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中篇小说 痕~ (二十一) 2011-10-07 07:32:03

 

第二天,艳红又来到了喜仁的宿舍。尽管这次她穿一身粉色紧身毛衣,突显出她丰硕的胸部,喜仁却没有了昨日的冲动。

他知道他的冲动一开始就动机不纯 --- 不是那种自然的冲动,犹如他和喜英的第一次那样。在他的潜意识里,和喜英那是爱,情爱,性爱;和艳红却是功利:他想巴结她,他想接近她因为她是地区党委副书记的女儿。

看着艳红艳丽的装扮和她扑朔迷离的眼神,他感到自己的卑鄙。

可他还得要继续卑鄙下去,有如文攻武卫那会儿,他看着喜英被刑却见死不救那样。

艳红见了他,神情有些踌躇。她问喜仁今天干什么活儿。

 

“大年初一,放工了。”喜仁说。今天他只想睡觉,不过见艳红百无聊赖的样子,就说要不然我们去镇上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艳红点点头。

 

喜仁在平山过了一个身边只有艳红的春假。他给艳红买了一盏很漂亮的元宵灯,一盆平山特有的淡红色冬菊花,给她做了几次蘑菇面,还帮她修好了透风的门窗。艳红告诉他,她可以保证他今年就调出平山,到市里去工作。他们一起去。

这命运里的奇迹在喜仁的心底发着酵。想着跳出山沟的新日子,心里是一片阳光,兴奋从中来。可是每次兴奋到一半,就会想到喜英,心情又一下子跌到了谷底,黯然神伤。他知道,他这辈子只爱一个女人,那就是喜英。这是他生命里的事实,无可更改。他不知道命运要如何摆弄他,如何让他面对两个女人。

 

元宵过后,喜英回来了。当天,她就来找喜仁。

“仁哥!”还是那一个纯音,还是那一付凝神。只是眼神里多了许多忧虑。

“英子!春节过得好吗?”他迎她而去,步伐稍微慢了一些。

喜英摇摇头,眉头紧皱着。

“怎么了英子?”

“他们要我嫁给谭先生。”

“哪个谭先生?”

“就是香港来的那个四五十岁的谭先生呀。我妈妈背着我拿了人家的聘金了。你,你妈妈也跟着支持,说……”喜英看了喜仁一眼,没有讲下去。

“我妈她说什么?”

“她说你也得找个地位高点的,将来才有希望调回城里。”说到这里,喜英抬起头:“是这样的吗,仁哥?”

喜仁避开了她的目光,没有说话。

“仁哥,听我妈说,过了清明,谭先生要回来 ……

“回来做什么?”

“回来,回来……”没有说下去,喜英哭了起来。

喜仁默默没有作声。看着她肩膀抖得厉害,他心里也是。

“仁哥,你心里怎么想的?”喜英抬着泪眼看着他,问道。

这句话把喜仁的心搅得一团乱。他一时无言以对。

“难道说,你妈妈说的是真的?”喜英泪眼里闪着心惊的光。

“没有,不是真的。”他没有勇气保持沉默,没有勇气不撒谎。

“那就好。”喜英破涕为笑。

“不过,为你自己想,也许你真的应该嫁到香港去。”喜仁的思路掉了个头。

“你舍得?”喜英问。

“这,这是两回事。”

“不,这是一回事。”

“我是舍不得,但是,我能给你什么呢?”

“仁哥,你给过我很多呀。咱们还象小时候那样在一起好吗?你还象小时候那样护着我好吗?”

“你总提小时候。”喜仁有些烦躁起来。“什么事都是在变的。现在的现实是,假如不想想办法,我们就可能得在这山沟沟里呆一辈子。你愿意吗?”

“我愿意,只要有你在。”喜英说。“我明白很多事情会变,但是也有不会变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不会变。”

喜仁听着,心里感动。 他懂得喜英的心思,他心里又何尝没有共鸣。他点点头,说:“我知道。英子,让我想想办法。”

 

那一天,喜仁称病没出工。 他自己来到山上一个破庙处。这个破庙据说是明代的人建的。文革时有人冲上山来砸断了观音的两根手指。 喜仁在那断指观音像底下坐了下来。他抬头望着观音像,他发现观音的脸上也有一处伤痕,应该也是同期叫那些人的砸的。想到自己也干过类似的事,他想笑,自嘲地笑,却笑不出来。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了喜英,想到她被打的时候自己躲了起来;想到她脸上至今仍有的那道痕迹。 那痕迹,是自己罪过的年轮,就好象这观音脸上的那道伤那样。现在情势以不同的形态再次要求他的选择。他爱喜英,她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他不会再爱任何女人。假如不是这样,那么眼下他就不存在选择的问题。她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仿佛就是他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她是那么温顺,她接受来自他的一切。他怎么能让另一个男人娶走她呢?她走了,他是谁呢?他的人生还有什么剩下来的呢?

和她结婚吧,就在这里,在这山沟里。他想着,又看了看那观音。不知这观音是否知道他心里的每条思绪每个愿望和梦想?不知这宇宙间是否真的有个万知万能万慈的人格?假如有,那就是佛祖吗?佛祖,他真的是千手千眼佛法无边吗?假如是,为什么世间有这么多的不如意?为什么有情人总不能在一起?是他们祈求得不够吗?心头突然涌上来一个愿望,就是想跪下来求观音传达他的祈愿给佛祖。求佛祖保佑他和喜英早日走出平山,去到一个快乐的安宁的城市;有工作,有孩子……

除了喜英的脸,他再也不想看到斑痕,任何斑痕,包括这观音脸上的那一道。

 

 

 

上一集:中篇小说 痕~ (二十)艳红来

下一集:中篇小说 痕~ (二十二)

 

悼念乔布斯

为兄弟骄傲:《刁兵张晓峰》序一 (图)

钱久钢:憧憬是一种罪名 (图)

四川荥经的几张照片

又读七月

一对雨刷子

几幅柬埔寨图片,几段文字

 

浏览(138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