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又读七月 2011-09-26 15:32:04

 

七月和我在伊甸文苑认识,后来又先后到了朱小棣担任文刊主编的咖啡文学网站。我稍早在《无人诗抄》读诗系列里分享了七月的《安德烈的祖父》和《今夜我读策兰》等诗。近期七月又出新的诗作,这些诗是在其父过世后写的。同为论坛文友,我几乎能触摸到七月写这些诗时的心跳。

春天

花突然盛开
河水也开始泛滥
春天来了

我却还在去年的七月
有时炎热如同北方
夜深时分
霜慢慢落下
冻僵一地岁月

四季轮回后
日子依旧丰盛
风里,树义无反顾地抽芽
重复
所有的忧伤

即使是春天
温暖的阳光下
人们仍匆匆地
赶走着痛苦之路


春天诗,知多少?然而如同人生感悟无穷尽一般,作为希望象征的春天,也从无穷尽的角度引发诗人的感触和情思。这个春天,对诗人七月来说,是特别的一个;因为这是她的慈父离开以后的第一个春天。诗人敏感和带着忧伤的情思触角,伸向了宇宙和人生的各个角落:生死、痛苦、岁月和遥远的故国 ......

在诗人眼里这个春天显得异常突兀。尽管春花不期而至,河水也肆意泛滥,诗人的心态却仍然停留在去年的夏天(那是诗人父亲说再见的时节)。那个特别的夏季,寒热不定,炙热会如北方酷暑;而子夜时分,霜慢慢地下着,浇在回忆绵绵,思绪万千的诗人心头,岁月和四方就这么被冻僵、被凝滞。

四季和佛教里的人一样,经历着命定般执着的轮回,重复着忧伤。既然重复的只是忧伤,那么春天,天光温暖、百花绽放、生机勃勃的春天,失去了希望之象征的意义,成了人痛苦的反光镜。

我被这首诗前两段里那情与景的反差交融所深深感染。




这里,是异国
我却看见
一扇
故乡的门
门掩黄昏

鸽子
莧着寂寞
飞了千年
在正午的石阶上
等待

杨柳堆烟
帘卷青蔓
沿败井
江南不再

归去的路
夭折在四月的风里


门,是另一个文学和人生的主意境。一个“门”字,一个门,隐藏着深刻丰富的内涵。门可以代表一种转折,一个里程碑;门,常常是神秘的,也是深藏希望的。当然,门,也可以代表一种隔离和阻隔。

身在异国的诗人,看见的却是故乡暮色里的一道门。意境和思绪一转,诗人看到了一只鸽子。鸽子嘴里衔着的不是橄榄枝,而是千年的寂寞。她栖息在正午的石阶上,等待 ------ 她在等待着什么呢?她是否,在等着久违了的远方的人的归去?
诗人自己解说:“那首《门》,是上个月在意大利的古城Sulmona,突然见到的,那种感觉十分震惊,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看见了生命的轮回。”如此看来,那只鸽子和那道石阶,竟是诗人的一种轮回意象。

接下来,诗人用很精粹的古风词语,凝练地描绘了时空流转,诗人心中江南难觅的情形。春水望穿,归去路断 ------  如同前一首诗里春天成了昏晦痛苦的反衬一样,这首诗里的门,包含了渴望,却没有希望;它和悠悠岁月及迢迢距离一起,成了诗人和故国之间天各一方的象征。

七月近期的诗比较苍凉和哀伤,这和亲人的离去直接相关。诗人自己说:“的确,自从父亲去年夏天突然去世后,我一直处于‘某种不凡的人生进程’(虔谦语),或者说,对死亡有突然的醒悟。看陈河的电视访谈,他说:父母像树一样为我们挡住了死亡,现在,我们要自己面对死亡……
这些诗,都是在这种心态下写出来的。人到中年,感受的更多的是生之艰辛。”


中篇小说 痕~ (十六)

一对雨刷子

一般博客文章和文学作品的差别

257字小说:小青(附故事评论)

读志梅 (图)

中篇小说 痕~ (十三)处女处男

 

浏览(5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