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凤子的博客  
忆人生  
        http://blog.creaders.net/u/1503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走进川藏(七)道孚的宗教文化 2019-07-04 08:03:18

走进道孚,也就到了藏区。这里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浓烈的宗教气氛。人们在这里,到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白塔、转经筒、玛尼堆,经幡、经堂、以及穿着袈裟的僧侣、就连房屋也被不同的教派染成不同的颜色,使我们这些初进藏区的人深感神秘莫测。

道孚县扎坝地区以信奉藏传佛教为主,很多民风、民俗都与它有关。

据老康说,藏区民主改革前,只有寺庙里的僧侣们掌握一定的藏医学、建筑学、佛教学等科学文化知识,所以,有钱人家多把孩子送进寺庙,除了学习佛事,还可以学习文化,而广大劳苦大众都没有这种机会了。改革开放后,藏区的孩子大多在公办的各类学校读书,但也有一些孩子仍然被家里送进寺庙。我们在极富盛名的“塔公寺”参观时,就见到寺里有很多年轻的僧侣,穿着深红色的袈裟,相向两排,坐在大殿里的菩萨脚下,摇头晃脑、翁翁地念着经。在经堂门口,我们还看到几个年轻僧侣,围着一张图纸,摆弄着大大的三角尺、计算器、手机,低声地计算、讨论着什么。

老康告诉我们,在藏区,不论以前还是现在,藏民家所生的孩子一定要请活佛、喇嘛赐名。名字的来源一般都以某一菩萨或某一佛经为吉祥。一些人家,如果有几个孩子,除了只留一男丁婚娶祠承外,其余的均打小就被送去僧院,让他/她们在那里学习、生活至成年。这样,家里不但省却了口粮与照应,也荣耀了佛祖。所以,有家人在寺院当僧侣的人家,都以他/她们为荣。僧侣们平时可回家居住,来去自由,任何时候,都可以还俗,回家结婚生子。

老康说,在道孚以及整个藏区,很多藏民把自己一生的积蓄都拿去寺庙作奉献,甚至,有些人把国家给予他们的贫困补助金也送进了寺庙。这话我相信。因为,我们在藏区所见到过的寺庙,大多金碧辉煌到令人咂舌的地步。就连一个小小道孚“半山村”的“半山寺”讲经场,其规模可以用辉煌、宏大来讲,更不要说我们后来参观的号称“小大昭寺”的康藏“塔公寺”了。我们在寺里参观时,就见到一户人家在“释迦摩尼”佛像前做道场,活佛念一句经,敲一记木鱼,跪地而拜的家人就磕一个头,另一僧侣就在菩萨身上刷一道金粉。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在内地,人们一般把佛教僧侣尊为“和尚、尼姑”,把藏传佛教的僧侣称为“喇嘛”。可当我来到道孚/藏区,遇见一活佛的管家才知道,喇嘛一词在藏语中的意思是上师、教师,专指那些学问高深、有资历和学位的高级僧人,如班禅、达赖等,一般寺庙中的高级管理僧人则尊称“活佛”。班禅、达赖、活佛身边的随从称“管家”,普通男性僧人称“扎巴”,女性称“育母”。我们在“塔公寺”参观时,看到寺庙周围有很多“扎巴”和“育母”,其中有好多“育母”还是很年轻漂亮的姑娘呢!


各种颜色的房屋

塔公寺内外

IMG_20170527_130442.jpg





浏览(8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走进川藏(六)鲜水城中一“崩科” 2019-07-03 14:15:00

道孚县最具地方特色的民族建筑俗称崩科,尤以鲜水镇以东的大片民居为代表。

那天,我们参观完塔林,回到镇上,听从老K的建议,参观了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摄制组曾特别报导过的一户崩科。

我们参观的这户崩科,外表看上去和一般藏区民居没有多大区别,就是一栋普普通通,座西向东,片石筑墙,房盖青瓦的二层小楼,可当我们踏进它的门坎,全都惊的目瞪口呆。

此崩科整体是木质结构。楼下是门厅、卧室、贮藏室和厨房。门厅里,可见多根对称的,二、三人合围的,整根的圆木骨架,四周的墙面用圆木对劈,剖面为内壁。肉眼可见的木质部分全部漆成或金、或红、或黄的颜色。客卧室是私人领地,不能参观,贮藏室和厨房在门厅的旁边,我也只瞄了一眼后,赶紧跟着老K蹬梯拐弯上楼。

上的楼来,迎面是汉式的客厅。客厅正面供桌上,摆放着一张习见平主席的大幅画像。客厅四周是巨大的,涂着金色或红色,原木雕刻,宗教的木雕艺术品和各种宗教艺术摆件,大多讲述的是佛教故事。客厅左侧有间幽暗的经房,里面香烟缭绕,我没敢进去。老K说,藏民家里的经房一般供着已逝世的达赖喇嘛,以及经书、经筒等佛教用品,这家也不可能例外。客厅右边,是间极大的藏式客厅,里面摆的全是木雕的沙发、桌椅,四周也和汉式客厅一样,摆满了木雕和摆件,当然,还有极多的供品摆满的供桌。站在汉式客厅转身朝外看,楼上的阳台外围墙上还建有小型熏烟台,屋顶上有经幡塔。屋架门窗外表裸露部分,全部漆成红、黄、白、黑、蓝等颜色,非常鲜亮耀眼。

参观完毕,我暗暗地琢磨,这么金碧辉煌的崩科,建在这么贫穷的,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可谓富丽堂皇了吧!


习大大的照片摆在佛堂正中

 厨房

楼下客厅

楼梯口


 以下是我们住的酒店:

 酒店柜台与大厅

酒店大厅

会客室


宴会厅

会议室

        楼道

        自助餐厅花园







浏览(17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走进川藏(五)泸定桥寻古 2019-07-01 07:56:37

最早知道泸定桥,不知是我在念小学三年级或四年级时读的一篇课文“飞夺泸定桥”。文里说的是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飞夺泸定桥,粉碎了蒋介石想让朱、毛成为第二个古人石达开的故事。

这次,我们原打算自驾从成都到康定,泸定城是车加油,人吃饭的休息点。谁承想,当我们的车抵达泸定城后,老公瞄见路边的泸定桥纪念馆,马上调开了书袋子:“泸定桥是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门户,康藏交通的咽喉,建于清康熙45/46年间,由康熙皇帝命名。红军长征时飞夺的泸定桥就是指这里。”听他这么一念叨,大家临时决定:反正时间还早,下车参观!

持着只有10元一人的门票,我们进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色门楼上有两条翘尾巴龙的的游览区大门,再往下走一段大约五/六米30多度的陡坡,就是木制结构的泸定桥的桥头堡了。

桥头堡实际上就是一条通向桥面的10来米来长的有顶通道。通道的两面墙上贴着一些当年红军攻打泸定桥时的老照片、一些红军领导干部的题词、几个书法家、画家的书画等。通道两边还有好几个旧玻璃展柜,展柜里摆放着一些老旧刀枪、红军战士的旧军衣、军帽等战争遗物。总之,桥头堡里非常阴暗潮湿,大部分展品均看不太清楚,也拍不了照,我们只得走马观花,赶紧出来上桥面了事。

泸定桥架设在水流遄急的大渡河上,所以也称大渡桥,其总长约103米,宽3米,由13根粗大的铁链组成。整个桥面形成一个U形,U形底部是9根钉了木板的桥面,两面各有两根铁链做桥栏。我走在有点晃荡的桥面上,只见波涛汹涌的大渡河水从上游直泻而下,撞击在两岸的岩石上,溅起高高的浪花,涛声震耳欲聋,带着水汽的河风迎面吹来,阵阵凉意,再透过桥上窄窄的木板向下望去,河水遄急,使人有点头晕,赶紧抬起头扶着手边的栏杆,心里不住地抱怨,桥上为什么不全铺上木板,让人有安全感?可又想,当年红军冒着枪林弹雨,爬过没有铺板的索链,需要怎样不怕牺牲的勇气?没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恐怕是不会上桥的!站在桥头指挥行人并兼保卫的看桥的老汉见我久站在那里不走,朝着我挥手大喊:“快走!快走啊!”我只好在桥上拍了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匆匆步向对岸。

对岸也是一座小型中国庙宇式建筑。康熙皇帝亲题的“泸定桥”大石碑耸立在其中,字体刚劲有力。上面应该从左往右读的:“一统河山”,也可从右往左读“山河统一”的小字横批使我不禁感慨: 当年的皇帝对他统治下的疆山完整、统一是何等的自豪和喜悦。

转过大石碑,走上十几节的台阶,就是相传纪念造桥英雄噶达的庙。实际上,是为纪念修桥的能工巧匠们的。当年,此地聚集了四川荣经、汉源、天全等几个县的能工巧匠,共商牵链渡江之计,最后采用了索渡的原理。即,以粗竹索系于两岸,竹索上穿上多个短竹筒,再把铁链系在竹筒上,然后从对岸拉动早己拴好在竹筒上的绳索,把竹筒拉到对岸。二百多年来,此桥经历了战火和大自然的风、雨、雪、霜考验,至今仍然横跨在大渡河之上,为子孙后代造福。

听人说,桥头堡的地下,是这座桥的关键所在。堡基面以下是落井,埋有生铁铸造的地龙桩和卧龙桩,并以铁链锚固,有根地龙柱重18000斤。人们戏称,这和孙悟空的金箍棒重量差不多。遗憾的很,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进入桥头堡的地下参观,只有等以后有机会再来了。


泸定城




浏览(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8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