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我和韩国的心结 2010-06-14 06:56:45

我很少写这样的文章,我知道,君子成人之好。忍不住把它写出来,没有成人之恶的意思。

本来和韩国没有心结,也没有多少特别的感觉。假如有,那也是佩服:韩国比我们小很多,足球成绩却超过我们;韩国人保卫某岛(他们认为那某岛是他们的领土)的勇敢行动;等等。当然,多年前,韩国名车HYUNDAI,我却不敢恭维,现在应该是好了许多。

这心结起于一次朋友的到访。我们谈起中国和别国的关系。我说我至今对日本人还是难以释怀。他就说:韩国人更糟。我很吃惊。我一向对韩国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于是问:韩国人怎么样?
“他们是忘恩负义的一群。”他说。当初他举了些例,我却是记不清了。
他的话,我往心里去了。因为我也非常不喜欢忘恩负义的人,这一点,倒和种族之类没有关系。

没过多久,公司里来了位韩国同事。一见他的东方人模样,我就会想起几年前的台湾同事。同是东方模样,感觉却是那样的迥异:血水难挡啊……

由于记得朋友那道对韩国人的评论,我也有意克制自己的情结,常常主动和韩国同事示好:和他分享食物,夸奖他、他拍摄的图片和韩国足球,在同事、老板面前维护他,等等。我以前的同屋曾告诉我:这些亚洲人之间很不团结,比如韩国和日本,日本和中国,中国和韩国,我还使劲说:不会啦,中国和韩国不会不好啦。“会,相信我。”同屋说。

我和韩国同事一直相敬如宾,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爆发。那一天,我在班上,那位韩国同事和另外几位正聊乒乓球的事。他和他们大谈韩国队如何打败中国队,并眉飞色舞(我听出来的)地说,第一次打败中国队后,韩国人欢欣鼓舞地说:好呀,我们打败了中国孬种了!
我腾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我问。
美国同事尴尬:“得,说话小心,那边就坐着一个中国人!”
“你说什么孬种?”我又问韩国同事。
“没有啊……”他搪塞。
“打赢就打赢,干嘛骂人?!”
他不说话了。那以后,我有意不理他。他看上去有些不安,主动过来套了好几次近乎。

我心里明白,韩国人恨中国有他的理由。我的韩国同事告诉我:中国侵略了韩国。我们认为的抗美援朝,在他看来,是对韩国的侵略。另外,有如我们责怪美国乐见两岸分离而不愿两岸统一一样,韩国人也认为中国乐见两韩分离。

国际问题,政治问题,外行人少发表什么意见。就我个人而言,我所该做的,就是尽量理解人家的心情和它的历史渊源,将心比心;尽量尊重和欣赏人家的文化。我们中国人一直企盼的,不也是人家的尊重和欣赏吗。

骂人不对。假如我再听到,仍然会回敬。至于说心结,人来自不同的国度,心结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并且应该克服的。博爱,更是基督信仰的内涵。成人之美,从善如流吧。

 

心慈 (中篇小说)九 和叔叔重逢

淫女 (短篇小说)五

日记:恩典领我二度到佳思地教堂

心慈 (中篇小说)八

我爱海云 (下)

 

浏览(2459) (0)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0-06-15 06:57:37
Thank you bush for sharing the comments! 一日三省吾身,我觉得中国人这方面一个时期来还是有进步的。
回复 | 0
作者:Bush 留言时间:2010-06-15 05:25:34
中国人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国家是这样,个人也是这样。被中国或中国人看不过的国家很多,但看不惯中国人的国家也不少。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0-06-14 21:43:43
汤凯,很荣幸能得你的精辟评论,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汤凯 留言时间:2010-06-14 21:25:40
我从来不在任何博客上留言,这次说一句。QQ,我完全同意你的观察和结论。我想下面这句也许是对我们这位邻居的最好描述:“极端的自卑产生了夜郎自大似的傲慢,借诋毁强者以掩盖其的卑微。”对待这群人的最佳办法?Just ignore them.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0-06-14 12:55:18
山哥,谢谢你和你的评论,问候!

谢谢 sichuan08 评论和分享文章。不过我没被洗脑。
回复 | 0
作者:sichuan08 留言时间:2010-06-14 10:22:22
被中共洗脑的:看看抗美援朝死怎么回事/1

有人恨中国人就像我们恨日本人一样

蔡真妮



我在加拿大的小镇上开干洗店时,镇上的东方人除了两家中国人之外,还有三户韩国人。一家开餐馆,一家开杂货店,还有一家男的是科学家,在镇外的农科所工作。

科学家的太太长了典型的韩国人的平脸,细长眼睛,年纪在五、六十岁上下。她经常到店里来干洗衣服,同是东方人,见面了会有很亲切的感觉,我看到她,总会和她聊一会儿,有时候她还把自家种的蔬菜送给我。她早已不工作了,儿女也已成家立业,闲来无事,总是到教会帮忙,做义工。

她经常劝我到她们教堂去参加礼拜,认识主。和我在一起时,虽然一直是和蔼可亲的样子,可我发现她的眼睛里时时会闪过一些我琢磨不透的情绪。

慢慢熟了一些以后,她问我家里父母是做什么的,兄弟姐妹是做什么的,后来又问有没有亲朋好友是当兵的等等,我感到她不是无缘无故问这些,却也没往心里去。

后来我无意中问起她的家世,她的脸色就变了,抑郁中夹着悲伤,还有一丝丝——恨意。

原来她家在南韩乡下是大户人家,大概就是我们说的大地主。父亲这一代有兄弟五人,结婚了三个,都住在一个大宅院里,全家人规规矩矩地过日子。朝鲜战争期间,他们那个地方被北朝鲜和中国军队占领了。

一天深夜,她家里突然冲进来一些军人,把她爷爷和她爸爸还有两个伯伯一个叔叔强行带走了,妈妈搂着她和弟弟被荷枪实弹的军人逼在屋角,眼睁睁看着爸爸被带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她说至今都记得爸爸临出门时回头望她们娘三个的那一眼。

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留下满门孤儿寡母。

全家的成年男丁中只有小叔叔当时在汉城读大学,逃过一劫。

她当时七、八岁的样子,已经记事,失去亲人的伤痛刻骨铭心。

我问了一句:“那你说的士兵是北朝鲜的?”她死死地盯着我:“是你们中国人!是中国军人!”

然后她又说:“当时美国的飞机天天来轰炸,中国士兵把我们这些妇女儿童都赶到大街上,一排士兵一排老百姓地站着,然后向前移动。美国飞机盘旋再盘旋,无法扔炸弹,最后就只好飞走了。”

我震惊于她讲的东西,半天说不上话。后来我说:“战争对于平民百姓而言都是残酷和恐怖的,你们当时的领导人为什么要侵略北朝鲜,发动那场战争呢?”

她听了很吃惊,问我:“谁告诉你是我们发动的战争?是金日成的北朝鲜突然越过三八线攻入南朝鲜,占领了南朝鲜大部分的领土,联合国才派出部队在仁川登陆。再后来你们中国人就过来帮北朝鲜打联合国的部队!”

我目瞪口呆。我学的历史不是这样的。

也从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别的民族的人象我们仇视日本人一样地仇视着我们。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0-06-14 07:41:18
有趣的故事。

姊妹夏安!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