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逃犯短篇 佳思地七十七号 (二) 2011-06-09 22:15:22

 

短篇小说 (2)


我炒了两碗米饭,做了一盘沙拉和一小锅鸡丝玉米汤。
他二话没说就坐了下来,贪婪地看着桌上的东西。
“你不,先洗洗再吃?”我看着他布满尘灰的脸和手说。
他回头对着另一堵墙上的镜子看了两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哦,是啊,很脏是不是?”他露出了孩子般的傻笑。
那笑感染了我,我也笑了一下。
“你得跟我一起去。”他不笑了,脸上恢复了警觉。
我点点头,陪着他去了水房。他打开水龙头,双手接水往脸上洒,三下两下,他甩了甩手,示意可以出去了。

我们重新坐到了饭桌旁。我集中不起来精神吃这饭,不时揪个机会往他脸上瞟一眼。他看上去不象是坏人。洗过脸后,我才确定他是白人,也许是意大利裔的,因为他的头发是深棕色的,看上去有点像我一位很帅气的意大利同事。 他肯定是饿坏了,没几口就把那碗炒饭吃了个精光。
不知不觉的,我把我自己的那碗递了过去。
“不不,你吃。”他说。
“没关系,我还有别的。”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回厨房。
他跟了过来。他是怕我去打电话报警或是拿武器自卫什么的。
我没吱声,从橱柜里拿出来个广式方便面,满上水,放到微波炉里热。
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跟着我,直到我端着面又回到了桌子旁边。
“方便面味道很香。”他说,鼻子动了动。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鲍伯。”他顺口一答,听上去好象是他临时编造出来的名字。也许他真是犯人,没有自由在外面的世界里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从哪里来的?”我又问,止不住好奇。
他没回答。
“从监狱里出来的?”
他没否认。
“你怎么会进监狱的?”我索性刨根问到底。
他放下手里的刀叉,凝神了片刻。
“对不起,不方便就不要说。”
“因为我杀了那个该死的狄克。”他的声调有些激动,我大概触到他的痛处了。
“狄克?”
“那家伙折磨珍妮还不够,最后还杀了那个无辜的姑娘。” 他说着,额头上的青筋显露了出来。
我倒吸一口冷气,他的故事把我震慑住了。

他重新拿起了刀叉。“我本来没想杀死他的,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没想到那家伙那么不经打。他死了,我进了监狱,也值了,替珍妮报了仇。”
“为什么要你出手呢?这种事应该交给警察。”
“哼,”他冷笑了一声,“抓了,法院判证据不足。”
一阵沉默。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他换了话题,打破了沉寂。
“黛比。能不能,再问一个傻问题?”我想回到老话题。
“我听着呢。”
“你怎么想要跑出来?”
“的确是傻问题。”
“越狱很危险的啊。”
“自由值得一切。”
“可是不值得牺牲爱。”
“我再也没有爱可以和自由竞争, 除了你的这份晚餐。” 他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点调皮的笑,“能在这里吃上一顿你做的晚餐,我逃出来算值了。”
“真的?”他那难得的一笑叫我心动。
“真的。不过,你会恨我吗?”他抬起头来,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
“恨你?为什么?”
“我跑到这里来给你麻烦。”
“没有什么麻烦的,谢谢你和我分享你的故事。只是,你不会,再杀人了吧?”
“珍妮死了,鲍伯死了,我还杀什么人呢?”他咳了两声。
他喝完鸡丝玉米汤,晚餐算是结束了。

我开始收拾桌子,清洗碗筷。他一直跟着我。等我收拾完了,他就问我:“你能不能再帮我三个忙?”他的眼光很殷切。
三个忙?我心里紧张加纳闷。一个就够大的了,还要三个?
“什么忙?”我不安地问道。
“第一个忙,能不能让我洗个澡?”
“能啊。”我松了一小口气。

 

逃犯短篇 佳思地七十七号 (三)

短篇小说 佳思地七十七号 (一)

骊歌吉韵

像变了一个人,内容将超出毕业典礼

我的而然 (下)

《一天就够》此情难移(精华载毕)

回望《天涯之桑》

 

浏览(10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