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我的家史(节选)四 2012-09-26 07:28:15

选自父亲手稿《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


那一天,婆媳从地里回来,看见祖父抱着大姐躺在地上,原以为祖孙在地上玩呢,不对啊,为什么孩子一直哭叫着?近前一看,只见老人一动不动,而且满口白沫。

我祖父滴下两颗混浊的眼泪,瞪着门前灵源山峰那郁郁葱葱的林树清松,走了!这个铁塔般的汉子,带着他一生的苦,一生的累,走了!走时才刚踩进了天命之年!

祖父走后,刚走进二十门槛的父亲就接班成为一家之主。

母亲在新土炉生下我二姐、三姐,但都尾随祖父而去。母亲多少年以后还说,二姐、三姐是陪着祖父作伴去的,老人在异地他乡作客,太寂寞,太凄凉。

“新土炉煞气太重”,祖母这么说。父亲带着一家人(祖母、母亲和大姐),又从新土炉搬到仅隔三里之地的庵前村。

在这块既贫穷又落后的黑土地上,穷人求生真难啊!

在庵前村,母亲生下我四姐和大哥,但又相继夭折。何年何月?母亲从不敢再去动这个揪心之痛。

祖母经不起这一次、两次、三次失去孙儿的打击,不久也倒下了!

凶神恶煞,一个接一个的夺取了我的祖父、祖母、二姐、三姐和大哥。

我家被土匪逼出家门,又被黑道“三点仔”和死神“赶”出一村一村。

无依无靠、惊恐万分的母亲,只有求助神明这一条路可走。母亲怀着诚惶诚恐、万分虔敬之心,在安海龙山寺佛祖之前求了一支签。佛祖“发话”家还得再搬。

父亲带着母亲、大姐、四姐,四易其家,搬迁到安海镇郊后库村郑厝大院。

母亲在郑厝大院生下我。

父亲、母亲、大姐、二姐(从小到大都把四姐叫二姐)、我,一家五口人。

俗话说,一家难当五口,住进这幢大杂院,无田可耕,无地可种,房子每月要租金,开门七件事,天天张嘴都要钱。

父亲决定到厦门打工去。有三种工艺在身的父亲,只要能吃苦,不怕找不到赚钱的工活。

果不其然,孤身闯厦门的父亲,在惠安老乡的引荐下,到厦门演武亭做了打石工。那时。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创办的厦门大学,正在建盖校址,父亲就在校址的工地上当了打石头小工匠。几十年后,父亲到厦门大学来看望正在该校读书的儿子时,还牵着我的手,指给我看,在集贤楼及两边一字摆开的五幢楼房,有哪几块石头是他亲手打出来的。说时,父亲很有几分得意的神采,做梦也不敢想,昔日自己亲手琢成的“杰作”,几十年后的今天,竟然能在自己儿子面前展现,能不高兴?

真是无巧不成书。偶然,往往能成为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有一天工隙,父亲从演武亭来到厦门市内看看玩玩。厦门比泉州更是繁华,让内地来的打工仔,目不暇接,大开眼界。正当这个满身土气的“乡巴佬”四处张望时,忽然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哥”啊!(二叔从小到老都这样称呼他的大哥)“哥”并不在意,头也不回,照样一步一望的往前走,那是别人的“哥啊”。接着又是一连几声“哥……”,声到人到,叫“哥啊”的人,已经闪现在面前。

逃出家乡多年毫无音讯的二弟细狗(二叔俗名),竟然现身在厦门中山路。

二叔逃离家门,尝尽辛酸苦辣,自不必细说。

菩萨保佑,让兄弟二人在此相聚,喜悦之情自不待言。

兄弟两人今后生活之路又在何方?

真是有志者事竟成。兄弟两人相约在厦门一家镶牙店偷偷学会镶牙技术。

二叔尚无家室,仍暂时留在厦门,大哥却身怀这刚学会的镶牙之术,返回安海。

父亲回到安海,又从郑厝大院五易其家,搬进安海镇内海八路,并公开打出“新生发”镶牙店挂牌营业。

(选自:《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本书选载暂时告一段落,谢谢大家!)

 

 

当了十一年的军人 (图)

我的家史(节选)三 我本不姓曾



浏览(1399) (0)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相思树 留言时间:2014-06-30 14:59:02
顺便更正一下,文中的“集贤”楼,应为“群贤”楼。
回复 | 0
作者:相思树 留言时间:2014-06-30 14:36:18
从虔谦的“中国人的另类耻辱和民族危机”,偶然读到“我的家史”,非常富有传奇,引人入胜。也发现这儿有不少老乡,如四海,七郎。其实以前偶尔读到你的几篇大作,就已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点(除了年龄以外),比如,都是具有惠安血统的晋江人,祖上也是打石人,都在厦门生活过,每年寒暑假回家都经过安海,,,现在更知道母校的建筑居然有你祖父亲手打造的石头,这一切都让我深深地感动和亲切,所以无论如何也得进来问个好,表示一下对你祖父辈的敬仰之意。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10-15 20:54:45
峨嵋峰,抱歉现在才读到。谢谢你的分享!问好!
回复 | 0
作者:峨嵋峰 留言时间:2012-09-30 08:49:41
很感人的家世,让想起我的父辈祖辈时代艰辛。姥爷和爷爷都因劳累过度(姥爷据说是给累死的),老早就过世,都留下姥姥和奶奶持家守寡到过世。
父亲少年时,每天要走三十多的路上学,且只有一顿饭可吃。母亲在我上大学时,每天起早贪黑最多能挣到$5. 同样的时代,有人能坐卧铺上大学。

不管怎样,我依然感谢我的父母。儿不嫌母丑,也不嫌家穷。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9-28 07:38:39
四海,谢谢评论。你很了解咱那里的人情。看了你的笔名,我都很感慨。祝你中秋快乐,阖家安好!
回复 | 0
作者:四海 留言时间:2012-09-27 19:24:31
你先辈真的不容易, 搬了那么多次家。在农村要搬到人家村里,可不是一件易事。记得我们村有一户同姓从外面搬来,他们都尽力与本村人联姻,以期受人欺负有人帮。
回复 | 0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2-09-26 22:02:28
谢谢随笔1评论,我很自豪厦门大学有我爷爷亲手打的砖石,我也为爷爷感到自豪。
回复 | 0
作者:随笔1 留言时间:2012-09-26 08:33:51
厦门大学热带风光,椰子树, 木棉花, 秀丽的海滩,澄蓝色的海弯. 南国少女阿娜的身影. 一幅迷人的天堂画卷.可以说是国内自然风观最美的大学校园. 老的教学楼, 花岗岩石的集贤楼,芙蓉楼, 囊荧楼都是一凿凿开出来的. 感慨呀.
楼主好文.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