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云的博客
  风雨过情犹在,彩云飞笑颜开。
网络日志正文
醉红颜 18 2018-07-12 06:03:07


醉红颜  18


 


到邓英家,李娟最多坐了一分钟,就蹦蹦跳跳地跑了。阳阳把一切都告诉邓阿姨,阿姨:


“其实我看出来了,但要证实一下。” 阳阳说:


“小黄出身好,为人老实,我觉得老师很会选人。”邓阿姨说:


“不是我挑的,城医三个年级只留下两个学生,一个已有对象,所以才找小黄。”接着又说:


“老罗和老高邀请你吃晚饭,就在这儿,晚六点。”


 


利用这间隙,阳阳步行到沈榕家,老沈不在,姚薇在。阳阳送上一个包给姚老师,说:


“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是当地特产二毛皮。”姚薇忍不住立即打开看,六张非常漂亮的羊羔皮,它是全国十分有名气的三个月大的绵羊毛皮。毛雪白发亮,每根毛有九道弯,长短一致整整齐齐。姚老师笑得合不拢嘴:


“这东西是宝贝,我要了!”然后她到房间里,拿出二百元钱现金,说:


“这,必须还给你。”


“不可以,这是还手表钱和三十元现金。二毛皮是我给你们的礼物,是二件不同的事。”姚老师说:


“当年你是干部专案组长,你和雯雯为解放我们,走多少路,东家串西家谈,最后证明了我们的清白,才重新启用我们,我们内心感谢你们。你寄来的二百元钱,我们一直放在抽屉里没动过!如我收下,沈榕绝对不会同意,同时还要责怪我。”


“好吧,这二样你选一个。”姚薇笑着说:


“我要二毛皮,这东西很贵,至少要几百元钱。但你这种二毛皮,不是用钱能买到的。这是你给我们老两口最好的礼物,也是你春华的一片心意。话说回来,当年买手表也是作为礼物送给你的,那三十元也是礼物。”


“谢谢你,告诉沈老师,谢谢他。”姚老师又说:


“今晚在我家吃饭,走,我们一块去买菜。”阳阳说:


“罗江已叫我今晚在他家吃饭。”


“那好,明天我们到饭馆去吃,一定要让老沈见到你。”


“好的,我一定来。” 阳阳。


 


回到邓阿姨家,罗江,老高和夫人都来了。邓阿姨忙里忙外,一会儿在桌上摆满各种美食,全是海城有名佳肴。李娟坐在老罗,老高之间,两位夫人坐在对面,李娟的地位可见一斑。阳阳坐在两位夫人之间,正面是李娟,大家都喜爱这个既调皮又可爱的娟娟,这二天她表现的不错,没有“胡搅蛮缠”。


 


宴席间,老罗问阳阳:


“你结婚没有?”


“没有。” 阳阳。老罗问:


“有女朋吗?” 阳阳:


“有,是远医的。” 老罗问:


“你们同地区?” 阳阳:


“是的。”然后他看看邓阿姨,邓阿姨说:


“我明白了。”老高也说:


“春华,我们都很感激你,运动前期,你费很大力气解放我们,后来又把我们介绍给工军宣队,得到很多关照。以后你只要路过海城,就必须来看看我们,大家在一起聚聚聊聊。”


 


饭后,邓阿姨又叫阳阳送李娟回宿舍。到了她宿舍,阳阳正要离开,李娟拦住他说:


“请坐五分钟。” 阳阳说:


“好的,二小时都行,我喜欢陪你。”坐下来,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回罗叔叔的话,都是真的?”


“当然,我从来不说谎。” 阳阳。李娟问:


“我相信你,我们抱一下就告别。”


“好的。”阳阳主动站起来,但李娟还是坐在那里等着他,阳阳知道她在为难他,又不好明说。尽管有时刁难或耍赖皮,但她心底还是善良和纯真的,象一块天然的金子,所以阳阳心里已有点爱的成分。阳阳一下把她从凳子上举起来,把她二条腿拉在腰间,娟娟是坐在阳阳身上,二手垂放在阳阳肩上,脸对脸抱着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把她放在床上。阳阳说:


“我该走了,再见。”


 “你住哪儿?”李娟问。


“招待所。” 阳阳。


“我送你过去?”李娟问。阳阳说:


“不,小心背后有人会嚼舌头。”李娟:


“好的,那就再见了,只要到海城,一定要来看我,我不会和黄医生结婚。”阳阳说:


“我当然会来看你,小娟妹妹。”阳阳走到街口,回头看见娟娟还在那儿,时不时地擦眼睛。阳阳又软了。他于心不忍,很快返回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说:


“我想和你散散步,行吗?”李娟说:


“这厶晚了,不如在宿舍呆一会。” 阳阳:


这不好,你房间里还有两个女生,她们回来看见我们,对你不好。你想,我走了,谁也不知道我是谁,但她们会说你的。”


好吧,我送你回招待所。”李娟。


“好的,你送我到拐角处。” 阳阳。李娟说:


“好的,走吧。”阳阳真舍不得小娟,把她搂在怀里,很久很久才离开。其实阳阳还是有点内疚,不应该对这厶纯净的小娟说假话。至今,阳阳虽然和苏芸相处几年,但从来没有谈过一次关于结婚的事,但又没有办法和她说清楚,顺其自然吧,也许可图个心静。


 


在莉莉回来之前,阳阳去看了小娇,并和小娇一起去看望德高望重的陆阿姨。小娇还没结婚,和阳阳也有些缠绵,阿姨身体还很健康,这使小娇和阳阳很高兴。回到招待所,闭门不出,看看书等莉莉到来。按预定时间,阳阳办好手续到汽车总站去接莉莉,很顺利,接到后一同坐三轮黄包车到火车站。莉莉负责看行李,阳阳买车票,等待几个小时后,晚上十一点才上火车。上车后莉莉感觉很疲惫,靠在阳阳的脚上睡着了。在京南下车后,坐公交车近一小时,然后又步行近二十分钟,才到小芸家,已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多。开头几天,阳阳总是先陪妈吃饭,待妈吃好,他们三人才开始吃饭,妈想通过短暂相处,能更多地了解阳阳。


 


她们三人虽然被分配到如此遥远的地方,但有幸凑在一起生活,就不觉得枯燥无味。这次探亲,他们特意提前二天回来报到,领导也十分高兴。回来后第二天,洪主任就通知阳阳,做好准备,到京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修脑外科。


 


就在阳阳准备走的前一天,小芸到外科找阳阳说:


“有一个大干部找你。”


“多大?”


“不知道,他坐的轿车,比当年你们学院的还漂亮。”边说边走,开门一看:


“我的天呀,你怎厶在这里?!”


小芸在旁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阳阳牵着他的手,向小芸介绍:


“这是方明同志,原京都某部的大干部。”然后转向方明:


“她是我的好朋友,苏芸大夫,在旁边农场医院妇产科工作。”然后使了个眼色,小芸很聪慧:


“我还有一些事要到医院,你们慢慢谈,晚上就在这儿吃饭。”小芸走后,方明又站起来:


“谢谢你,正如书记跟你说的,你救了我一家,不仅没收一分钱,又还给十元钱,那十元钱可起大作用了。”阳阳说:


“那是过去的事,现在怎样?”阳阳扶他坐下,方明说:


“我昨天才报到,今天就急着来看你,我被调到省里某部当副部长。正部长负责省内干部任免和调动,我主管对外干部调动和任免职务。目前状况是,很多外地来的人想回内地。所以你及你的家人,在这方面有何需求,我正好管这部分干部的调进,调出。还有件事,京都正在调我回去,所以有事要快,好了,我走了。”


 “不行,必须在这里吃晚饭再走。”


我不适合在这儿吃饭,你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小芸大夫,要吃饭,可在我家或餐馆。”然后又给阳阳一张字条:“请收好,这是我的办公室和家庭住址。”阳阳没办法,只好送他下楼上车,那助手还专门出来给他开门,让他进车。阳阳站在那里,直等到这辆汽车消失在风沙尘中。


 


莉莉和小芸都回来了,阳阳被缠得实在无法,才告诉她们:


“他是京都的干部,现在省里工作。” 莉莉问:


“还有呢?” 阳阳说:


“没了。” 小芸说:


 “他叫什厶明。” 阳阳说:


“不,不是,大家叫他尹云峰。”莉莉比较成熟,说:


“玉玉,名字不重要,以后有事能找他吗?”


“可以。”阳阳说得很肯定,又说:“好了,以后再不提这件事。” 小芸说:


“不行,多少人看到那高级轿车,还看到了你送他上车。” 阳阳说:


“谁问你们,都说不在家,不知道,来,勾手指。”莉莉坐在床边,门开着,自言自语地说:


“跟春兄在一起,真是好事连连。”莉莉走出来,拉着小芸说:


“我估计,他是管干部调动。。。”阳阳说:


“弄晚饭吧!我的肚子有意见了。”吃晚饭时,阳阳问她们:


“想不想调回内地?”莉莉说:


“我恨不得明天就回内地,但是如果我们走了,你一人在这里,我真不放心。”小芸说:


“我不回,要厶三人一起回。” 阳阳说:


 “三人一起回,就等于三人一起呆在这儿。不可能的事,不要讨论。再说,男的调动难,女的调起来可能性大。”莉莉:


“你明天走,我们送你,今晚睡好是最重要的”。


 


阳阳告别芸芸,莉莉,第二次独自坐火车去京都,到医院后,立刻到外科报到。教研室临时开十分钟会,表示欢迎,也是互相认识。印象最深的是外科主任,魁梧高大,估计有一米九几,皮肤很白,根本不像汉人。以后,负责阳阳进修脑外科医生是海城人,也是脑外科组长,姓龚,还有二位女进修医生。阳阳几乎天天睡在外科值班室,会做的手术自己做,涉及脑外科的就叫龚医生。几乎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颇受好评。其实阳阳不需要好评,他要的是扎实的手术技能。要达到这一点,就是不断地做手术,做得越多越好。同一手术,在不同病人身上,不仅诊断千变丌化,在手术过程中,各种预料之外的情况也层出不穷,这些知识只能从急诊病人的诊断与手术中学到。


 


第一周六,阳阳在值班室,一位女进修医生来看他,说:


“听说你不是来学手术的,是来玩命的。”阳阳看看这其貌不扬的中年女子:


“我不懂你说什厶。”


“你不需要懂,只需要听我说,我叫冯英,是西南医学院来进修的。有一位很有姿色的女医生,你看到没有?她叫舒雪霏,坐在她旁边的是她丈夫,他们都是普外的,舒雪霏和龚医生有暧昧关系。。。”没等她说完,阳阳就不耐烦的说:


“你跟我谈这些干什厶?与进修长知识有关系?你走吧!我要去查房。”她说


“舒雪霏医生已经在代龚医生,他们也许还需要用这房间,你在这儿凑什厶热闹。”阳阳没有办法,只好问:


“只要是龚医生的班,都是我值,为什厶舒医生要来?”冯英:


“你真是木头,这还能问吗?”接着又说:“真的!我劝你别得罪龚医生,他负责带你进修,你不怕他不高兴?”阳阳问:


“那咋办?” 冯英:


“你跟我来。”阳阳真的有点怕,只好跟着他走。她把阳阳领到她宿舍,然后叫阳阳坐下,只见她拿些肉干,冷菜和半瓶泸州老窖说:


“我们吃一点,喝一点,然后去看电影,怎样?”


“不,不想吃你的东西。”说着起身要走,她一屁股坐在阳阳靠门侧,一只手搂着阳阳的腰,一只手给阳阳倒酒,她给自己小半杯,给阳阳满满一杯,举到阳阳嘴边,阳阳闭着嘴。她说:


“哪有你这种笨蛋,女人主动送给你,都不要?”


“我不知道,你为什厶要这样做?”


“我是西南医学院毕业生,留在附属医院外科,到这里进修肝胆外科。我看你做了一次手术,很熟练,想和你交个朋友。”


“就 算同志关系吧。”


“行,喝完这一杯再说。”阳阳真喝了好几杯,几杯酒下肚,话就多了,问她:


“你为什厶进修还带酒,你家还有谁?”她反问:


“你是警察?” 阳阳:


“。。。”见阳阳没话说,就催 他:


“走吧,看电影去!”到了操场,她不知从哪儿搞来二把椅子,他们并排坐着。另一个进修女医生问冯医生:


“你怎厶这厶快就弄到手了?”


“你放屁!闭上臭嘴,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阳阳问:


“她说什厶?”


“疯女人,别理她。”看完电影,她还送阳阳到宿舍,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龚老师真好,自阳阳来了,几乎全部脑外科手术都由阳阳主刀,他当第一助手,手把手教带阳阳。冯医生在阳阳心目中,也比初见面时好多了,他们有时一起到附近街上买些东西,有时一块吃饭。后来才知道,她有两个小孩,丈夫在部队,市面上的一些紧缺东西,他们一样也不少。阳阳是单身,但经济条件还不如她好,她花钱很大方。有一次,是阳阳代龚老师值班,晚上舒雪霏医生来了,阳阳赶快起身问好,她比冯医生高多了,虽然穿了白大衣,已过芳华岁月,但风韵尤存,娇艳可爱,说起话来甜甜的。俩人交谈几句后,阳阳说:


“我得回宿舍,先睡觉,如果你们有事,可随时叫我。” 舒雪霏:


“好的,明天见。”就这件事,冯医生硬说他们晚上发生了性关系,阳阳说:


“你 少管别人的事,舒医生丈夫在同一科室,宿舍也在旁边,龚老师爱人是护士长,也住在同一家属院。” 冯英:


 “不是,是舒医生丈夫怕龚医生,也怕舒医生,他们俩的事,她丈夫知道,没办法。” 阳阳说:


“那上级领导呢?” 冯英:


“不知道。” 阳阳说:


“好了,这不是你我该管的事,我们是来学习的。不谈了,我要到医学院旁听英文课。”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阳阳觉得学到了几年都学不到的东西,同时通过三个月的旁听,英文提高不少。离开时,医院的小面包车送阳阳到火车站,龚医生和冯医生一直在站台上,直至火车消失在远方。


 


由于医院接到电报,派救护车来接,小芸和莉莉也来了。回到家,她们准备了很多饭菜,阳阳也带回京都烤鸭,德州烧鸡。二瓶京都二锅头。阳阳提出,先洗澡再吃饭。莉莉把他的全部衣服泡在盆里,让阳阳换上干净衣服。小芸说:


“到了这儿,还没欣赏过夜景。”莉莉说:


“别胡思乱想了,现在,对我们外地人,搭火同住一房间,已经有很多流言蜚语了。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哪儿也别去,免得麻烦。”阳阳洗完澡,出来发现,俩人坐得端端正正的等开饭,阳阳说:


“快吃烤鸭,烧鸡,否则会放坏。”小芸和莉莉以前吃过烧鸡和烤鸭,但都是海城当地做的,现在是原产地京都和德州名家做的,原汁原味。这烧鸡棕红发亮,用筷子轻轻一拨就散开,放到嘴里又烂又香,又不失烧烤味。而烤鸭焦黄发亮,用刀削,一片一片吃,皮脆肉烂,又保持鸭子原味。阳阳倒了三杯酒,此时她们俩才想起要祝贺,要干杯。


其实喝酒方式,也是不尽相同,莉莉和芸芸有好饭,好菜,或者说吃饭不会想起喝酒。而阳阳则不一样,吃普通菜饭不喝酒或想不起来,但有好肉好菜就会想起酒来。久别重逢,分外动情,你劝我喝,我说你闹,到很晚很晚才入睡。


 


吃过中饭后,阳阳正向医院走去,一辆吉普车停在在家属院门口,阳阳没有太在意,可吉普车上的一位军人就喊“江大夫。”一看是事务长,阳阳赶快跑过去握手,并请他们到家里坐坐,事务长对阳阳说:


 


未完待续)


浏览(6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