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吉女花》 50 意外的电话 2015-04-16 19:18:02

夫妻俩手牵手往回走。山路往上,满天彩霞。

杏真,我好高兴,这一天我的高兴好像用什么装都装不下。你再不用受苦了,真是感谢天地,我们再不用像牛郎织女那样,我们的好日子还常着呢!冬川拉着杏真的手,挥了起来。

感谢主。杏真笑了。冬川每挥一次手,她就笑一次。

我忘了告诉你,前些日子和诚弟寄钱来,说等你出狱了,我们几位一起为父亲举行一个葬礼,就安葬母亲边上。

弟弟想得很周到。杏真说。

这些年来,要不是和诚弟经济上的支持,家里也真的很难熬。我心里常常都惦念着这点。

我们姐弟是一起吃苦长大的,所以他懂事。

聊着聊着,到家了,远远地就看见纯来站在门口踮着脚尖张望。两人走近了,纯来笑了,笑成了一朵海棠花。

杏真妹,趁冬川没在跟前,纯来叫住了杏真,要走,也是我走……”
不,不,纯来姐,杏真抓住了施纯来的手,却忘了要说什么。
杏真妹,我都说了,当初木材厂的人见林先生身体不好又没人照顾,硬把我拉过来。我本来就是来帮忙的。我……没什么的……”
我知道的……你看,冬川正忙呢,我们去帮一下吧。

那天晚上,冬川亲自下厨,两个女人在一边帮衬,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黄花鱼。

夜里,冬川早早地就把房门一关,把杏真抱在怀里。杏儿,不知你吃了多少苦,不知要怎么样才能补偿你。我们夫妻有十八年没有亲近了。今晚让我好好疼你,让我当一回男人,真正的男人,你的男人!

杏真在冬川的怀里,就像迎来久旱后的甘雨那样任凭他爱抚。

突然,门外传来喊声:林冬川电话!

激情中的冬川仿佛惊梦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么晚了,谁来的电话呀?!

会不会是和诚?杏真起身。

应该不会,和诚不会这种时候来电话的。冬川扣好裤子,穿上外衣,说我去去就回来。

冬川到了小区电话亭,问边上的值班人员:谁找林冬川?

好像是个孩子,说找林叔叔。值班人员把电话递给了冬川。

冬川接过电话:喂?

一个童音传了过来:林叔叔,我爷爷倒地上不动了!

冬川听出来了,是老王的孙子小天。他心里一颤:倒地上不动了?什么时候?

就刚刚,他往地上一倒,就再也不说话了!小天带着哭腔,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林叔叔,您能来吗?

天哪!冬川心里暗暗叫苦,好孩子,叔叔这就过来。这里到你那里有一段路,你耐心等着。

放下电话,冬川直奔家里。

王叔出事了,孩子孤单单一个人,我得马上过去一趟!他对杏真和纯来说。

王叔出什么事了?杏真追问。

唉,小天说他往地上一倒就不动了,我看是凶多吉少……好好的,给这拆迁折腾的……”

我跟你去。杏真说。

冬川想了想:好吧,披件外衣。

杏真找出了一件旧外衣,想起什么来,又从自己的临时包包里拿出一块白色的钩线披件。那是她在监狱里利用点滴时间钩成、出狱的那一天披着的。

纯来过来问:出了这事,事情肯定多。王叔没身边没亲人,要不要我也去帮忙?

不用,冬川说:你好好看着家。我们一时可能回不来。

我知道。纯来说。

临走前,冬川突然想起来需要带点钱。他打开杏真原来的钱箱里——十八年了他一直就用这个钱箱——里面有两百八十元,他把它们全都带走。

纯来看在眼里,说了句:那我们就没钱买菜了。

冬川说:没办法,那边火急,我们先忍忍。


上集:小说《吉女花》 48 杏真和纯来

下集: 小说《吉女花》 51 阴阳两界


浏览(60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