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醒来已经是黄昏的博客的博客  
网名分别为醒来已经是黄昏和笑谈风月不负他。写有短,中,长篇小说,诗词,歌词,相声等文学艺术作品。  
        http://blog.creaders.net/u/141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李叔和张姨的故事》(大院风波之三) 2018-07-10 10:49:57


天津话诗朗诵《李叔和张姨的故事》(大院风波之三)(上)

作者 醒来已经是黄昏

朗诵 醒来已经是黄昏

(上)

繁星点点,明月高悬,大院里万籁俱寂,居民都已入眠。

一阵夜风吹过,院子里一条黑影悄然出现。

黑影站在院中踱步,身高足有一米六三。

细看原来是李有才大叔,大院里的情感专家,亲民模范。

李叔平日居委会主任风范,院里四处摸底,各屋乱串。

专爱倾听居民精神疾苦,望闻切问,答疑解惑,排查思想隐患。

此刻自己却似乎陷入疑惑,若有所思,问号满脸。

时而仰望头上星空,时而凝视脚下地面,

就像那正在思考《资本论》的马克思一般。

踱步良久,李叔凑到南房窗下,借着月光向里观看。

屋里是单身贵族阿葱,大院里的小资文青,任性潇洒,有型有钱。

据说前天又吹了一桩姻缘,此时抱着枕头入睡,断了弦的吉他放在床边。

再看西屋敞着屋门,里边三洋的鼾声时起时伏,连绵不断,

门边一桌残羹剩饭,馊了的鱼香肉丝气味袅袅飘散。

李叔又来到东屋外,整天八卦的翠花儿此刻睡的没心没肺,没忧没烦,

《西游记》盘丝洞里的妖精一样,嘴角的口水流成丝线。

却是大门旁二黑夫妻俩的屋子漆黑一团,窗帘把屋里的情况遮掩,

隐隐传出的吱吱声响,是那床板发出的疲惫哀叹。

李叔全院巡视一圈,最后来到北房门旁的一棵歪脖小树前。

北房里一缕青光幽暗,黄昏大师正在面壁独坐,气沉丹田,盘腿修炼,

古井无波,光着膀子的身躯旁,一本《金瓶梅》已经翻得卷了边。

李叔抓着歪脖小树正在细看,却听一阵传音入密的声波送入耳畔:

“李有才,最近看你精神大变,言语疯癫,难道性情已然逆转?

深更半夜来到男人屋外偷看,搞基竟然搞到了大院这个世外桃源!”

李叔吓了一跳,急忙窜进屋里,躬身低头,双手抱拳:

“黄昏大师明鉴,我李有才最近确是心潮波动,但还是异性恋没变。

大师明察秋毫,竟然看出了我心底的波澜,那今晚正好求大师指点。

虽然在院里道貌岸然,大家尊称李叔,其实我终究是凡胎肉眼,

七情六欲一点儿不少,经常关起门来顾影自怜,孤独感叹。

可恨这个世界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李叔久旱的心田更需要雨露的滋润浇灌。

也是生活无聊,这几年网络深陷,整日在虚拟中打发时间。

谁知最近在论坛,李叔却被一个网名月下白兔的女人迷倒裙边。

说起这只白兔,可不一般,多才多艺,琴棋书画,绝对顶尖,

而且色艺双绝,一次她在论坛秀了照片,简直就是明星舒淇的翻版。

只是年龄比舒淇还年轻,眼神比舒淇还勾人,胸臀比舒淇更丰满!

不怕黄昏大师笑话,看着照片,李叔当时口水和咸咸的鼻涕打湿了键盘。

光是这些还不算完,月下白兔吹拉弹唱,妖娆的嗓音经常放歌论坛,

李叔是声音控,偏偏白兔的声音像小爪直挠心坎,李叔一听就像触了电。

可叹饱经沧桑的李叔,无可救药的在网上被这只白兔玩儿残。

当然,李叔知道虚拟的网上离现实太远,天边的嫦娥只能暗恋。

可是刚才白兔在网上秀厨艺,有一张用树叶做佛跳墙配菜的照片,

照片里一只手在一棵歪脖树上采摘树叶,背景竟然就是这间北房门前!

真是无巧不成书,原来月下白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照片的日子是今天,李叔左思右想也没搞懂,一晚上都在盘桓。

大院平常没有外人进来,这月下白兔何方神圣到这里树叶采捡?”

“哦?原来大院还藏着她这样的妖仙,摇身就把月下白兔变。”

黄昏大师在床上身子回转:“我醒来已经是黄昏火眼金睛,竟也看走了眼。

早上见她在窗前歪脖树上捋走几把树叶,不一会儿就闻到了炊烟。

清心寡欲的面壁辟谷,今天是打通任督两脉的关键,

哪知总有佛跳墙的肉香在身前缭绕,吐纳调息的修炼全被搅乱,

要不是三洋家的鱼香肉丝馊味遮掩,一身修为都叫她这佛跳墙毁于一旦。

不过采阴补阳,你情我愿,我大院里的法海与时俱进,今天就成全了白蛇和许仙。

有才不必多问,现在就去后院,我算好你和她阴阳相撞,今夜就要成就姻缘。”

“她是谁?后院只有张姨一人独居,和李叔我一样五十过三,逢人不理,沉默寡言,

月下白兔年轻貌美,谁都招呼,广施雨露,风骚动感,俩人怎会有关?”

带着疑惑,李叔悄悄来到后院,踩上一个花盆趴在张姨窗户偷看,

虽然已是深夜,但张姨屋里却是明灯耀眼,别有洞天。

只见张姨站在屋子中间,好像换了个人,全没了平时的严肃古板。

一袭紧身无袖旗袍,对着话筒,身段夸张,正演那起解的苏三: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正是月下白兔那甜嫩小嗓儿,换成凄凉的唱腔幽幽怨怨,穿透窗帘。

“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唱到最后,凄凉转为凄惨,

随后张姨使了一个扭身回头的卧鱼儿造型,不料正好把窗外偷窥的李叔看见。

“夜静更深,谁在孤女窗外偷看?”张姨一个鹞子翻身站起,左手掐成兰花指,指向外面,

凄惨的唱腔变为凄厉的道白,仍是京腔京韵,由唱转念,来了一个全套的唱念做打翻。

咣当一声,李叔惊得摔下花盆,好在李叔1米63重心低,沾地即起,一个起落窜向前院,

却觉脖子一紧,张姨已然追上,兰花指变指为抓,扣住了李叔的脖颈间:

“原来是有才李叔啊,哼!李有才,你我孤男寡女,本应避嫌,大路各走半边,井河不犯,

看你平时正人君子,道貌岸然,哪知道背地里踢弱女子门的事儿你也干。

深更半夜到我窗外偷看,流氓竟然耍到了我的地盘!

我在大院本本分分,不苟言笑,高傲冷艳,一副阶级斗争脸面,

私下里却是柔情暗潮汹涌,感怀一人飘零,终日以泪洗面。

本以为隐居后院,远离喧嚣,无人骚扰,谁料刚才自娱自乐,仍是不幸被你看见,

尤其我那卧鱼儿身段,腰臀胸三围尺寸显现,也是旗袍紧窄,玉腿也露出了大半,

周围邻居没有好人,都是坏蛋,这要传了出去,以后如何做人?再如何行走市面?

你今晚看到了我的秘密,就要负责到底,现在想跑为时已晚,

乖乖地进屋给我一个交待,否则休怪我无情翻脸,告你强闯弱女闺房,意欲霸占。”


天津话诗朗诵《李叔和张姨的故事》(大院风波之三)(下)

作者 醒来已经是黄昏

朗诵 醒来已经是黄昏

(下)

李叔陡逢变故,喉结被锁,本已心惊胆战,张姨的狠话更是让李叔腿软,

可是冷静下来,李叔发现张姨话的内容虽然严厉,语调却是和缓,

特别是要李叔负责到底,乖乖地给个交待,而且还是进屋面谈,

不但表明局面仍有转圜,甚至感觉张姨话里有话,更似隐含期盼。

心里转念之间,李叔察言观色说道:“张姨且慢,

我李有才在大院里有头有脸也有尊严,岂会无端窗前鬼祟偷看?

只因为刚知道张姨就是暗粉已久的月下白兔,今晚就是铁杆粉丝前来问安。

月下白兔那美好的声音早把魂魄勾走,李叔一直渴望终生相随相伴,

却是一点不明,月下白兔秀过照片,为何和张姨迥然相异,判若两般?”

“啊?你竟然知道月下白兔?原来张姨我已经被你裙下偷拍,露了底盘。

记得你在唐人街超市切鱼斩叉烧,难道还兼职在FBI上班?

不过既是暗粉张姨我很久的铁杆粉丝,又是大院李叔这样的道德模范,

深更半夜,披星戴月的前来问安,这份情谊弥足珍贵,那就不再相瞒,

网上虚幻,岂可轻易真相示人?上次我秀的是远房侄女的照片。

唉,人心不古,世道艰险,张姨我一个孤弱女子,无人相诉衷肠,

只好将百般热情在网上奔放挥洒,聊以自慰那心灵深处的愁苦孤单。

多少个夜晚,张姨我这山东女子把纯正的胶东腔换成珠三角的方言,

吟唱着夜阑静,《有谁共鸣》的那首粤语经典,孤枕入眠,泪洒枕畔。”

嫦娥一样的月下白兔转眼下凡成了张姨,李叔就像看了一场川剧变脸,

听着朝思暮想的那迷人声音,妖妖娆娆,伴着夜风飘荡耳边,

再看眼前张姨眼中似有泪痕,梨花带雨,背着月光看不清皱纹,

虽然不如网上的白兔形象年轻浪漫,却更成熟风韵,圆润丰满。

就像错过了采摘的苹果,成熟得一塌糊涂,孤悬枝头,一碰就掉,楚楚可怜。

李叔眼光顺着张姨掐着脖子的纤纤素手,爬上雪白的玉臂直到香肩,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李叔心头潮汐一样涌起了情欲的波澜:

“白兔偶像,哦,张姨,都不知道怎么叫你了,请把玉手松一下先。

刚才窗外看到你那卧鱼儿身段,黄金分割的腰臀比率把我震撼,

套用一句网络的流行话,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本想冲进屋里偶像粉丝洒泪相拥相见,倾吐埋藏心底的暗恋,

谁料你的一声京腔道白吓得我胆寒,花盆上摔下已经分不清了西北东南,

后来又掐住了我的脖子,满嘴的口水到现在还含着没法下咽。”

“哦,骚瑞李叔,”张姨松开了手:“我是怕你跑了,心急了一点儿。

今天是我单身六周年,晚上清炖排骨红烧肘子四喜丸子佛跳墙桌上摆满,

拿出一瓶衡水老白干,自斟自饮,回首往昔的峥嵘岁月,滴滴点点。

吃完感觉脘腹胀满,上秤一量,体重又暴长了五磅半。

酒劲上涌,无聊孤单,就想找人说话,又去网上闲逛流连,

其实泡网日久,也渐渐看清了都是虚幻,没有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

论坛里几个伪文青帅哥,现实中全是秃顶油胖子酒糟鼻头的猥琐男。

只吃豆腐责任不担,虚来虚往,油腔滑调,油嘴滑舌,油头粉面,

四处撒网,乱搞暧昧,一遇较真立刻和你打起了忽悠的太极拳。

没有灵犀相通谈得来的人,只好自娱自乐,扮演起了苏三。

唱到高潮,使了卧鱼儿身段,正要给自己喝彩点赞,却发现窗外黑影一闪,

一眼看出竟是你这个大院里的单身老贵族李叔,流着口水窗外偷看,

就像那偷窥嫦娥洗澡的天蓬元帅,纯朴真诚和热切渴望在眼神里充满。

送上门来的煮熟鸭子岂容飞走?踩着急急令,紧急风的鼓点,张姨我追出外边,

好不容易有个活的月夜光临,是人是鬼都要捉拿归案,陪我聊天。

也许是月亮惹的祸,也许是酒喝的多了一点,感觉今晚一场大戏就要上演。

不知为什么我和你一见如故,多年积蓄的心里话要和你促膝相谈,

对了,咱俩都别张姨李叔的叫着别扭,叫小李子,小白更是亲切简单。”

“小李子?”李叔上前握住张姨的手:“只要你小白喜欢,叫我莲英也没意见。

听了你的肺腑之言,我也是心潮起伏,满满的正能量翻腾在心田。

老话说无巧不成书,老话也说千里姻缘一线牵。

你我前院后院的住着,老死不相往来,竟然靠着网络相知相认相见,

想不到明清三言两拍的男女传奇故事在大院里又要有了现实版。

天天端着不是个事儿,这几年单身的残酷折磨让我经常挣扎在崩溃的边缘。

后来网上发现了你,靓丽身影和莺歌燕语,伴我度过了多少个无眠的夜晚。

谁料到美梦成真,现在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看到你站在了我的身前。

眼下你比网上那个月下白兔腰身大了一圈儿,却更让人觉得踏实稳健,

另外我也不是十全十美,浓眉大眼,貌端体健的身躯也仅一米六三。

人生苦短,珍惜机缘,才子佳人,瘸驴破磨,有缘相聚就谁也别嫌。

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期盼,都是老中医就别互相配药欺骗,

都是苦命的单身就应该肝胆相见,同病相怜,抱团取暖。

人到中年就要牢记鲁迅的格言,正视淋漓的鲜血,直面人生的惨淡,

人到中年就要有阿Q向吴妈说出‘我和你困觉’的直率,霸气和勇敢。

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我想现在咱俩把婚事定了,先入洞房,生米做成熟饭,

今晚就是咱俩告别单身,负负为正,白头偕老的伟大起点。”

“啊?!”张姨惊呼一声,似被吓晕,身子一软,却是不退反进,倒在了李叔的胸前:

“小李子,你也太急了一点儿。婚姻大事怎能如此草率简单?

没有求婚,没有承诺就入洞房,劫完色万一你明天跑了怎么办?

再说,大院里住着的这几头破蒜,没一个好人,平时就爱说长道短,指指点点,

咱俩住在一起,会引来多少闲话,人言可畏,别忘了阮玲玉上吊的前车之鉴。”

“小白啊,”李叔顺势搂住了张姨,又擦了一下张姨爬满鱼尾纹的泪眼:

“看这万恶的社会,把你摧残成了什么样子,真爱来了还瞻前顾后,躲躲闪闪。

我李有才孤独多年,嗷嗷待哺,就像扑克牌里和谁搭配都行的大小王一般,

现在遇到了苦苦寻觅的另一半,又怎么会劫色后逃跑,不珍惜宝贵的姻缘?

人过中年耽误不起时间,琼瑶到了咱俩的年龄也是先入洞房再补浪漫。

今夜咱俩洞房花烛,云舒云卷,明天一早我就把自己的家当往这里搬。

兵合一处,相依为命,从此两颗流浪的心灵不再飘零孤单。

这几年我存了许多金银细软,以后入赘一样,家里一切事情都听你调遣。

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妻唱夫随,你再演苏三我扮崇公道外带拉弦儿。

假如向你打来一颗子弹,一米六三的我跳起来也要挡在你的身前。

咱在房门前装上铸铁栏杆,再买两条藏獒,把后院建成堡垒宫殿。

法治社会,你情我愿,关起门来过幸福日子,谁在乎大院里的碎语闲言?

我现在心跳一会儿过速一会儿过缓,再不入洞房可就要人命关天。”

“唉,小李子,冤家!你这逼婚的节奏,也不容我害羞,扭捏,矜持一番。

也罢,你我这扑克牌里的大小王,遇到一起也是躲不过的天赐姻缘,

屋里还剩半瓶白酒一只肘子两块排骨三个肉丸,就权当了新婚喜宴。

先夫妻对拜,再把交杯酒干,你也别一门心思光想着那初夜权,

咱俩在床上先盖棉被手拉手纯聊天,把浪漫人生和美好远景规划畅谈。

哎呀,一想到结束单身,开创美好未来,我也是激动得心慌肝儿颤。”

“小白,春宵一刻值千金,这多少钱都没了,别再欲拒还迎的浪费时间。”

李叔此刻已是欲火焚身,色胆包天,拦腰抱起张姨就往屋里钻,

却是用力过猛,只听刺啦一声,张姨的紧身旗袍崩开了线,

李叔抱着张姨昂首走向房间,张姨身上的旗袍随着颠簸扭动渐渐分成了两片。

看到张姨丰满雪白的身子从旗袍里脱颖而出,李叔两眼似乎都喷出了火焰。

偎依在李叔怀里,张姨似是无限幸福,却又一声长叹,闭上了双眼:

“李有才,你个坏小子啊,旗袍都叫你弄成了连铺带盖的绣花床单,

唉,一世坚贞,冰晶玉洁,孤芳自傲,从此随风飘散。

这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身子,今夜就让你轻薄殆尽,纵情独占。”

篇幅有限,省略李叔和张姨进屋后的细节描写字数六万。(全文完)


浏览(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