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云的博客  
风雨过情犹在,彩云飞笑颜开。  
        http://blog.creaders.net/u/138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醉红颜 15 2018-06-09 07:12:15

醉红颜  15

 

前天终于放出来了,说不是特务,但还没有彻底平反。我去看他,除了一个空空的房子,什么都没有,我要还他照相机,他说:‘不安全,还是放在你手上安全。’他接着说:‘我想了想,还是送给你,作为告别礼物。原因有三:一来,这相机如不在你手上,老早就被抄走了。二来,全部朋友甚至亲属都揭发我,批判我,更有甚者无中生有,只有你一个人,没有揭发我一句话。第三,不知哪一天我又被抓了,还是被没收。所以送给你,倒会成为我们友谊的象征,也是我们几年好友的见证。’最后我收下这有特殊意义的礼物,但等我工作后,会按新相机的价格寄钱给他,他答应我收下,不答应我就不收。最后他看我确实真心诚意,就双方都同意了。”小芸说:

“一个旧照相机,还有这么感人的故事,春兄处事确有独到之处。”雯雯也说:

“是凄美的故事,是令人难忘的悲惨遭遇。”莉莉说:

“要么我们今晚就聚会,一是告别,离别后,人长久,共婵娟。二是祝福,祝福杨老师早日得到清白之身,回到教师队伍。”

 

毕竟青春年华,他们似乎开始经得起社会大熔炉的考验,也放得下烦恼。阳阳十分珍惜雯雯的释怀,几次主动牵着她的手,以示内心十分欢迎她参加这次聚会。阳阳认为,男女生之间应该有友情,不要因为没有结婚而伤害它。

他们沿着海威路。走走玩玩,所需东西基本采购到了。忽然莉莉问阳阳:

“到哪儿去?”阳阳反问莉莉小芸:

“是啊,到哪儿聚会?”现在学生都在学校,到处都是工军宣队,还有老工人义务治安员。阳阳问莉莉:

“那小教室?”

“最近没去,不知道。要么就到那里,如有人的话,我们可再找个没人的教室。”他们到教室后一看,没有人,就七手八脚地整理一下。很不错,莉莉认为今天是告别聚会,所以什么都不限,大家想说就说,想唱就唱,不限题。雯雯首先开口:

“前天吕洁跟我讲了一件事,对我触动特深,甚至有点影响我的生活轨迹。”小芸说:

“那快说,也许对我们都有好处。”雯雯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起来,说得较为缓慢:

“吕洁有个表姐叫胡文英,从小一起读书,吕洁读中学,她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浦洋教书。文英长相很好看,高个,认识一位大学教师,俩人从相知到结婚,生子,听说生活都很美满。吕洁的妈妈叫她,毕业前去看看表姐。”小芸说:

“这是很正常的人生归宿。”阳阳说:

“别急,听雯雯说完。”雯雯低着头,继续讲述着:

“去后,第一天就当着吕洁的面大吵,吵到中途,她的丈夫竟然拿起小櫈子向文英表姐头上摔去,立即满面是血,她丈夫竟然扬长而去。吕洁用白毛巾按住伤口赶快到卫生室,包扎完。然后扶她回家,表姐说头晕得很,就躺在床上。吕洁问她怎么回事?妈还老是说,你们过得很甜蜜。文英泪水不停的流,满面都是泪水。吕洁很心痛,这么文静的一个大学生姐姐,竟会落得这种下场。不解的问:

‘姐姐,跟我说说咋回事?’文英叹口气说:

‘纸包不住火,迟早你们会知道,就说了吧。结婚前谈恋爱,她对我是无微不至,倍感幸福。可是婚后,就经常吵架,打我,甚至在我怀第二个孩子时,用木头打我头和肩膀,耳朵也被他拉破了。我倒在地上,他还踹我,我护着肚子任他打。最后是邻居把我从地上拉起来,送到医院缝了十四针,住了五天医院,肚子小孩稳定后才回家。’吕洁觉得奇怪地问:

‘为什么不告诉他学校领导?为什么不离婚?。。。’文英握着吕洁的手说: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吕洁又接着问她:

“以后呢?” 文英说:

‘一直是吵打不停,就这样过着,到现在快二十年了。’ 吕洁问表姐:

‘为什么不离婚?你不怕哪一天被他打死!’过一会,文英丈夫回来,一脚把门踹开,喊道:‘怎么还不烧饭!’吕洁实在气愤不过说:

‘姐被你打成这样,还能烧饭?过去你们到我家,我们还叫你姐夫,其实你就是地痞流氓。哪儿有一点像是个大学教师。。。’那王八又拿起櫈子砸向吕洁,文英竟然站起来挡着吕洁说:

‘你敢打她!我就死给你看!’吕洁听后简直是欲哭无泪,她的个头比他高,就毫不客气地跳起来,抓住他的櫈子往他的头上一推,他万没想到吕洁这么厉害,一下摔倒在桌底下,等他爬起来,吕洁已走得无影无踪了。”莉莉第一个说:

“吕洁是好样的。”此时雯雯还沉浸在悲剧中: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真的吗?谁能解答?”小芸问:

“这事怎样影响到你的生活?” 雯雯说:

“如果文英一直处于恋爱状态,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难道不是吗?”小芸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阳阳看整个气氛十分低沉而怨恨。就想转变一下话题:

“雯雯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会给我们以人生启迪。我给大家讲一个乾隆皇帝怎么能活到近九十岁的故事,爱听吗?”小芸说:

“听听也好。”阳阳说:

“大家都知道,几千年来皇帝命不长,乾隆命最长,因为他有四勿十常。四勿是食不言,寝不语,酒不醉,色勿迷。十常是搓面,运眼,叩牙,弹耳,捏鼻子,伸肢,揉腹,屈膝,提肛,按足。”莉莉说:

“这是有科学道理,万事不能太满,生命在于运动。” 小芸说:

“这种说法与孙思貌的观点,有异曲同功之妙。”雯雯问:

“他是谁?” 小芸说:

“人称孙天医,西魏人,141岁成仙,有养生十三法:梳发,运目,漱津,鼓耳,洗脸,敲头,叩齿,摆腰,揉腰,摄谷道(提肛,即-吸气提肛至难以忍受,再乎气放松。),扭膝,散步,搓脚。”雯雯插进来说:

“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大家,就是吕洁回家告诉她妈,她永远不结婚,准备找个男孩相好到老。”

“真的吗?” 莉莉。

 “不信,明天你们自己去问她。”阳阳悄悄问雯雯:

“你今天是否受文英遭遇的影响?”雯雯点点头,然后面向大家:

“我很想唱《不了情》,它很能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大家一致轻轻鼓掌。

“忘不了。。。”她改了一些词,结合自己的心情。旋律不变,唱的低沉缓慢,悠长悦耳,唱到“寂寞的长巷。。。”从低音流畅起扬,在颤音的修饰下,情深意长,出神入化,把四颗心揉在一起,随着优美歌声飘向远方。

 

可能是因为“别时难。”尽管意犹未尽,但又很难活跃起来。每个人的心头似乎都压了一块石头。雯雯帮小芸把一些剩的东西带回宿舍,莉莉和阳阳在门口等她们,这时莉莉问阳阳:

“明天还是后天再来一趟,离开前,你必须单独陪小芸一天。”

当然,我也这么想的,我明天上午来,在公园等小芸,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三个人再。。。”阳阳有点说不下去,莉莉牵着他的手:

“不说了,明天见。”这时雯雯和小芸回来了。她们送阳阳和雯雯上车回学校。

 

阳阳准时到小公园,芸芸已等在那里,他们还是身不由己地到了小教室。小芸还是喜欢坐在阳阳手上,头贴在阳阳脸颊上,一句话也不说,俩人都闭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说话,小芸很敏捷又很轻地站起来,一手牵着阳阳,向四周看了好久,只有声音没有人,阳阳站起来,沿着女儿墙走来走去。芸芸的眼睛老是红红的,还是阳阳先开口:

“我很快要走了,不管到哪儿,第一件事就是发电报给你,只能发给付老师,你要尽快回电报,只要你需要,我会赶回来帮你。把你送到分配单位,行吗?”芸芸双手扣在阳阳脖子上,笑着看着阳阳的脸,说:

“行,行。。。”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无声地流个不停。。。

 

天渐渐暗下来,他们到实验室洗脸,但无济于事,俩人眼睛都红彤彤的,不好见人。阳阳亲了亲芸芸的眼睛,她说:

“吻不掉,最好在凉水里泡泡。”俩人泡了一会,稍微好点。芸芸说:

“没关系,莉莉是自己人。”但他们还是在人少的地方,转了很久才到靠近饭厅的教室,芸芸深情地亲了一下阳阳说:

“你等一会,我就回来。”她很快走了,过一会又回来,拉着阳阳走到饭厅,莉莉已买好一切。然后芸芸在前,莉莉在后,阳阳夹在中间,很快就到了宿舍。莉莉说:

“我忘了,今天是星期六,我们宿舍和隔壁都没人,外面有工宣队,这里很安全。一般情况下,工军宣队不来女生宿舍。”小芸说:

“莉姐,我想喝一点酒。”莉莉立马放下筷子:

“我去买,把书包传给我。”她把东西放在床上,拿着空包出去了。阳阳抱着芸芸说:

“你休息一下,等莉莉回来一起吃。”芸芸闭着眼睛,爬在阳阳胸前,一句话也没说。等莉莉进门,倒好酒才把她拉起来。莉莉笑着说:

“其实,我也想喝,坏了,这是认识你以后,才有的坏毛病。过去我和玉玉从来不喝酒。”阳阳说:

“不是坏事。第一,可舒筋活血;第二,可消愁除烦。当然要学乾隆皇帝,什么都要节制有度。”吃着,喝着看外面下起雨来,莉莉把窗户关上,又出去看看,临近宿舍有没有人住。然后又到厕所看了一下,没有人,才进来叫阳阳上厕所,莉莉带阳阳进去,芸芸在门口‘望哨’,一会阳阳就回到宿舍,等莉莉回来,芸芸才去厕所。男生呆在女生宿舍最烦人的就是上厕所。

 

莉莉和芸芸把桌子靠在窗前,窗外细雨纷纷,在微风的吹送下飘来飘去,雨点落在窗户上,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室内三人都沉默无言。莉莉长长的睫毛上滚动着几滴晶莹的泪珠。这是他们在一起,第一次没有笑声,没有歌声。莉莉把二床被子放在墙边,她靠在被子上,阳阳还是坐着,喝了一些酒,莉莉拉着他,也靠在被子上,过去三人在一起时,都各睡一张床,这是第一次穿着睡衣手拉着手,依偎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才进入梦乡。第二天醒来,三人的眼睛都挂着泪水,在默默无言中告别。

 

阳阳回到系里。陆阿姨告诉阳阳:

“明天起,不要到办公室了,准备行李去报到。顺便告诉肖峰和一个叫什么来的,他们分到二机部绝密单位,也是明天停止工作。”过了一会,阿姨又说:

“你和肖峰离校时,系里和院里都有一个工宣队领导和一名军宣队领导,系里自然是我和小娇,用学校轿车送你们上火车。到单位报道后,若有什么困难,可来电报,我们会出面与他们交涉,直至双方满意。这是电报地址和联系人,他是军代表,院办负责人。”说完就示意阳阳,小娇回去。这也许是好心的阿姨,在安慰阳阳而说的。到了楼下马路上,小娇对阳阳说:

“比起工宣队,我们相处更长,军代表一直是我,在系里,我是领导,实际在我内心里,你还是像我大哥,但愿有机会,你能到军医院来看看我,你去过,所以不用留地址。你走时不管院里怎么安排,我和阿姨肯定会送你上火车。”阳阳第一次从小娇嘴里听到如此感人的话:

“我一生很难忘了阿姨和你,只要有机会到海城,我一定会拜访你们。请转告阿姨,再次感谢你们两人对我的关爱。”说完阳阳眼睛酸酸的,便告辞回宿舍去了。过了一会李娟来了,阳阳问:

“你怎么知道我的宿舍?”

阿姨告诉我的。” 李娟。

“你来干吗?” 阳阳。

“我不能来吗?” 李娟。

“哪里的话,快请坐。” 阳阳。

“你快走了,你报到后给我来封信,这是我单位的地址和我妈的地址,你的第一封信寄到我单位。”阳阳说: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娟娟拉着阳阳的手:

“又来了,你说的我听不懂。。。。本来要陪你玩玩,看来不可能了,你走时我会来送你。”

 

阳阳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位天真无暇的少女,也许在未来的生活中碰不到了。阳阳说:

“你说话有条不紊,你是一天一天在长大,在成熟。” 阳阳感到十分幸运,离校前有这位好妹妹,他望着娟娟:

“我到后第一封信就写给你,寄到你单位。一有机会到海城,第一个要看望的人,就是你小娟妹妹。而且还要陪你到灵洲玩一次,帮你铺床,帮你洗澡,帮。。。”此时, 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娟娟的腮上似的,她两颊排红,喊起来:

“要死啦,不要,不要,都不要。。。”阳阳赶快说:

“是开玩笑,又不是真的。”阳阳真高兴娟娟确实天天在变,越变越成熟,越变越可爱。

 

晚上,肖峰末经阳阳同意,就买了不少东西,还买了一瓶山东高粱酒,关起门来说:

“谁也不准进来。”他们两人准备聊聊,吃吃,喝喝,再睡个好觉。肖峰喝了二口高粱酒,阳阳也喝了一口:“哇好辣!至少六十五度。”肖问:

“别人我不管,李娟你得小心,她爸是大干部,你跟她什么关系?”

“同志关系。”阳阳。

“我不是开玩笑,到底是什么关系?” 肖峰。阳阳换了话题:

“你知道她多大?”

“总是二十左右,还能多大?” 肖峰。

“你再猜猜。”阳阳。

“什么意思?” 肖峰。

“她还没成年!”阳阳。

“真的!” 肖峰。

“肯定,才十六岁。”阳阳。

“小孩怎么可以参加审干组。” 肖峰。

“不知道,但也不能算是小孩,她现是护校三年级了。”阳阳。

 “那你呢?谁是你心上人?” 肖峰。

“应该是远医的芸芸。”阳阳。

 “我听说了,而且远医校方领导也跟我说,有个于莉莉和苏芸都是很优秀的女生,祝贺你有眼力。”阳阳问:

“绝密单位是什么意思?”肖说:

“我也不清楚,就是政治上对你信任,否则会叫绝密?但不一定工作环境好。火车票都是军宣队买的,我知道到西站上火车,到乌鲁木齐下车,有军车来接,其它我就一点也不知道。赵旭分到哪里?”阳阳说:

“分到四溪什么滨市医院,我经手的,很好。”阳阳继续说道:

“今天是十分难得的一天,别着急,慢慢喝,以后这种机会还不知有没有。”原本两人并排坐,为了防止睡着,两人各自坐在自己床上,肖峰说:

浏览(58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送友人 2018-06-03 17:46:22

         汀江清清绿绕翠,

    秋雨凄凄水流红。

    嫁春三月犹再发,

          赠故一枝伴秋阳。



浏览(1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忆友 2018-06-02 06:49:52

夜来雨飘坟月秋,

 谁死谁活谁泪流?

 偶得天涯一知己,

十年方知非囚徒。 



浏览(15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