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妓女题材小说《柳真》第一节 (草稿) 2013-11-16 13:17:25

      耳边已经听说了不少妓女的故事,其中有的非常的震撼。于是我又忍不住要写小说。这会是一部长篇,至少会是一部长中篇。虽然每年修改,但是我已经几年没有新创长篇了。希望这是一部很感人,很感人的小说,就像我当年的《不能讲的故事》。眼下写了几章,忍不住要贴一章到网上。纯粹是草稿,书名和人名都是暂时的,肯定会变。第一节里提到的五角五分钱是一个伏笔。

 

      她坐在地上,靠着一堵脱漆了的墙。跟前有条凳子,她没坐凳子上。她宁愿坐那靠墙的角落:这里隐蔽,又有墙靠。这样一个也叫做空间的空间,是她现在最好的存在空间了。

      屋里很暗,只有悬在墙顶两端的两个窗口射进来的光线照明。那光线照在了另一头墙上面的一幅缺了角的白色横额上,反射出那行褪了色的、可仍然像暮色里黑色枝干的黑体字:“把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到底!”

      她认识那一行字,她念小学的时候就学过,也喊过。小学毕业后她没有上中学。爸爸生着病,弟弟还小,她便辍学打工。
      她什么工都打。她跟人去拉板车,拣各种破烂,帮人洗衣服,编竹篮子等等。刚开始她害怕去拣破烂,因为经常会碰见她过去的同学。虽然说他们也没笑话她,或把她怎么样,但是她自己心里不好受。后来,时间长了,碰见熟人的次数多了,她也就再不会感到那么尴尬了。有一天,卖破烂卖了两块五毛钱,她高高兴兴回家转。
      “柳真,今天怎么卖了那么多?”靠在那张破藤椅上的爸爸问。
      “我也不知道呀,东西和上个礼拜的差不多。兴许是东西值钱了吧。”她回答。
      “嗯,东西不会那么容易长价的。你今天都卖了些什么?”
      她极力回忆着,和爸爸细细算计今天卖的东西:几个瓶子,几个罐头,几张塑料布,几桶空牙膏……爸爸算术好,心细,最后得出结论:人家算错了,多给了她五角五分钱。
      “你这就把这钱给人家退回去吧。”爸爸说,“我们虽然穷,这点道德还是要有的。人家还讲拾金不昧呢,我们更不能多拿人家的钱了。”
      “好的,爸爸,我这就去。” 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五角五分放进自己兜里——她要走很多路才能挣得来那点钱——很快出门去了。
      柳真重新回到废品收购站时,人家已经快关门了。她走向前去,很郑重地把那五角五分递给收购员。
      “这是怎么回事?”女收购员有些纳闷。
      “我爸爸说,您多给了我五角五分了。”
      “有么……”女收购员看了看背后,嗓音低了下来。
      柳真点头“我爸爸算术挺好,他算挺仔细的,没错,我们是不该多拿这个钱。”
     “哟,看这父女,真是挺诚实人哪!”女收购员的笑里参杂着尴尬和赞赏,她接过了那五角五分钱。
      那一天,尽管她很累,她还是很高兴,因为有人夸她。虽然赚五角五分不容易,现在没有了,她还是高兴,因为表扬比那五角五分值。除了爸爸偶尔会夸她两句,她就没听谁夸过她。读书那会儿,她一回家就忙家务,作业做不好,所以在学校,她从来没有受过什么表扬,也没有被评上过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等头衔。

      拣了两年破烂后,也就是十六岁那年,她感到了另一种难堪。她个头长高了许多,胸部挺了起来,脸型也有些变化。有一次以前的同学安安碰见她,笑眯眯地跟她说:“柳真现在变得这么漂亮啊!”出门到外头去,特别是在街上拣破烂的时候,注意她的人多了起来。有一次,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嫂从她身边经过,走过了好几步后还连回几次头来看她。记得就是那一天过后没几天,就有人登门提亲。结婚这种事是不教自明的东西。有人来提亲,让柳真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论婚嫁的年龄。有一个媒人提到的男方条件还相当的好,人家是干部家庭不说,还不嫌柳真的家境,还应承一嫁过去就给安排一份正式的工做。
      “杏儿,这家还不错,你自己想要怎样?爸爸也不愿意妨碍你的前程。”父亲看看她,又低下头。柳真知道,父亲心里很为难。十六岁的她还来不及羞涩,甚至来不及挑选自己未来的男人,就被家庭的现实包围。父亲多病,弟弟年幼,她知道她是不能结婚的,除非有男的愿意入赘。

   “爸爸,还早着呢,我还不想这事。”几乎每次,她都是用这类话来回答父亲,也安慰父亲。


 

《银杏诺言》 外一首

《天天和五个男孩》在搜狐

读了余华《第七天》

 

浏览(3100)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13-11-17 15:19:24
谢谢tongxin一番评论和鼓励的话。我们尽力,感谢神给我们机会!
回复 | 0
作者:Tongxin 留言时间:2013-11-17 11:29:21
妓女多是被骗,或被迫的。看古时的风尘女子,有受宠的,但多是被玩弄了一辈子,终无人爱而屈辱贫困一生到最后一刻。现时代,同样,高级妓女,当二奶,三奶。普通妓女,定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她们不仅做乞丐,还要以笑脸面对人类的野蛮。

谦虔是基督徒,写作内容,总是充满着正义感。把妓女当人看待,是我们的上帝让我们这样做的。以谦虔的文笔,这篇小说,也一定能够唤起或说出人们对于妓女们的关注,尽管她们是那么的卑微。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