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短篇小说连载《植颅之后》8-9 2018-03-21 07:29:26


8

 

 

心头一惊颤,我转过身来,看着李继云。我这才注意到他脸庞清瘦,神色寥落。我们对视了片刻。眼前一片晕昏,我只想快点离开。就在这时,李继云又问了一次:“爸爸!你要走了吗?”这回声音几近沙哑。

男孩的话音撩开我脑中的云雾,轻轻地揉碎了我的心。像是被一股暖暖的力量推着,我缓缓步回李家屋子。

 

男孩的妈妈已经为我倒好了一杯茶。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问,端详着她那匀称的鹅蛋脸和那内秀的五官。

“秦晓燕。”她回答。

我下意识地:“燕子……”

她非常惊讶,身子略微往后一退,“他就是这么叫我的。”

我也愣住了。“他”?“我”?……

“我知道,你不是他。”晓燕轻轻说道,尽力保持平静,避免看我的身体。

我的左手在右手上擦了擦,也轻声地:“我其实也不全是我了。”

晓燕这时候很认真地看了看我:“应该还是你吧。我看报纸上说了,你的记忆基本恢复了。有自己的记忆,那个自己就回来了,不像……”她止住,没有说下去。

我心头突然涌上来一阵同情。我看着晓燕,一句话脱口而出:“我的记忆里,好像有你。”

我能清楚地看到晓燕听了我这话以后眼睛的细微转动和身体的抖动。“不会吧,”她说,往我杯子里添茶水。

“叔叔,你的记忆里,有我吗?”男孩李继云插话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改叫我叔叔。“有,”我很肯定地说。

 

母子俩留我吃午饭。晓燕临时准备、下厨,做了三菜一汤,简直像是晚餐了。

“这是烧茄子。我好久没做了,油太多。不过,广云他喜欢。”

哦,“我”的另一半叫李广云。

我尝了一口,直夸好吃。

快吃完的时候,我问起广云的事情。

“他是让一个种族极端团体给枪杀的,”晓燕说,音调非常低,“子弹打到头部……”

李继云放下碗筷,走过去抱住了黯然神伤的母亲。

“真可惜,我很难受!”我说。

晓燕嗓子有些哽咽。“不管怎么说,看到你,对我们是一个挑战,可也是一种安慰。继云他一直盼着你来的这一天。”

 

差不多就到了我告别的时候了。我站起来,向母子俩深深鞠了一躬,感谢母子俩和这家曾经的男主人李广云,感谢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你不用谢我们,这都是广云他自愿的。驾照更新的时候,他就填表了,把什么都捐出去了。”

“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充满敬意地说,“我现在,既是我,也是他。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请千万不要客气。”说完,我拿出手机来,和秦晓燕交换了号码。

 

 

9

 

 

从晓燕处回到我自己家的时候,我的记忆发生了错乱。看到鼓浪姨时,我竟一度认不出她来了。看着我那冷冷的眼神,鼓浪姨简直惊恐万状,问我怎么了,早上起来还好好的。我说我累了,想睡觉去。

我倒下便睡,不过,做了许多纷乱奇怪的梦。梦中的我,去到一些奇怪的地方,见到一些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人。最后,我看到自己身体重新萎缩,再度坐回那架轮椅上……

“不要,我不要啊!”我喊着,喊醒了。

“不要什么呀?能儿,你不要再吓我好不好?”鼓浪姨替我擦汗,桌上放着一碗灵芝汤。我看得出来,她非常的担忧。

“没事,我歇一歇就好。”我说。

“我看,别躺着了,喝点补汤,起来看看电视吧!”说着,她已经把那碗灵芝汤放到了我跟前。

我喝了几口,感觉满舒服,便下来看电视。真不巧,电视上正在报道我的新闻。聪明的小姨是想让我从那些新闻报道中重新拾起我自己来。

 

周一我去上班,妮娜照常迎了过来,夸奖我气色好。我听了,却是有些心不在焉,“你没事吧?”妮娜问,有些不安。

我摇摇头,没说什么。

就在我说没什么的时候,有些情况却在悄悄起转化;并且,这种转化似乎不可逆。这是见过秦晓燕和李继云后我的身心所发生的奇妙变化。

看着我曾经热恋过的妮娜,心中似乎少了一丝往日的亲切感,脑海里多了几抹秦晓燕和李继云的影象。我神情恍惚。

“是不是有别的女人逮上你了?”妮娜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

妮娜怎么会这么敏感呢?

我说没有。

 

下班了,妮娜说今晚请客,带我去一家特色西餐馆。

那家西餐馆坐落在一个小小的商场里。从餐馆里面,可以看到热闹的街区,而餐馆内,灯光幽暗,烛光明灭,别有气场。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妮娜问我。她上了特别的口红,淡红色的烛光中,她的嘴唇特别具有诱惑力,她的眼睛也格外迷人。我记得这个地方,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能生,我很抱歉,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我离开了你。但是请你相信,那个时候,我自己非常的痛苦,自己承担不了。找了亨利,因为我需要排解那可怕的痛苦。现在,就从这个地方,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妮娜举起了酒杯,里面的红葡萄酒一闪一闪。

我跟着举起了酒杯,我们的杯子碰到了一起。我有了一丝醉意。

吃完了,妮娜邀我到餐馆另一角的舞厅里去跳舞。一开始,我忘了舞步要怎么走。她搂着我,在我耳边说:“来,这样,一二三四,对,就这样!”我们靠得那么近,我能闻到她的脸上、手上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特殊香气。

“能生,你还很爱我,是吧?”她向我投过来充满期待的目光。

我把她搂紧了一些,说:“是的,我还很爱你。”

那句话一出口,我突然觉得我的生命不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它裂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和妮娜跳着,另一部分却跑到了燕子的家里。

我的舞步开始乱,踩到了妮娜的脚。

“哟!”她叫了一声。


上集: 短篇小说连载《植颅之后》6-7

下集: 短篇小说连载《植颅之后》10


本小说收入虔谦小说集《玲玲玉声》 http://item.jd.com/12172363.html


长篇小说《无房》出版




浏览(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