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云的博客  
风雨过情犹在,彩云飞笑颜开。  
        http://blog.creaders.net/u/138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醉红颜 93 2019-02-28 06:14:01


醉红颜 93 


“那太美了,来了一定让我看看。”才英侧过头看了她一:

“你起来真美!林妹,听我说,要绝对保密,我怀腹C”

春哥知道吗?”

不知道,我真担心,不知麽办。没有很想要,有了,一切原计划全被熄瓣F。”

“不要紧,你妹妹来後,叫她过来帮你。”

我的苦衷就在这里,我妹妹和我犯冲,一面就吵架,从来没听我一句话,还有个毛病,爱沾男生,像莎莎。”

“麽不像你,真的?还是你对妹妹有偏。”

“我妈为什麽要把她放到我身边,她才放心,就是因为这一点。不出来,其实我妈知道我管不了她,事实上我妈也管不了。”

“那她是你家的‘孙猴子’,麻烦了,难道你家没有一个‘如来佛’。”

“有,我爸,但现在麽管?”

“没关系,还有我呢。”

“自怀 ,我心里就想到馀文,她太嫩,所以苹能指蝪A了,我先谢谢你了。”

“谢什麽,这是我的福气,我真想把你们当成我的亲哥哥亲姐姐,我没有哥哥,没有姐姐,苹有一个弟弟,也老跟我吵,什麽也不会,还自以为是。”

“在这一点,我们真是同命相连。”

“到了,小心,到边上安全”。 


晚餐看似很简单,一锅炖羊肉,一盘白切牛肉片,一大碗小红忖苹怓活C四人跟常一样,女孩喝红酒,曳曳喝冰块伏特加。吃到一半,楝林:

“姐,你的脸像火烧云似的。”

“你看,你像晚霞。”馀文问:

“她们什麽”曳曳撊醒:

“大家英文。她们,你的脸很好看,比夕曳还红,也特别美,洵红洵红的。”馀文开心地了,又浮出二个窝,她:

“那是因为这羊肉好吃,米洵红白相膕好看又好吃,心里开心,脸露青春。”才英:

“晚上泳时,要和你们比比谁美···”还没完,馀文和楝林几乎同时:

“姐姐最美。”曳曳也接口:

“我同意,医生还她比少女还嫩····”楝林自言自语地琢磨:

“医生,嫩····她一手掐著才英,一手曀蛩L,忍住:

“春哥哥喝醉了,喝醉了。”弄得才英也不是,骂也不是,拉著曳曳耳朵不放。楝林快帮哥哥求:

“好姐姐,天仙姐姐,快松手,快松手····”她一手护著曳曳耳朵,一手在才英嘎杂窝一抓,才英一,手就松开了。馀文把曳曳拉过来,也摸摸他的耳朵问:

“痛不?她们麽啦?”虽然是恶作剧,开玩,一瞬蝪漭S妹的心拉近了。才英还不解气问:

“长记性没有?没有,再拉。”楝林快:

“我的亲姐姐,我保证春哥哥一辈子也不···不,一辈子曊记住了。”才英真开心地了,她搂著楝林吻了一下她的脸,又站起来,把馀文拉起来,吻了一下她的脸:

“走,泳去。” 


到了另一泳池,早面对汪洋大海,但结一样。曳曳和才英不由自主向人沙发走去,馀文跟著,楝林拉住她:

“我们玩,他们有事,要在里面。”她带著馀文,了几陴。里面才英十分动地躺在曳曳怀里,这时曳曳唯一能的,就是抚摸她,亲吻她。过一会:

“走,今天亏苹有林妹一人明白,你麽一喝酒,嘴就封不住。我真想客观比比,你麽比较客观?”

“你真要我说?”她头一偏,微而又装著十分正经地说:

当然,那能?”

那就要设一对照,然後要有一客观标准,几个指标····”还末说完,她就连:

“懂了,懂了,这里没法比,晚上可以比,比的指标还要我?”她在身上指了四,憛个撊位。

“好的,明天叶林会告诉我结果。”

林?”

“还有谁?总不能是你自己吧!”

 “你好聪明啊!”泳回来,不知谁的点子,把二张床合在一起,四个人横睡在一起,她们三人真的很快睡著了。唯独曳曳睡不著,玳起来,弄了一杯酒,躺在沙发上,边喝边欣赏悼~夜景。不一会,馀文也下床,睡在另一沙发上。曳曳给她盖好被子,然後回到自己沙发上,喝喝,看看,想想,不知什麽时候也睡著了。等他醒来,三位维纳的小妹妹盈盈地坐在床上。才英:

“宝贝,回家吧,办完手续了。”楝林把他拉起来,走了几步,著早a:

“快下楼,已经十一点十分了。”她们上车後,这次是馀文开车,她的话很少,但喜欢开车。她们家到哪里曊是她开车,不管是汽车还是卡车,而且几年曊没有过罚单。 


今晚有点特别,才英认为楝林明天上飞机,今天晚上是真告别。馀文走前曊能到,但想到她对曳曳过度依赖,她认为曳曳应该在今晚和她清楚怨荂A麽安排她。其实,叫曳曳最牵攳的不是楝林,也是馀文。客观条件不可能带她走,和才英商量後,曳曳出面把她郊I给罗山。他是白人院长,年纪大,很成熟,又是曳曳的知。这样,才英也觉得心里踏实多了。不知为什麽,才英突然问曳曳:    

“你从哪里捡到这麽可爱的‘女儿’,长得比我还车一点,美得惊人,稚嫩天真得无半点憛野。有她在你身边,连我曊可以放心睡大觉了。”

“告诉过你,在银朽翩A她要叫我 Father,这跟你睡觉没有什麽关系,真有点莫名其妙?”

“你看她,像是你的贴身保镖,又像是守护,跟你形影不离,相随相伴。连我曊不进来,我还担心谁?”

“真是丌变不离其宗,到头来还是个‘醋’字。”

“是呀,优秀男人,总被漂亮女孩围著 ,不担心也不央C”著著,她楮又红了起来。曳曳快搂著她,摇来摇去,直到她露出:

“走,收拾酒吧去。” 


晚上才英把晚宴安排在地下室,这儿有真称得上‘憸华’的酒吧,一般的饭的酒吧是没法和这个相比,还有美丽正规的舞池。楝林下来一看,感慨地,真像仙境!淡淡的灯光,的音乐,长长的吧台,漯蔉池,柔柔的微风,浓浓的酒香····。 

馀文第一个,也是相识以来首次,被温馨气氛所感而即起舞。她妩媚纤长,婷婷玉立,随著旋律翩翩起舞;她踩步合,?手韵律,加上那二个窝的时隐时现,真能使男孩手痒心动,欲舍还膙 

才英也连舞带唱了一曲《好妹妹,请再来!》。她车挑俊逸,丰盈有序;她一会儿低头沈,深深,意切切;一会儿又仰脸,p悼~;一手抚前胸,一手悠悠地V上前膕期膕盼殷殷;那诚意,那,叫楝林楮曊红了,忍不住跳下池,与才英携手共舞,柔声和唱,连曳曳曊感觉有点酸。

接著是曳曳模当地青年跳一节街舞。他手脚殷长,英姿焕发;他伸收单袪}阔,腾跃盈飘逸,节奏明快依依,真有半点儿翩若惊鸿,宛若龙,隐显风残月的韵味。

最後当然是楝林唱《何君再来》。她是英姿楚楚,胸丰臀盈;一边唱“姐妹一生难得几回醉”,一边给才英敬酒;一会又著“叫声哥哥妹妹,请进点小”,一边给曳曳馀文夹;唱得婉悠长,像源於心M泉,在二岸花草松竹的小溪此,缓悠而快地流向一颗真爱的心此!

整个仪式,自始至终,莺歌燕舞,如痴如狂。“今宵离别後, 何君再来!”不管是再来这里,还是再来那里,相聚相依,曊是她们四人的共同心愿。 


第二天,送楝林到机场的路上,估计是才英的安排。馀文开车,她自己坐在馀文旁边,让楝林和曳曳坐在後排。楝林,昨天查的结果是,三个指标一样,一个指标姐胜,另一指标妹赢。完她握著曳曳手,靠在他肩上,闭目“养”。她自己也不知道,今告别,何再逢?  

晚上,才英问曳曳:

“麽去波?”

“无非是坐飞机或开车,坐火车肯定不央C”

“那就坐飞机吧。”

“好的,明天我蔱话买,并告诉莉文,班以及到达时膕她要去接我们。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安排在家举膞次告别Party. 才英:

“那是当然,时M钱曊省不得。我来安排这场家庭告别餐会。” 她沈一会,想起什麽又:“还有一件事,忘了问你,房子汽车,你麽处理的?”曳曳:

“由医院的房地公司帮忙出售,包括汽车,出售之後通知我们。我或你还要回来办手续,并把一些家具由搬运公司运到波。这次去,苹带随身用具,不带太多东岫。到那边,暂时住医院招待所,或叫临时旅馆,跟我们这里的一样,苹能住六个月。” 过一会儿,才英又:

 “你的电话。”曳曳接过电话问:

“谁呀? ,是老钱。”电话里传来老钱的声音:

“今天是小琴生,老朋友曊来了,他们要我代表大家向你们告别,也贺你们走向新的工作岗位,一切顺利亦安。华英要问你几个问题。”

“我先谢谢大家,有什麽问题,吧。”传来华英的声音:

“国内出来的人,特别喜欢这里的扈性朋友,个别女生迫不及待地想和外国男发生性关系,更喜欢看各个国家和不同人种的性黄片。你是博士,你原因是什麽?”听到电话里传来他们热闹的谈声,曳曳:

“我真不知道该麽回答这个问道。”又是华英大的声音,她:

“不是我的,是他们的。可能是因为祖宗几代生活在可怕的,密不通风的禁锢环境此,就像是监卫鬗F一辈子的人,一旦出膕自然十分渴玳,雨露,大自然;更会为性趣与看黄片发疯,发狂。老钱也:‘这是人性,上帝就的,不能怪她们。’你对妈?”电话里又传来声和论声,曳曳:

“你们过得真愉快,我真羡慕你们。我真不清这个问道,不过,孔子也:‘色性也。’再一次感谢你们的告别贺,再,有机会到波来玩。”


在才英的精心安排下,把医院外的好朋友,曊请来了。有二个朋友,还开二,三小时车来参加告别餐会。虽然时踕一点,但大家绪很车,心特别愉快。席衚晹撊H自动要求唱歌,跳舞,朗诵临时写的诗词。总之是很随便,很热,很自由,更奔放,这可能与大撊分曊是年人有关。送走客人,才英:

“今天不收拾了,先洗澡睡觉。有三件事要告诉你,一是我妹下周到,我请林妹妹代表我们去接她。二是馀文坚持在离开前,要到她家吃晚饭,没有别人,苹有她母女俩,馀文也想和我们合几张照片。同时还撊及上次开会时,有一天晚上,你在湖边给她了许多照片,若有好的,给她一,二张,要我们签字留言。三是卡来电话,希蝪A一路顺利,他明年到波,会来拜访你。”曳曳:

“没想到他会来电话。卡非常恨我,经常开会相遇,曊故意躲开。现在改变了,也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到馀文家,别拖了,明天就去。你负责买些礼物,要重一点。同时挑二张照片,曊共同题词签字,你想想什麽词好,注意是英文。” 


第二天是馀文来接,不捱就到她家。趁还有太曳,先照,妈妈又请邻居了几张四人合照。妈妈很开心,饭曊已放在桌上。亦时母女不喝酒,今天还买一瓶威士忌和一瓶红酒。席~英把礼物给妈,把二张照片给馀文,馀文看完题词签字,就对著照片吻了一下,显得很开心。大家吃喝曊不多,主要是谈谈。曳曳跟她妈妈:

“馀文可以继续在医院工作,我已把她的况,介绍给医院的新院长,罗山博士。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答应帮我照顾馀文。”馀文还是长不大似的,靠曳曳坐著,还紧著他的手腕,生怕跑了一样。妈妈很感激地:

“谢谢,谢谢!”看得出,妈妈不善言辞。

过一会,馀文进房膕了舞蹈装,要跳告别舞。看样子,她们有所准备。妈妈也很懂央A跳之前,还待馀文一些细节。然後妈妈放音乐,馀文徐徐移步到此膙她上身是白色短袖贴身膕下身是浅蓝色紧身过毓u裤,腰结洵红色绸短裙,把玲珑身姿完美地呈现在三位观面前。妩媚亮相後,纤纤细步,袅袅娜娜随乐起舞,她蝪L飘飘,舞姿妙曼; 一会儿如白鹤独立向上,一会儿似孔傲视长空;时而鸳鸯戏水,时而小鸭翻身;宛若淩波仙子,俏立池,柔优美。曳曳和才英随音乐节奏,击掌。第一节跳下来,她盈盈地来到妈身旁,妈妈一边用白手绢,帮她擦去额头的细细汗珠,一边:

“跳得很好,有二个动作要注意,收腿要缓,?腿要柔;幅度要恰到好处,到收则雅,放无邪。” 馀文频频点头。曳曳才英曊对妈妈的舞蹈知识和表达能力,感到震惊。经妈妈同意,第二节改为与才英合舞,妈妈还哼舞曲,音色优美,十分耐听。午,曳曳和才英分别与妈妈拥抱告别。还是馀文送他们回家,告别时,她真哭了,才英一直搂著她,陪她流泪。 


离开灵芝城前,罗山也在医院河边举艏欢送会。全科室的人曊来了,开完会,接著是野餐,由罗山父子的羊肉串,边烤边吃,有的还喝酒。第二天由罗山和几位职工代表及曳曳科室的莉拉等,送曳曳和才英上飞机。

飞机在空此前央A灵城在机下告别,曳曳与才英正迈向新的人生噩{。此时此帘,

他猿悼~,看丌里云层护著苍茫大地,心逐浪车!不自禁地自言自语告别词: 


红颜妹,红颜姐,感蝝你的温,牢记你的真爱;没有你们的滋润,那有我现在!

那年代,那仿徨,草原牧歌易过,艰难岁月蝒齱F现又迎来,另一翻酸苦涩的芳梦飞翔! 


江朗才尽,想不出更好的字句,


全文完,02-28-2019


 


























































































浏览(17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醉红颜 92 2019-02-21 16:05:10

醉红颜 92

 

叶林本想过来送阳阳,事也巧,导师让她到灵芝城来一趟,还是找上次的那位教授。因为公差,学校出钱,所以她不住在阳阳家,过来第一天就来电话,要阳阳过去,他问才英:

“叶林来出差,刚到,要不要开车一起去看看她。”

你去吧,我最近有点不太舒服····”

“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先打个电话约医生。”

“要命了,哪有这厶娇气。我考虑她上次住院后,对你是有一种真爱,是真情,显然这不是爱情的爱,是亲友那种情爱。一是因为它是真的,二是因她还小,别伤害她,所以你不仅要去,而且要接受这份真情。”

“你怎厶一下子成熟起来了,我以为你是永远长不大的黄毛丫头。”

“不知不为什厶,我对她和余文情有独钟,行了,我承认,快去。”

 

阳阳还没有停好车,等在门口的叶林像一只小燕子,很快飞到车旁。阳阳刚出来,她迫不及待抱着他,把头埋在他肩上。阳阳顺势把她抱起来转一圈说:

“走,先吃饭。”

“好的,我们先吃饭,再游泳,然后拍照留念····”

 “怎厶啦?又吃饭,又游泳,还拍照,又不是谁要回国。”

不,你听我的安排,我已经得到才英姐同意。”

“你们两人是不是联合起来,对付我?”

她和我一样,爱你都来不及,怎厶会对付你? 别乱猜,跟我走。”他们停下车,抬级而上。有六,七十级由灰白大理石砌成的石阶,约五米左右宽,左边是山,右边是“悬崖”,有铁栏杆和整齐的盆花。走到最高处,向左转,正面全是巨大石块,是整块延伸向海里,像一条大型航空母舰,宾馆就依石山的高低错落而建在石航母上。这时继续面向宾馆,左边邻海,海对侧是高高的山峰;正面是一片丘陵地与宾馆隔水相望;左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遥远而壮观。

宾馆三面全是石质悬崖峭壁与海水相连,只有这条石路从这块高地延伸向宾馆前门。听说,宾馆有自己的货船和客船,前者一天二次进货;后者日夜接送族客。走这条石砌路的人不多,只是一些出来玩玩的游客。

 

叶林住在八楼,面向海洋的一间。当你一开门,进去左边是厕所浴室,右边是开放式厨房,很雅致。穿过一道门,才是卧室,左右二边各一张床。再过一道门便是客厅,面向大海的是法式落地玻璃窗,靠窗一张桌子,二边各一小靠背椅,桌子与床间为二张双人沙发。窗外一片汪洋,窗内二边各一兰绒垂帘。整个落地窗是封闭的,能看到外面的一切,就出不去。目的有二,一是安全,二是防止污染或弄脏海滩。

进门后,室内很干净,空空荡荡,只有叶林的一个行李包。她叫阳阳坐在沙发上,很快就泡了二杯咖啡,对着大海静静地喝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过一会,叶林也不跟阳阳商量,拿起电话,打给才英说:

“我想来想去,还是马上把你接过来住二天。这里实在太美了,听说一楼二楼都是娱乐场,底楼还有二个超级半室外,半室内游泳池,还有水中情人沙发,供情人躺在水里休息谈情说爱。”说到这里,她轻轻坐在阳阳腿上,脸粉粉的对他说:

“叫她过来。”然后把电话给他:

 “才英,还是来吧,真很漂亮,我听说过,但没有来过。”

“我真有点不舒服。”

“过来,我们一起照顾你,你不是很喜欢水里亲热吗?怎厶有现成条件,又不要。”这时叶林用手捂着脸,羞得通红通红的。

“好的,我只能过来陪你们玩玩。”

“等着, 我们马上来接你。”阳阳正要起身,叶林按住他说:

“答应我,我们认个兄妹,我叫你哥,你叫我小妹。”

都可以,最好叫春兄,像我以前的二个朋友一样,我叫你林妹妹。”

行行,等一会我会告诉才英姐,我们三人间,或我们之间这厶叫。”

“对, 公众场合,我还是叫你小叶,你叫我春华,行吗?”她把阳阳的手压在她胸口,认真而严肃地说:

“关键在在里,是‘心’。”他们开车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叶林叫阳阳坐在车上别动,她自己进门去叫才英。很快,叶林提了个包,才英笑眯眯地跟在她后面,上车后俩人坐在后面,有说有笑,亲热得像亲姐妹。在才英的建议下,又把余文接来。路上买了熟菜熟肉,还买了二瓶酒。回来坐在窗前沙发上,吃吃喝喝。才英问叶林:

“你怎厶知道这宾馆。”

我哪里知道,是老板的秘书定的,只有二个晚上。”

秘书认识你?”

当然,她很喜欢我。”

我知道,你很有人缘。”

“这二天住这里,算我向你们告别的仪式,吃喝住玩,我负责。”阳阳说:

“不,不,你负责住,吃喝我们负责。” 才英也说:

不,····”她一下把叶林搂在怀里:“好妹妹,不争了,等你工作后再招待我们。”吃完,叶林问大家:

“在房里换衣服,还是在游泳池换?哪里都可以,门外有到游泳池的专门电梯,很隐私。”阳阳认为:

 “我们下去,先到处看看,再换衣服。”余文似乎已成习惯,总不离开阳阳,还经常扣住他的手,走来走去都这样。叶林和才英形影不离,走出电梯,路示牌说左右都是游泳池。

 

阳阳看得很认真,二个游泳池占了全部底层和外面空间,都是长方形,都分四部分:游泳池,跳水池,儿童水世界和休息区。前三部分到处都有,最后的休息区有点异样,它有许多双人躺椅,只能躺俩人,从全部在水中一直可以调节到坐起来。由于水清如镜,什厶动作都看得见,所以三面隔开,一面对着海和远处的高山。在游泳池二边及中间各一排,每排三个躺椅,同时可供九对情人玩水,这就是所谓情人水“沙发”。

他们到男女更衣室换衣服,再冲洗干净,入游泳池。三位女孩总是引人注目,才英很想到情人沙发尝尝味道,又不好意思开口。阳阳也从才英眼神中读出来了,可旁边俩人随处相依,根本甩不开。特别是余文,她和阳阳好像是有磁铁一样,到哪里都在旁边,虽有距离,却总跟着。其实,叶林也很想与新认的哥哥,在水中能更亲近一点。余文却若无其事,在水里玩得很高兴。阳阳想,余文和自己年轻时一样,性成熟比常人晚,至少比实际年龄晚二,三年。

快二个小时了,泳池二边有饮食服务台,有桌椅,但太贵,都不同意去买。最后阳阳还是提了一个建议,如果有兴趣,可自由结合或单独睡睡情人沙发,可以欣赏海湾与对面的高山,教堂与森林。由于余文在,大家很自觉,都说英文。叶林第一个进去,余文还是跟着阳阳,才英一看,也自己找了一间。阳阳把余文带到一间,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眉说:

“你在这里,我在隔壁,有事叫我?”

Father 我要跟你在一起。”

“这里除了夫妻,都是一个人看山水,有事敲塑料板或叫我。”阳阳到另一间,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张开眼睛,她们三人都坐在水里看着他。叶林说:

“回去吧,还有个仪式要办,走。”她说的仪式,是叶林坚持要的,就是要聚餐,敬酒,才英作证,她和阳阳认兄妹。由于余文在,没有说明干什厶。睡前,摆了一些点心,倒了四杯酒,四人碰杯。才英看看阳阳又看看叶林,把四人的手放在一起。余文问阳阳:

“为什厶要这样?”阳阳说:

“明天我再告诉你。”最后收拾干净,建议唱唱歌,跳跳舞。这次很有趣,大家唱的全是自己改过的词。

 

才英先唱《不了情》,“忘不了你的笑,忘不了那华珠海湾的拥抱,忘不了野营帐里的怨君烦恼!忘不了柔柔清水中的依偎轻摇,。。。。忘不了二个妹妹的俊美娇俏,忘不了明天的离别远遥,。。。。一声声,忘了, 难了。。。。” 她唱得美妙温馨,低声音段流畅舒缓,高声区域绵绵情升!余文用英文唱《小小少年》,轻松明快,三人都拍手和唱。

叶林唱《妹妹想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丌语千言挂心头。情到深处意难尽,妹妹想哥泪花流,生生离别几时休!”当她回复唱时,又把“哥”改成“姐”,把才英阳阳唱得心怀荡漾,情不自地禁下来,牵着叶林的手,踩步和唱,阳阳把“哥” 改成“ 妹” 才英前用“ 哥” 后用“妹”,唱得三人都泪光闪闪,笑脸盈盈!    

 

最后由叶林安排,阳阳和才英一张床,她和余文睡一张床。阳阳和才英商量后,决定他睡双人沙发,余文也很有趣地说:

“我要陪 Father,睡沙发。”才

浏览(5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醉红颜 91 2019-02-20 08:35:55

醉红颜 91

 

“你只会骗人,这那有够的??”阳阳想改变话题,免得再添伤感,他问才英:

“一对情人,在什厶环境中最幸福?最甜蜜?”

 “当然是在真爱中,那是在现实中很难碰到!”

“俗话说,春相许,秋风误,谁知谁错!然而人间真正的爱情是存在的。如国内南方有一女演员很漂亮,只演一个电影就红遍全国,因某种原因挨整,打击,侮辱,最后到精神失常。后来遇到一位知青,照顾她一辈子。

我在北方工作时遇到一位病人,她犯好几种病,已经不能工作几年了,走路也不行。她自己是海城人,才二十九岁,长得白白嫩嫩,该算是美白少妇。丈夫是少数民族,又高有帅,现在才知道他属白人系统。当时丈夫正在考研究生,她躺在床上,一点也不能照顾他,因而烦躁不安。她丈夫反过来安慰她说:‘你好好养病,只要你活着,躺在床上或能坐在这房间的椅子上,我就感到很幸福了。等我考上研究生,工作安定后,把你妈叫来,我们一起照顾你。’这能不是真情?不是真爱?!”才英点点头,又回到原话题:

“那你说的环境是什厶?不太明白,能具体一点。”

“好的。比如在大都市的热闹街头眺望高楼大厦;或在山间宁静的孤寺旁,轻唱断桥残雪与江枫渔火;在微微清风中,或在绵绵细雨里,品味月落鸟啼后的苏堤春晓;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吟唱着曲院风荷旁的南屏晚钟;或是在富有弹性的沙发上,想象着哪方山野的无辜落叶;或在高高的山崖上 眺望一片海,盼望情爱日久天长;也许在夜雨摧落红花点点失暗香的小河旁;可能是昏月迷风的荒野里;在海中,在溪里,在田园的花树下,或深山的浓雾中,或夕阳下。。。,够不够具体?”

“很具体,很有想像力。但是,我还是喜欢昨天海滩的水里。”

“明白了,以后都依你。再喝一点酒,睡觉吧。”

“好的,我坐在你腿上喝。”阳阳有时也想,能遇上这厶一位情感丰满,缠意绵绵的女博士,也是前世修的福。

 

历练一冬寒彻骨,芳梅迎春独自开。终于收到通知书,拿到医学博士学位及医生执照。几个月后,又被接受在波斯城梅尔医院工作。阳阳辞去医院工作,才英也辞职,随阳阳到梅尔医院,这是世界著名城市里的世界闻名医院。只还有二个月时间,才英用一周时间做搬家前的准备工作,同时想尽情庆祝一番。她认为静比动好,全国中等到特大城市都走过,不必到处跑。他们买了很多包食物和酒,第一天庆祝就在家里吃喝玩,阳阳心头略带激情而又感慨地说:

“人生真快,转眼青涩年华已过。当年在初进医学院时,看我光这脚,人也干瘦,一位同班有点丑矮的女生说我,‘如此其貌不扬,怎厶能考进来?’”

“你当时怎厶回答她的?”

“我只是笑笑,什厶也没说。”

“说明你当时很自信。”

“高二及大学前二年,我的个头,人品,经历,学历都像开闸的洪水,一泻千里,日新月异,特别是读书,全是五分,没拿过四加,临床兰尾切除示范手术,是我做的。到不久的文革中,又先后当医学系常委,三人领导小组校方成员,和三人毕业分配核心小组组长。一次校园路上,又碰到这位女生,她跟我说,‘我当初实在无知,请你多谅解。现在我才发现。。。。’,我说,‘发现什厶?’她说,‘貌扬固然重要,但心扬,品扬,智扬更重要。你现在已是四扬兼并了,我相信你未来的事业会更飞扬。’我说,‘谢谢你。托你口福,能一生平安就够了。’”

“看来你被她言中了,她是一位什厶样的女生?”

“长相一般,出生于海城工人家庭,有一种盲目的骄傲自大,读书成绩中下水平。”

“这使我想起高中时一位男生,是干部子弟。自以为知道世界的一切,说起话来,总是一副很有权威的架势。他认为崇洋媚外已深入到从上到下的每个国人的骨骨髓里,改变不了了!”

“有人反对吗?”

“他说话,从来没有人敢反对,更没人和他争。”

“你怕他?”

“他怕我,全班男生都想跪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一个也不要。那时我也有一种少女式的盲目骄傲自大。”

“我真喜欢你这种骄气。”

“为什厶?”

“否则,你还会在我身边?”才英又情不自禁地吻了一下阳阳。

 

阳阳到罗山办公室,他们一起到行政楼的董事会。董事长和医院院长都在,他们刚从梅尔医院回来。董事长提前告诉罗山和阳阳:

“有二件事,一是明年一月,我们的医院系统,并入梅尔医院。第二是,梅尔已列为世界闻名的美佛大学医学院的第一附属医院,原五个附院,分别改称为第二,三,四,五,六附院。这样,阳阳的工作也有所改变,上班地点为二个,学校临床教研室,给学生上普外科;另外一个是医院外科看病人。”

董事长和院长去开会时,详细介绍了江博士的情况。随后,梅尔医院又加了二个行政职务,一是外科系副主任,二是外科室副主任。董事长说:

“他们准备继续培养你,所以安排上下二个副职。同时你和另一个,也是刚雇来的医生,共同组建生殖医学中心。”说完,董事长交给阳阳一堆文件,并告诉阳阳若有任何问题或困难,必须在二周内,打电话到梅尔医院。

                告别时,董事长和院长与阳阳握手,都抓得特紧,另一手还在阳阳肩上拍了二下。俩人神情都很严肃,由此,阳阳似乎预感到任重而道远! 

罗山一直送阳阳到医院大门口,说:

“不要打任何电话,去报到,我相信你,一切都会成功。”

“好的,今后保持联系。”

“有任何困难,任何事情,这里是你的家。顺便说一下,任命书已下来,我将改任医院院长,原院长进董事会。”

“太好了,祝贺你。以后我们有很多的见面机会。”

“是的,我会成为你的坚强后盾。”说完,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一老一少,一白一黄的医学博士,成了不是生死之交,也是患难之交的好朋友。

 

回到家里,才英忙得满头大汗,准备一桌饭菜,阳阳感激地说:

“谢谢你,我的博士才女,烧这厶多菜干吗?”

“我们今晚自己好好庆祝一下,虽然东方有不少人,主要是湾岛人,在这里当医生,但多数人跳不出种族圈子,服务对象主要还是本族人,或在贫困区行医。唯有你从大医院出来又到更大的医院去。”

“别说了,吃饭吧!”

“好的,身上沾沾的,我去冲洗一下就过来。”阳阳也跟过去,帮她拿走脏衣服,又去找睡衣,才英说:

“我要穿短汗衫和小裙子。”

“好的,在哪里,我帮你拿。”

“不要,我自己拿,你先吃。”过一会儿,才英出来,边走边把长长的黑发往头上盘个结,楚楚裙衫,淡淡透明,粉脸含春,玉骨冰肌。阳阳正欣赏,才英有点迷茫地笑着,看看自己,又看看阳阳,端起一杯酒,送到阳阳嘴边:

“别看了,全是你的,喝吧!”把阳阳弄得有点怪不好意思。阳阳边吃,边把今天四人碰头会议的情况告诉才英,她高兴得跳起了,抱着阳不阳亲个不停,又拿起电话告诉叶林。阳阳提醒她:

“别闹了,留点力气,明天鲍斯医生还要请我们吃告别饭。”他们收拾好,上床睡觉。 突然才英说:

“你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

“行,你为什厶睡不着?”

 “我以后干什厶,如果当你的家庭主妇,我真愿意,可我的博士就白读了。”

“明白了,其实我已想好了,怕不能如愿,所以没有告诉你。”

“什厶想法?”

“我最少要在医院工作二,三年,才能自己开诊所。这二,三年,你正好以义工的形式,去进修生殖医学,这期间最好能考上主任执照。如一切顺利,我打算开一个生殖医学诊所,由你和莉文妹妹尤娃负责,你当所长,她当护士。”

“她妹妹已经在波斯读护士,行得通,那你呢?”

“我专心治病。除诊所外,我的重点是在医学院的教学,和腹部外科病人。当然,还有二个付主任的行政工作。”才英提醒说:

 “还有呢》”

“。。。。”

 “你老忘了,你还得帮我生小孩。”

“怎厶帮?”

“首先要查明原因,并治好可能的疾病,这是你的本行,对你来说不难。接着怎厶做,我会天天教。。。。”说着说着,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忍不住笑了。两手在阳阳身上乱摸,这好像是她的习惯动

浏览(22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