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AYA_的博客  
分享新闻,探索实情,追求事实,浮现真理  
我的网络日志
文科在天国的衰落,兼评社会堕落从贬涤文科开始 2019-06-23 21:25:47

看到一篇贴文《闫肖锋: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9/06/23/2105432.html),读完意犹未尽,尤其现在许多年轻一代虽然看到当代这种社会现象普遍存在,实在不知道如何形成如此社会“共识”,更不知道贬低文科从何时开始,逐步演化成今天这样。

如果你稍知世界史,欧洲国家经过文艺复兴,进一步推动以文理科学工程教育体系快速发展,理工科成为推动社会长足进步重要动力,使得西方许多国家一跃进入工业强国。在东方中央大国长久历史中显然只存在现代意义上“文科”教育(或自教育),诗词歌赋作官样文章只为科举考试。直到近代西方已经形成完整从文理到工程教育体系,国人仍不知理工科何物。

如果你还记得中国近代史大略,即便在“正史”教科书里也能了解到一二。到了“腐朽”清末时期,政府看到了“利器”是西方“列强”强大之关键和学习其之利害,曾经“改革”闭关锁国祖宗旧规,在一八七二年末,历史上首次官派赴美国留学生成行,同时仍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实用主义思想,以维护权力集权制度。国门一但打开,吸引无数青年前赴后继探究未知之思想领域。到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时期近乎半个世纪时间里,国家虽经历了许多重大动荡,与列强之战争,变法失败,清朝退位,民国诞生等,不一一而言,惟有靠美国捐赠清政府庚子赔款和西方教会基金建立起来几所现代大学亦然持续发展,加上学成归国知识精英们,国学(文科)和西学(科学工程)齐头并进,形成中国历史上不曾有过,公认的人才繁荣时期,特别是文科著名学者文豪之多至今难以超越,这种繁荣竟然延续度过艰苦卓绝的整个抗日战争时期。这个史实说明,贬低文科不在民国时期或之前。

至此,何时开始形成对文科贬敌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但历史并非如此简单,要想彻底根除韭菜,光切割不成,要铲除庞大的根系才能杜绝再生。早在在抗日战争相持年代,大批“幼稚”青年带着对“民主”政权的憧憬不顾艰辛来到延安,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毛泽东注意力开始主义这些从“蒋管区”涌进“解放区”的这批年轻人。他在仔细观察之后敏锐地发现这些有文化,思想自由,充满青春活力的人们已经开始影响经过血风腥雨残留不多的“老革命”队伍,无论是经由个人交往还是党促生之“革命婚姻”,小资产阶级思想已经严重侵蚀,影响着革命队伍的纯洁性,说穿了,就是开始有自己的思想,而可能挑战经过数次党内严酷斗争业已形成对党和领袖权威绝对服从。在一九四一年,他在一个党的高级干部会议上做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由此开始了后来无人不知的延安整风运动。其间毛又做了《反对党八股》,《整顿党的作》等报告,表面上针对在党内已经失势的王明思想路线,实际上要割党内“小资产阶级”的苗头。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军队在意想不到的三年里就收拾了四百万美式装备的政府军,眼看夺取政权在望,更多“国统区”知识分子期盼一个民主平等政府的诞生,没有随蒋公撤离大陆而加入即将成立的新政府队伍,这是一次比抗战时期更大规模对纯洁组织的“掺沙子”。没有经过延安整风的小资头脑仍然耿直挺立,在一九五六年政府推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简称双百方针(史称“引蛇出洞”策略)影响下公开自己见解,为党和政府提中肯意见,不曾想一年后时任党的总书记邓小平操刀定指标的反右运动将这批提意见知识精英定为反革命“右派”,割了他们的脑子和身子,流放劳改,命丧边远地区,其中不乏民国时期的大文豪,著名学者,文科领域成为重大灾难区域。值得提及,邓小平文革后复出,虽然在强大压力下为绝大多数定为右派人员平反“摘帽”(不是全部),但对其领导的“反右”运动造成的几百万右派职业,人身,生命的戳害毫无悔过之心。

经历过长达半个世纪直到文革时期登峰造极般,严酷思想改造运动的人们,已经逐步丧失了独立思考能力,成为一种下意识躲避,以至于避文科而不及。毛在文革后期曾经说过大学“理工科还是要办的,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这是应经济困境需求的不得已而为之。他从来就认为文科应当为“人民服务”,为政府服务,一切皆是政治,人口可以增也可以减,只要政治需要,一段时间说“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鼓励英雄母亲多生育,又因城市人口膨胀政府无法供给,有转而实行计划生育“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好”。文学要“为人民服务”,经济学人口学要为政府制定政策服务,心理学要为革命事业骨气呐喊,哲学要成为马克思主义独家学说,逻辑学是西方体系,无产阶级不应该教授之,随之从教育课程里取消。。。如果没有经过这些“革命”运动“洗礼”,可以问问自己的父辈,啥时开始了如此信仰“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呢?我曾问过父亲和其他长辈,他都提到文科不可靠,不能真实研究发文章,著书立观点,随时可能成为“运动份子”(被批斗关押的对象),足见政治迫害给从事文科工作带来深重心理恐惧。

联想到今天文科情形,不比那时好多少,只是大家都明白是那么回事。如果认为文科也是科学,在天国就是愚昧,你有研究权利和经费,只因为你可以昧良心为政府策略敲边鼓,摇旗呐喊。独立思想,科学研究还是趁早出国去。放眼望去,九州大地再无当年文理并举,大师杰出景象,那种东西崇敬独立思想,科学灵魂竟然嘎然而止,被政治窒息的大师们在哪里? 至此民国以来文科繁荣韭菜田经历过割头,切身,挖根才成为今天遗臭万年之状况。

如果只看到文科的衰落(堕落可能更合适),不看社会整体道德衰败,你可能还以为政治迫害良心的后果只是某学科衰落,诚然社会堕落是政治极端化必然,也是学术腐败,文科堕落根本原因,因为政治是经济最集中体现(不要说还可以剥夺工作,生活,甚至生存权利)。一个开明政治气氛是社会健康,学术健康基本前提,因为政治开明才有基本诚实而言,科学因此才有机会生存。



浏览(586) (8) 评论(7)
发表评论
从布莱恩。阿瑟体制被利用原理看刘狄对体制如此多Bug观察之 2019-06-08 18:48:42

有网友转贴据称是刘狄(笔名“不锈钢老鼠“)同学一篇文章《中国的体制为什么这么多bug?》(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9/06/07/2099719.html),根据美国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W Brian Arthur2014年发表的论文《所有系统都可以被玩弄: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利用行为》(https://pdfs.semanticscholar.org/40f3/5ef9aaf88bb48cec98a2b3394e0f8aee677b.pdf)中所归纳四种基本玩弄系统途径,从天国公众感受体验出发,逐一列举典型例证,进而质疑为什么中国体制问题如此多,并且涵盖所有方面!尽管这种思考似乎感性多于理性, 对社会观察视角独特,还是值得多说几句。

首先应当指出,布莱尔文中基本观点是建立在所有社会经济体系都会被少数利益集团所利用(滥用),很明显不是故意设计所为,而是由于缺乏对失效机理研究和自动有效检测机制而导致系统被利用,换句话说,故意为少数人利益或不考虑大众利益所设计系统不在讨论范围。很明显,无论出于(或宣称)何种理由,至少从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所制定或施行各种重大体制改革设计效果来看,显然不属文章讨论范围,比如教育改革,医疗改革,医药改革,住房改革,土地使用改革等等不一而言。这些体制变革本身不是基于某种完整体系思考,最多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蒙概率之为,远未经过深思熟虑,对可能被利用之弊端严格论证,更不是任何形式真正民意集中反映。与一个合理系统相比,基本面存在畸形基因。更严重地,摸着石头走了这么多年毫无意识已经迷失到太平洋里,想退回去连路子也找不到了。

不容否认社会主义实践在全世界还是首次,中国体系基本不是从过去体制里脱胎生长出来,没有实在的验证和改进参照体系,而是一个与另一个未加证实,同样幼稚,甚至扭曲(前苏联)体制嫁接而成,其本身就是一场狂妄的社会实验,无论如何,其实际效率和合理性,几乎无法与建立几百年的资本主义体制比较。在这种前提下,五十年代中央政府基本忙于巩固政权内外奔波,土改,镇反,抗美援朝,一切还是在半军事化管理的体制里继续运转,导致六十年代初期的经济困境,那个年代生人矮小贫瘠体态就是实证。这种社会实验进入六十年代,经济刚有起色(只是比糟糕好一点),不幸地基于毛对已经建立起体制合理性产生质疑而要改变之信念,党内政治理念之争很快就在六十年代中期超过了经济发展而占据重心位置,而中断了经济上继续完善这个体制之一切努力。也许毛的政治敏感性告诉,那个体制只为少数利益阶层服务,那个时期其无数语录讲话都可以证实此点不再赘述,而经济体系只是整个政治体系的一部分而不比政治体制完善更重要。

本人曾在多篇博客里陆续谈到,或在某种程度提到一个观点,今天或许应当明确它: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阶级,(官僚)统治阶级以及被其所统治的阶级,而其它阶层(或曰准阶级)只能依附或在两者间游荡。这是一个十分惊悚的发现,即便经过读书和其他博主启发逐步看到此点浮现,还是经过很久不断思考,才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许这是天国历经几千年文明发展,到今天仍任游荡于世界潮流之外内在原因之一,也许从另一个侧面与毛文革前对体制思考的不谋而合:一个不断循环,僵而不死,具有深厚传统官僚统治阶级在他领导的共产革命后仍然不可避免地寄生于“新国家”机体之上。

历史快进到今天 - 毛后被“猫论”改革之后体制。如果说这个政权在初始建立时还有顾虑成为第二个李自成 (但愿不是毛一人的担忧),经过一系列政治清洗直到文革, 进而今天“一尊”反腐,它不是前所未有,至多就是毛对其建立体制不满所做不懈努力之某种程度继续。为何如此大规模(政府宣称以空前未有程度),长期不断,无论如何奇葩大胆“手术”,反腐败仍然如同小产无法功成名就,不能阻止社会弊端治而不愈,愈演愈烈趋势,值得研究这个体系本质和历史渊源。毛原以为人们头脑里的旧(依附于几千年历史记忆)意识得到改造,腐败基础被彻底与传统一起铲除,国家就可以浴火重生,投胎换骨。其实旧意识就像我家院子草坪,原来掺有杂草的那个全部连根去除后,光土地里重新长出的几乎都是杂草,全无良草。这就是继毛铲草式继续革命,邓公经济改革后的社会生态。再说现在的反腐,园子都成了“杂草”,如果枪毙所有官员过去人们还觉得有百分之一二冤枉之情,如今可能毫无冤情,能全部割韭菜一个不剩不成?

如果一个制度土壤适合杂草生长,无论如何努力总归是杂草的世界。

如果一个系统充满缺陷漏洞,说明系统结构严重天然缺失。

如果自我修漏洞已经毫无效用,寿终正寝就是寿命归宿的逻辑必然。



浏览(39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文明进化中一条尾巴与历史顽疾 – 与右撇子商讨 2019-06-02 12:15:25

上周看到左撇子一篇博文《文明进化留下来的一根尾巴---五四70六四30周年反思http://blog.creaders.net/u/19010/201905/349859.html中提到“大统一”思想(思维)是文明分发展中留下一根尾巴的观点对鄙人有启发,许诺深入探讨因故延至今日如愿动笔。中肯地说这根尾巴与历史上一九一九年“五四”学生运动和一九八九年学生“六四”运动没有密切逻辑关联,之所以在文中涉及,本人猜想与提到西方文明对大统一防范观点有关联,也就是民主与集权关系论证的需要。原本没有多想,写作前特意重读博文,果然有了新的认知。如果单从论证技术层面看,也许此逻辑还说的过去,其实抛开表面看本质,内在逻辑也许令人瞠目。

从人类演化史看,大统一原本不存在,分散的原始部落结构,足以满足人群生存和繁衍需要。如果说人属于群体动物,或者说具有社会属性,都是后来才发展出来需要。这里要区分的就是所谓大统一不是指宗族或家族体制,而是宽泛,非亲带故,甚至不同民族间统一社会体制。人类在与自然搏斗中逐渐意识到团结起来的力量,不仅对自然,甚至发展到人类之间的争斗里。家庭自然加入部族,部族变成公国侯地,再进而组成大公国王国州,直至帝国联邦。这不仅是早期生存与利益的需求,也是扩大生存空间,争夺资源逻辑必然。

这种结盟关系有固定和松散之分,比如州与联邦,省与中央体制,而另一种有如二战时所谓轴心国同盟,协约国同盟,此后延续出来了北约,前苏联和社会阵营,甚至联合国,等其他国际组织。固定结盟统一关系建立在相对密切,具有特定政治,经济,地域,人文范围和关联基础上,其关联性无所不包,具有相对约束性的内部隶属和对外代表关系,具有领土和国家主权统御授权。而后者只是某种特定性方面契约组织,在一定条件下互助,互惠或联合防御关系。近年来出现了一个怪胎叫欧盟(EU),本属于后者,但由于个别国家对于地区权利渴望,一直在推动向前者逐步转换,这种以消除大多数会员国家主权为代价的运作已经受到各国传统民主观念严重挑战,退欧就是典型反抗之争。

在中国历史上,对大统一需求很早就被权力者认同并前所未有地实施了,不仅在于抗御北凶南蛮,更在于集中权利,连语言文字度量衡都不放过,从根本上杜绝了离心离意的可能。值得提及,秦始皇成为中国大统一集大成者,也是以后各种“麻烦”终结“合法”借口,此人不仅残酷而且绝后,不仅统一当时所有可能想到技术物质层面各个方面,而且消灭承载可能有不同思想智者肉体,被称为焚书坑儒可能是中国历史独特之处,也是送给中华大统一基因的一个重要奠基礼。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过资本的每个毛孔里都充满着劳工们肮脏的血,毫不为过,如果你知道点中央之国历史知识,一定看得出中国大统一理念每个细胞都有残暴的基因!

本来大统一本身不是问题,而要把于大统一目的和手段之道义和人性诉求放在普世价值天平上过磅。如果是经过民意首肯(不只是部分受益民众,而是全体相关民意),经过合法手段,诚信契约,人道手段毫无问题。如果如果只是部分民意,特别只有受益民意那部分支持,那是假民意强权和霸占。如果只凭少数权利顶层人物好大喜功意志强制执行,那就是无稽之谈生灵涂炭。在中国统一历史过程中,生灵涂炭物质毁灭从来不是考量,也没有现人质疑。刚刚经过千万生命屠戮,十年抗日战火焚烧国土,又要经受毫无怜惜地几百万人生灵涂炭的内战,无论如何鼓吹道德合法性,终归只是蔑视生命,搜刮权利的遮羞布而已。这个从每个细胞里散发出来对人性蔑视强大基因民族如何面对文明发展普世价值?我无法理解民族崛起的逻辑必然性,甚至要引领世界的趋势,更无法预计这种基因何时突变,那也许成为这个民族浴火重生之时。

大统一不是文明发展过程里留下一根没用的兔子尾巴,而成为不断骚扰甚至中断文明发展,毁灭人性一个道德旗帜,它傲然飘荡,被亿万信众膜顶崇拜,用血和泪!

注:五四运动发生在一九一九年,应当已经经历了一百周年,而非七十年。应当是到八九“六四”为七十年。

浏览(512) (5) 评论(32)
发表评论
总共有2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