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最后一次:2011-5-13 的日记 2011-05-15 08:09:39


1

和一会儿瘪一会儿胀的轮胎奋战了三个小时,又和电脑病毒奋战了六个小时;当然,主要是和新的挑战:网路工程一直在做无休止的奋斗,周五晚开车回到家里,我是精疲力竭。

车刚熄火,就见西装革履的儿子正要出门。
“K,上哪儿去啊?”我问。
“去做表演啊。”儿子笑容可掬地回答。
“表演?什么表演?”
“就是演讲表演啊,爸爸和弟弟都去。”
我一听,就有心有余力不逮的感觉。“K,妈妈很累,怕是去不了。”我语带着歉意。
“累了就不要去,没有关系。”儿子说着就过来帮我提箱子。
“不不,你快去吧,别迟到了。”
“妈妈,还有时间,我帮你拎东西。”儿子说着,像平常一样,帮我把箱子从车上拿了下来,拎进了房子。然后,和我挥手说再见。

我还在门口发愣,他爸和小儿回来了。“Kevin 是什么演讲表演啊?”我问他爸。
“就是他们中学一年一度的演讲表演。”他爸说。
哦,想起来了,是Showcase。 这是,这可是大儿中学生涯里的最后一次演讲表演!
“一起去吧。”他爸说。

当然了,我太想去了。可是嗓子发炎,身体发烧,又要坚守晚上七点半到十一点的班。只好面有难色地说:“我去不了。”

他爸匆匆做了饭菜,叫我和小儿过来吃。我吃不下,只喝蔬菜汁。晚饭后他爸带上录像机就准备出发。小儿还在犹犹豫豫不想去。我说:“你要去,这是你哥上大学前最后一次在中学演讲,你一定要去。妈妈要不是身体不舒服,又要ON CALL,妈妈肯定去。”

2

爷儿俩走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绪不宁。突然我坐了起来:去他的什么ON CALL,儿子中学年代的最后这一次演讲,我无论如何也要出席,车,我还开得动。

于是我带上工作用的手提电脑,带了筒水和一些饼干,出门去了。

我到的时候,室内灯光全暗,表演已经开始了。我的晚间系统监控也到点了。四周一片黑,座位又挤,光把手提电脑从包里拿出来就折腾了半晌。看不清键盘,只能凭着感觉打字。登陆视窗,安静的四周陡然响起一阵登陆乐声,搞得我紧张加难堪。
“旁边的人可能觉得我很烦,来了还折腾什么电脑;没人知道我是下班刚回家,饭都还没吃,头重脚轻,目眩耳鸣,还要盯班!”我暗自委屈。

一场精彩的、充满兄弟温馨和趣味的双人表演后,主持人把大儿请到了台前。主持介绍了大儿的演讲队领队身份和在演讲领域的傲人成绩,接着便给了大儿三题任选一题,准备三十分钟,演讲七分钟。

大儿准备期间,台上继续精彩的演讲。同上次我来观看一样,中学生们对人生和社会的理解和期盼,他们的热忱、理性、责任心、抱负以及爱心让我赞叹不已。有位女中学生的演讲是有关生离死别。我深叹,小小年纪的他们,已经对生死有了独立的思考和健康的认识。另一位女中学生探讨了人性对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双重需要。

儿子登场了。他选的题目是:你认为谁会成为下一届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以竞选策略、经济经验和业绩,以及共和党内部当今的弱势来论证Mitt Romney会是应运而生并当之无愧的下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七分钟的演讲中他条理分明,时有幽默,引得台下阵阵笑声。儿子还当场创造了一个英语歇后语:Broken Pencil --- Pointless。


3

休息时间,灯光齐亮。借着灯光我收拾自己的东西:电脑、水和饼干……准备先行回家。在台前第一排,我碰见了小儿和孩子他爸。我问小儿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他笑眯眯地说不。哦,敢情受了刚才那个哥倆好节目的启发和感染,想通了,明白兄弟情份的重要了。孩子他爸正笑呵呵地和其他的家长在那里交谈。

我问身边一位高中生,也是大儿的演讲队友:Kevin 现在在哪里?我能见他吗?我想让他知道,妈妈来过,观看了他的演讲。
高中队友说他在台后,出不来。我只好带着点失落地走出了会场。不料在出口处前面的厅里,我看到了大儿,正和几个同学谈笑风生。我过去叫他,他一见我,眼睛一亮,很惊喜地大声喊我。
“怎么样,妈妈,你喜欢我的演讲吗?”他问。
当然喜欢,还用问吗。

儿子的女友站在另一群谈话的人群里。我站在那里,看着她,想和她说再见。她看到了我,心不在焉地和我挥了一下手。我意犹未尽,还站在那里看着她。在那个瞬间里,我明白了“婆婆”心态:婆婆对媳妇感情的特征之一,是这感情是她对儿子感情的依托和延续。
儿子的女友大概注意到我站在那里的古怪神态,于是她又向我挥了挥手。我朝她点头致意,用嘴势告诉她,我要走了。


4


天色近黑,我驱车行驶在天使大道上。一路往北,突然想起了以前,儿子学会开车以前,我开着车沿这条路送儿子上学的情形。再往前想,想起了大儿在我怀中的情形。虽然那时候,盼着孩子快快长大,但是当母婴阶段一去不复返的时候,心里竟是如此的伤怀。最后一次,人生一世有着数不清的最后一次,什么时候大儿刚刚加入高中演讲队,经历了多少“沙场征战”,这么快的,终于到了这最后的一次演讲表演,也终于到了快要和他的高中和他的暖窝 ------ 家 ------ 说再见的时候。
爱伤怀的我,泪盈满眶。

想起了那个女中学生有关“再见”的演讲。人生,从某个角度上讲,就是不断说再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也像女中学生说的,经历了拒绝、愤怒、讨价还价、悲哀、沮丧最后的面对和接受,人终将走向达观。

观看了大儿的演讲后,就基本上卧歇在床,这篇日记,也就这么断断续续的、昏昏沉沉的写告了一段落。

 

程宝林:孕妇,苹果,刀疤

母亲手记:我的儿子自然

《一天就够》141 崖边的小寒

一个母亲最快乐的母亲节! (修改)

母亲节献花,中国男人不浪漫?

 

浏览(3001) (0)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1-05-15 22:11:35
德州渔夫_2010,说得太对了。用我原来一位四川同学的话说,我是“深痛恶绝”:)
回复 | 0
作者:德州渔夫_2010 留言时间:2011-05-15 19:04:21
嘿嘿, 拿年薪的就最恨On Call啦。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1-05-15 18:53:54
谢谢怡然,是挺高兴的,也很多联想。我会注意的,你也多保重!再叙,祝好!
回复 | 0
作者:怡然 留言时间:2011-05-15 10:49:53
虔谦:
看得我也眼泪连连的,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啊!
有这么值得骄傲的儿子,是做母亲的自豪和欣慰。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