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刁兵张晓峰 42 叔叔,我等你回来! 2012-02-15 07:32:20

 

张晓峰望着摇摇晃荡消失的机车,心早被车轮一分为二了,也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出那冷清孤独的站台的。突然想起连长说的必须在24点归队,他像从梦境中猛醒过来一般,把心整合成一,身子跑了起来。他跑到汽车站,赶上了末班夜车归队。

  回到连队他向连长销了假,有气无力埋头昏睡。

 

   今早很奇怪,起床号响了一声就哑了。大家一边穿衣一边面面相视。正在这时突听连长大叫:“今天不出操了,全连整理内务,洗漱完后开饭。全体党员、各班长到连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连长神情严肃,宣读了明天凌晨三点向南疆开进的命令;指导员作了动员及安全注意事项。连长接着布置具体任务:“各班长下去后开班务会,清点武器装备是否完整,马上报上来,不得有误。另外,每个干部战士坚决不准离开连队一步,违者按战场纪律严惩决不容情。”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各班长照连首长命令传达给每个战士。各人分头行动检查枪支火炮着装是否完好。张晓峰除了检查自己外,特别仔细地看了全班每个战士所有装备,直到确认无误。

    张晓峰不仅是班长还是共青团小组长,肩上有了担子,他正在这急剧浓烈起来的战火味道中加速成熟。作为一个不是官可又比官操心的“兵头将尾”,他是很有责任心的。他有一个座右铭:既已应就必行。要干就干好,干个样子出来。在军训上没话说,大家有目共睹;在生活中晓峰也处处关心班里每一个战士。他主张以情带兵,以兄弟般的情谊来凝聚每个战士,大家形成一个家,谁都是主人,谁也别想离开谁。张晓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相信只有自己做好了,才能去要求别人做到,才能服众从而胜任职责。 在眼下这种特殊情况下,张晓峰更是小心观察班里战士思想情况及时应对。他是全连最年轻的班长,军龄短,在别人眼里多少有点不服,但又挑不出毛病。部队不是排班制,而是以军事过硬来说话。炮兵班长的军事技能特别要过硬:从指挥全班占领有利地形开始,到炮阵地设施再到目标的确定。进而,班长要目测敌方离我距离多远,迅速估计风向,迅速翻书查出所要射击的表尺、方向,计算出精确数字下达给瞄准手(副班长),紧接着还要检查炮弹是否装到位,瞄准镜上的表尺数、方向数是否正确,瞄准的准心是否在十字架中心,是否对准了目标, 如此等等。等全班隐蔽好之后,班长就按动按钮发射。发射完毕后要迅速拖炮退出阵地。

    张晓峰对火箭炮的了解和操作得到了多方赞誉。他代表过全团向前线最高首长做过汇报演练,得到了首长的充分肯定。当时连长让张晓峰班作汇报演练,全班不负众望为全连争了光,晓峰也因此入了团。师长在各团鼓舞战士时也常提起:“我的警卫员张晓峰,一个老军人的儿子,一个宁舍众人梦想岗位的战士;他执着下连为兵,而且非要到一线去。他在出风头吗?是的,他在出风头,这风头出的好啊!”师长讲这话时很激动很自豪,总是挥舞着拳头又重重的砸下去,有台下许多脸上抖动的肌肉作证。

茫茫的黑夜让行人为难,但是它是永远也挡不住战士眼睛的。

为了不影响这个城市,为了不惊动劳累入梦的主人们,出征的车队选在凌晨三点踏上征途。一条绿色长龙悄然出发了,可是奇怪的是,为何又停下了呢?车刚驶出营门,万道手电光同时睁开了明亮眼睛,在雾气中热泪盈眶寻找他们最可爱的人。一阵阵锣鼓宣天、一声声鞭炮挡住了去路。当地党政军领导和市民早已站在车队必经路两旁,一幅幅醒目标语在晨风中飘扬,一碗碗壮行酒像士兵一样排列。老人孩子、大妈小妹、男人女人都在眼中传递着他()们的祝福!临时组成的乐队奏响了《解放军进行曲》一袋袋装满爱心的饼干、馒头、包子象春雨般拥进车厢;一双双举过头顶的酒碗打湿了战士的衣襟。

团长、政委早已成泪人了,不住地泣说:“乡亲们啊!你们心意我们全领了,我们有纪律啊!我们不能犯错误啊!保家卫国这都是我们军人应尽职责。谢谢了!请大家让开吧,求你们了。” 团首长们的右手始终举起行礼,可是众乡亲就是不让路,非要请战士们喝了这碗酒。军和民就这样对峙着,谁也不让谁......最后团长低着头一挥大手道:“我就犯一次错误,装一次糊涂。”乡亲们蜂勇而至......

一位小姑娘端着升腾豆浆,踮着脚歪着头问晓峰:“叔叔你要去打仗了吗?怕不怕?”

“不怕啊!我们会胜利的小妹妹。”张晓峰回答,声调特别柔和,也充满底气。

“嘻嘻,我相信啊!叔叔你有小妹妹吗?她知道你去打仗吗?”

“有啊!我小妹妹比你大,在念初中呢。她不知道。等我打胜回来,她就知道了。”

“我能当你小妹吗?”小姑娘眼光清纯得像一汪山泉水。

“当然可以。”张晓峰心里感动,他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那你给我签个名,一定要真名不许撒谎。”

晓峰点着头,找出纸和笔来,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部队番号。

小姑娘接过晓峰的签名,如获至宝。“谢谢叔叔!我等你回来,喝了这豆浆吧。”

张晓峰双手接过那碗,一饮而进。双手把碗递回给小姑娘时,他眼里已噙着泪花。他声音有些哽咽地和小姑娘说谢谢。小姑娘悄悄说:“叔叔别哭,等你回来我买巧克力奶糖给你吃,好不好?”

“好!不过,还是叔叔买给你吃吧……”晓峰说着,军车已经动了起来。他向小姑娘徐徐挥手;小姑娘也举起小手向他频频挥招。她那双晶莹的眼睛在朦胧的晨曦中闪烁着。 张晓峰永远忘不了那眼光。也许那小姑娘,在她洁白稚嫩的心里,也忘不了曾经有过那样一个早晨,那样一位叔叔。

在一片珍重声中,长龙愈走愈运了......

   车、炮、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了军列,在一声怒吼中以最快速度飞奔。晓峰坐在全封闭的车厢里,借着小窗口的亮光,从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开始一字一句记下了这难忘的时刻,他人生里的感动和激情时刻。他盼着这一天,又不确知明天会怎样。他选择了这一天,现在这一天到来了,他却开始感到一种命运的森严。他无法想象等待着他和这一车战友的将会是什么样的考验和挑战。明天的天和地会是什么颜色?

 


上一集:刁兵张晓峰 四十一 贞

下一集:刁兵张晓峰 四十三 凤玲飞车


晚起高歌

我读毕淑敏的小说

中篇小说《阿葱寻妹》 七

不忌讳说“死”

中篇小说《阿葱寻妹》五 女人心弯

“韩寒”“方舟”遐想

悲悯致远,点评阿麦诗

浏览(10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