好久没读, 都有些陌生了. 他翻开书来, 一边吃饭一边看了起来. 

“哇陈方觉, 复古风把你吹来啦?” 话音刚落, 就见吴小北凑了过来, 将饭菜往桌上一放, 人就坐了下来.
方觉见状, 合起书, 端起碗就站了起来.
“哎, 怎么就要走? 坐会儿咱哥俩叙叙旧.” 小吴上了本系研究生, 还那副阴阳怪气的劲.
“谁和你是哥俩.”
“你忘啦? 咱们可曾经是上下铺称兄道弟的哈. 你这是…想回来当学生啦?”
陈方觉没言语.
“怎么看上去不大对头? 对了, 怎么没和她一块儿来? 是她烦你啦?”
陈方觉背起背包往外走.
“那么是…吹了?” 小吴在身后又问了一句.
“吹? 你死了这条心好了. 她快嫁给我了!” 陈方觉说完, 冷了一大笑.
“哦….是这么回事.”  吴小北狡猾的眼睛盯着方觉转了两圈. 不对呀, 陈方觉绝对不是早婚派, 一定有毛倪.
“难道说她有了?” 吴小北知道, 仓促结婚,  “有了” 是八九不离十的原因.
“什么有了?” 方觉站住了.
“她肚子里有了呗. 嘻嘻.”
“你怎么知道?!” 陈方觉脱口而问.
“小弟, 有什么事能瞒得过老兄我,” 吴小北说. “我再教你一招, 假如是这个原因, 你可别跟着她的指挥棒转, 先问问孩子他爸是谁.”
“孩子他爸? 什么意思你?”
“嘿嘿, 比如说, 我说比如说, 你怎么就知道那孩子他爸不是我吴小北呢? 我和她几个月前还风流过对不对?”

听着吴小北在那里说的来了劲, 方觉心底一团火慢慢的烧了起来, 越烧越旺.
“假如我愿意, 我也可以去争取当这爸.”
“争做你的龟孙子去吧!” 陈方觉咆哮了起来, “我再警告你一次, 你要敢再找她, 我二话不说先劈了你!”
陈方觉当着吴小北的面把吃到一半的饭菜全倒了, 趋车离开了北大校园.

他跑到学院图书馆去借了几本有关婚姻生活的书. 回到宿舍就仔细读了起来. 心理冷静了下来, 他发觉, 那吴小北说的不虚, 孩子, 的确有可能是他的.
他给宣蓉挂了电话, 他问她到底怀了多久. 宣蓉说: “我记不清了.”
“医生呢, 医生怎么说的呢?” 
“你到底是怎么了方觉,” 宣蓉说, “干嘛老问这个?”
“因为我觉得你没有和我说实话.” 方觉说, “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不记得的; 再说不是有化验单吗, 医生也不记得了吗? 你不觉得很荒唐?….”

宣蓉啪一声挂了电话.

 

上一集: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小说) 十九 禁果

下一集: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小说) 21 冷酷的心

我的勇、衰、醒 and hopefully 兴的英语

是否

 

是否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四) 大米、CHOUMIEN、水饺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二)血水交缠

海外华人的故国情结及其他 (一)一群人

只有两样东西把人分开

转贴: 妈呀,中国

 

浏览(263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