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二十六 烈马脱缰 2019-05-06 07:04:02

新婚一个月后,皇帝召见左玄英,对他说:“玄英,朕之前说的,也不全是气话。朕的确打算在河西设置都护。在河西都护设置之前,朕派你率两千轻骑奔赴河西,为大汉戍边,也为东西来往的商队和使者守护。”

左玄英作揖,欣然接受道:“臣当尽心竭力,为大汉守护河西!”

这将是他第四度到达河西。集沙砾、水草和冰峰为一身的祁连山,俨然已经成了他的第三个故乡。

左玄英的新婚妻子金一朵也一同前往。这一趟行程对她来说就是返乡,她感到格外亲切。临行前几日,金昆迪见了她,问她左将军待她如何。金一朵老实地告诉堂弟:“他待我很好。” 金昆迪听了感到宽慰,叮嘱了堂姐一句:“到了那里,请代我祭拜问候祁连山神灵!”金一朵深深明白堂弟的心意,说她一定办到。

这一年,是公元前118年。 

 

左玄英率两千轻骑来到祁连山。他驻马,举目四望。秋天的祁连山,一派金黄。武威四野,红叶耀眼,秋水柔然。

这时,河西两郡:武威、酒泉以及其他两地:张掖、敦煌均安然无战事,她们静立于祁连山北麓的走廊上,宛如四个秀美的女子。左玄英和他的轻骑驻扎武威,时而会沿着河西走廊西巡到酒泉,甚至到达敦煌的关隘。

夜里,玄英常独立旷野,仰望明月,思念着千里之外的小环。

 

次年春,大汉使节张宏二度西行,左玄英在酒泉与敦煌之间一个叫玉关的驿站同他会面,并为他饯行。两个人在不同的时节,以不同的方式驰骋河西、戈壁,如今相聚玉关,他们都有无限的感触。

玉关矗立于茫茫的蛮荒上。暮春时节,大漠上绽出点点绿色,伴随着妩媚的沙漠野花。

天空高远。边关城楼下,左玄英和张宏对案而饮。

左玄英先举杯敬张宏:“当年若无汉祥(张宏字)不辞万难从西域带回的许多信息,河西和漠北之战怕是难料!”

张宏亦举起杯来:“将军年少即叱咤河西,威震漠北,始有今朝河西走廊之通畅,实为千古功勋!”

左玄英:“此语用于汉祥毫不过分。来,我们同贺共饮!”

两人遂一起一饮而尽。

左玄英再斟酒,“过了玉关,离长安就远了。汉祥多多保重。玄英祝你一路顺畅,平安归来!”

张宏再举杯:“多谢玄英将军关切,将军放心,经前次经验,我已然习惯,也谙熟西域地理天候。将军亦多珍重,我们后会有期!”

 

一年后,公元前116年,皇帝将左玄英召回长安。这时,左玄英和金一朵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取名左连秀。

 

回到长安后,便碰上了这年冬天的第一场瑞雪。京城雪景,银光宝气,美丽安详。

左玄英站在城楼上,东望黄河,开始计划他最想做的一件事。

 

这天,耿依勤和任风哥俩照例出门去了,小环就在家纺纱织布,打点家中琐事。现在的她,已经成了蒲岭一带的纺织好手。

织着织着,就听外头有马蹄声响。她心里砰然一动。她知道依勤哥俩没有那么快回来,这会是谁来的马蹄声呢?她放下纺织活儿,走出门去。

就像七年前那样,一个英俊的青年骑在马上,一见她,便匆匆下马,向她疾步而来。两个喊声,几乎同时响起:“小环!”“玄英哥!”

左玄英双手搂着小环:“小环,记得我是怎么说的?你看,我们这不是又见面了吗?!”

小环在玄英的怀里喜极而泣:“玄英哥,这两年多,我没有一天不在等你,盼啊盼啊……”

玄英:“我知道,小环,我知道。所以从武威一回来,我就来找你了。”

“什么,你又去了武威?”

“是,不然我早就来了。我被派戍边,两年多了。感谢老天,近日皇上终于把我招了回来。我来找你,就是来告诉你,我要娶你!”

两年多神萦梦牵,一朝美梦就要实现。小环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一双泪珠晶莹的眼睛看着玄英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玄英:“我都张罗得差不多了。你准备一下,下月十五,我就来接你进京城!”

 

玄英走了以后,小环的织布机转得更欢了。等到耿依勤注意上,一套新娘妆已经织好。

“小环,你给谁做的新娘装?”依勤十分好奇。

小环:“我自己。”

依勤愕然:“什么,你?你要当新娘了?!”

小环:“怎么,难道我就该一辈子不嫁么?”

依勤这才大吃一惊:“你要嫁给谁?”

小环:“除了左将军,小环还会嫁给谁?”

“左将军来过了?”

小环“嗯”了一声,一脸红扑扑的幸福。

 

耿依勤一下子蹲到了地上去。两年多来,他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小环的芳心向他开放的那一天,不料事情竟如此逆转。这一刻,耿依勤经历着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巨大失望。这一次,简直就是绝望!

 

小环看出来了,心里很难受。她走过去,对依勤说:“依勤哥,是时候张罗你自己的事了。”

耿依勤装得很潇洒地说:“我的事?什么事?有啥好张罗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简单得很。”

小环知道依勤在说带情绪的话,便耐心地回应道:“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你该找个女孩子结婚了。”

小环的话刺伤了耿依勤的心,他神情十分憔悴:“你知道我心里的女孩子是谁……我啊,跟任风说过,他讨老婆前,我不会结婚。”

小环的心也痛了一下:“依勤哥,你这又是何苦呢?缘分,不能强求的。”

耿依勤心中大烦,站起来:“我强求你了么?”说着从墙上取下马鞭,冲出门去,到了马厩里,牵出一头性烈的马来,骑上去,一声鞭响,那高头烈性马脱缰而奔。

 

小环追出门外,见状,喊了出来:“老天哪,保佑他吧!”


上集: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二十五 汉将与匈女

下集:



 

浏览(11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