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淫女 (短篇小说)四 2010-06-07 07:18:43

 

 

“麻风”人说着门又伊伊呀呀地关上了。

那天傍晚,银女就一直在桶楼边的石头上坐着。 不远的地方有条水沟,散发着陈水的臭味。银女只管流泪,嗅而不闻。

夜近深了,桶楼门又轻轻地开了,“麻风”人探出头来。他往银女这边望了一会儿,走了过来。

“姑娘,这么晚了,你得回家了。外头难保没有歹人。”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说。

“我不想回家……”银女说着,当着“麻风”人的面,哭了起来。

“你不回去,那你家里人怎么办哪?”

正说着,不远的地方传来声喊:“银女,跟我回家去!”原来是阿爸来了。阿爸一拐一拐地走来,对“麻风”人吼了一声“离我女儿远点!”

“麻风”人不声不响回自己的桶楼里去了。

“阿爸,和他没关系。”银女边说边看着“麻风”人的背影。

“闭嘴!”

“是真的阿爸。”

“我不傻,你快跟我回去!”

心碎了的银女跟着怒气冲冲的阿爸回到了家里。姐姐金女还没有睡,正在家里坐立不安。

“回来啦!阿爸,你在哪里找到银女的?”金女见妹妹回来了,心石落地。

“你问她!从今往后你看紧点这个野丫头!”阿爸说着,也累了,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那天夜里,姐妹俩聊到了清晨。“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你就是不信。我好歹比你长几岁。”

金女对脸上还留着泪痕的妹妹说。

 

那以后,银女沉默寡言,象变了一个人。她在一个联合诊所里当挂号员,很快就有人反应到诊所领导那里去,说这个女人不干不净,不应该坐诊所柜台。于是一夜之间她成了诊所清洁员,就是打扫卫生的。有一次,她扫着地。扫着扫着不小心碰到了张牙医的脚,他就开口骂了起来:“你小心点,别脏了我的脚!贱人!”“就是,跟这种女人不用客气。”立刻有人附和。

“我不贱。”银女回答道。

“你说什么?”张牙医追问。

“算了,跟这种女人费口舌不值。”有人劝牙医。

 

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诊所里有个中医叫唐河,站出来好几次为银女解围。也会在大庭广众处和银女聊几句。银女很是感激。这些日子,几乎没有人会过来和她打声招呼,更不用说问句冷暖。

越往后,唐河的目光就越加关切起来。有一天下午,银女进去打扫他的诊室,里面没有病人了,唐河站了起来,说:“我来吧,你歇会儿。我看你挺辛苦的。”

“我不累。”

“坐着。”唐河从她手里轻轻拿过了扫把。

银女呆呆地看着他扫地。

“放心吧,我从小是干活儿出身的,做这种事不别扭。”唐河说。

 

唐河三十出头,一米八的个头,浓眉深眼高鼻梁。论相貌,心志还有些比不上他呢。银女有时候会忍不住多看他一眼。不知为什么,看着他的脸庞和身躯,她就联想起解放军战士来。

“解放军?”唐河一听就笑了,“你别说,我真的差一点就去当了兵。那军装一穿,命运就两样了。”

“不管命运怎么样,你穿上军装肯定很神气。”银女说。

这一天,唐河在洗手间边上找到了银女,悄悄跟她说,礼拜天有场好戏,他买了两张票,要不要去看。

银女很犹豫,她怕人看见。她本来是由着性子做事的人。可现在从家到邻居到诊所,到处都是眼睛盯着她看,她心理变得很脆弱。

“没关系,我们分头去,晚上谁也看不见谁。”

银女答应了。

戏开演了,两人坐在了一起。银女发觉,唐河不时拿眼睛瞟她,那场戏,她看得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把戏看完了,唐河就说还早,要不到他家坐坐?银女说她不习惯串门。没关系,他说,家里就我父母和小弟,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银女踌躇片刻,终于跟着唐河走。(谢绝转载)

 

 

上一集:淫女 (短篇小说)二

下一集:待续

我爱海云 (下)

我爱海云 (上)

2010 耶鲁大学毕业典礼: 99.9% 的感动 (图)

相信,不相信 (中英版)

 

浏览(511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