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ix Years In Between
  在时光的缝隙里
网络日志正文
在时光的缝隙里(46)水太深,慢慢你就知道了 2018-05-15 08:38:12

一周后,石溪在Beck驻沪办公室,与区域负责人王总交流。

王总:“请叫我MichaelBeck总部发了一份你的bio过来,真是一份出色的履历。”

石溪:“谢谢你,Michael。不过,履历只是代表了过去。而且,我最近自己查询了一下,美国市场跟中国市场差别还是挺大的,所以,有多少以往的经验能移植过来,我也还在了解。”

Michael:“我还收到一份Beck副总裁Larry Neeman先生的推荐,你先前是跟他共事吗?“

石溪:“对,他先前是我的汇报上级。”

Michael:“Neeman先生对你非常欣赏,他说要Beck不惜一切代价留住你。你可能已经知道了,Beck在上海设置的分公司,业务一直不太有起色,副总裁先生希望你能带领大家把国内市场做起来。”

石溪:“Larry是个善良的人,他对我的评价过誉了。”

 

Michael愣了一下,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石溪会用善良这个词去描画一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难道面前这个一脸清秀甚至显得稚嫩的女孩子跟Neeman有很深的私人关系吗?自己也算是久经商场,见多识广了,一般来讲,很多时候,让你看到的那些总不会是真相,真相总是一层一层隐藏在最深的地方。嗯,在没弄清楚石溪跟副总裁的真实关系之前,自己说话得小心些。

 

石溪继续:“而且,中美差异大,桔子换个地方生长,不一定还甜。我想了解一下,目前上海分公司有没有招聘计划呢?”

Michael:“目前项目不太多,所以暂时没有招人预算。不过,您过来后,我们所有计划包括人事计划,甚至是每个岗位的JD,都要您过目指教。”

JD?”石溪没有听过这个说法,不过立刻明白,哦,是job description的缩写。

石溪继续自己的思路问:“由此看来,项目是关键。这里的客户一般都是什么性质的机构?市政项目,是不是以政府客户居多”

Michael:“其实说起来比较尴尬。类似Beck这样的咨询公司,在国外市场做得风生水起,但在国内,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国内的工程项目,设计环节被设计院拿走,然后就是工程公司和设备供应商进场,我们找不到切入点。所以,现在主要以服务在华的外企为主,为他们进行HSE方面的咨询服务。”

石溪有些意外:“这个市场的缺口不大啊。其他在在华的外国咨询公司什么情况呢?”

Michael:“都差不多,不死不活的。”

石溪:“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外企工程咨询公司,很难进入国内市场。”

对方点头。

石溪:“这倒是没有想到。那项目都被什么公司拿到了呢?”

Michael:“大的国企拿大项目,地方民营企业拿地方的小项目,也有做得好的民企跟国企捆绑着拿大项目的。”

石溪:“这些,Beck在新泽西的总部知道吗?”

Michael:“跟他们交流很多次,emailtelecon,,但总部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你看,这些年我们一直想申请些经费,购买礼品卡,但是公司流程一直走不通啊,唉。”

telecon?”石溪又一时没明白,但瞬间反应过来是电话会议的意思。这个地方的人,真是高效,连说话都使用这么多简略的说法。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

Michael:“Hi, Dave,你回来了?Elaine,这位Dave,是PM,今天刚从南京返回。Dave, Elaine是从Beck芝加哥分公司海归回来的,副总裁先生想让她带着大伙儿做中国市场。”

PM石溪一下就知道了,是项目经理的意思。

Dave向石溪致意:“你好,Elaine。”

石溪:“叫我石溪吧,毕竟我们在中国了。”

唉,她竟全然竟没有意识到,身边两个人都是英文名字。

Michael:“南京怎么样,有项目机会吗?”

Dave:“昨天到今天,在宝成集团一直做冷板凳了,直到今天上午,才算见到一个部门的副总。那人一会儿说有海外项目要进来,需要Beck这样的外企协助,一会儿又说他们正在梳理企业管理制度,想让Beck帮忙。云里雾里的。”

Michael:“唉,没办法,死磕吧,死马当活马继续追踪。他们要是真有海外项目,还真需要Beck这样的公司帮忙。”

石溪:“为什么?”

Dave:“宝成集团是个民企,国内市场做得很不错。最近听说他们想发展海外市场,但是,国外做项目的程序和规则他们哪里懂啊,我们觉得倒是可以通过给宝成的海外项目提供协助,增加些咱们的收入。”

 

石溪想象着Dave的冷板凳,心里头翻腾着各样疑问。难道Dave去那家民企前没有充分交流并制定好议程吗?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些显而易见不太合理的事情上,她觉得可能问不出来什么能让自己满意的回复,只能说一句:“辛苦了,Dave。”

 

石溪转向Michael:“国外的咨询行业在国内市场定位尴尬,那么国外的设备供应商在国内的情况怎么样呢?”

Michael:“也不咋样。进口的太贵,国内用不起。”

石溪:“有在国内生产的吗?”

Michael:“本土化也有一些,但是价格还是拼不过乡镇企业的东西。”

石溪:“品质呢?”

Michael:“进口品牌产品品质当然比乡镇产品好多了,但是人家客户不用。”

石溪:“如果从产品整个使用周期,10年,15年来看,初期投资大一些,买好一点的产品其实更经济,这个帐不难算啊。”

Michael扫了一眼Dave,悠长地说:“这里头水太深,慢慢你就知道了。”

 

离开Beck所在的办公大楼,石溪看了看表。一会儿乔治就要到上海了,她得先去超市买些东西,晚上请乔治在家吃饭。虽说石溪不会煮饭,但是小宁还是对做菜颇有研究的。石溪拿着小宁发过来的买菜清单,一样一样照着拿了很多。

 

晚,小宁家。

小宁举起酒杯:“欢迎乔治。”

几杯酒下去,石溪忍不住问:“乔治,你和兰兰到底怎么回事啊?兰兰现在完全联系不上了,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了。你也是,突然就销声匿迹,突然又给我打电话,你们俩在闹什么鬼。”

乔治叹口气:“你回国后,兰兰想再找个室友,没成想,找了个家境殷实的小留。那小留有个哥们儿,家里更有钱,对兰兰有点意思,买这买那的,兰兰就对我越来越看不顺眼了。”

石溪:“兰兰不是嫌贫爱富那种的。”

乔治:“那是她没遇到过真富的。遇上了,就过不去那道坎儿了。不过,也赖我。我那阵子点儿寸,做啥都寸得不行,自顾不暇,也确实对兰兰关心不够。”

石溪还是觉得奇怪,想再问问。但是,小宁偷偷拉拉石溪的衣服,石溪会意,闭口。

小宁转移话题:“那,读了那么多年的博士学位,就那么丢掉了,乔治你会不会觉得可惜。”

乔治摇摇头,叹口气:“唉,我后来也真是想明白了。其实,我那个导师,屁,狗屁,什么导师,就是个开黑煤窑的老板。我那个老板他就是吃准我了,看我一外国学生,穷地方来的,每个月给我不到两千刀就是大恩惠了,所以他就使劲压榨我,让我帮他做事儿,完全不管我的课题和论文。”

石溪还记得当初乔治的恍惚:“是啊,记得当初他总是让你换课题,挺奇怪的。”

乔治:“那时我是傻,真傻,人说啥我信啥。老板说我有科研潜力,要做出倍儿牛的科研成果,所以要找个好课题给我做,我还信了,还觉得是咱自己不行,能力不够。后来你走后,我有天遇到个早先从他那里quit的,聊了聊,我才明白,其实我老板根本不在乎我的毕业,他就只在乎他自己的发展,看我听话又好使,就净让我干些风险大可能不出活儿的事儿,帮他验证些他的各种想法。哦对了,我老板私下还跟人说过呢,发烂文章就是帮学生毕业,做学生的嫁衣裳,发好文章才是自己的。”

小宁:“学生毕业也是导师的credit之一啊,他为什么不在乎呢?”

乔治:“他有别的学生毕业,不就行了嘛。也就我,被他抓了当苦力使,而且没完没了了还。”

小宁:“这种零星的研究,照说他应该雇个technician或者是博后。”

乔治:“学生便宜啊,而且咱这种留学生,听话呗,好欺负呗。”

小宁想了想自己的导师,对自己各方面照顾有加,全然不是乔治老板那个样子,他感到运气。

石溪:“记得我们当初分析过,对这样的导师,学校甚至没有行政能力去干预。或者说,有行政能力,但是极少有人愿意去分个是非曲直出来。”
乔治:“是的。后来我跟系里一个还算不错的中国教授聊了聊,那个老师说,博士生属于天然劣势,尤其留学生,很大程度上导师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说你怎样你就是怎样。比如preliminary exam或是答辩,导师说你还没准备好,那你就没准备好。这种完全主观性质的判断,没有人真会去调查,太花力气了。而且因为主观性太强,需要同行提供意见,这会更复杂,因为牵扯利益和关系。所以一旦留学生遇到这样的状况,他建议尽快想办法退出,换导师、转学、或是拿硕士走人。以卵击石不划算。”

石溪:“一种完全不对等的关系里,一旦遇到个自私的不负责的导师,很麻烦。”

乔治点点头:“是啊,后来我跟我老板聊了几次,就彻底对他死心了。加上那阵子我们专业别的学校有个中国留学生自杀了,我就决定走人了。以前的时间,就算是沉没成本。但是,我不能继续沉没下去。”

虽然下一步路还没有计划好就跑回国,在石溪眼里看有些冒失。可是,自己不也是如此吗,即便看起来自己更有理由些。无论如何,石溪欣赏乔治的决绝和勇气,她举起酒杯:“乔治,我欣赏的勇敢,祝贺你走了出来,也祝愿你在国内的路越走越宽广。”

 

石溪又想起来一位旧人:“对了,你们实验室当初那个挺逗的访问学者老冯,应该已经回国了吧?”

乔治:“早回了,都回国快一年了。听说我要来上海,老冯还给我短信,说让我去南京找他玩儿呢。好歹咱当初也在美国人面前帮过他几回不是。”

石溪:“南京离这儿倒不远,你可以过去找他聊聊。”

乔治:“其实老冯还挺实在的,跟我说,他当初死熬活熬,一定要在国外熬够13个月再回国,是因为他们那儿有政策,在海外进修12个月以上可以按照留学归国政策,从政府拿到一笔多少万的经费。”

石溪:“他还真门儿清。”

乔治:“这些路数,老冯可明白呢。怎么样,要不要跟他请教请教?别看在美国时你游走四方遇鬼杀鬼遇神杀神,做个项目都跑到国会山打架去了。可是现在是在中国,国内的套路你可不一定懂得。“

石溪:“不是不一定,是真不懂。我今天跟Beck驻沪的负责人聊了聊,感觉很意外。”

乔治:“是不是很惨淡?”

石溪想了想,惨淡这个词虽说有些夸张,但也用在了情理之中,就点点头。她意外乔治居然知道,问:“你怎么知道的?”

乔治:“天机不可泄漏也。”

小宁故意拉长音调:“乔

乔治看着小宁有些埋怨的样子和石溪满脸的诧异,笑了:“游戏规则太不一样了,老外哪里看得明白中国人。石溪,你去问问你们公司在上海的负责人,每年请客送礼的预算是多少。”

石溪摇摇头,今天Michael还真提过这个送礼的事情。

石溪:“虽说我是中国人,可是,面对中国的市场,我全然不知。”

乔治:“下个月我打算去趟南京,咱一起过去,跟老冯掰扯掰扯?”

石溪看看小宁。

小宁说:“老冯在国内企业经历多,你又在工业界工作,去了解一下也好。我陪你去,顺便咱们在南京玩玩。”

 

接下来几个星期,石溪面试了两个地方。一个是行业内顶尖美企设在上海的研发中心,二是财大气粗的国际组织驻京办公室。两个面试都极其顺利,石溪都是当即拿到了offer。而那家国际组织的package,考虑到无收入税以及全球医疗保险等各种福利,整体看来,甚至比她在芝加哥Beck工作时都好。

 

不过,石溪最在意的,是这些机构深入中国市场的程度。在她看来,虽说这两家机构被各种各样的光环旋绕着,可石溪却感受到了它们在中国市场的尴尬。这两家单位,以及Beck,看起来都是游离在真实的中国市场和中国社会之外,靠着境外资金支持进行着些或是华而不实、或是边边角角的工作。她不清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状况,她知道的是,自己期望的是实实在在进入市场,进入这个国家的经济活动,通过一个一个切实的项目、一笔一笔实在的交易去了解这个社会里,真实的财富创造和流动的规则。

 

石溪跟爸爸妈妈电话聊了一下。妈妈一如既往地心疼她,不希望她太动荡。倒是爸爸,鼓励她随心而动。石溪决定跟乔治一起,去老冯那里了解一下。


浏览(289)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