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hancock的博客  
难消客气衰犹壮,不尽尘心老尚童。若问今秋何处往,应随丽日接春风。  
        http://blog.creaders.net/u/1424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文革大串联》八、故事 2018-08-16 16:44:12

关于文革,习二中国所谓的“文革专家、文革学者”全部虾扯蛋。简单说,文化革命不是文化革命,是“武化革命”。


毛泽东的共产党,通过发动群众、挑动群众斗群众,在全国、全民范围内进行了一场“人民战争”,毛泽东的共产党趁乱夺权、篡权,把中国变成了“党军主义国家”,完成了全国的“军事化”统治,军委主席成为中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

………

时至今日,习主席皇帝发布号令: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带一路如党章,标志着中国向世界自由民主制度宣战,现代版“文革”开启。枪杆子政权更加稳固,“挑动群众斗群众”手法运用的更加纯熟。就是在下所说“狗打架、鸡自掐。


《文革大串联》八、故事


游过“岳阳楼”,有一种“失望”与“满足”交杂的感觉,失望是岳阳楼不如想象中那么“激动人心”,毕竟“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揽物之情得无异乎?”;满足呢,是因为好歹算是来过了,即便将来说起来,“岳阳楼都去过,有什么了不起?”,心里舒服一点。


其实,类似情况也不只我一人,此一事。当年北侠欧阳春,误听人言,绕了挺远的路,去瞻仰一个有名的“龙泉宝剑”,结果呢?那所谓的“龙泉宝剑”不过是刻在一个桥洞顶壁上的石刻!还得坐船,划过桥下、仰首细看,才能看得清楚,多冤哪!


回到车上,据闻,“革命小将的斗争”刚刚平息,正在谈判,什么时候开车,还要等。几个人闲着没事儿,这时,车厢的乘客大部分到站台、站外的战前广场、车站候车室休息、转悠,也没法儿做什么“革命宣传”啦,张玉龙缠着我讲故事,刘玉良、许剑先也从旁窜拓,我当然愿意了,爱讲故事的,缺的正是“听众”。于是开口道:“从前有个山,山里有个庙……”张玉龙从旁打断,“别说了,这个转圈儿骗人的故事,是哄孩子的,接下来应该是:庙里有个和尚讲故事,讲得什么呢?从前有个山,山里有个庙……循环往复、以致无穷!”其他几个人哈哈大笑……


我赶忙正色道:“胡扯,你接着往下听!别瞎捣乱!”说着接着讲道:“庙里住着个小和尚,小和尚年方十五六岁,正在青春萌动时期……庙里只有一个小和尚还有一个老和尚两人,老和尚是主持兼师傅,小和尚是徒弟。庙里的一应杂事,像什么打扫、洗衣、做饭之类的事情,都由小和尚做。这个小和尚,每天要下山打水,靠山角不远处,有个水井,每日挑水上山几乎是最累的活儿。下山打水,一般由师徒二人轮流干。每轮到小和尚时,小和尚往往特别不高兴。可最近一段时间,老和尚发现,小和尚变了,每天清早,固定时间,小和尚抢着去打水,并信誓旦旦的向老和尚保证,打水的事儿,他一个人包了。老和尚当然高兴。心说,真是佛法无边、普度众生。也没在意。不想后来,却生出惊天大事儿来,早知如此,老和尚宁愿自己挑水!


什么事儿呢,原来呀,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庄里,说是村庄,也就是十几、两三户人家,山边的村庄能有多大?新近搬来一位住户,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寡妇。孤身一人,也不知从哪儿搬来的,村里人也不便多问,只是觉得村里出个美人,也是好事情,有事没事儿的,年轻小伙子、小后生们也可以多看两眼,饱饱眼福。


要说事情的起因,在那口水井上,这口水井不仅山上和尚要用,村里人的吃水、用水也全靠它……小寡妇每天早上也要到井边打水,而且时间基本上固定。这一来二去呀?再往下就不用细讲了吧,小和尚和小寡妇就熟悉啦!……”


正说到关键处,车站广播站广播:“旅客同志们请注意,开往广州方面的XX次列车就要开车了,请您抓紧时间,准备好车票,马上进站,请注意随身携带行李、衣物,避免遗失、遗漏……带小孩儿的旅客,请走母子专用通道……”


我们几个急忙收拾进站,列车缓缓启动,驶离了岳阳。


说书的嘴、唱戏的腿,不一日,到达了广州,我们即将进行革命的地方。车到广州,正是半夜时分,如果正点到达应该是上午,列车晚点整整十几个小时。你别奇怪,那时候,就是如此,列车晚点,家常便饭。甚至晚一两天,旅客在车厢里、路边儿安营扎寨的时候都有!列车到站之前,我们召开了临时“作战会议”,决定下一步的革命工作如何开展,会议有作战部长许剑先主持,决定如下:


1.下车后先找旅店或“听说的红卫兵接待站;

2.第二天有刘玉良联系“广州市第X中学”;

3.其他人分头了解广州当地的革命进展情况:主要是通过街上的大字报、各种红卫兵组织印刷的传单、宣传品;

4.我负责和当地的“大学红卫兵”联络站联系。……再下一天正式决定干什么?怎么干。当然,联系地址都是出发之前,刘玉良准备好的。

5.张玉龙负责安排生活、吃住等事宜。


正是所谓:船到激流转弯处,不知河水有多深。


















浏览(3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革大串联》七、失望 2018-08-14 17:09:45

关于文革,习二中国所谓的“文革专家、文革学者”全部虾扯蛋。简单说,文化革命不是文化革命,是“武化革命”。


毛泽东的共产党,通过发动群众、挑动群众斗群众,在全国、全民范围内进行了一场“人民战争”,毛泽东的共产党趁乱夺权、篡权,把中国变成了“党军主义国家”,完成了全国的“军事化”统治,军委主席成为中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

………

时至今日,习主席皇帝发布号令: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带一路如党章,标志着中国向世界自由民主制度宣战,现代版“文革”开启。枪杆子政权更加稳固,“挑动群众斗群众”手法运用的更加纯熟。就是在下所说“狗打架、鸡自掐。


《文革大串联》七、失望


岳阳车站不是很大,临走之前,列车长给了我们每人一张“临时车票”,说是回来时,进站用的。因为我们几个,根本就没有车票。干革命,要什么车票啊?


出了车站,找当地地摊儿上的小老板,(书中暗表,那时候大街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做小买卖的,街上的商家店铺也非常少,简单说,中国人脑子里还没有“商业概念”。不过火车站外的战前广场上有不少小摊儿,卖些点心、茶水、当地土特产什么的。估计也是有组织的,为的是方便旅客旅行吧。)是卖“汤圆儿”的,汤圆儿其实跟北方的“元宵”差不多,不过南方的汤圆儿当作点心吃,一年四季,常年不断。


而在北方,元宵是专门庆祝正月十五元宵节用的,也不是常常有。是江米面做的,里面有各种不同味道的陷儿,不同的是:元宵是摇出来的,而汤圆儿是包出来的。


直接问路有点儿不好意思,张玉龙拿出一毛钱,买了两碗汤圆儿,每碗里面差不多有十来个小汤圆儿,也就卫生球那么大,汤不少。味道真的很好吃!从那以后,每到南方,街上的汤圆儿成了我必吃之物。我觉得比元宵好吃,当然是有原因的,不过不是讨论“天下美食”的时候,说得不是串联闹革命吗?一共两碗,五个人分着吃,就数单平吃得多,别看这小子“天天梦见毛主席”,革命热情高万丈,吃得比谁都多!平时也是如此。


刘玉良和我,详细的问明了路径:从车站出口直走向北(车站是坐南朝北),过三条胡同向东走一段,再向北,就可以看到“洞庭湖”,沿湖一找,就可以找到岳阳楼。大约需要走半个小时到40分钟。往返就是一个半小时,时间上还来得及,反正就是看看,走马观花而已。那时的交通可不方便,据摊主说,整个儿岳阳市,只有两路公共汽车,坐车也可以,一是花钱,二来车不多,还得等。所以我们毫不犹豫,吃罢汤圆儿,拔脚就走。


当时的岳阳市,人口不是很多,路边街面做买卖的也不多,大部分临街都是墙壁。路面也很干净,路旁的小商铺、小饭馆儿更干净。后来我逐渐明白为什么如此:原来南方多雨,居室多是竹木地板,有些甚至墙壁也以竹制品做壁,易于冲洗,故而洁净异常。……


走着走着,只听许剑先一声惊叫:“到啦!快看!”,我们抬头一看,胡同尽头处,豁然出现浩渺湖边的湖面,水汽森森、雾气重重,有如仙境,几个人加快脚步、连跑带崩冲向洞庭湖边!


等到了湖边,不免有点失望,因为湖边靠岸的地方残破不堪、惨不忍睹,到处是垃圾、脏土、碎石。湖岸长堤,常年失修,缺砖少土,流沙遍地。胡中的水位也不是很高,估计“汛期”已过,靠近岸边的地方,露出大片湖底,湖底淤泥很脏,还带着一股子腥臭之气。像左右望去,果见不远处,有个挺高大的三层“湖边楼停”的建筑,这大概就是“名闻天下”的岳阳楼啦。我们几个急忙沿着湖边,向岳阳楼走去。


走近一看,这回是大失所望。简单说:残墙断壁、木质围栏油漆剥落多年,破旧不堪,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估计是被当地红卫兵小将劫掠过,有几处还张贴着“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等彩色大幅标语。难怪列车长说:“那个破楼,有啥好看咧?”


不过楼停很高大,三层,从下向上看,一层比一层小,像个“塔型”,四角飞檐卷起,大有凌空欲飞之势。往日的辉煌、雄伟依稀可见。


我不禁想起红楼梦中的诗句: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

………

不过毕竟我们几个多数毕竟第一次有这种“旅游”经历,兴致不减,不过单平除外,这家伙是个“老油条”。


张玉龙、刘玉良还你争我抢的备起“岳阳楼记”里面的诗句来了,也就是那几句常说的什么“庆历四年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等。不过最后还是得向我请教,我虽然不能保证一字不错,但主要段落烂熟于心,绝不会错的,当下高声朗诵了几句,不由得豪气大发,对着广阔的湖面,遐想不已,倒也有点儿留恋忘返的意思。


后来老同学聚会,想起来当时情景,一致认为最好的就是:“人少,整个儿岳阳楼里,就我们五个人!”最糟糕、最遗憾的就是:“没有酒,不能把酒临风”。再有就是:以后恐怕永远也不会再有那样的机会了。


正如莫泊桑所说:世界上的事情,既不像人想象得那么好,也不像人想象的那么坏。





















浏览(54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革大串联》六、风景 2018-08-11 22:04:54

关于文革,习二中国所谓的“文革专家、文革学者”全部虾扯蛋。简单说,文化革命不是文化革命,是“武化革命”。


毛泽东的共产党,通过发动群众、挑动群众斗群众,在全国、全民范围内进行了一场“人民战争”,毛泽东的共产党趁乱夺权、篡权,把中国变成了“党军主义国家”,完成了全国的“军事化”统治,军委主席成为中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

………

时至今日,习主席皇帝发布号令: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带一路如党章,标志着中国向世界自由民主制度宣战,现代版“文革”开启。枪杆子政权更加稳固,“挑动群众斗群众”手法运用的更加纯熟。就是在下所说“狗打架、鸡自掐。


《文革大串联》六、风景


第一次串联,我们走得是“京广线”,来之前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中国地图,途经有名的城市有哪些?分别有什么著名的“景点”?那时还没有“景点”一词,所留意的无非是革命圣地或出名的风景、古都、佛门圣地等等。在车上闲下来的时候,几个人也讨论个不休。


单平例外,这小子是个疯狂的“革命派”,脑子里没别的,除去睡觉梦见“毛主席”,就是如何做好革命工作。其余几个人都对“旅游”感兴趣,特别是张玉龙,喜欢听我讲故事。而我的肚子里,

故事多,老想讲,渴望听众。


据我们几个讨论下来,沿途应该注意的地方有:保定、石家庄、邯郸、郑州、武汉、岳阳、衡阳、湘潭、衡阳,当然还有广州。特别是湖南湘潭韶山冲,那是毛XX老家,不是有首歌儿吗?“浏阳河,转过了几道弯?几十里路到湘潭?湘潭有个什么县?出了个什么人,领导人民把身翻?”


单平开始主张在湘潭下车,去毛XX老家参观,大家都不同意,特别是张玉龙说:“我们出来主要是干革命来了,不是出来游山玩水来了,先完成到广州的串联任务为主,回来时,有时间再去韶山冲。”这么一说,单平也就作罢了,毕竟革命比参观毛XX老家重要。


所谓到广州的任务是这样的:来之前,对外联络部长刘志良,从外校红卫兵总部了解到,广州的红卫兵分为两派,一派是“革命派”叫做“红卫兵革命总司令部”简称“红革”,另一派叫做“红卫兵造反总部”简称“红造”。据当时的分析,“红革”基本上属于“老兵”,干部子女居多,因为造反造到自家老子头上了,觉得过份了,趋于保守,被称为“保皇派”;而“红造”大部分出身不好,后起来造反的,主张一反到底,打倒一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成为“造反派”。


另外还有“中间派”,就是那些“出身既不是特别好,也不特别坏的”,像什么“工人、贫下中农、知识分子、职员、高知”等等。北京后来分别叫做“老兵”、“四三派”、“四四”派。


广州的中间派叫什么还不知道。按理,我们几个从出身上说应该算是“中间派”,不过呢?因为种种原因,我倾向于“保皇”而单平倾向于“造反”,我们俩经常争论,其他人不表态,说是到了广州看情况。刘志良还引用了一段主席语录:“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必须亲口尝一尝。”这是以后分道扬镳的主要原因。


因为有了事先的计划,车到了每一个相应的车站,我们都格外留心,一是留心听列车广播对当地情况的介绍,二是伸出头仔细观看窗外景色,或是下车,到站台上感受一下,就事儿买点儿当地特产。


比如车到邯郸,列车广播就会介绍:邯郸处于晋冀鲁豫交界处,曾为边区政府所在地,战国时期是赵国的首都……我们广播时,我特地加了点儿内容,像什么赵国地处中原腹地,古时争夺天下叫做“逐鹿中原”,而中原指的就是晋冀鲁豫四省,就是现在的华北平原所在地。一马平川、沃野千里,但是易攻难守,所以战国时期,受到外国军队攻击最多的国家就是赵国;所以邯郸的城墙必定非常坚固:再有就是廉颇和蔺相如的故事、成语“邯郸学步”、“郑人买履”……这下儿倒好,列车长让我把广播稿重新整理一下,写好,她们要整理、印刷出来,做为以后的广播资料。


途经郑州市,列车上的广播除去说郑州是河南省省会以外,还会提到“花园口”事件:1938年6月9日,国民政府为了阻止日军沿陇海铁路西进,选择将花园口黄河南岸的堤防炸б栽斐Q堤,史称花园口决堤事件……这是我们以前不知道的……


途经武汉,正值黄昏,列车通过我们心中向往已久的“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我们激动的从车窗向外望去,灯光辉映之下,大桥如一条跨越长江的水上长龙,长江也远比我们想象的宽阔,


您想,长这么大第一次做火车的人,哪儿见过什么大江大海呀?心中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到海边儿看看,大海一定比江水更加宽阔!一时间思绪纷云,从“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再到“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全想起来了,当然,免不了想到:“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事实上,单平早已把这首诗准备好啦,准备在列车通过大桥时让我到广播室高声朗诵。


“才饮长沙水, 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 龟蛇静, 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璧, 截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


不料,列车通过大桥时,正是开饭时间,广播时间已过,我又忙着送水、收垃圾,没朗诵成,单平和我心中是老大的遗憾。更遗憾的是,怎么也找不到“龟、蛇”在哪儿,不是说“龟蛇锁大江”吗?刘志良就解释:“这都不懂?龟蛇指的是长江两岸靠近大桥的两座山丘,一座叫龟山、一座叫蛇山,火车从桥中的铁路桥穿过,当然看不见,要是白天走最上面的公路桥没准儿能看见。”说得我恍然大悟,不过还是觉得诗中对大桥的描写太过离谱,这大概就叫做“诗人的浪漫主义”情怀吧?


更令人失望的是,列车途经岳阳的时候,刚巧碰到个“临时停车”,据列车长介绍,岳阳的两派革命小将打起来了,把铁路堵塞了,接上级指示,最起码停车四个小时!我们听罢倒是挺高兴,就跟列车长商量,能不能让下车,到“岳阳楼”看看,列车长笑了:“那有啥好看咧?湖边一个破亭子,要去恁就去,按时回来就行,别耽误上车,列车可是不等人!”这位漂亮大姐是个河南人,说话带点儿河南口音,说出话来有点儿“河南豫剧”的味儿,挺好听也挺亲切。


得到列车长的允许,我们几个兴高采烈,下车,直奔闻名天下的“岳阳楼”,所幸许剑先戴了块手表,出门前他爹给的。那时没有一个学生戴表。所以我们的串联准备工作是相当充分的,张玉龙带了一个120照相机,两卷胶卷儿,也兴冲冲的背上,……


准备来个“洞庭湖畔岳阳楼,革命小将望神州”!






















浏览(57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