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六) 2011-10-26 07:45:56

 

    张晓峰默默地走了。可蓉蓉的哭声敲击着硬汉的心。往日的情景既像白云一样老是飘在眼前, 想不看都不行;又如火辣辣的太阳灼肤,进而渗入内脏燃烧, 溶化了一切坚强......蓉蓉使劲吸入的是瑟瑟的秋风,而吐出来的是恨的火炮, 弹头还会转着弯、绕着圈的击中张晓峰。这一点不奇怪,不是偶然,是必然......勇敢对于张晓峰来说是用在追求心爱女人身上的,不会用在其他女人身上。对其他女人多情的勇敢、怜香惜玉的勇敢,只会是自寻烦恼。
    晓峰不敢走远,他躲在一棵大的白桦树后闭目集神,静观其变。

    这时何叔叔、何妈妈的笑脸和谆谆教导无可抵挡地、像放映机似的不间断的在他大脑里播出;身边蓉蓉情绪的失控让晓峰揪心扯肺。何妈妈一直疼爱晓峰, 倒不是因为她没有儿子,而是晓峰确实有特别招人喜爱的地方。不管是以前在省城还是而今在家乡,何妈妈每次叫晓峰来家玩,都会悄悄的递给他糖吃,还会搂着晓峰亲热半天,让晓峰去掉“何”字直叫妈妈。不说何叔叔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拿他常耐心的、真诚的教育晓峰,引导他怎么走人生路这一点,也让晓峰感到无地自容,感到自己欠了何家难以还清的情债。此时的张晓峰,看着白桦树叶上的水珠,竟觉得那水珠仿佛是眼泪,那树,也在责怪他。罢了,罢了,看来我是个“祸水”,晓峰想,干脆走得远远的别再害人了。还好马上要去当兵,过去特讨厌兵营的他, 现在倒盼着早点出发。


    只是,眼下又怎么面对蓉蓉呢? 蓉蓉这么伤心难过,她父母肯定要知道的,就算她不说她父母也能猜中。这怎么办啊!如何是好啊! 我真没脸面对她一家人。


    无边的烦躁突然找到了出气口:姜雪蕊! 姜雪蕊! 我恨你......张晓峰最恨的是“耍心计”的人,也不会原谅这种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有事明来明去他最喜欢,搞诡计的话他发现了是要暴跳如雷的。周边的人都夸他为人干脆、光明、义信、善良,值得信赖,叫人信服。十三岁步入社会混到如今实在是个奇迹,上管大哥们,下带一帮小弟,要是没几招谁服! 每次打架他都身先士卒冲在最前。文的么,他能说会道,动之于情,晓之于理。受了父亲和何叔的影响,吸取两人的精彩处,他能在一分钟内道出连珠炮般的语句,思维清晰,不胡说、没脏话。父亲对他抱很大希望,何叔也是。不知是老天捉弄人,还是命运安排,还是,竟是自己不争气?
此时, 蓉蓉的抽泣声又让晓峰回过神来,他忽地一下站起来, 两眼冒出寒光,狠狠地、自言自语说了句:“姜雪蕊,让你永远等下去吧!”


    他很快又靠在树上闭眼苦叹! 脸上的肌肉痛苦地痉挛着,抖动着。所有的曾经在那颗泪砰然下滴的时候顷刻消失,一个念头猛地冲上张晓峰的脑门:不呆此地了,立刻到姥姥家乡去应征入伍吧。对!是个好办法, 不仅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而且蓉蓉也会消气的,爸也一定会高兴的。

    对,就这样定了。晓峰说话做事向来有主见,也很守信。


    “晓峰,晓峰!”是蓉蓉在唤他!晓峰疾步上前一看, 蓉蓉依着树睡着了,嘴里喃喃细呢。他看着她,他们一道长大,她在他心里引起一种难以形容的亲切感。他紧锁着眉头脱下外套轻轻盖在蓉蓉身上,掏出手巾擦去蓉蓉脸颊上还没有全干的泪痕,然后轻轻地挨着她身边坐了下来,注视着她, 生怕小虫、蚊蝇来袭扰她。不知是晓峰身上为蓉蓉所熟悉的汗味,还是女人天生敏感,蓉蓉醒了。


    “你怎么还不走啊! 你还敢面对我,呜呜呜......你走啊!”蓉蓉哭腔又上,泪又涌了出来。
    “好啦,好啦,怎么没完没了了你?”晓峰连安慰带兄长式的训责,接着有些语无伦次地连连说道:“我一直没走就在前面躲着的,一直关注你的。真是的,一点小事倒来劲了。别生气了,我不好! 我想过了,你和她我都不理了,今晚也不去约会了,赶明儿我就到姥姥家去。”
    “真的?”蓉蓉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我信你,你是个男人。”
    “好了吧? 小姑奶奶,咱回家吧?”
    “嗯!我要你牵我起来,没吃过饭浑身没劲!”蓉蓉努着小嘴,向晓峰伸出手臂来。
    “好的,回家后马上吃饭啊!”晓峰抓住了蓉蓉的手。
    “好的,那你背背我。”蓉蓉娇声抿嘴。
    “别得寸进尺! 正烦着呢!”晓峰说着,牵起蓉蓉的手走了一段路。到了三岔路口,晓峰又安慰叮嘱了几句,两人便各自回家了。 

 

    张晓峰回家后便把想法告诉了父母。父亲高兴得跳了起来,连说几个好!妈妈没表示反对。晓峰说:“爸妈,我想马上走。”“为什么啊?”妈妈问。 “我想去陪陪姥姥。”“也好。反正几十公里,不远。”爸爸说。妈妈不同意,说:“不行!还早着呢,去干啥?你去又皮谁管得了你啊!”
    “妈,你让我作一次主行吗? 求你了!”
    “好嘛,他妈,你让孩子去吧? 都那么大了怕什么。再说马上入伍了,让他单独过过也好适应部队生活啊!”父亲出来挺儿子。看见母亲不语,父亲径自去叫了驾驶员来。
   

    送晓峰的路上,妈妈叨叨着,从头到脚的都叮嘱了个遍后,又交代晓峰好好待姥姥,别累了老人家。晓峰的心被初恋的伤心事和挫折感盘踞着,无暇琢磨妈妈的叮咛,也无暇顾及一切在前面等着他的琐碎,也顾不得担心害怕,很快的,便上了车。


    车开得很快,但是时间却走的很慢,离晚上八点仿佛还很远。虽然晓峰意已决,但毕竟和姜雪蕊相爱了几个月了,往日的欢笑和舒心,现在都随着车窗外往后倒的树而去,前面的树又重新映进眼帘。事情总是这样重重叠叠的让人不知何去何从。车轮在不停往前转,而坐在车上的人的心却往后滚。姜雪蕊是晓峰第一个倾心追求的女孩,过去都是别的女孩主动搭讪他。唉!想不到初恋竟是这样的结果,这个挫折感叫张晓峰寻味半天。他闭了一会儿眼,心里竟吟出了一首诗:
                               你不经意 甩甩长发
                               惊露 表演天才
                               在秋波翻滚的刹那间
                               我倒了 压倒一大片
                               那彩虹在雨后 艳丽
                               又把 驿动心放飞云间
                               不忍踏你棉一样的玉体
                               只能 抱你随浪漫
                               消失在 一眨眼间

 

    时间转瞬即逝,到姥姥家已一月。 熬过了那最难熬的第一夜,骚动心总算平静了。那一夜晓峰也不知是怎样度过的,只记得有一种死去活来的感觉。


    又见冉冉升起的太阳 ,久违的初冬来了。那株梅树提前受感召,在频频随风点头致意;整整荒废了最宝贵的春、夏、秋,却在最冷时候笑呵呵的。这是一种精神。晓峰看着床上崭新的军装暗自发笑,自问:我真的是“解放军战士”了吗?大红喜报是帖在姥姥家门上的,真是怪!这是我真正的家吗?一月之间不仅变了“身份”而且还改了 “姓”。不管它了,听天安排吧!快刀斩乱麻,他期盼着早点踏上征程,杀出人生一条血路来。   

 

 

上一集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五)

下一集: 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七)

 

 和慧平部分诗文目录 (图)

 被蜜蜂“仁慈”了一下

 母亲啊母亲 张玉红小传 中 (图)

 从女人的手说起 ……

难再感动 张玉红小传 上(图)

写在长篇小说《刁兵张晓峰》之前(多图)

中篇小说 痕~ (完结篇)


浏览(75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