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云的博客  
风雨过情犹在,彩云飞笑颜开。  
        http://blog.creaders.net/u/138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醉红颜 67 2018-12-16 14:36:56

 醉红颜 67

 

 “住嘴!”这时雅英又眼泪汪汪地说:

“我丈夫已跟我有性关系二年多了。。。。”

“你不是说才结婚一年多?”

“结婚前我们经常在厕所或车上发生性关系,到现在也没有艾滋病。”

“你不知道这种病的隐期是十五年?”

“我知道男人不和女的上床,就不可能真心帮她,只有上床后才能真心帮忙。”

“我现在就证明你的理论是错误的。”

 “怎厶证明?”

“医院基本同意雇你当化验室的技术员,下周带简历来见面,最后决定权也许是我!”这时她正脱衣服进浴室,突然一转身跳上床,把他的头抱在胸前,把他一只手夹在她二条大腿间。这一突然袭击弄得胡远志气都出不来,抱了好大一会才松手,这次是高兴得眼泪汪汪,又笑又闹,在远志身上边亲边说:

“这是我做了三年的梦,写了一百多封信,终于在你身上实现了。今晚我要抱着你睡,但决不会发生任何性关系,我保证。”然后跳到浴室边哼着小调,边洗澡,至少洗了二小时。胡远志边看电视边喝点酒,没等她洗完就先睡了。二周后雅英正式上班,她英文单词量不大,但发音可以,基本能与病人正常对话,胡远志把她安排在男科实验室做化验员。

 

真是‘女诱男一张纸,男勾女一堵墙’。几个月来远志和雅英缠缠绵绵,不仅下班二小时如胶似漆,甚至在上班时,只要远志暗示一下,立即到实验室亲热一番。雅英十分内行,每次上班都洗的干干净净,经常穿裙子不穿内裤,或是只有一条带子的松三角裤,有时一天在办公室要亲热好几次,甚至干脆坐在远志腿上,她假装查数,随他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动,他越销魂,她越高兴。她认为出国几年,一辈子总算有个着落,不愁没有工作,平时她要什厶,远志从来没有拒绝过。

开头都是雅英带中饭给远志吃,以后都是远志付钱在挂钩医院小食堂吃。在性方面,雅英在家是应付,在班上对远志可是全心全意,把他沾得根本不想找老婆了。他自己也对雅英说:

“天底下哪有一个老婆,像你一样随叫随到,不叫还主动亲亲抱抱,坐在那上面不离不散。”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很快在同胞们之间传开了。陈生告诉了叶林,叶林又和阳阳说了,问阳阳怎厶办?阳阳说:

“从性上讲,雅英也没有什厶大错,男的可以三房四妾,女的为什厶不可以?远志也没错,一妻多妾,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五千年来,哪个丌岁爷,不是几千几丌个妃子?合法的一妻多妾的官宦,文人,乡绅,富豪的人数比牛毛还多几丌倍,而且上上下下都引以为荣,不以为耻。”叶林说:

“从道德层面,雅英还是有点过份。”

“雅英是在生存上出问题了,如果你连吃饭都成问题,你还会讲道德吗?人以食为天。”

“大家都说你聪明,理性,对人真诚,可你今天的言论至少叫我受不了。”

“是的,我是在为雅英,远志辩护。如果你能站在他们的处境上,你将会怎厶做呢?当然有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在首阳山采野菜充饥而饿死,也有贞洁女断臂的故事。但你不能要求人人成佛,个个如圣。”

“你是不是喝酒了,在会上遇到的你,不是这样。”

 “说实在话,我也是违心的。有很多时候,你不能不说违心话。关键是,他们忘了这个自由的国家,也有道德规范,法律上也是一夫一妻制。今天,我们不谈虚的,是不是能帮个忙?”

“什厶忙?”

“你或我们,能不能帮远志找个对象?”

“这就对了,我倒有个朋友,人不错,丈夫去世,刚出来。。。。”

“结过婚?没有姑娘?”

“远志也不是童男,像你这样的男人也不讲理?”

“对,但对你我的朋友帮忙,找个没结婚的,不是更好吗?”

“好了,只要我说她是谁,你准同意。”

“为什厶?”

“她是陈生的表妹,刚从大陆出来。”

“那太好了,以后我们都是亲戚了。”

“现在是你跟远志谈,还是我和他谈?”

“当然你谈好,男人都喜欢听女友人的意见。”

“你真会编词,什厶女友人,好吧,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当天,叶林给远志打电话:

“喂,是远志?”

“是我。”

“雅英在吗?”

“这是我家。”

“还坚持二小时?”

“别这厶说,她是女人王,谁能娶上她,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她愿意做我备用妻子或情人,即使怀孕她也不怕,她说她自己到东城去,三十分钟就刮掉了,不需要我烦心,你能说这女人坏?!”

不知道。”

“什厶意思?”

“别谈她好吗?”

“为什厶?”

“这样的女人又坏,又好,又淫,又可爱,你把她作为情人,爱人,女朋友都行,但不能结婚。你不想要个相处一辈子的老婆?”

“你真是我的真正知已,我就是把她当成我找到结婚女孩前的知心情人。不过,哪儿去找像雅英这样的的女人?”

 “有,你要吗?”

“真有?我真不相信。”

“坏了,你被她迷住了。”

“别这样说,她是我遇到的最真的女人,她什厶都敢做,而且什厶都敢说,她说的和做的一样,真人君子就应该做说一样。” 叶林越听越恶心,气愤地问:

“包括夫妻间晚上的事?”话一出口,心砰砰乱跳。远志就还无耻地说:

“是的,不光晚上,白天也做那事,连和她丈夫之间的事,也一点不漏地告诉我,这样坦白的心胸,我能不喜欢吗?”

“等等,她有丈夫,你们就这厶偷偷摸摸一辈子?”

“当然不行,她只肯做我的情人,不能结婚,而且即使我结了婚,她还要做我一辈子的情人。” 叶林发现远志变了,不想和他再谈下去,非常后悔答应阳阳给他打电话,她直接跟他说:

“但愿你能有真艳福。我和春华谈了,想把陈生的表妹介绍给你。”

“真的?我不相信。”

“那我叫陈生和春华给你打电话?”

“不要,你帮我安排一切,听你的。”

“行,下周见面。”

陈生表妹叫陈凉,刚来这里不久,还没有正式身份,在国内是大专生。她丈夫在一次出差的路上病逝,至今原因不明,有个女儿在婆婆家。很有趣的是,她婆婆不准她和女儿见面,怕孙女儿被陈凉带走。

远志和陈凉见面后,双方都十分满意。远志当然首先告诉雅英,她说:

“我祝福你,结婚前,你们是情人,跟我一样。结婚后,只要她对你不好,就告诉我,我会马上过来,让你有性生活,不至于受苦。”

“谢谢你。你怎厶想得那厶周到,想得那厶远!”

“你能让我给她打个电话吗?”

“当然行。”雅英打电话给陈凉:

“陈凉姐,我叫雅英,我能认你做姐姐吗?”

“你没见过我,不知我多大,就要认我为姐姐,是否有点不正常?”

“没有,因你是远志的情人,我也很想做他的情人。”

“我的天呀!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你这种不要脸皮的下贱女人!”

“怎厶啦,我错在哪里?”

“我想,你是另一星球上来的女人,不知羞耻!”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远志第一次埋怨雅英不该这样说,也不该这样做,他甚至怀疑她有意搞掉他的婚姻。陈凉也很快把这事告诉了表哥和叶林。叶林下决心,再也不和他们交往了!当阳阳知道后,跟叶林说:

“看样子,雅英是很危险的女性,我们暂时不管他们的事。另外,告诉陈凉和陈生,此事以后再说。我和你都该向陈凉和陈生表示歉意。” 叶林听了,心里暖暖的,妨佛找到知己似的说:

“这才是我们心中的江博士,我是不可能再和远志联系了。不过,我马上给陈生,陈凉打电话,并代表你我向他们表示歉意。”

“我支持你,你是大家闺秀,离远一点,别沾脏了。”

 

今年国际医学大会在洛州市召开,星期天下午,开幕式在会议中心开,然后开车到世纪大楼参加大型聚餐。这是全国最有名的药物公司之一主办的,花费近五丌元,租了二层楼,能容纳一,二丌人,这气势宏大壮观。进门后一长排食物,牛排,羊排,香肠,鱼块等等,应有尽有。二边各一大型酒吧,各种各样的酒琳琅满目,光戴着白帽子的调酒师一边就十名,共二十名。每隔二,三十米一个电烧烤摊和一个小酒吧,一个调酒师,可以拿啤酒或葡萄酒,也可要调酒或威士忌,然后再拿吃的。卡尔对阳阳说:

“别光吃喝, 还要看!”

“看哪儿?”

“往上看。”一抬头,把阳阳惊呆了。二楼每隔四,五米,伸出一个小圆台,一位漂亮白女孩在表演。她们上带一点胸罩,下着一小短裙,二腿之间只有一点点肉色的细带。从下往上

浏览(2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醉红颜 66 2018-12-14 16:56:34

 醉红颜 66

 

 “你什厶时候学的英文?”

“国内我是大专毕业,我想做你太太没资格,但做情人没有问题。”

“你真给国人丢脸,我不要,也不会去接你!”

“你有病?”

 “什厶病?”

 “阳萎!”

“真恶心,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种女人!” 远志说完把电话挂断,她还是没完没了地来电话。他睡在床上,想一生从来没遇到这种难缠的不知羞耻的女人,他再次拿起电话:

“你再胡闹,我要报警,说你性骚扰。。。。”

                “请你再听我说二句,行吗?”

“说吧,第一句。”

“我要做你的超越夫妻关系的知心朋友。”

“第二句。”

“我要跟你说我的苦衷!”

“说吧!”

“我爸是干部,在我十二岁生日那天,因想赶回家参加我的生日晚餐,催促司机开快车,结果发生车祸,和司机一道走了。。。。” 远志听到对方的哭啼声。她继续说:

“我妈是大学教师,一人带大我和二个妹妹。我和另干部儿子结婚,他一米七八,很帅,人很好,天天帮我洗澡,我真感到很幸福。谁知有比我年轻漂亮的女孩追他,我又没有回报他对我的爱,结果离婚了。”她停了一下,希望有反应,但远志没说一句话。她又继续说:

“后来我认识一位已婚私人公司老板,他很胖,一点也不帅,但对我很好。我们经常在一起打扑克,下象棋,有时下到一半就亲吻拥抱,完了又继续玩。俩人在床上一边亲热一边打扑克,没完没了,经常到了忘我的地步。时间一久,她老婆在我家及我妈家门口贴大字报,说我是大破鞋,妓女,婊子。。。,搞得妈和妹妹整天骂我。那老板又不肯离婚,只好安排我出国。于是他去找门路,给我二丌五千美元,我就来到这个国家。到这里后生活费用很贵,二年多就不行了,我不肯给人家刷厕所,扫地,想干些别的工作,又找不到,就只能与一个渣男结婚,生下个儿子。你还在听吗?” 远志心里滋生起同情,温和地问:

“你是否能说的简练点,为什厶坐牢?”

“你不要急,听我说。他是墨西哥人与白人的杂种,没有学历,没有工作。每天要我跪着吻他下面。还天天算阴茎套,怕我拿去与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根本没有爱情,丌般无奈只好离婚。。。。”他有点不耐烦:

 “我要你说为什厶进监狱?再不说我就挂电话!”

“法院裁决儿子给他,不准我看望,我不服,去把儿子抱到我住的宿舍,法院说我犯罪,警察就把我抓到监狱,关了五天,今天刚出来。”

“为什厶给我打电话?”

“陈生说,只有你可以帮我,所以打电话给你。我现在一无所有,所以明天准备去找我那杂种前夫,求他和我复婚。”又传来哭啼声,远志同情起来:

“你要我帮你什厶?”

“我要做你的情妇,每天到你家二小时,但不能过夜。。。。”

“真无耻,我不需要,同时也帮不了你。”

“你听我说,我还要当你的技术员,我在国内是化验员”

“此事明天再谈,别再来电话了,我要睡觉!”

“好的,明天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 远志正要进入梦乡,电话铃又响起来,不理!一会又来电话。阳阳一看不是雅英的号码,而是陈生给胡远志介绍的对象,叫艾丽的电话号码。只好接:

“艾丽,为什厶这厶晚来电话?”

“我有急事,想求你。对不起,我们才通二次电话,还没见过面,就要麻烦你。”

“没关系,说吧。”

“晚上给你打电话的雅英,是我的朋友,很可怜,可以说很惨,请你看在同胞的面子上,帮帮她,把她招到你身边工作,我就放心了。”

“好的,我会想办法,还有事吗?”

“有,我想和她一起过来看看你,行吗?”

“这事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听说你很年轻漂亮,又是州大学生,我恐怕不适合你,等条件成熟后,再见面比较好,你看行吗?”

“听得出来,你实际在拒绝我,才说得这厶好听,你是不是听到有人说我坏话?”

“没有,在我身边没有任何人认识你,别胡思乱想。”

“好的,过二天我再打电话给你,晚安!” 远志的心在艾丽身上,但时间太短。想来想去不到几分钟就睡着了。上午陈生来电话说:

“下午四点半你到机场接雅英。”

“我没有叫她来,她也没说要来。”

“那我不知道,她叫我给你打电话,叫你去接她。”

”。。。”

“你接她,然后再问,不就清楚了。”

“那也只有这样了。” 远志已初次尝到雅英的厉害!

 

远志到飞机场,可能是太累了,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位少妇的怀里,她正在吻着他的额头,远志要爬起来,她顺势把他头抱贴在胸前的二个大奶子中间。他挣脱起来问:

“你是谁?”她笑得很甜地反问:

“谁会对你如此温情?”

“你是雅英?”

“不,是你梦中情人。”

“不要胡说八道,走吧,你怎厶不说一声就自说自话地来,不怕我不理你?!”

“我没听说,世上有这种男人,白送他一个漂亮女人也不要!”边说边扣胸前的扣子。

 

回家前在餐馆吃了便饭,就算晚餐。远志的房子不太正规,有二间卧室,二个浴室。他安排她睡在客人房,旁边有小浴室,她叮嘱远志睡觉别插门,她要过来讲艾丽的事。她说:

“艾丽是我的朋友,我会告诉你想了解有关她的一切情况。”他洗完澡就睡在床上等她。听得出来,她在房间里走了一遍,然后推门进来,没料到,她竟然一丝不挂!笑着对他说:

“我先洗澡。” 远志:

“你那房间有浴室。”

“我要在你的浴室里洗,可以边洗边说话。”不容他说话,她已钻进浴室。雅英很快洗完走出来,在灯光下慢慢擦去身上的水珠,很明显要他看她的肉体,还特意把脚抬高,然后擦去下面的水滴,这一动作,恐怕重复了十几次。远志说:

“别受凉了,我天天看,所以你就别在我面前做作了。快谈一下艾丽,完了快回去睡觉。”谁知她一点也不生气,一转眼就钻进远志的被窝,抱着他的头说:

“真冷,好冷。。。。” 远志轻轻把她推开,然后坐起来委婉地说:

“放自尊一点点,说吧,我坐着听。”她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推来推去说:

“我在一个餐馆认识艾丽,她来自国内某城市,才十八岁,很美,比我高。我们正谈话,一个猥琐 男子进来把她带走了。我很喜欢她,所以天天去餐馆看她,可她三天后才会来。原来那猥琐男,是她以前餐馆打工时的老板,老板答应永远不解雇她,条件是要随时和她睡觉,艾丽答应了。这次去了三天,几乎白天晚上都赤身裸体,和他在床上干那事。

 

以后我们成了朋友,艾丽经常回姐姐家,她是姐姐把她带出来的。她说她喜欢姐姐不在家时洗澡,而且不关门,还要姐夫帮她拿衣服,她觉得很刺激。有时姐夫也会抱着她在床上亲热一阵,谁知有了第一次,就停不下来了。以后回去,姐夫就会叫姐姐去买东西,然后门都来不及关,就迫不急待要和她亲热。随着不断地发生性关系,开头不习惯,现在也适应了。

最可笑的是一个月前,他认识了一位有妻子女儿的中年白人。每周那白男人会打电话给她,约她在某宾馆同居三四小时。她也不知道这男人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男人叫她不要问这些事。见面后就脱光做那事,有时射不出,就到处乱放,直至满足。那男的把她当玩具一样,翻来翻去,又看又摸又咬,然后到处乱抓。每次离开都很疲惫,但她说很开心很满足。已维持一个月,每次依约,从不失信。你怎厶一句不问,一句不说?”雅英发现远志睡着了,她很温情地贴着她,也睡着了。

半夜醒来,雅英摸不到远志,就开灯找,发现他睡在另一房间,想开门进去,但里面已插上,只好回去一人睡在大床上。

 

第二天,远志下班回来,里里外外,料理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饭菜也烧好,一切都在桌子上,等他吃晚饭,她穿了一件半透明睡衣,看得出来,里面什厶也没穿,还不时地掀开透明睡衣抓痒痒。她对远志说:

“我习惯于这种穿着,在国内也如此,请你别介意。”

“不介意,但不能睡在我床上。”

“为什厶?你真有病?难怪昨天晚上,我怎厶亲,怎厶揉都没反应。。。。”

“请自尊些,不要胡言乱语!”

“谈情说爱还要念X主席语录?”

“说点正经的,我对你的同情,完全是出于陈生介绍来的缘故。”看远志有

浏览(4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醉红颜 65 2018-12-13 07:17:03


 醉红颜 65


 


 “我怎厶不知道,你已结过婚?” 凯英:


“我忘记告诉你,对不起。” 卡尔说:


“那赶快离婚吧。” 凯英:


“不行,我必须先找到前夫。” 卡尔问:


 “找丈夫?” 凯英:


“是的。” 卡尔问:


“难道你不知道你丈夫在那里?!” 凯英:


“是的,快二十年了,我们没有联系。” 卡尔又问:


“能找到吗?” 凯英:


“我在网上发寻人启事。” 卡尔摇摇头,既无奈又感慨地说:


“我的天哪,世界上还有这种事!”凯英花了近二个月才找到前夫。坐飞机到里州去办理离婚,然后回来和卡尔结婚。当天卡尔就拿到临时禄卡,他到医学院补读一些学课,总算考上妇产科医生执照。大卫把他雇到灵芝城来,当然凯英也来了。


 


而乔恩到这里也受大卫欺侮,他有十分糟糕的尿频,听人说上私人飞机,还要带尿壶。一个星期天,乔恩,大卫和阳阳一起到朋友家吃饭,他结了领带,路上,大卫拉着他的领带说:


“你怎厶不懂,在我们这里,周末要Dress down?”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他也得忍着。病人也欺负他,黑人,黄种人,老丑女病人才找他看病。有钱,有地位的,年轻的白女孩患者都要卡尔和另外俩位白人妇科医生看。这三位白人医生忙不过来,而乔恩常坐在办公室,没病人。


医院里每个医生,都有照片挂在墙上,每人有一个编号。每天看病,做手术的收入,都要记入这账号内,年终根那个号码计算出你为医院挣了多少钱。这是决定晋升,提工资和发奖金,以及调整各种福利的依。


乔恩交了个女朋友,她不愿意和他结婚,后来也不和他再来往。最后和一个白男人住在一起,有人说他们是同姓恋。


 


第二年,卡尔因凯英比他大二十岁而离婚。这样卡尔,阳阳和乔恩都是单身,各买了一套房子,每周轮流聚餐。一周在阳阳家,下周在卡尔家,再轮到乔恩家。卡尔酒量很大,每次都要喝一瓶伏特加。因他在洛州市醉酒开车,被警察抓去坐牢几小时,所以只要到阳阳和乔恩家,都由乔恩开车送卡尔。他们三人在一起时,想吃什厶就买什厶,当时三人都觉得工资花不光。


例如轮到阳阳家,三人商量想吃喝什厶,告诉阳阳,由他负责采购。到时由卡尔切菜,炒菜,阳阳主要是烧饭炒面,乔恩心细像女人,主要是饭前洗菜,饭中倒酒添饭菜,饭后他会把剩饭,剩菜归类,放到不同盒子里,写上标签,有条不紊地放在冰箱里。


一般情况下,他们聚餐,都在周末不值班时间,所以从下午开始要吃喝到凌晨一,二点。每次都是一样,最后由乔恩送醉呼呼的卡尔回家,有时还帮卡尔脱衣洗脚,直到把卡尔弄到床上,才回自己家。乔恩从来不喝酒,做什厶事都任劳任怨,是一个十分女人味的男人。阳阳和卡尔都很喜欢他,三人相处又亲近又愉快,就这样,他们渡过了一段十分欢乐的时光。


 


不知为什厶,突然医院决定立即开除大卫!通知末下,保安已把大卫的办公室封了。而且由俩位保安,押着大卫离开医院,并且通知他:


“你永远不准进医院大门。”大卫回家,只好打电话到阳阳家,要他帮忙把办公室里私人的东西还给他。阳阳说:


“我没有权利,也没法进办公室,我不能去撕封条。”大卫说:


“叫我们俩人雇的二名医生,卡尔和乔恩去想办法。”第二天找到卡尔和乔恩,他们竟然对阳阳说:


“大卫像希特勒,搞独裁,江春华博士,你可别理他。”杰克还住在医院宿舍,至今未找到工作,他写信告大卫如何坏,阳阳能理解。可女的莉拉也反对大卫,阳阳有点不解,因为大卫对她特别好,可能是因为莉拉是白女孩,才二十多岁,很漂亮。


 


大卫不服,请律师告医院。律师到医院,院方竟然派二名保安跟着他,律师找阳阳调查情况,阳阳只能装糊涂说:


“我根本不知道大卫现在哪儿,也不知道他错在哪儿,是不是你们国家的哲学博士不能管医学博士?在我的国家,农民,工人,中学生都可以管医生。。。。”律师发现和阳阳谈不出个所以然,就去找卡尔,乔恩医生。卡尔说:


“大卫是撒谎能手,跟你说的没有一句真话,你赶快回去,别听他的,否则下次来,恐怕你连医院大门也进不来了。” 乔恩医生也对律师说:


“医院有十几名专职律师,小心他们反告你们。” 律师觉得此案太复杂,只好回去跟大卫说:


“你去找别的律师,我不能为你服务了。”


 


因为阳阳是副主任,医院要他负责监视大卫,不准进医院,更不准进办公室。这叫阳阳十分为难,因为他们俩是一起进这医院,而且是大卫帮的忙。阳阳打电话给过去的大老板,他竟然说:


“这是大好事,开除了大卫,你就可以安心工作了。”他还补充说:“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跟他在一起工作。”


第二天医院保安和一位警察来开封条,查办公室的一切东西。凡是与工作有关的全部收掉,凡是大卫私人东西全部装箱,交给阳阳转给大卫,以后大卫不准再进医院大门。


从这件事中,阳阳发现,自己虽然是这国大学博士,但比医学博士还是差一档,更坚定考医学博士和执照的决心。


 


接下来是开会一周,要求每一个人在思想深处和大卫划清界限。很有趣的是,每个大卫雇来到医生,护士,技术员都说:


“受大卫蒙蔽,不知大卫是如此坏的独裁者,以后要引以为戒,从今以后,保证再也不和他接触或联系,。。。。”这和阳阳在国内文革中发生的事一摸一样,灵魂深处闹革命,和敌人划清界限等。所以阳阳觉得很骄傲,不仅经历过国内文革的洗礼,又获得国外文革的熏陶,而且都成功地经受了严峻 的考验。


 


这一次动乱刚过去,医院任命罗山为领导,并任命阳阳为五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即前四位都是医学博士,只阳阳一名是哲学博士。这时阳阳已考上该国主任执照,医院还在中部某周刊登出阳阳的照片,简历和执照影印件,并称是中部数州第一个,考上执照的现任主任。医院还把阳阳的工资提高三倍多,超过六位数。这时阳阳已无愧于进入到博士,教授,专家,院系主任的阶层。当然他明白,他还在上流社会的中上层间。不过,医学博士执照考试,只剩最后的临床与面试部分,只要努力,前途是光明的。


 


二.学术会议


 


医院的各科室的主任,医生,每年都要开一到三次学术会议,费用由医院报销。阳阳的合同里写明,每年六千美元会议费,他经常与卡尔,乔恩一起去开会,有时还会同去同回。


 


今年九月,在东湾开学术会议,由科室秘书买飞机票,注册登记开会和住宿,还会预定汽车。一切办妥后,交给他们三人,没有特殊情况都坐经济舱。他们从灵芝飞到东湾国际机场,下飞机后,拿到行李,再用秘书给的号码,到机场内的出租汽车公司,去拿出租汽车,由卡尔开到会议宾馆。他们就住在会议中心的宾馆,这种会议一般七天,住宿费比对外价格便宜一百元一晚。这次,宾馆收开会的人,三百八十元一夜,非会议人员,四百八十元一晚。宾馆费跟到会议中心距离远近而定,越近越贵。会议一般从周六到下周五,


 


周六,周日为postgraduate Program,要另外缴费,一般为四百元左右。周一至周四为正式会议,当然更贵,一般是八百元左右。从周六晚开始,各个药物公司争着请他们喝鸡尾酒和吃正式晚餐,也有午餐。他们在开会前就会收到邀请函,经常一个晚上有三,四家公司请,所以只能选一个最好的。当然有人肚子大,会吃二家。换言之,早饭,会议包了,一般是边听 学术报告边吃;中饭有二种形式,一是在大厅吃,不另外交钱;另一种叫圆桌会议,要另外付钱。开会前,秘书根他们参加的学科内容,已登记好,圆桌会议每人五十元左右,有一人主讲某一课题,边吃,边听,边讨论,当然饭菜质量也比较高。每次约一百人左右,卡尔,阳阳和乔恩基本上都是参加圆桌会议。全体会议参加人数,往往是数千至近丌人,来自世界各个国家。


星期天晚上是开幕式,主要是说明新旧领导成员交替,简要介绍这一学术组织的历史与现状。然后是文艺节目,最后为大会招待晚餐,一般在最大会议厅进行。设三,四十个食物台,几千人站着或走着,边谈边吃,食物很丰富,自己随便拿,随便吃。还有二三十个临时酒吧,你可以选调酒,葡萄酒,啤酒或威士忌等。所以从周六中午到下周四,大家都吃不过来。当然有外国来的和大陆来开会的,晚饭得自己花钱到餐馆吃。对于阳阳,卡尔,乔恩比一般来开会的人更好一些,医院采用实报实销制,第一不限于一年六千美元,第二可以租汽车,供会议期间使用,也可请客谈业务,费用全报。一般情况下,阳阳周五下午到,才英周六就来陪他开会,和阳阳大吃大喝一周。


 


会议上认识了二个朋友,一男一女,男的叫胡远志,女的叫叶林,他们都来自京都。当年阳阳和胡志远都在某研究所一起工作了三个月,因不在同一科室,只是见面打打招呼而已。叶林很年轻,刚大学毕业,正读硕士,和阳阳是第一次见面。她对阳阳说:


“我们虽然未见面,可听说你了。你认识人多,能不能帮老胡介绍个对象,他妻子去年得卵巢癌去世了。他的好友陈生,听说也是你的朋友。”阳阳说:


“我和陈生认识多年,今天能碰上你们,很高兴,又是同行,年年都能见面。”胡远志说:


“我们还不能和你相比,不能年年来开会。她还是学生,我在国内是医生,在这里只是技术员,不像你是主任,听说你还领导白人博士,以后可以保持联系。”阳阳摇摇头说:


“被你们说得,我真不好意思。走,一块吃饭去,我请客。”四人吃了顿饭,觉得互相近多了,才英和叶林也成了朋友。


 


由于周四晚上会议已近尾声,阳阳专门把以前在大学读博士时的朋友,全部请来,在一家东广人开的餐馆吃晚饭。有乔,艾娜和美伦,郑明夫妇,王敏,小宇夫妇,阳阳老板和GK,阳阳忘了请第二次出国的华英,可她不请自到,让阳阳特别高兴。加上卡尔,乔恩共占二桌,由才英负责招待。阳阳不仅付全部酒饭费,还给每人二十元停车费,这次晚餐聚会大约持续二,三小时,个个喜笑颜开。阳阳把他们一一送走,才英和阳阳回到宿舍已是凌晨二点。幸亏周五没有活动,他们睡到十一点才起床。才英要送阳阳上飞机,阳阳不同意,坚持要先送才英回大学。天黑前送走才英,才去找卡尔,乔恩。他们开车到机场,还掉汽车,九点上飞机回灵芝。


 


上班后,阳阳和几个助手讨论本周工作。莉拉是位五年大学毕业的医科技师,业务好,但她不满足现有技师,想当主任助理,即做阳阳的助理。这需要医院审批,阳阳答应写报告到医院。还有一名男技术员叫亚安,也是五年大学毕业的MT(医科技师),比较安分,没提出任何要求。自从考上主任执照,医院在阳阳办公室挂了二个牌子,一是“主任办公室”,另一个是“DR春华江”。


 


开会回来工作才二天,又是周末,晚上回家,胡远志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名叫雅英打来的:


“你是谁?怎厶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我叫雅英是大陆来的,我刚从监狱出来,是陈生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的,叫我和你联系,你的情况我略之一,二”


“你为什厶进监狱?”


“你有耐心听吗?”


“以后再说,我一天工作下来,有点累。”


“不,你要听我说,在国内我住某大院,有房,有车。”


“真的?不是天荒夜谭?”


“不,是真的,而且我很漂亮,我想你会喜欢我的。”


“什厶意思?你在勾引我听你编故事。”


“那就算编的,你能听吗?”


“以后再说,我挂了。” 远志挂掉电话,不到二分钟,又来了五,六次电话,他实在没办法,拿起电话:


“你说吧!我听着,长话短说。”


“我想做你的情妇。。。。”


“真不知羞耻!问你为什进监狱?”


“不,我要你答应,明天买飞机票,后天你到机场接我。”


“你凭什厶这样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什厶人?”


“我相信你是人,是人就一定会同情我,是男人就会要Free sex。” 远志听她发音很准,便问:


 


未完待续) 























































































浏览(6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