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云的博客
  风雨过情犹在,彩云飞笑颜开。
网络日志正文
若云:《芳梦佳人》 长篇情爱小说连载 (52) 2020-06-30 10:03:47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52

 

作者    若云

 

“那你老婆告诉别人呢?”

“必须受纪律处分,毫不留情。”许薇笑了,又露出那撩人的媚态。首长又禁不住,把她扶到床上,又吻又搂,还想再来一次。这时,许薇又温柔,又热情,主动来回迎合他,不到半小时,什么也没有出来,就萎倒在床上。她只能让他休息好,再洗澡吃饭,上街散步。

专区首长万全,比较聪明理智,他专门接见许薇和县首长。县首长向万全汇报了培养她的全过程,现在是代理人事局长。万全指示说:

“你已经知道,这次会议中心议题,是把中心工作转到经济建设上来。全国奔小康,培养年轻干部,也不能离开这个中心。”县长笑脸相迎,频频点头,毕恭毕敬听完后说:

“回去立即传达首长指示,保证按首长指示,不折不扣地执行。”万全首长起身,和俩人分别握手告别。回到宿舍,许薇慢慢悟出,这些首长,对下严厉训话,以我为中心,没有他不敢做的事。然而,在上级面前,又是另一付嘴脸,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点头哈腰,畏首畏尾,说不完的是是是,点不完的老光头,真比奴才还奴才!

反过来想想自己,要摆脱县首长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得到万全,或韦关首长的亲自提拔。对于女人,根本无法像男人一样,一步一个台阶,踏踏实实地上。再过几年,人老珠黄,恐怕连已坐上的位置,也会丢掉。她认为:

“如果我不是这么年轻滑软,县首长天天玩都嫌少,我能保住这代理局长位置?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许薇心里已下定决心,利用这几年青春岁月,拼搏一场。必须找到一个靠得住的人,最好是韦关,退一步也得靠万全首长。否则,迟早会死在县首长手里。上次发脾气,把头夹在他二腿间,强迫她干那恶心的事,至今记忆尤新。而且,有时颈部和头都还隐隐作痛。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什么时候昏沉沉地进入梦中。

会议最后一天,特热闹。上午听万全首长作报告,第二把手,专区署长布置下半年的工作安排。下午自由活动,晚宴从下午二点半开始。很幸运,县首长和许薇都被通知参加晚宴。都在一起,一个大圆桌,才十人,大家边吃肉菜,边喝酒。男的多半喝茅台,女的喝五粮液,只有这两种酒,他们好像不喜欢葡萄酒。许薇已习惯了五粮液的温辣香味,可能是因为酒的原因。二杯下肚,她左顾右盼粉脸妖艳,一说一笑媚眼生辉。整桌又只有她一位女性,又如此红艳白生,连万全首长都起身,亲自敬了她一杯酒。无奈县首长在旁边,很难畅快地施展她的魅力。散宴时,趁万全首长和她握手告别时,把红晕阵阵的脸,对着首长,把首长的手按在胸前说:

“首长,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万全也很聪明老练,轻轻把手移开,牵着她的手说:

“第一次来开会,有点紧张,在所难免。”然后他转身,对她的县首长,比较严肃地说:

“以后要多给她一些锻炼机会,多出来看看。”县首长赶快立正说:

“是,以后保证按首长指示做,尽可能让她参加各种会议,增加知识。这也是首长曾经指示过的,培养青年干部的一种方法。”显然,万全首长听了很高兴,对许薇说:

“你有这样的领导,以后进步会更快。”回宿舍的路上,许薇能感受到,县首长心里不痛快。她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依偎在他身边,把他的手摸来摸去。晚上六点是晚会,又不知谁让她当女主持人,还有一个独唱。县首长说:

“晚上我不去了,有点头晕。”许薇知道,他心里不高兴。她装得像个小女孩,什么也不明白。她一手摸他身上,一手搂着他的头,边亲吻,边甜蜜蜜地说:

“晚会回来,我先过来陪你睡。等你亲够了,睡着了,我再回去睡。明天你不要起这么早,我会叫他们晚点送早饭。”然后,又吻着他的嘴,好大一会才离开。回到自己房里,赶快洗澡,喷一点清谈香水。在镜前理理头发,左右前后看了二遍,才一巅一巅地蹬着高跟鞋,向会演厅走去。

晚会开始,万全首长和正副区署长就坐在台上二侧。有热茶,边喝边看演出。许薇每次出台,都会看看各位首长。特别是在看万全首长时,总是情意绵绵,笑意盈然。她那短袖低领衣内的雪胸,风掀短裙内的白腿,配上白袜高跟鞋,全身处处都弥散着女性的魅力与撩人。独唱的歌,也是她特意选择的,叫《我的心呀,悄悄地爱着你》,边唱边摇,还偷偷望了万全首长几次。

他们这里,还有一个怪俗,就是会演结束,要由女主持人送首长离场。然后,男主持人在首长安全离开后,才能宣布散会。否则,观众是不能私自离场的,这无疑又给许薇一次机会。她趁灯光较暗的地方,走向万全首长说:

“谢谢你,首长,有机会到我们县上视察,我们·····”她边说边靠在他身上,把他的手压在胸部揉来揉去。万全首长轻轻牵着她的手,走了几步,说:

“会来的,会来看看你们,我们还会见面的。”过了一会,他笑着离开她而去。许薇从他手上,好像得了一点信息,是有点甜甜软软的信息。回到县里,首长冷淡了她一段时间,又转暖了。也是一次在床上,俩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许薇说:

“首长,我到县里工作还没有回过家,能不能按排一些公事,顺便回家去看看。”首长知道,她要办公事的目的。他说:

“可以,你就去二个乡村,其中一个是你家,去了解一些人事工作,也可以发现一些年轻干部,当然要培养有前途的青年。”话音刚落,她马上心领神会地说:

“我保证,能找到一,二位,比我更年轻,更能干的妇女干部。”这显然说到首长的心坎上了,而他就故作正经地说:

“是的,很好。但也不能全是女的,也要发现一些男的。”许薇又开始耍娇,她说:

“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而且,我会亲自交到你手里。”这时的首长,高兴得一下又把她抱起来,又亲,又摸,狠狠地把她压在下面·····。这是回来十几天后的第一次,所以,俩人的劲都很大,来来回回玩不够似的。

最后,首长还是让潘师傅跟她去,还是开那辆进口车。本想为她配一位男宣传干事,她不要。许薇真心实意想找一位漂亮年轻女孩,代替自己,伺候首长。这样,首长永远无法生他的气。

她的目标在上面,而且要快 ,女人过了二十六,就没有前途了。当然,找女孩不能在本乡,必须在别的乡。下去后,她是皇帝。她也很能干,每天一个乡,主要是在乡里吃饭,顺便谈谈,了解情况。

 

第三天,在家住一夜,她让潘师傅也回家,住一夜再回来。她对他说:

“由乡里司机开进口车,陪我回家。你开乡里的国产小车回去。”潘师傅知道,让进口车随她去看爸妈,才够风光。她到家里,发现家里大变了。乡里,村里,都帮爸妈重新装修了房子。还有一个公司,送来一辆摩托车。妈告诉许薇,送红包,送东西的络绎不绝,根本花不光,吃不完。她到后,全村的人都来了,看着县里来的大官和进口汽车。妈写一张名单,要她接见。妈说:

“他们这么照顾我们,就是因为你,在县里当大官,而且是管升官的局长。名单里面的人,你必须要见,都是乡村长的儿子女儿。”只有一天,时间太紧,爸说:

“我来安排,薇儿先休息。”第二天,摆了几桌饭菜,让公司董事和乡干部儿女,和许局长同桌。其他分男女二桌,由爸妈作陪。妈特别交待许薇:

“吃饭期间,一定要和每位客人,说说话,握握手,表示谢意。”整个下午,就吃这顿饭。吃饭时,她随便说句话,大家都会站起来鼓掌。她遵照妈的话,去和吃饭的人,一一握手。握手时,每个人都站得笔直,有的男孩还敬礼,以表示对村里唯一县级大官的敬意,同时,也希望她回去后,能栽培自己,提拔自己。把全部客人送走,已是晚上十点了。他连夜回到乡里,乡首长和乡长又摆了酒席,等她回来吃。这次宴会,俩位老流氓,真像龟孙子,恨不得轮流帮她舔脚趾头。

第二天到另一乡,大同小异,无不点头哈腰,恭维巴结。许薇的心呀,梦里都在歌唱!可她一点没忘记自己的任务,终于在一个村里,发现一名乡妇联代表,才十七岁,个子比许薇矮一点。许薇让她跟在身边,到另一乡去调查。找机会和她一起洗澡,偷看她的肤色和处女膜。一起洗澡时,发现皮肤很好,粉嫩雪白,乳房,腰身,臀部发育都不错。她打电话给县首长说:

“我帮你找到一位秘书,她才十七岁。我和她一起洗过澡,保证一切都胡合你的要求。不知道,要不要带回来。”首长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她说:

“你决定,今天,或明天都行。有汽车,几小时就到了。”县首长沉默一会,教道她说:

“你回来前,先到他乡里去。告诉乡首长,就说你已请示过我和县长,借调她到你办公室,工作三个月。然后,再决定留下或回乡里工作。这样,你带回来就名正言顺了。”

“好的,我现在就到她乡里。今晚,或明天上午,可以回县里,先住招待所。”

“不,先跟你住三天,再搬到招待所。”

“好的,何时到我家,我会告诉你。”她心里偷笑,自言自语:

“老流氓,一分钟都等不了。”果然,回到县里许局长家,潘师傅刚离开半小时,首长就来了。先到招待所,边吃中饭,边汇报工作。同时,把小女孩介绍给首长:

“她叫春姑,今天十七岁。”然后转向春姑:“刚才我已告诉你,这位是县里最大的父母官,县首长。”春姑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嘴在动,就听不到声音。首长扶她坐下说:

“你们回去洗澡,一路太累,先休息一下。下午三点,我会再过来。”她们回家后,许薇想证实是不是处女,否则首长会收拾她。所以她牵着春姑的手,亲切地说:

“小妹妹,我们一起洗个澡,吃饭。然后,我带你看看县城,行吗?”洗澡时,故意说,她后面腿跟有点红,她自己转身弯腰看不到。许说:

“姐帮你看看。”顺便把二脚分开,心里笑了。春姑第一次分开脚,弄得她满脸通红,羞愧难当。许薇看完,美极了,男人最喜欢这种羞怯媚态,首长肯定会喜欢春姑的。下午三点,首长准时来了。三人坐在一起,春姑总有点羞羞答答,脸红得似火烧云。许薇看首长有意,她找借口离开。许薇一走,春姑反而不太害羞了,还主动给首长倒茶。首长叫她先站起来,她不仅站得很直,还转过来,转过去,让首长看自己前身后背,还问首长:

“行吗?”首长这时有点着急,把她拉到身边。伸手到衣内抚摸,春姑开头还是有些羞红。慢慢适应了,主动脱光。首长把她放在床上,翻来翻去地看看,摸摸,亲吻·····。她笑了,笑得十分迷人,而且主动抱着首长的头吻了一下。这一吻就像火柴点干草,熊熊燃烧起来了,在床上翻来滚去·····没完全结束,许薇回来了,轻轻敲了一下门,没有动静。她就坐在门外,直到首长穿得整整齐齐,开门出来。交代她说:

“明天安排她到招待所住,暂时作为人事局长助手,在你办公室上班。”

“好的,一切遵照首长安排。”首长离开后,许薇进门,见春姑正在理床,头发很乱,俩人都不说话。春姑梳完头,洗好脸,突然靠在她身上,流泪说:

“许局长,我想回去,回家。”许薇故意直直地说:

“你要到哪里都可以,但必须得到首长同意。你是他叫我带你来的,准备对你培训提拔的妇女干部。”一说提拔干部,就意味着不种田,挖地,割麦子,可以穿鞋穿袜坐办公室。这对一位农村姑娘,有多大吸引力!春姑心想,身上的东西是爸妈生的,自己没有付过一分钱。用本来长在身上的东西,换个干部当,真的太值得了。回味刚才的一幕,又激情又舒服,想着想着全身又有点麻酥酥的。春姑起来,许薇看他在想什么。脸上一会红,一会白。自己的手,一会抓胸部,一会压腿间,似乎还在发情。许薇心想:

“十七岁,我的天呀!会不会是情场老手?”他们吃过晚饭,在小小县城里转转。然后,各做各的梦睡着了。真不错,首长自从有了春姑。几乎不来麻烦许薇了。她很想见韦关首长,连做梦都在想他。

她终于得到首长允许,到省城出差。省里要给每县二辆汽车,一是小汽车,一是大卡车,都是国产的。首长叫潘师傅一道去,她要自己单独去联系。现在,许薇虽然才二十多岁,可不比当年,稳健多了。到了省城,住在省招待所,现改名省政府宾馆。可以说,超豪华,自来水,冷热水,空调,冲浴,浴池,应有尽有。第一天晚上,就在房间,更确切地说,在浴室,脱得光光的自我欣赏一番。越看越白,越摸越滑嫩,跟当年涂红药水时,没有区别。从头到脚,从前到后,边洗便揉,开心地享受了二三小时,才去吃饭。

晚上到江边公园散步,其实,她正在考虑,明天如何去见韦关首长。这在她心里已经想了几个月了,明天就要实现了。第二天韦关上班晚一点,见桌上一张小条。说某县人事局许局长,在接待室等待见首长。韦关立即到接待室,见许薇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韦首长进来,迫不及待地迎上去,使劲抱着他。韦关让她坐在沙发上,二手扶起她的头。见她泪流满面,竟是笑意嫣然,宛如破苞的玫瑰花,出土的水仙。胸部一起一伏,如缓波汹涌。韦关说:

 

(未完待续)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