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长篇小说) 五十六 2010-01-21 18:37:31
虔谦小说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五十六  稻草人



红楚要去摆商展, 临走前, 她提醒方觉和辛大夫约好的门诊日期快到了.

那一天, 方觉开着车, 和姐姐及心欣一道上诊所. 一路上他问君子和心欣这条沿海公路漂不漂亮. 她们说漂亮, 美国的自然环境真是优越.
“不过你多年没去老家了, 现在厦门在建环岛路, 应该不会亚于这里.” 心欣说.

他们到了辛大夫那里, 辛大夫不见了红楚觉得很意外.
“纪姑娘这次怎么没来呢?” 他问.
“她去参加商业展销了. 哦, 我来介绍一下, 这是我姐姐君子; 这是我女朋友心欣. 她们刚刚才从国内来的.”
辛大夫睁大了眼睛: “原来你女朋友在国内啊, 我还一直以为纪姑娘就是呢. 哇, 那她很够朋友啊!”
“大夫意思是?” 君子问.
“这几个月来她照顾病人做的那些, 不是亲人的话很难想象. 我知道的, 煎那些药, 做那些羹都很费神, 几分几厘, 什么火侯, 要很仔细的. 有几样东西她是跑很远的地方买到的…不简单哪, 不可思议…”

接下来几天, 方觉带着姐姐和心欣去逛城里好玩的地方: 好萊坞, 狄斯尼乐园等等.
“感觉怎样?” 几天逛下来后方觉问.
“就是比较刺激吧, 反正当代的文化都是刺激文化, 全世界都一样吧. 狄斯尼乐园我就喜欢那小小世界.” 心欣说, “不过植物不错, 博物馆也挺好.
心欣还是那么传统, 方觉想.

回到家里, 君子自己去做饭, 让方觉陪心欣说说话.

“喜欢美国吗?” 方觉问她.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事.” 心欣说, “如果我来美国居住, 我能做什么呢? 我现在当编辑, 做的很得心应手. 将来还想当老师, 和孩子们在一起. 可是我要来美国的话, 语言是个很大的障碍, 我能做什么呢?”
“这个倒不用担心.” 方觉说, “来了以后去上上学, 你自然就会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了. 再说了, 我将来学成后做的是科技工作, 收入很高的, 即使你就呆家里, 经济上也不用担心的.”
心欣说: “要我就呆家里, 还真的不知道会不会适应.”
“你是不是也觉得男女都工作才叫平等? 那爱情才可靠?”

心欣低着头想了许久, “也不是, 顺其自然, 真得呆家里我也可以的. 我的爱情观和态度大概属于比较低调比较自然可是又很固执的那种.” 她说.
“你的词用得很准确, 虽然长大后和你在一起的机会并没有很多, 可是我一直都觉得你很 ‘固执’,” 说到这里方觉笑了起来, “就是很专一的意思. 有时我会问我自己心欣究竟在乎我什么, 究竟抓住我哪点不放.” 他从小到大对自己都是又自信又不自信, 而心欣是他自信的一个坚实基础.

“说来人不信, 自从小时候认识你, 那印象就再也挥不去了. 真的, 你十四岁那年送给我的那玫瑰, 到现在我还觉得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想起你, 就觉得很亲切很安宁. 看看其他的男人, 心里没有底, 有种恐惧感. 这些年, 和君子姐, 和南燕都变成亲人了, 也很难分开了.” 平时话不多的心欣一口气说了这许多.
“我知道, 亲人的感觉很美好.” 方觉说.  大概这样一种从童年就开始的纯真的亲情, 是他和心欣之间无形而又坚固的纽带.

“不过, 话又说回来,” 心欣说, “我早就看出来了, 红楚很爱你, 虽然她不表露什么, 她的感情很深的, 看她为你做的那些我真的很感动, 也可以说她是救了你的命. 我虽然很想和你在一起, 也有很多的理由. 不过我也看出你有难为的地方…其实, 我也很想得开的, 你不要考虑什么定婚不定婚的事, 不要勉强自己的感情, 真的更喜欢她的话, 你就去追求她吧, 她对你将来的事业, 也许会更有帮助些.” 

没有想到心欣这么大度这么明事理体谅人.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看上去很平淡;  方觉看着她,  不知她说这番话时真正的内心是怎么样的,  她...一定伤心一定难过....可是语言和外观就是这么有用, 心欣一番话多少让方觉焦虑不安的心态安定了一些. 使他的心里能腾出一个平和的小空间来估价自己对两个女人的感觉和感情.

情不自禁抬起了头望望楼上, 他知道红楚还没回来, 她的门还紧闭着. 他知道自己心里对她的思念, 依恋和向往. 他不能再象以前似的疯狂, 可他也不能羁绊于同情或是其他考虑. 假如说婚姻真是神所撮合, 那么婚姻真的是很神圣的, 难道结婚的对象不应该是自己真正倾心的人吗? 红楚爱自己, 但是她一直都压抑自己的感情. 难道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竟是句空话? 到头来还是各种世俗的因素在干扰破坏? 自己是犯过错, 难道这个错就判定了自己无权再选择?

君子把心欣叫了去, 问她都和方觉讲了什么. 心欣就实话说了.
“哎呀, 败笔呀!” 君子叫了起来, “我给你们提供机会你就跟他说这些呀? 你得有点进攻性才行.”
“进攻性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喜欢那样.” 心欣说.
“得, 我得让我爸爸和他说说. 还有, 等小纪回来, 咱们和她谈谈.”

君子真的就和父亲通了电话. “爸爸, 您跟方觉说两句吧, 和心欣的事无论如何这趟得定下来. 您平时不太管, 您的话一定有份量.”
方觉的爸爸真的就找方觉说话了, 他告诉方觉, 不要异想天开, 爱情从来不是孤立的, 孤立的爱情也不会持久. 婚姻和家庭是联系着的, 婚姻是一个人的担待, 要有责任心, 要有良心, 不要老跟小年轻似的谈那些没影的浪漫,  你让一个那么好的女孩为你等了这么久,是你担待的时候了;  不要因为心欣好对付就可以随便抛开,  “那样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说. 他还特意说起他当初和方觉妈妈的恋爱和结婚, 很象是心欣和方觉的关系.
“我和你妈那时候有多幸福你应该也知道的. 我们从来不吵架.”

爸爸说完了, 把南燕叫过来和方觉他们说话. 南燕是一口一个爸爸一个心欣阿姨的叫得亲, 还问爸爸什么时候带她去美国.

听着父亲的话,方觉的心路起着剧烈的震荡.  脑海起了180度的转弯.  是啊, 父亲是过来人, 他说得对, 婚姻和家庭是一体的. 这个家庭既是小家也有大家. 不管是小家还是大家, 对自己都寄托着许多的期盼. 从小南燕, 到心欣, 到姐姐和爸爸…自己怎么能那么自私呢; 自己自私任性尝的苦头还少吗?
爱情从来不是孤立的, 孤立的爱情也不会持久. 就是说, 爱情, 还真的不是生活的全部. 自己生活里, 有孩子, 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又被自己一再背叛的心欣, 有一个骨肉情深的君子, 有一个厚道的父亲….红楚在这个环境里, 有什么样的位置呢…..

心里隐隐作痛的瞬间,  他的思路回到了童年, 他回想起那个纪念碑园, 那里面的花鸟和蝴蝶, 那田间的小溪. 那里的每一朵花的色调和香气,都在他的命运里起着作用; 唯一不相配的, 是那个稻草人, 永远不知道它心里想着什么, 想告诉人们什么事情的稻草人. 其实自己今天所面临的选择, 它十几年前早都看到了….他还记得它当时那诡异的笑….
其实不仅是诡异, 那近乎是有些悲壮. 当人心不再稚嫩, 当爱情不得不和另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良心和常规作战时, 当这场战事里爱情不得不败下阵来, 却还要唱着那支古老的情歌时, 真的, 是既诡异, 又悲壮.

记得自己生命里的几个历程,一个是妈妈离开,一个是宣蓉怀孕.....还有一个是不是.....是不是会是现在。
他怕里程碑.

 

上一集: 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长篇小说) 五十五

下一集:要多久…才能认识你 (长篇小说) 五十七

《情爱 梦想 征战》出版:知友集序

短篇小说:雨夜奇遇(下)

虔谦《情爱 梦想 征战》出版

虔野文学伊刊2010年第三期(2010-01-23 14:51:21)

刊志 (5) 承蒙这么多人的福 ......


 

浏览(269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