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刁兵张晓峰 33 别母 2012-01-18 07:36:13

 

    张晓峰是说干就干的人,但他知道这事决不可跟任何人讲,绝对不能透露。这不仅是军事机密,更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问题。他紧急约见姜雪蕊,跟她讲了部队上来电报催回,没办法,明天就得走。雪蕊虽然依依不舍,但也没怨言,只一个要求: 今年十月到部队和晓峰一起过生日。张晓峰当即同意,俩人就这么匆匆地在相互的祝福中惜别。

回家后晓峰跟爸妈讲了要归队的想法,司令员很高兴地同意了。可妈妈却不高兴了: “才回家7天就急着走,回来后也没跟妈好好说过话,成天就乱跑不见人影。今天好好的又突然要走。唉!儿大不随娘了。说完便开始流泪了。 张晓峰强装着笑,掏出手巾帮母亲擦泪说:“妈,别这样啊!别忘了我是兵啊!该归队了嘛。7天了,我只有十来天假,提前归队给首长留个好印象啊!

妈妈不再说什么了。司令员久久的看着儿子,不讲一句话。他眼里布满了血丝,在晓峰不注意时偷偷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张晓峰也不语,用同样的眼神望着慈父。知子莫过父,知父莫过子。这时父子之间并不需要更多语言和行动来表达和安慰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夜晓峰不想自己睡,他把妈妈叫过来睡,好跟妈妈说说话 ----这一别不知能否再聚首。张晓峰端来一盆温水给妈妈洗洗脚,又轻轻揉揉妈妈的脚心,然后扶母坐床,慢慢给母按摩那柔弱的双肩。微弱灯光下,晓峰默默看着,这曾经背过晓峰的肩已在月岁中变形了;还有那乌黑头发也已发白。晓峰知道这白发里有数不清的担心和爱怜,这白发也几乎是自己亲手给母亲染白的。目测这一切张晓峰心里真不是滋味,无法再守住坚强,一串泪涌出眼眶,顺母背滚动。儿泪落,柔柔地惊醒了本来在安然打盹的母亲。母半睁眼问: “峰儿,下雨了吗?张晓峰装笑说:“刚才下了,又停了,不会再下了, 妈这就睡吧啊!”“你也快歇着吧,别再揉了。妈很高兴,很幸福了,知足了。看来你爸是对的,当兵好啊,学会疼人了,孝顺多了。睡吧啊峰儿。

在母亲慈祥的话语声里,张晓峰顺从地躺了下来,很快进入了梦境。

那是战斗的前夜,那是战斗前最温馨祥和甜蜜的梦境,妈妈在身旁的梦境 ……

 

天刚蒙蒙亮,妈妈就叫晓峰起床吃面条。晓峰实在没胃口,但还是努力把面条吃完了。妈妈一直坐对面看着晓峰,显得很安详、很满足,不知儿心里正翻江倒海的不平静。

吃完了面条,张晓峰起身跟坐一旁的父亲告别。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张晓峰调皮地敬了一下礼说:“报告司令员及后勤部长妈妈,战士张晓峰可以走了吗?妈妈笑得抱住晓峰,疼爱地打了几下。而司令员却慢慢站起来还礼道: “去吧, 别忘了,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更别忘了你是解放军战士。希望你能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成长,你是铁,更是钢,就要千锤百炼,成为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中的一员,直到最后......”张晓峰的情绪激昂了起来:“爸,我会的。我身上有你的血,放心。

张晓峰转身疾步,很快消失在晨曦中......父亲望着儿远去的背影,心里是平静的。把儿子送入军营的那一天,在那个严父倔子对峙的送别日,他就已经准备好了有这样的一刻。

 

  张晓峰一路风尘赶回部队,刚进师长住处就听见作战室里有几个人的说话声。张晓峰听得出是师长、政委和参谋长的声音。作战室门紧闭,门上挂着“不许打扰”的木牌。

    这一切使张晓峰更相信蓉蓉说的话不虚。趁着师长在密室开会的机会,张晓峰去找其他警卫员探问。平时师部警卫员们没事爱在操场上玩蓝球,张晓峰一眼就见大伙儿在那里了。都歇歇吧,来抽烟啊!哈哈我回来了,小子们。

    几个小伙子顿时扔了球跑了过来。 大伙儿又抽烟,又问这问那的。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师医院姑娘漂不漂亮? 全然不问晓峰病怎么样了。晓峰露出伤心的神色,说:“你们都这样重色轻友, 有了小妞大概就不会管我死活了。

    嬉笑闲聊中张晓峰聪明地从警卫员门的嘴里打探到:师部没有人去医院探过他;部队也没有什么异常变动。

  心里有了数后,张晓峰回到住处。师长独自坐在大厅里抽着烟,皱着眉在苦苦思考着什么。张晓峰大声报告:“首长我回来了。

    “哦,晓峰归队了。” 师长抬起了似乎是很重的头,“怎么样,全好了吗?

    “全好了,首长。

    “回来就好,我真想你啊,小子。把出院证给我看看。师长说着伸出手等待着。

    张晓峰吓了一跳,心想:怎么回事,难道师长知道了吗? 不行,不能给他看,我得说谎。张晓峰装着东摸西掏都没找着,然后说:“首长您看,也不知放哪里了, 也许弄掉了。

    “算了吧,”师长一摆手,“我只想看看医生最后的诊断,和你恢复的情况。一出院证就丢了, 你今后别把自己给弄丢了就行。

    说话间,师部所有干部都来了, 张晓峰知道他们是来开会的,一定去作战室对着沙盘谈战术,便自觉走了。 

   按常规张晓峰痊愈是要庆祝的。他招呼大家去喝柜台酒。大伙儿有说有笑地来了。晓峰说:“今天要坐下来好好喝,请老板去街上帮买点卤肉来下酒。”(当兵是不准下馆子的)老板不想去,晓峰说买来后一起吃怎么样? 老板笑哈哈地去了。众战友都睁大眼看着张晓峰,个个心里嘀咕: 这小子今天怎了了?发了?哪有那么多钱摆阔啊!其实张晓峰平时也很大方,今天事出特别,他在想: 自己是拼了命也要下连当兵去,而且要到步兵团去,这样才能上战场,才能真刀真枪的、面对面的跟越军干一场。如果这愿望实现, 就要和朝夕相处的战友们告别了,也不知今后能否见面。 所以他想倾所有钱来和大家快活一下。只是他喝酒从来不喝醉,今天更不能多喝,多喝了要胡说泄密。

  桌儿摆上,肉儿端来,烧酒倒上开吃了。张晓峰善劝酒,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把老板喝趴下了。小李说话也疯颠了,小王想家了, 哭兮兮的。张晓峰一看不能再喝了,自己也该盘算准备下连队的事了,就和战友们相互搀着回营了。


 

 上一集:刁兵张晓峰 32 有仗打了!

下一集:刁兵张晓峰 三十四 川军待命


昂头的离开低头的留下?外议你就能不阿Q?

故乡的木麻黄 (图)

Fillmore 周末火车游 (组图)

读龙应台,我为什么不动容

飓风过后

儿子归来 二

浏览(77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