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兰克船长的博客  
金晖,北京人,曾游学欧洲,北京创业,行走地球。如今停脚步,想给孩子们讲历史,诗歌和吃的幸福。  
我的网络日志
二师兄来了! 2018-07-06 20:02:33

1530932468356891.jpg



前言:


大闹过天宫的猴子,发现自己与钢铁侠有一样处事原则,就是如果不让邻居欺负,你的棒子就要比邻居的粗。把邻居挨着各全揍了一顿。后来,又发现比金箍棒更粗的是宗教。因为,佛祖先压了他500年,让他吃尽苦头,让猴子印证了:再NB, 出来混早晚还是要还的,这句名言。五指山让猴子有了出离心,后来,师父戏剧般路过,哎,发现荒山野岭中,居然有个老猴子压在巨山之下,于是,猴子有了师父,并且出家当了和尚。

一路上,只要猴子的思想要不进步,对一切众生没有菩提心,他师父就拿紧箍咒让他尝尝苦头。倒是极大加持力的法门。一路行脚苦行,挨他师父的骂,挨念紧箍咒,被修理了一路,猴子学乖了,这就是忍辱。步行到印度天竺,不是顺义后沙峪的那个天竺开发区,而是,正宗的印度佛教特区“天竺”,猴子用一根棒子,一路破除81个违缘,护法成功,和师父同登彼岸。

事后,师父留在西方世界做了No 1, 大师兄回了东土的花果山,混的风生水起,二师兄回到高丽庄接着当他的土皇上,由于只吹牛逼,不搞经济,现在搞得庄里连吃大白菜都成过年才有的美味珍馐。

沙僧由于路途中,除了挑担子和干些苦力活,基本就是个群众演员,所以,到了西方世界,也没给什么实惠,最后自己回北方苦寒之地的大恶国当了领导。但沙师弟的心中老大不高兴。


开始故事:


第一段:

几十年不走动的二师兄突然就来到东土花果山看望大师兄了。

大师兄: 来了。

二师兄: 来了。

大师兄: 弟妹也来了。

二师兄: 来了。

大师兄: 最近混的还行啊你。

二师兄: 身体倍棒 吃嘛嘛香。

大师兄: 最近京城空气好,多深呼吸,出去跑跑步,看看北国之春,我操,忘了,你们高老庄就在北国,算了,就有氧跑步深呼吸吧。

二师兄: 得嘞 听您的。

大师兄:这沙子是你带了的啊,来就来吧还带东西,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 一点不稳重,跑哪都一路黄烟儿的,跟猪八戒来了似的。

二师兄: ……

大师兄: 顺风耳广播电台说,你小子要去西方看师父,怎么不打个电话支会一声呢,这是要给你大哥我好看啊。

二师兄: 这不是和碗们内口子一块来看您来了吗,师父是个假师父,大哥才是真大哥,您说是不是?

大师兄: 哎 八戒小嘴越来越甜and调皮!

二师兄: 大哥,最近我正研究新一代九尺钉耙呢! 而且高老庄的人民都断顿儿。 而且而且,我去师父那也没多少钱。我出来时候群众们都跳着脚的哭啊!生怕我看不见他们哭丧的大脸盘子。大哥最近手头宽裕吗……

大师兄: ……你嫂子后面打孩子呢!我去看看。

二师兄: 别别!您坐。让弟妹雪猪去劝嫂子。 孩子淘气多大事 。

大师兄:……

二师兄: 这次我去西方见师父。给大哥说说最头疼的事情, “紧箍咒” 让师父别老念,念多了, 再把大哥您念个半死,这不是前些日子,大师兄您和师父掰腕子,不是也输了吗, 我现在在高老庄正研制新九尺钉耙。师父在西方,也多少惧怕我们光脚的不怕穿耐克鞋的,人混胆大的不是呵呵思密达。

大师兄: 贤弟啊!钱的事情咱们好说,我还借你筋斗云,来附耳过来。


第二段:

二师兄 拿了钱,筋斗云,和媳妇雪猪回到了高丽庄。

二师兄心里这个暗乐啊,得意洋洋的摸着雪猪的小手说:这大师兄和师父是面合心不合,而且师父拿着个观音菩萨的紧箍咒,几百年过去了,那猴子还就是怕这个,这不是前些日子还拍了个什么叫:厉害啦,我的花果山。没成想,刚嘚瑟两天,就让远在西方世界的师父知道了,师父就稍稍念了个秧儿,这不是,猴子的救兵,就全部哑巴,屁的不敢放一个。这两天那大师兄更头疼了,师父隔空念了一下午的紧箍咒。给内猴子头疼的哟,呵呵呵!哼哼思密达。

雪猪:死猪头,瞧给你乐的,咱们还是想想高丽庄下半年怎么揭锅吧。再揭不开锅,庄里的棒子们就造反啦。我心思:还不如咱们去投靠师父去来的实惠思密达。

二师兄: 妇道猪家! 师父和西方诸大神们本来就看不上我们高丽庄和我老猪,咱们后面没个孙猴子瞪着眼镇着,咱们猪假猴威的,咱屁大的高丽庄还有屁活路,要不是我整天吵吵着研制高科技九齿钉耙,拿这个孙猴子来开挂的话,人家西方世界大神们会拿咱们这个拿泡大白菜都当宝贝的地方当回事,不动脑子啊思密达!

雪猪:我的天棚大元帅,宇宙总司令!那该咋整啊思密达?

二师兄: 老猪我自有妙用,我地猪猪儿侧耳过来! 挖槽!耳朵怎么大。


第三段:

二师兄坐着,花果山赠送的喷气式筋斗云,来西方找师父。师父自从到个西方,英语突飞猛进,一口河南南阳英语,还留了一头金色假发。彰显不同。

师父: 来啦。Mr八戒。 猴哎呦啊(HOW ARE YOU)?

二师兄: 师父,您说那猴啊,嗨,可不是个东西啦。 您知道我可想见您老了, 我爷爷and 我爹都想到西方世界见您老,可是那万恶的死猴子就是不让,他老说:我们高丽庄是他猴头儿帮助抢下来的,所以,他拿我们高丽庄当看门狗使唤,可是我老猪是猪啊!咱们这个火眼金睛的猴子,连猪狗都不分呢。什么业务水平。而且,这十几年来,还不送我们粮食和金银了。可给我们高丽庄给饿坏了。

师父:Oh My! MR.八戒。原来你也是被强迫的呀。你不是说你是宇宙总司令吗?那你那九齿钉耙的研发还搞吗?

二师兄: 嗨师父,什么宇宙总司令,我老猪还想芝麻酱占宇宙,烙饼卷地球呢,那是给我们高丽庄老百姓听的。我们那边都这样。我们高丽庄现在搞个辣白菜都难,更甭说什么九尺钉耙了。要没猴子,我们连锄头都搞不出来,就别说什么远程九尺钉耙了。这是个小游戏,师父您懂得哈。

师父:oh! My. 我终于understand的啦。 Bad monkey!bed monkey!. 我要念咒啦。

二师兄: 别别,师父,您老暂熄雷霆,那猴子再厉害,也逃不出您的紧箍咒,况且,花果山的领导层家属还不是都在您西方过好日子呢嘛。他们不敢怎么着滴思密达!您老先别念,等我回到高丽庄,我们随时电话,一起时不时的修理那猴子。

师父:en you good,  you good piggy。来让为师给你唱一首:only you吧。

二师兄:唐长老,您还是收了法术吧。

师父:得, 那修理那猴子,你有什么好点子吗?

二师兄: 呵呵师父,您上道儿,您老附耳过来。


第四段:

大师兄躺在床上,自从二师兄去见完师父,最近师父在西方,天天念咒,除了头疼不说,花果山经营的几个大买卖,也被搞得半死不活的。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接起电话。

二师兄:大师兄您老好点吗。听说师父刚刚有给您念了半天的紧箍咒。

大师兄: 你个猪头,消息都挺灵通,我老孙 给你钱 给你东西 给您筋斗云送你去西天。你个猪头,事情不办,倒是和师父越搞越热乎,你拿我老孙当凯子呢!

二师兄:您暂熄雷霆, 师父是假师父,您师兄才是真猴哥呢

大师兄:别他妈废话,说这次打电话来,想管花果山要什么?

二师兄:看,大师兄,这次师父说了,如果这次我要能和孙猴子划清界限and拉开距离,我们高丽庄,就可以天天吃吃香的喝辣的,别说辣白菜可以敞开吃,就连三鲜馅饺子也能用B52空投过来。

大师兄:我日!你要不要我给你烧几个猪蹄子,来一锅卤煮给你祭祭祖啊。

二师兄:哎,大师兄,别急啊,我可没同意啊。师父远在天边,您师兄可近在眼前。我还是愿意跟大哥您哪。 您不会把我往西方推吧。

大师兄: 说,要什么 要多少!

二师兄:哼哼哼 思密达。


第五段:

大师兄放下二师兄的电话,想了想,叹了口气说:看来又让那老猪占了朕的便宜。

拿起电话,给三师弟打了个电话。

大师兄:哎,老三,最近谢顶好点了吗, 你嫂子总是担心你秃顶呢。

三师弟:猴哥,您终于想起我来了。嗨,我们恶国经济怎么搞也搞不上去。老百姓就三个爱好,喝酒,打架,搞女人。恶国人民不省心,给我急的,这下可好,谢顶真变秃顶了。

大师兄:哎,最近,师父在西方神气活现的,还把你们村的在西方办事处的村代表们全给轰回老家去啦啊。 你猴哥我,看着就替你生气。

三师弟:我日他个斯基的,我日,我日。。。

大师兄:老三, 冷静,冷静。事情要慢慢说,少喝伏特加,肝火旺,最近你那个二师兄老猪来了我这,临走还拿了一堆东西和钱,然后坐着我的筋斗云又去见师父,估计没少拿我当靶子和做筹码,这次还从师父那边捞了一票,转身他个老猪还就成了国际领导人啦!妈的。

三师弟: 我早就知道这猪头不是个东西。大师兄,咱们一起日他怎么样。

大师兄:冷静,冷静,真以为你家糖饼能卷地球吃呐。

三师弟:那大师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大师兄:成,要不,你恶国没事,来我东海花果山一趟,咱两商量一下。

三师弟: 走着。


第六段:

几天后,高丽庄二师兄拿去高丽庄晨报,又喝了口豆汁儿:《花果山和恶国联合抵制西方世界!》二师兄一口豆汁吐到地上。

大喊一声:雪猪,拿电话来!不,准备筋斗云,去花果山。



待续》》》》
















浏览(2560) (1) 评论(1)
发表评论
炮局三进 2018-06-18 07:41:36


前些日子,连续进了三次炮局。这密度我也真心服了自己了。

一进:ROUND 1

我接了经理打来的电话:有人到我餐厅闹事,把门给围了,不让客人进店吃饭,我餐厅经理声音特别害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凑巧我在机场送朋友,放下电话,告辞了朋友,马上回餐厅平这事。

到了餐厅门口一看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子,据说经理叫过110,110来是来过了,但是说:没发现这些人有过激行为,属于你们民事纠纷,你们好好说,他们管不着。

多年的社会经验告诉我,如果今天不解决,明天这帮人还会来着敲诈,

我开始被围了,但我和颜悦色的让他们稍等,我进餐厅去准备些菜给他们。

到了后厨,看到员工们灰白的脸色,我说:今天,老板教你们如何解决这样的事情。学着点,我操起一个大锅,到洗碗间,歪了一大锅洗碗水,水上面还冒着肥皂泡和飘着菜叶子。

端出了厨房,来到这几个人面前,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劈头盖脸就泼在这几位身上。当时,大家都愣了。

很快,对方打了110,110又来了,看到这一场景,把我和这几位都带回炮局了。

我们被带到了滞留室,由于,滞留室的没有暖气,加上天气太冷,主闹的人被我泼了一满身油和水,在炮局的条凳上抖抖索索的。每次他打一个喷嚏的时候,我都会说:活该。再敢来还泼你。

那人刚想回骂,被协警大叔制止了。


晚间,我姐姐来接我,探头探脑的从小窗户往滞留室里看。大冬天的,还是我亲姐对我好。心里特别感动。瞬间感觉到亲情的温暖。

临出门时, 一个片警和我说:你这个方法好,没有动手,也没有内外伤,还恶心人。但是,下次不许再闹事了啊。别给你管片的找麻烦。

我耸耸肩说:没办法。现在餐厅不好干了。再不混蛋点,不好办啊。

出了炮局,我吃了碗兰州牛拉,北京人的讲究“出门饺子,回头面”。


二进:ROUND 2

那事儿过去几天,从餐厅出来,去客户那谈个大买卖。骑车吧,连续换了3辆ofo单车,第一辆密码打不开,第二辆,上车后,没有右脚蹬子,第三辆凑合,就是骑起来,颠颠的,有点像骑驴一样,嘿,对面自行车 道里逆行开一白色的轿车,车道里好多骑自行车的人,这车边开边按喇叭,自行车纷纷避让,开到我跟前吧。接着冲我按喇叭,得嘞,我惹不起,我把小黄一锁,蹲在那儿了,司机特横,急赤白脸一主儿,下车骂骂咧咧的问我想干吗。我说:"管闲事儿"。我接着说:我给您三条道儿,第一,麻利儿,倒车出去,走正道儿,第二,您打我。这第三还没说出来呢,那人就上来就和我撕巴。我也没废话,给他来了一背跨,学名“过肩摔”,由于,我摔跤学术不精,那人没从我肩上翻过去,改过我腰上折过去了。记得那爷们穿的是一个大棉衣,我用手攉(hao一声)起来的时候,手感很舒服,我感觉就像甩一个面口袋一样,噗嗤一下,那爷们就摔在马路牙子上了,擦,骨折了。

我也没跑,110又来了,我又被带到炮局的滞留室里,还好,刚出去几天又进来了。里面的那个协警大叔都认到我了。与我攀谈了起来。


晚上,我姐又来保我出去。探头探脑的从小窗户往滞留室里看。大冬天的,还是我亲姐对我好。心里特别感动。瞬间又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临出门时, 一个片警和我说:“又是你,这次人家说要你赔钱,要不就告你伤害。” 

我耸了耸肩:没办法了,还是赔钱吧。

出了炮局,我吃了碗山西刀削面,北京人的讲究“出门饺子,回头面”。


三进:ROUND 3

经过那个事情后,我有些日子不骑车了,改坐地铁,学着身边的人,车门开时,就往里冲,哎,还抢了一个座儿,挺高兴,过了两站后,发现自己坐反了。

终于挤上拥挤的地铁车厢,听到几米处一个小姑娘大声对一个男人说:‘你别拿我手机’。 我知道应该是小姑娘遇上小偷了,但这种事情可管可不管,毕竟,铜铁小佛爷也是个职业,砸人家饭碗也不好。

正好,门开了,我到站下车。

这时候,一男的从我身边挤过去,我身后那个小姑娘在喊;“谁能帮帮我,那个人拿了我的手机。”

这时候,一男的跑在前头,小姑娘也挤过来,边喊:“哪位叔叔帮帮我”一车人都保持了沉默。

就那时候,我的嘴巴,根本不听我指挥,它大喝一声:“警察。不许动”。我嗓门洪亮到把我也下了一跳。声音在全地铁站回响。

我的脚,也根本不听我指挥,追上去,就给那个男人后腰一脚。男人被我蹬了一个趔趄,我踢完一脚后,自我感觉我的动作还算潇洒,回手豁住了那小子的脖领子。我脸对着那人的脸,大喝:“我是警察,不许动。”

由于太投入,我的唾沫星子喷了那小子一脸。

估计离他耳朵太近,丫被我喊蒙了。我呈机会把他按在墙上。

其实,这时候,我最怕他的同伙从我背后搞我,于是,大声表明我是警察的身份。毕竟,车上盗窃和袭警是罪加一等,小偷同伙也要掂量掂量。

站台上好多人,一听警方抓小偷,有了主心骨,纷纷上来帮忙。把那小按在一个墙角。这时候,站警也来了。大家合力把贼扭送派出所。

那小偷还特逗,手上戴上了铐子,往前走的时候,还阴阴的在我傍边说:“小子你等着啊,我记住你呢。”我顺手给了小偷来了个弹脑蹦儿。咚!的一下,小偷啊了一声。

又回到炮局协助做笔录,还好这次不是进滞留室,而且,这次警察管我叫同志了。溜溜又是小半天,做完笔录,小姑娘说:谢谢叔叔。

我说:别闹,孩子,叫哥哥。


临出门时, 一个民警和我说:就是抓贼吧,也不许打人和冒充警察。

我耸耸肩说:没办法。这不是也为了更好的人民服务吗。

这次我姐没来接我。

出了炮局,这次,我改吃了煮饺子,北京的炮局,我是来烦了。不想再回头了。 

后续有二:

  1. 第二天,我发现我抓贼的事情上了人民网和有京华早报,我被说成了:一个下班回家&顺手抓了个贼的分局男民警。

1529332782575885.jpg

2. 为了纪念这唯一的一次,以正当理由进出炮局的经历,那晚我临时前,写了首打油诗《老金抓贼》,留作个人纪念。


偶然坐地铁,车上遇强梁。

欺负女娃娃,一车皆躲藏。

本想作路人,良心难翻墙。

迎面一断喝,提拳如上枪。

毛贼夺路跑,老拳路不让。

三下五除二,小贼倒一旁。

扭送公安局,到家已晚上。

习武为哪般,只为道正阳。

timg.jpg










浏览(2614) (26) 评论(1)
发表评论
四季打油诗 2018-06-12 21:46:24


睡前突然想废话,就是关于我为什么写打油诗,其实写打油诗有几个好处:

 

首先,是古董艺术品,并方便携带。不会被现政府收缴充公。

其次,不论唐诗你吃多少背多少 都不会血糖升高,闹糖尿病。

然后,是美容,腹有诗书气似华,我时常看着镜子里浮泡囊肿的大脸,想到,这厮一脸人间俗恶,是应该背点唐诗了。

再次,可以随时随地精神胜利,比如,对着尘土飞扬如城乡结合部农贸市场,当大风把成团成团的柳絮从我面门吹过,我是张嘴一嘴土,不张嘴一鼻子土,脏!于是,我可以把自己想象成幕天席地,敬仰自然的边塞诗人王昌龄,“大漠风尘日色昏”。或者想象成悲悯苍生疾苦白居易,用同体大悲看着傍边卖鸡蛋粮食油的小贩们在风中谋生活。“身上衣裳口中食”,北京这品质的城市生活,张口闭口,你丫孙子牛逼傻逼,虽然朗朗上口,但是如果说太久了,再不来点调剂的话,恐怕就真要永久性和光同尘了。

于是,换个语境,写上两笔。


 

一月


远见落日是天涯,
望极云外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
 
爹娘还被柴门遮。


  春节,于海南琼海,与父母团聚




二月


晨迟半步无奈风流去,

舍得不舍无奈又奈何,

傍湖小酌忘掉他乡客,

 难得此时西望二月河。


  冬季,北京河边放生,被落在河边。




三月


太白抬首邀明月,

少陵低头起秋风。

春兰艳丽为谁等,

坐听溪水唱叮咚。

故人一去如春水,

迟暮思君断如辉。

又到一年惊蛰日,

桃花似是故人回。


  惊蛰时节,于云南丽江,与友人




四月


风沙雪雨俩百天,

忽来燕雀唱呢喃。

一花一夜挂百树,

换来满城四月天。


—雾霾沙尘过后,于北京


 

五月


困不成眠奈夜何,

情知归未转愁多。

暗將往事思量遍,

誰把多情入瑙河。


  金刚萨埵法会前,于藏区





六月


飘靡隐徐,

悠然沥粒,

静美清润,

晨曦雾荷。


—初夏北京,于友人老谭



七月


黄昏悄入夜,

恰巧有凉风,

大暑婆逻树,

川水应霓虹。


—大暑时节,于东京黑目川




八月


俺曾见,蓟门烟树莺声晓,琼岛春阴花开早,谁知燕都雾难消!

眼看它起朱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想那青苔碧瓦堆,俺也曾睡过风流觉,把四十年兴衰看饱。


—夏末,记于PV岛



九月


常咳相随长夜,秋虫窗下呢喃。

梦中恍惚何处?旧时山前少年。

话声依稀何事,探问伊人还在。

陡闻雷雨方醒,对镜双鬓秋白。

生如夜咳,漫漫又匆匆。


—初秋北京,受凉,记秋夜长咳

 



十月


未饮雄黄酒,

月忘到重阳,

无心成败事,

    菊凉秋亦凉。


—重阳节,最后一晚,于自家越南餐厅露台。

 


十一月


秋夜如秋叶 
寒茶炉上烧 
膝头散书稿 
陪读是只猫
即知大梦里
何苦废辛劳 


—深秋时节,于北京家中


 

十二月


窗含西岭千秋雪,楼挂半月醉小闲。


—冬至时节,于箱根,望山饮酒

 
































































浏览(67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