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虔谦:天涯咫尺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网络日志正文
短篇小说 叛楚者巫臣(7-8) 2020-05-22 09:41:31

虔谦历史小说


7


夏姬事先知道屈巫很快会到来,便开始寻医药,炖补汤,并用她特备的油膏滋润双颊和头发。一日去乡间,几个村女见蜂飞蝶舞,围着她转悠,便窃窃私语:“她都五十多岁了,怎么看上去跟咱们差不多呀!”“真神了!”

 

屈巫风尘仆仆地到了,一见夏姬,上下端详,第一句话就是:“你和九年前一个样!”

夏姬满心欢喜,想说“你也是”,却说不出口,因为,屈巫看上去苍老了不少。这让她十分的心疼。她叫仆人取来新衣裳,让屈巫换上;又端过来酒菜和鸡汤,为屈巫接风洗尘。

整个厅堂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屈巫喝了酒,喝了汤,便无心饭菜,三两下便将夏姬拥入怀。夏姬身上的香味,增添了他的醉意。两人相拥着,进了帷帐。

夏姬自己卸下外裙,露出丰满的胸脯和洁白细嫩的肌肤,然后伸出玉臂为屈巫宽衣解带。她的手指在屈巫身上那么一点,这个男人便已销魂。

鱼水欢爱后,屈巫告诉夏姬:“我好像回到了二十岁那一年。”

夏姬红晕未退,娇滴滴地表示:“我与大人同感。”

回想在客栈那一夜里他自问的问题,现在答案只有两个字:超值!

 

三天后,屈巫回复了他惯常的理性。他知道,郑国非久留之地,他和夏姬现在必须动起来,寻找可以长期栖身之国。

两人带上财物和家丁仆人,先是往东北去,想去齐国。路上听说齐国刚刚打了败仗,于是屈巫调转马头,改朝正北。黄河就在不远处,过了河,就是晋国的土地了。

 

很多天后,屈巫和夏姬终于到达了晋国。这是一个一直在和楚国争锋的国度。现在,显然,曾身为楚国贵族和王公的屈巫,已经把这一切抛在了脑后。

他带着夏姬,很快来找晋国的卿士郤至。郤至年少屈巫许多,足智多谋,是晋国的外交干才。在晋楚多年的亦争亦和中,屈巫和郤至多次谋面,交情匪浅。

郤至见到屈巫,一见如故。门人上酒,两人便对案而饮。

“屈兄,您就这么离开楚国,为晋国效命,就不怕留下叛国之名?” 郤至大胆地问出了这个敏感问题。

屈巫不紧不慢,喝下了两口酒,然后回应:“愚兄只知普天之下莫为王土。周天子底下,在哪里效命都一样。何叛之有?”

郤至一听,哈哈笑了起来:“妙哉。巫兄所言,正所谓楚材晋用!”

 

郤至遂将屈巫引荐给晋景公。景公开怀,如获珍宝,随即封屈巫为晋国的邢邑大夫。

屈巫脸上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当即放弃屈氏,改名为巫臣。

接着,巫臣写下帛书,捎到楚宫,告知楚共王,他已然在晋国安家立命。信中他将夏姬推到前台做幌子,说郑襄公赐婚,他只得依从,又怕共王不乐意,便只有离开楚国和郑国,落脚晋国。

 

晋国的山川地势草木都迥异于楚国。不过巫臣适应得很快。早年他就游过齐鲁晋诸国,见识了北方高大的白杨和喧哗的桦树林。现在他也不念旧景。天下着鹅毛大雪,他和夏姬一起在雪下嬉戏,一笑忘千愁。

 

8

 

楚国这边,屈巫叛逃的消息傳回郢都,楚共王双眉紧皱,一声长叹后,把气愤憋回自己肚子里去了。司马子反则如梦初醒,当初屈巫如何用君道劝阻庄王纳夏姬为妾,又用不吉阻挡子反自己娶夏姬为妻的情形,全都历历在目。这个巫臣,用心至深,欺骗了楚国的君王大夫,耍了整个楚国!想到这里,子反怒火中烧。他想重重报复这个被楚国养肥了而又背叛楚国的巫臣,他要让巫臣在列国无立锥之地。无奈,晋是大国,两强不好轻言交战。思来想去,子反想出一计。他请求共王允许他用重金贿赂晋国,促使晋君放弃启用巫臣。

楚共王思想片刻,摇头称不可。子反问如何不可。共王说:“屈巫为了夏姬放弃楚国是不妥,但这之前他对先王忠诚而有功。况且,用与不用,全在于晋国是不是赏识器重他,楚国送礼是不挨边的事。”

不能及时报复巫臣,子反从此怀恨在心,伺机而动。三年后,公元前585年,司马子反与令尹子重联手,尽杀屈巫一族,分其田地。连尹襄老和夏姬的儿子黑要也一同被杀。

 

消息很快传到晋国,巫臣震惊无比。“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你们竟如此开灭门之戮!”他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回到家中,巫臣独自面壁,悲愤到窒息。夏姬喊吃饭,他食欲全无,只在廊房里来回踱步。终于,他取出一块帛,拿起笔,写下了数行字:“致令尹子重,司马子反:你们邪恶贪婪,滥杀无辜,我必定让你们疲于奔命而死!”

他将那袭帛书捎了出去。

子反收到巫臣的信,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脊梁骨凉透,继而脸颊涨红,咆哮了起来:“来啊,我等着你呢!有本事你出来和我单挑!上下行骗的无耻之徒!”说完咔嚓几下把帛书撕得稀巴烂。

 

巫臣决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信发出之后,他立即开始他的复仇计划。关于自己家族在楚被灭的事,心事重而深的他没有和夏姬吐露半字。夏姬只感到他近来少有笑容,还有,时常对挂在墙上的地图发呆。

巫臣看着地图,目光被一个靠海的中型国家,楚国东边的吴国吸引了去。

一个阴冷的日子,巫臣来到晋景公的别宫门前,请求觐见。

晋景公听说巫臣求见,心想这个言语不多的楚国旧臣,无事不登三宝殿,便道:有请!

巫臣一进来,景公便问什么事这么急,要跑到别宫来。巫臣说:“我听说君王近日为国事操劳过度,特来探望。”

景公:“过度倒没有,有点烦心是真的。”

巫臣看着景公,目光狡黠:“在下斗胆猜测,君王是为晋楚之间的角力心烦?”

晋景公并不掩饰:“那是,当今晋国对外的大事就是楚国。”

巫臣眼睛里闪着光:“在下愿与君主分忧。今有一策,不知君主想不想听?”

晋景公眼睛也一亮:“大夫请讲。”

巫臣开始分析:“臣下读史,看地图,观地势,常在夜半无人时,起身思索天下情势。如今天下强国,当数晋楚两国。两强相持不下,必寻他借力。今有吴国,左邻沧海,右旁荆楚。吴国虽尚无闻于天下,然溯其源,乃周太王季子季历长子泰伯之后,又为武王亲封之侯。泰伯、仲雍断发纹身,躬耕田亩,百业兴盛,更水土丰沃,吴国潜力不可小觑。如果晋国能与吴国交好,强其军伍,利其兵器,诱其西扩扰楚,楚将如芒刺在背,陷入晋吴夹击之中。楚弱,则晋强矣!”

晋景公听完拍案叫好:“大夫之言,如振聋发聩,孤茅塞顿开。孤欲以你为使,为晋出访吴国,大夫意下如何?”

巫臣拱手作礼道:“臣下蒙君主赐爵封土,受君王厚恩,不敢怠慢,当尽忠竭力,以成晋吴之好,以抑晋之强敌,以兴君王之邦!”

 

上集: 

短篇小说 叛楚者巫臣(5-6)

下集:

短篇小说 叛楚者巫臣(完结篇)



浏览(8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