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中篇小说 痕~ (十九) 2011-10-04 07:32:23

 

妈妈见喜英一付不谙世事的眼神,就说:“女儿呀,你没看出来吗,红嫂是领谭先生来相亲来了。”

“相亲?相什么亲?”喜英还是没反应过来。

“莲子还小,人家是来相你这门亲呀!”

“我?我有亲了。”喜英脱口而出。

“妈早知道了。”妈妈说。上回她写信问女儿这事,女儿没有吭声,这回算是回答了。“可是你想想,你在那个偏僻山区里不知要呆多久呢。那里活儿重,水土又不合,瞧你脸这虚肿的样子,离得那么远,我真的不放心。”

“那跟谭先生有什么关系。”喜英说。

“你不知道,人家谭先生在香港做大生意。和他结了婚,你就可以离开山区,到香港去过好日子。仁子,他有什么呢。”

“妈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仁哥他还是你的养子呢!”喜英对妈妈的话感到很不以为然。

“唉,我还不是替你想,为你好。”

“我这样就很好,改日你跟红嫂说一声,把这事给推掉吧。”

“人家谭先生对你也不薄,刚来就给你买了那么名贵的包……

“妈妈,你怎么不明白,”喜英打断了妈妈的话,“不一样的。”

 

 

受了“相亲”事件的刺激,回平山的途中,喜英沉默寡言。喜仁说她好象有心事,问她怎么了?喜英支唔了一阵,终于忍不住把谭先生的事告诉了喜仁。

这下轮到喜仁不言语了。

喜英见状,有些着急。“仁哥,这事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已经让我妈妈推掉这个事了。”

“我知道。”喜仁说。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会推的,只是我在想,跟着我,你也是受累。”

“你不也一样,我不怕累。”

 

这年平山的雨季来得早。 绵延数周的雨,山径田垄都特别滑。喜英见农民们都穿草鞋。他们说草鞋贴路,不容易走滑。可是鞋面粗糙,喜英实在穿不惯。有时候她穿一双粗底的球鞋,有时候索性就赤着脚走田垄。 肩上还挑着重重的担子,一不小心,就会踉跄走滑。

“仁哥,今天我险些就滑水田里去。”收工回宿舍的路上她告诉喜仁。她单肩挑着一付空担子。

“别说是你,我们那边的小祁就摔的满身都是泥。”

“我觉得这活儿比插秧都难。”

“悠着点,不要太玩命。”说到这里喜仁突然手按着大腿关节处,哼了一声。

“仁哥,你怎么了?”

“最近这关节有些痛。”

“怎么会这样?”喜英担心了起来。

“那年拉板车搬东西时伤了一下,大概落下根了。”

“回去,我给你熬点姜酒汤,行行血去去湿。”喜英说。她突然想起了妈妈说过,香港有一种风湿止痛膏,特别管用。

 

 

山里潮湿,洗的衣服晾起来,几天才能干利索。这一天,喜英把晾干了的衣服收起来,走进宿舍。猛一抬头,突然就尖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同宿舍几位女知青问道。

“有条蛇在上头!”喜英边叫着边指着房子上端的房梁。

大伙儿往上一看,个个大惊失色,原来一条不大不小的青色蛇就盘在那梁上,头还伸长着往下看。刚才几位女知青就坐在那房梁底下的桌子边。

这下可不得了了,女知青们惊叫着跑了出去。邻近的农民听见了,就赶了过来。

那蛇也不知是受了刺激还是怎么地,竟然从房梁上爬了下来,干脆就落到了安妮的竹席床上!安妮双手掩面,不知如何是好。

那农民示意女知青们走开,低声说道:“别怕,是条树蛇,没有毒。”说着他挽了挽袖子,轻轻朝那竹席床走过去。女知青们都站得远远的看。只见他走到那蛇的背后,猛的双手按住了蛇头,一手死死掐住蛇颈,另一手抓住它的腹部,就这么两手将蛇提了起来。

当那农民携着那条盘绕着的蛇走出门口时,一边屏着呼吸的女知青们才突然 “哇!”的一声传出了惊叹。

“树生师傅,您要把这蛇弄哪里去?”喜英问。

“给我大伯送去。他是养蛇的。”

 

 

上一集:中篇小说 痕~ (十八)

下一集:中篇小说 痕~ (二十)艳红来

 

为兄弟骄傲:《刁兵张晓峰》序一 (图)

钱久钢:憧憬是一种罪名 (图)

四川荥经的几张照片

又读七月

一对雨刷子

一般博客文章和文学作品的差别

几幅柬埔寨图片,几段文字

 

浏览(121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