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愿为这样的女人当一世男人 2012-06-21 07:36:05

大约两年前,我读到了一篇据说作者为周芳的文章,一篇感我至深的文章。文章里的主角是中国大文豪鲁迅(在封建制度下的)原配夫人朱安。


我是一只蜗牛

   
如果嫁给一个普通的男子甚至村夫莽汉,她可能会与幸福相遇。至少能做为女人,享受一点夫妻的暖意。尽管贫贱,总还是夫妻。她最大的愿望也不外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可惜,他非鸡非狗,他是一座陡峭的悬崖,高峻,峭拔。小脚的她无力往上爬,坠落,坠落,成为一只深井下的蜗牛。潮湿,阴冷,永生没有光亮。
   
    1906
年,接到母病速回的电报,在日本留学的他匆匆赶到家里,却一片张灯结彩,惊愕之余很快就明白了。因了孝顺,他接受了母亲送给他的这份礼物。一个走在时代最前列的反封建闯将,和一个最守旧最庸常的女人入了洞房。然而,当他面对眼前这个深目长脸宽额的女人,当他如此切近而具体地考虑能否与一个乡下女人生活在一起的问题,才发现是这般低俗而又难以忍受。一连四夜,他睡在另一个房间里。第五天,借口不能荒废学业,他返回日本,将她丢在家里。
诚惶诚恐的她,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长得不漂亮?小脚?没文化?那么一切顺着他,好好做他家的长媳,将来总会好的吧。她孝顺婆婆,做针线,料家事,日复一日的操劳与等待。开始蜗牛的命运。这只蜗牛,身材矮小,面无血色,痴痴地站在高大的墙角下,仰望那深深的院落,高高的围墙。阴晦的天气,一个又一个孤寂的上午、下午。她等他十三年。

    1919
12月,她等到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了。她心底有一些满足——终于得到了对丈夫的机会。或许可以与他有一个眼神的交汇,有只言片语的对话。然而,没有!他们分室而居,既不吵嘴,也不打架。他忙于工作或陪伴母亲。她也识趣的做着保姆 一日三餐、打扫、针线。为了减少见面,他准备了两只箱子,把要洗的衣服放进一个箱子给她去洗,再在另一个箱子里拿她洗过的衣服。

   
这只蜗牛试图靠近他。有一次他说日本有一种甜点很好吃。她马上说,是的是的,我也吃过的。那种甜点,不但绍兴没有,整个中国都没有的。她太自卑了,急着要讨好他,却不得要领。她有意挑衅,当着外人指责他,他却置之不理。他的女学生来了,小鸟一样在院子里喳喳叫,她一句话也插不上,只能静静地呆在自己房里。对这种无声的辱没,她除了承受,也有过抱怨。她说:老太太嫌我没有儿子,大先生终年不同我讲话,怎么会有儿子呢?

    1923
8月,他要搬家,他说如果她愿意留在原地,他会按月给她寄钱。她说总要人替你烧饭、缝补、洗衣、扫地的,这些事我也可以做,我想和你一起。这只可怜的蜗牛期待着自己的温顺和虔诚可以感动上苍,期待着有一天能爬上坚硬冰冷的墙头,期待着自己能够坐在墙头观赏花园里的胜景。

   
然而,另一个女人,许广平,来了,一下子点燃了他寂寥已久的爱的火种。1926年的夏日,他带着自己的爱情离开了北京,踏上了南下的火车。不久有了儿子海婴。

   
她的所有梦想破灭,面对上海寄来的他的全家福,她凄凉地说:过去大先生和我不好,我想好好地服侍他,一切顺着他,将来总会好的——我好比是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无用。一只蜗牛!一只永远也爬不到墙顶的蜗牛!这就是她对自我的界定。悲苦,绝望,只是她的善良依旧。她说周先生对我并不坏,各有各的人生,我应该原谅他。原谅包含了她多少失望寂寞的光阴啊!又需要多少隐忍和坚韧,她原谅了他。

   
他和许广平十年携手,相濡以沫。她独自在北京替他完成为人子的职责。日夜陪伴在婆婆身边,端茶倒水,做饭洗衣,打扫拂尘……在那个略显阴沉的、青灰色的四合院里,两代旧式妇女相依为命。
1936
1019日,他去世,她在北京的宅院里设立灵堂,一身孝服为他守灵。1947629日,她孤独地去世,身边没有一个人。她的遗愿是灵柩回南,葬在大先生之旁。这当然未能如愿;她下葬在北京她婆婆鲁瑞的墓旁,坟上没有任何标记。

   
她,朱安,他,鲁迅。一段封建礼教下的旧时婚姻。朱安,这只蜗牛永远没有爬到鲁家后院的墙顶,却让鲁迅在绝望中挣扎中成为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冷面英雄,她成就了他。

   
朱安,我们应该记住她,无辜做了一辈子牺牲品的小足女人!记住枯井里那只枯死守望的蜗牛。

读这篇文章,记得当时的感觉是喉咙堵得厉害,心里非常的难受,当场就想起来一句话,那句话就成了这篇读后有感的题目。现在我把当时写下的有感转载这里。这些有感里有一些是回复其他朋友的话。


朱安,这样的女人,难道不DESERVE MORE THEN JUST为男人烧饭、缝补、洗衣、扫地?!大文豪?大逆士?大男人?我不知道,不想当愤青,该尊重的该佩服的我一样不会少。 读完这篇小文,我只有一个心动,就是愿为这样的女人当一世男人,为她烧饭、缝补、洗衣、扫地不想究是谁的错,甚至不想究是谁/什么的悲哀和悲剧,只有那一份仁动在我心里我不觉得鲁迅可怜 ATALL。他不是反抗包办婚姻的勇士么,不是又娶了许广平了么,还生了个海婴呢。我也不认为它只是文化的问题。我直问人心谢谢老牛。我对争论不感兴趣,甚至也不懂争论。我的心理、情感和神经里均有很脆弱的地方。给动到了,会很难过或者很激动等等,忍不住就会发泄出来。谢谢诗姐!看到朱安和许许多多朱安式的无辜不幸的女子,我真想自己能当个男人,能好好的去爱那样的女人。就是这么一些大白话表达这么一个傻傻的念

--------------
然而,另一个女人,许广平,来了,......

   
她的所有梦想破灭,面对上海寄来的他的全家福,她凄凉地说:过去大先生和我不好,我想好好地服侍他,一切顺着他,将来总会好的——我好比是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无用一只蜗牛!一只永远也爬不到墙顶的蜗牛!这就是她对自我的界定。悲苦,绝望,只是她的善良依旧。她说周先生对我并不坏,各有各的人生,我应该原谅他。原谅包含了她多少失望寂寞的光阴啊!又需要多少隐忍和坚韧,她原谅了他

   
他和许广平十年携手,相濡以沫。她独自在北京替他完成为人子的职责。日夜陪伴在婆婆身边,端茶倒水,做饭洗衣,打扫拂尘……在那个略显阴沉的、青灰色的四合院里,两代旧式妇女相依为命。
......1947
629日,她孤独地去世,身边没有一个人。她的遗愿是灵柩回南,葬在大先生之旁。这当然未能如愿;她下葬在北京她婆婆鲁瑞的墓旁,坟上没有任何标记。
------------------

姑且不论男女,这样凄楚绝望的人生;姑且就言男女,这样泪水盈流的倾诉...... 对如此惨淡的人生消声无言,竟是中国文豪的选择性麻木和/或良知盲点?到了最后,我竟是,也理解、原谅了大文豪;怕也是一厢情愿,因为,他哪需要什么原谅?因为,打倒封建包办,追求自己的幸福,哪里有什么错?!人被杀的方式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讽刺和悖理,也许我这也是狂人日记,那就,住笔罢


虔谦 2012-06-21 :读者不难读出我当时难过之余心里对鲁迅有所不满。有朋友说这件事情上鲁迅也很可怜,很挣扎。我还是并不觉得鲁迅可怜,毕竟他有了正常的爱情和家庭,也坐上了中国文豪第一把交椅。他的生命价值得到了极致发挥。至于他的挣扎,我不敢说,有谁知道。不知道,不等于没有。但是起码,我没有读到鲁迅哪部作品里有什么以朱安这类女人为主角的关怀之作,没有朱安。鲁迅长青,而小小的蜗牛朱安却被遗忘。被什么遗忘?这是非常非常深邃的一个问题。

我不想以一个“封建婚姻”“封建制度牺牲品”等等的一面真来掩盖可能的更大的真:人性。朱安,一个至善至的纯真女子,以她的至善至忍祭奠鲁迅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自身有着弱点的)第一大人物。这一点,不知大文豪鲁迅自己意识到了没有。

这是一个可以继续深入研究的课题。


不求回报,但是我伤心

情尽向阳坡 十五 早孕

博文没有了怎么办 -----

累急,什么情况下都敢 ……

世上最令人哀恸的一张照片(附连接!)

 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中国人身份?

 岸英思齐:两界难断一世情(图)上

浏览(9875) (0) 评论(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6 07:40:05
良石姐,谢谢分享这许多。“我倒不想对鲁迅有太多的责难,因为,他对朱安从来没有过一丝丝男女恋情,而爱情,不是Charity。 爱情,是对美好的追求。(从生物学角度,这里其实有实用价值。。。)

性格不同,是人群中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然而这种悲剧的发生,是要有社会制度和文化的背景条件。这才是我们 该关注的。” 谢谢这些实在的评论。是啊,鲁迅本身是比较理性的一个人,所以理解他或许也不该参和太多感性。

问好良石姐!
回复 | 0
作者:良石 留言时间:2012-06-25 13:37:19
安博的这段话精彩:
”朱安的一生是鲁迅性格中原则和冷酷一面的极好栓释。这其中的三个当事人,鲁妈,鲁迅,朱安都生活在道德伦理和性格造就的固执的壳子里,人性的光辉在此惨淡而凄凉。实际上这其中只要任何一个人多一点人性就不会有朱安的悲剧,本来这个结是有解的:那就是由鲁妈作主把朱安当作女儿嫁出去,但鲁妈和朱安的性格显然使这样的结果没有发生。“

鲁迅的冷硬,极端的个性使他成了毛所赞许的彻底的”革命家“”旗手“;鲁妈的固执当然传给了迅哥儿;可怜了朱安一世,温柔乞怜,却屡遭冷眼,凄苦孤单。在鲁迅眼里,朱安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自干为奴的旧式女子,不鄙夷她就不错了。别人看来是心硬,可新潮的革命战士怕会踊跃歌颂他革命的坚定性了。

我倒不想对鲁迅有太多的责难,因为,他对朱安从来没有过一丝丝男女恋情,而爱情,不是Charity。 爱情,是对美好的追求。(从生物学角度,这里其实有实用价值。。。)

性格不同,是人群中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然而这种悲剧的发生,是要有社会制度和文化的背景条件。这才是我们 该关注的。

有点太理性了?供QQ妹参考。 :-)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4 07:59:15
华山,谢谢分享和评论。:)我想你应该也会喜欢庄子:无是无非,无生无死。
你说的意思我懂,但是,尽管道德准则有历史性,人性却有恒定性。人类历史这门学科既建立在历时基础上,也建立在共时基础上:有共性,对历史才有基本的理解,古今之人才能有基本的神交。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4 07:54:38
xu3331,谢谢评论。我只能说很难想象今后的社会模式。家庭在现代至少也是社会的一个单位,很多东西都是安家庭计算,建立在家庭基础上的。家庭是人的一种存在框架,是对野性的人的一种伦理约束,包括责任约束。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2-06-24 04:51:53
作者,送你老子的四个字“绝学无忧”。

以下文字摘自网络,我觉得很好。

==============================================================
“绝学无忧”,无忧无虑,没有什么牵挂。这种心情,一般人很难感觉得到。尤其我们这一些喜欢寻章摘句、舞文弄墨的人,看到老子这一句话,也算是吃了一服药。爱看书、爱写作,常常搞到三更半夜,弄得自己头昏脑胀,才想到老子真高明,要我们“绝学”,丢开书本,不要钻牛角尖,那的确很痛快。可是一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这就难了,“绝学”做不到,“无忧”更免谈。“读历史而落泪,替古人担忧”,有
时看到历史上许多事情,硬是会生气,硬是伤心落下泪来,这是读书人的痛苦毛病。
其实,“绝学无忧”真做到了,反能以一种清明客观的态度,深刻独到的见解,服务社会,利益社会。
==============================================================

读历史而落泪,替古人担忧,实际上是自己个人情感的宣泄,其中个人因素太多。林黛玉的葬花吟就是代表。人总有自己活着的方式,对幸福与痛苦的看法,没有人可以代表朱安她自己。对大先生的期盼,依恋,依靠,乃至失落,也许就是她幸福的重要组成部分,那是不为平常人所能体验到的。

我提到希拉里,有点过于前卫,也过于世俗,但另一方面,相对于百年前的朱安,我们是否也前卫了点?历史是前进的,今天不同于昨日,明日更会不同于今日,如果若干年后,人们评价二十一世纪的女人,就是为了婚姻,这个带着浓厚经济色彩的契约,大部分守着早已凋谢了的爱情一辈子生活,还能怎样回答?
回复 | 0
作者:xu3331 留言时间:2012-06-24 03:04:00
说去说来,婚姻这个东东,应该废除。
这本是人为的把戏,老天造人,分男女而已。
无怪而今结婚减少,同居合法化。这不,法国总统只有拼头。不方便的是去阿拉伯国家。不过,阿拉伯世界至今仍是女人低人一等。

善男子,善女人,不要结婚吧。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22:44:19
夏子,非常好的评论,让我想起一些遗忘了的思路。 很早我就认为i,一个人找配偶不一定找和自己同专业的。同样的道理,配偶也不一定就是事业上志同道合的同志。配偶更多的是生活上的。反过来说,同专业,甚至同事业的人,并不能保证他们的婚姻就幸福。对待朋友、同事、同志是一种人性的展现,对待配偶是人性的另一种展现,或许是更深刻的一种展现。人不管再有思想,再光辉,也是人,在普遍价值上同值的人,没有高低之分。旁人不该与有,当事人也不该有。是人,我就会对他/她有人文上的基本审视。也许我这样简单了些,但是这个课题有机会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深入细致去研究的。我这充其量只能说是开个小头。
夏子有自己很周到的思考,谢谢分享,学习了。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22:34:43
天仇,话说回来,假如不是这样,他就不是鲁迅。从性情角度上讲,一个人的某些优点,或许自然的要和他的某些缺点成配套。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22:32:38
谢谢椰子,是,好评论让人学到原文所没有的东西。也谢谢你的观察和思考。我很想深入去思考并写作一系列有关的文章,只是恐怕时间不允许。
回复 | 0
作者:夏子 留言时间:2012-06-23 22:11:33
朱安的不幸就如文章开头的描写,“如果嫁给一个普通的男子甚至村夫莽汉,”或者嫁一个文化身份差不多的平民汉子,她可能会与幸福相遇。朱安,她一个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乡下小脚女人,既沒有文化,长相平平,却嫁给了一个思想文化革命的先驱,这就注定了她悲惨的一生。朱安婚后孝敬婆婆,精心操持家务,替先生行孝,可谓是个贤妻。鲁迅先生也曾经试图和她沟通,但都没有什么结果。朱安和鲁迅先生之间几乎没有交谈,却又要每天面对,其中苦涩不止是朱安,他们之间隔着一条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鸿沟。对于走在时代前沿能洞察世间黑暗和丑陋的鲁迅先生也是一种折磨,只是这种折磨被他的举世才华和耀眼光环所遮盖。
朱安的不幸除了时代的原因,也与她的思想、性格有关。她除了善良,太懦弱温顺,只会默默的流泪,逆来顺受,不曾反抗……同样江冬秀(胡适老婆)虽也是一个身受封建旧礼教毒害较深的小脚女人,同样嫁给名人大文人,可她较之朱安的温顺颇有男人气概,果敢也有才干,不向命运屈服……所以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在她们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能理解虔谦此文所发的感慨。但对鲁迅先生对这桩包办婚姻所持态度的品格,高尚或不高尚也许不是平凡的如我或我们可以正确的评论,鲁迅的思想,为中国文学史上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是无法否定的。而不是朱安“让鲁迅在“绝望中挣扎”中成为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冷面英雄。是她成就了他。。
回复 | 0
作者:天仇 留言时间:2012-06-23 20:54:21
这个周树人,在这一点上根本毫无人性。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2-06-23 19:17:29
虔谦,
谢谢好文!看后令人感触颇多。没有想到大文学家、批评家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结发妻子的。这是一句“文人就是这样的”能概括得了的吗?肯定不是。

鲁迅有他的难处,他能怎么办?谢谢你的敏锐观点,我很同意。同时,觉得这里的网友的评论也很精彩。特别是一位大幺的话“鲁迅反封建,和其他一切的所谓中国反封建斗士一样,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和幸福。他如果终生奋斗去解救朱安,这比解救他自己要难上百倍,但是,却能真正的“反封建””。

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什么叫真正的反封建。但是一般也只有自己是受害者的人,才能真的有动力去反对一种旧东西,建立一种新制度。

谢谢你认真的思考!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18:15:54
大侠,是的。鲁迅在那个年代里的勇敢耕作,给中国思想和文学增添了一份重大遗产。当代的文学环境也还是非常艰苦,甚至更艰苦于鲁迅的时代,不知怎么的,也没再出现鲁迅这样的一面旗帜。

华山,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复。有一点,不是那么太重要,也有网友指出了,这个并不是属于三角恋爱的范畴。
回复 | 0
作者:daxia 留言时间:2012-06-23 09:37:23
这个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定论。盲人摸象,而且是隔着时空摸。不过革命性太强的人,人性就弱。所以我们讲中庸之道。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06:19:34
对三位读者的回复见上,谢谢!

朱安,一个至善至的纯真女子,以她的至善至忍祭奠鲁迅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自身有着弱点的)第一大人物。这一点,不知大文豪鲁迅自己意识到了没有。

这是一个可以继续深入研究的课题。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3 06:17:08
谢谢好吃评论和观点分享。这两天一定包粽子了吧? 节日快乐!

谢谢安博分享!你说的“原则和冷酷”中的“原则”具体指什么? 再谢!

华山,话不能那么说的。....我因为赶着上早班....今天晚些时候再回来回复。

先谢谢各位,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2-06-23 05:51:31
据说最近小克(林顿)又犯贱偷腥,想想咱当今世界第一独立民主自由女性希拉里夫人尚且如此大度,有什么理由要为朱安报屈?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2-06-23 05:22:26
朱安的一生是鲁迅性格中原则和冷酷一面的极好栓释。这其中的三个当事人,鲁妈,鲁迅,朱安都生活在道德伦理和性格造就的固执的壳子里,人性的光辉在此惨淡而凄凉。实际上这其中只要任何一个人多一点人性就不会有朱安的悲剧,本来这个结是有解的:那就是由鲁妈作主把朱安当作女儿嫁出去,但鲁妈和朱安的性格显然使这样的结果没有发生。
回复 | 0
作者:好吃 留言时间:2012-06-23 01:37:29
为朱安不值!

如果我是鲁迅,而且是女人, 我会对朱安人道一点。

这个世界上善良的女人要多一些。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19:00:19
中山博,谢谢你的留言。

我完全没有要求鲁迅那么对朱安,这在现代都很难。首先人有一见钟情,也有一见别扭。鲁迅那么敏锐,对朱安无意,为什么要娶她?孝?那又为什么不孝到底?又要孝一下给自己安慰,又要做脱僵野马捍卫自己的幸福。其次,就算是要分开,也有不同分发。朱安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女人,多一点点关怀就行。那么冷酷,居然没有一句话,只用两只箱子来交流:让她洗衣服,让她放回干净衣服!鲁迅说中国人麻木,我说他自己也麻木,只是麻木的地方不同而已,而在我看来,他麻木的致命度,并不亚于他笔下那些中国人。

你的例子我是觉得不现实。果真有那样的情形出现,那么我会责怪那个女子。

谢谢你的角度和分享,问好!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18:51:36
大幺,我一直想着他的”真的猛士“。我眼里真的猛士,应该对朱安这个善良的、天天渴望着的女人有所援助。倒不是非和她过一辈子。有心人,总会有办法处理好一点的。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18:47:07
wuwu,我没要他怎样,而是他怎样了才让我有感想。他批判的揭露的文字有许多,包括国人如何麻木等等,我感觉他对朱安是麻木的。他写得出自由恋爱的《伤逝》来,为什么写不出非自由恋爱的他和朱安来?他和朱安是个很撼动人的悲剧。之所以撼动人倒不在于他,而在于朱安这么一个至善至忍的女子。这是真正的人性,真正的惨淡人生。这样出来的文学是诺奖级文学。然而我们没有看到。这么入木九分的中国式婚姻悲剧就发生在大师自己身上,就这么随风而去。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18:35:51
老度,谢谢分享。 你的评论让我想起,不知为什么,我见到的许多老式婚姻,就是父母撮合或是有人介绍,都不错 ----- 我的爷爷奶奶,朋友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些的朋友的爸爸妈妈....不仅做到相安无事,”与子偕老“,而且还是”执子之手“。
回复 | 0
作者:大幺 留言时间:2012-06-22 12:56:06
鲁迅反封建,和其他一切的所谓中国反封建斗士一样,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和幸福。他如果终生奋斗去解救朱安,这比解救他自己要难上百倍,但是,却能真正的“反封建”
回复 | 0
作者:中山博 留言时间:2012-06-22 12:12:28
虔谦: 我很欣赏你的文字,情感和见解,也确实有很多共同的语言。想借此机会向你请问一个反思的问题,但也不必太认真,只是周末闲来无事的思考:
如果“鲁迅”是“温顺和虔诚”,“烧饭、缝补、洗衣、扫地的”,而且还亲手带大孩子的,而“他”也不缺鲁迅的才华,但“他”的夫人却习以为常,没有,也不会欣赏(当然,也不会发出“愿为这样的--男人--当一世—女人--”的感慨---我把你的题目到了过来了),你是怎么看的?
回复 | 0
作者:wuwu 留言时间:2012-06-22 11:37:27
你要他怎样?一开始就不结,他妈心脏病发作气死?或者离婚还她自由,让她在被“休”的屈辱中怨死?或者我猜你最想看到的是他明明不同意这桩婚事不喜欢她还要坚持做个“好人”守在她身边,最终他自己郁闷而死?这样他就伟大了?一个人不幸已经够不幸了,为什么非要再搭上一个甚至两个?这不是一个婚外恋故事。
回复 | 0
作者:凯利 留言时间:2012-06-22 11:20:54
在这里,文科思维与理科思维的差别就很明显了。

理科思维首先质疑的是“你真能为这样的女人做一辈子男人吗”?完全是直来直去的逻辑关系思维。

而文科的思维是“这不过是一种形容,一个态度”,其实并不是真的“能为这样的女人做一辈子男人”的,所说的只不过是在释放心中的不满而已,弯弯绕,绕来绕去,原来只是在舒发自己的感情,并不是在陈述一个逻辑关系。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07:53:29
老度,我稍候再来回复,非常感谢!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6-22 07:48:56
usagi,好久没见,近来可好?问候!好的,你转吧。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2-06-22 07:47:13
虔谦博还是有才情的, 所以这里想多说两句.
对于这个问题, 其实跟鲁迅关系不大, 也跟我所列举的那些大人物关系不大, 一切还是要怪到曹雪芹身上去.
在[红楼梦]这部书里, 就写了贾宝玉这个男人的心思, 这里说的是最好的男人, 最有才情的男人. 那薛宝钗也算是天姿国色了, 又是大家闺秀, 聪明才智更不在话下, 又是父母之命, 一切看来都那么顺利完美, 可这贾宝玉还是不知足, 结婚已经好几年了, 还在 "悠悠生死别经年, 魂魄不曾入梦来", 还是对林黛玉魂牵梦萦的, 还是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这又作何解释呢?
根子应该在这里吧? 曹雪芹造的孽可大啦, 中国那些男人, 以及后代的那些不安份的男人, 那些最杰出最有天份的男人, 看来都中了曹雪芹的流毒, 受了他那部书中观念的影响, 不甘心流于平庸, 都学坏了. 以前的中国男人, 应该还是比较本份的, 重视结发妻子, 没有那么喜欢作怪吧?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