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三十一 夫复何求 2019-05-22 06:42:45

 

左战英部在众乡亲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舒县,拔营北上。一路上,玄英咳嗽不止,乃至血痰不已。行军在外,万般不便。除了在一处驿站小环硬是停下来为玄英熬汤剂外,只能连日赶路。

战英靠在马车上,见坐在一边神色焦虑的小环,不禁想起七年前在大漠,小环女儿身被识破时,重伤躺马车上,自己紧挨她身边的情景。没想到如今,情形掉了个个儿,现在自己连呼吸都感到艰难!他竟不敢再往下想,只伸出手来,握住了小环的手,心里默念着当年的承诺:“生死不弃!”

正在焦虑难受中的小环,忽觉手被握住,定睛一看,眼光正和左玄英那迷离深邃的眼光相遇。她强压自己的忧愁,露出了一丝笑容,也紧紧握住了玄英的手。

 

二十天后,左玄英部返回了京城。

一到京城,左玄英便躺下了。金一朵当时没在京城,左玄英便被接到叔叔左卫谦家看护。皇帝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年青爱将生过病,一听他病得无法来上朝汇报时,相当的震惊,当即亲自前来探视。

走进左家玄英的厢房,皇帝大吃一惊。消瘦、憔悴、面无血色……这还是一个甲子前的那位少年英豪吗?这还是那位威震河西与大漠、我大汉英勇的骠骑将军吗?

 “陛下,玄英惭愧!”左玄英呼吸微弱,刚说出话,便咳嗽了起来。

“什么惭愧,你不要说了!”皇帝难过且怒,“北战南征,你为大汉所做的一切,朕全都清楚。”皇帝说这话时,过去十二年来惊心动魄、悲喜壮阔的一幕幕,就在他眼前一一闪过。

突然,他转过头来责问小环:“二宝,你是怎么照顾玄英的?”

小环本来已经难受得说不出话,给皇上这么一问,更是情急欲泪。“回皇上,这南下闽越的路比起河西漠北来,更要艰辛。特别是后来,带领闽人过大江,到江淮,要安抚众人,还要为他们辛劳,建屋盖房……当时我就已经看出他积劳成疾,要他歇着,可他歇不住,二宝实在……”

皇帝烦躁起来:“行了,别说了。我马上叫御医来。”

皇帝走了,左卫谦来到玄英榻前,默默地看着被自己一手教大的心爱的侄儿。他从小聪明,悟性高,什么东西,他一学就会;教他甲,他会想到乙。有一次小玄英自己跑到山里去打猎,把家里人担心的,怕他给野兽叼走,又怕他山里迷路。结果傍晚时小玄英自己回来了,肩上背满了猎物。还有一次,卫谦因为什么事误会了小玄英,将他关在门外思过,结果小玄英从此失踪了三天,哪儿都找不到。左家上下惊慌失措,夫人哭责卫谦心太硬。最后又是在山里找到了他,他正与兽为伍呢……

左卫谦正默默回想着,心中忧伤着,忽听侄儿叫他,并示意他靠近。卫谦俯身,左玄英就在叔叔耳边说了句什么。左卫谦一听惊愕,问:“为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左玄英:“是,请叔叔尽速代劳!”

 

左卫谦低着头急急离开,没跟小环招呼什么。小环心里不安,不知玄英究竟和叔叔说了些什么。正疑惑着,就听玄英在床榻上唤她:“小环,小环!”

小环碎步到榻前,坐了下来:“玄英哥,我在这儿!”

“来,”玄英轻轻一拉小环的手,小环便顺势俯身,搂住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个男人,几天前在路途上,还硬撑着骑着马,指挥着他的战士们,带领他们在千辛万苦之后胜利回到京城;可现在,他已经完全病成了另一个人,这个人,显露着生命力耗尽的那种肢体空白。“玄英哥,为了我,为了我腹中我们的孩子,你可要好好活下去!”虽然她强压悲伤,一滴泪珠还是落在了玄英的脸上。

玄英用手为她揩去泪花,“孩子还有三个月出生?”

“嗯……”

玄英:“希望是个男的。”

小环:“他一定是的。”

玄英欣慰地:“好啊,我左玄英终于有儿子了,他会继承我的一切……小环,儿子,就全权交托给你了。你本来就文武双全,可母可父。”

小环听了一急,强忍泪水:“玄英哥,不好说这样的话。孩子,他需要爸爸!”

玄英摇摇头:“小环,我的命,七成给了西域,三成给了闽越。还在回京的路上,我就知道,我的日子不久了。恐怕等不到儿子出世了。”

“那你还那么拼命!”

玄英:“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来,让我摸摸儿子,听听……”

左玄英摸着小环的腹部,闭上眼睛说:“给儿子起名左连雄,告诉他,他爹一辈子都在疆场上,不管是河西、大漠,还是闽越。将来如果大汉需要他,希望他和他爹一样果敢。”

小环心肺像要裂开一样难受:“玄英哥,你别说了!你会好好的,将来还要带着儿子去兜风呢!”

 

御医来了。他做了望闻问切后,神情凝重。小环见状,陪他走出房间,询问情况。他说:“我会开些药,但是夫人,你要有准备,我怕是无力回天。”

小环听了,眼前一黑,几乎要站立不住。左家丫鬟上来,问小环是不是不舒服,小环只说要一杯水。水喝下去后,小环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慢慢走回房中。

“御医说我快死了,对吧?”玄英问。

小环答:“没有。御医说你会好的,药正熬着,一个时辰就好。”

玄英做了给手势,让小环过去。

“妹子,别骗我了。我自己清楚得很。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魂魄好像要飞出去一样……你别难过,你看,我很高兴。这辈子有缘遇到你,还能和你一起建功立业,天底下我左玄英最幸运最幸福,夫复何求!”玄英说出了他心底的一半真话。另一半,太悲哀了,痛裂他的心扉,吞噬他的生命——他就要和自己最心爱的人永别,他甚至无缘和自己的儿子面对面识天伦!可他掩盖着,不仅没有显露给小环,连他自己都要被蒙骗过去。

“叔叔怎么还不回来……”他看着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上集: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三十 闽龟献福


下集:

小说《紫荆花满蒲津渡》 三十二 英灵归去



浏览(1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