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rigade的博客  
Brigade  
网络日志正文
思想专制与精英的自我毁灭 2019-01-25 04:41:21

这几天看了一下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一些人物的文章。2018年中兴事件之后,中国媒体把“厉害了我的国”这种吹捧宣传的过错指向清华大学的胡鞍钢,虽然胡鞍钢和其他清华人物如阎学通确实扮演了吹鼓手的角色,然而比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人物则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一手造就了中国崛起,中国自信,中国模式,中国震撼,中国制度优于民主,这些浅陋的概念,并且还大力往外推广,按照他们的说法,中国就是历史的新叙事。哪怕中国现在面临种种危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还在制造海市蜃楼:“构建理论自信的新叙事,阐释中国制度、模式和道路”。

所以,从这两个学术机构的人员和行为,我们可以看到思想专制下歌功颂德主义者受到国家支持,占领话语权,尽管他们的思想既简陋又丑陋。因此,如果说他们是国家精英的话,他们实际上却是拍马屁的奴才,精英也就溶化消失。同时,与其观点相对的精英们,却被排挤被边缘化,也是精英落于尘埃。像这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当初是张维迎林毅夫等人成立的。张维迎最近几年发表了一些提倡自由思想言论,包括2017年的演讲“自由是一种责任”。因此他自己现在看来就没有什么重要责任在身了,尽管他是一个不错的经济学家。

现在分析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的一些说法,看看这样一个国家级别的智囊有什么高智。

说他是国家级别的智囊,因为他写了一本书,叫做《中国震撼》,2011年1月出版。百度对此书介绍不乏溢美之言:“讲述的是作者亲历百国现实,从全球视野中比较中国经验,对中国模式做出最强有力的理论总结。该书提出,中国的崛起不是一个普通国家的崛起,而是一个五千年连绵不断的伟大文明的复兴,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这听上去就是习近平后来上台要搞的“伟大的复兴”的范本。据美国《外交政策》网站2013年12月5日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1年会见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时,面对佐利克对中国发展模式提出的问题和建议,向其推荐了中国学者张维为的专著《中国震撼》。

其实,中国人喜欢说五千年连绵不断文明,太夸张了一些。应该从有文字算起,大约三千多年。历史讲究“信史”,就是有东西可证明的历史,比如甲骨文。中国人也习惯于接受现成的说法,以讹传讹。中国历次大的朝代更替,都有文明遗失,只是后人又能延续一些基本的东西,再光大一些,循环往复,延续下去。比如说宋朝被蒙古人所灭,那么宋朝诗词的辉煌到现在也没法超越。当然,现代人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文化环境不一样。

并且,广义上说西方文明也有五千年,甚至更长,因为他们把异族文明当做自己的文明的一部分,至少从文明传承来说确实如此。不论是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还是希腊文明,都是西方文明之根。西方人不会认为这不是他们族裔所创,就不是他们的文明。

在这里,我详细分析一下张维为参加的一场辩论。2017年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思想大会(NEXUS Conference)中有一个圆桌讨论,论题为“中国可以替代西方民主吗”,张维为是其中一员。其他几个人有:法国的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哲学家Bernard-Henri Levy,美国公共知识分子领袖人物、布鲁金斯高级研究员Wieseltier,卡耐基研究中心研究员、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的畅销书《实力的终结》作者委内瑞拉人莫伊塞斯.纳伊姆,普京总统信赖的俄罗斯哲学家杜宾,美国军事思想核心人物、前四星上将Fallon,来自利比亚出身牛津的阿拉伯之春推手RIZA女士,还有保加利亚政治学家Ivan Krastev,是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也是国际危机团体董事。中国最近抓的一个加拿大人就是国际危机团体派员。

这个辩论讲话,由复旦中国研究院的研究员宋鲁郑编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张维为舌战群儒 -- 西方悲观预测已全部落空”。显然,这是极为夸张的,因为跟前面说的论题“中国可以替代西方民主吗”完全不是一回事。宋鲁郑的摘编很不全面,断章取意,大概也很符合复旦中国研究院的治学态度。

从一个比较完整的视频录像,我摘录一下一些精彩的辩论,包含了其中大约90%以上的发言。

这个视频也不完整,开始就是张攻击美国的政治制度,说它不能改革,中国不断改革。这个其实是一种成见。事实上,可以说美国的两院立的法案,都是改革。当然,改革是好是坏,在任何国家都是有争议的。而中国不断改革,是人治导致混乱的不断改革,我把所有的运动,比如文革,和其他经济改革,都看成是改革,并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对此我就不详述了,我在批驳复旦中国研究院的研究员李世默的文章“批驳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中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此外,改革太多,违背了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庄子哲学。比如,牛津剑桥大学哈佛大学,数百年的世界一流大学,政府并不管它们。而中国,短短的七十年,把大学改来改去像疯子一样,却喊着建成世界一流大学。

张喜欢吹嘘中国文明,这次用了基辛格吹嘘中国的语言中国的历史的话。其实,可以说基辛格知道中国人心理。三千多年历史,不只中国有,想想犹太人出埃及是什么时候吧。张也引用了孔子,看不出来有多大意义。他们这个关于民主和专制的讨论,西方人也没有搬出柏拉图吗。吹得太大太远就变得务虚不切实际。

关于中国政制如何好,他又搬出了李世默的理论,习管过上亿人,所以自然而然领导整个国家就是好的,说明他是基于“meritocracy”,即有能则仕的原则成为最高领导人的,这个估计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我也在批驳李世默的文章中详细讨论过。作为反例,他说美国前总统小布施就不好,引起窃窃私语。我认为这太具有攻击性,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说明他深深以为小布施能力低下,并且想当然以为别人也是这样看的,其实不然。我们现在是怀念小布施时代的,除了打萨达穆之外,美国和中国都是安详和平的,人民感觉富有,未来美好。

张的近三分钟发言之后,是法国哲学家Bernard-Henri Levy,中国人喜欢叫思想家,法国人喜欢叫哲学家。在法国时我也时常在新闻中听到他的名字,不过我学工科的,对他没兴趣,因此不了解。不过也是因为经常对新闻时事的关注,导致我今天愿意写这种评论。 Levy这个名字在法国就是犹太人的名字。他家很富有。他毕业的中学,赫赫有名,是路易大帝中学,哲学家迪德罗,伏尔泰,萨特都是那里的学生。可见其历史的悠久和灿烂。Levy和加缪同在法属殖民地阿尔及利亚出生,也做过加缪办的战斗报记者。

Levy说他尊重,不但尊重,而且向往中国文明。我感觉很多法国人确实这样,喜欢学别的国家文明。他说他热爱中国历史中国艺术,年轻时,中国是他的一个指南针。但是他不喜欢中国的政治系统。他说他更热爱这样一个政治系统,有罢工权利,劳工得到合理薪水,有言论自由,人们免受污染伤害。他不认为每一个政制都是等价的,他相信欧洲创造了这样一个政治理念,不但在欧洲扎根,也传播到美国,传播到拉丁美洲,也被部分东亚国家采纳。这个普世理念就是自由平等,等等。今天的中国没有采用这些价值观。他会感到非常幸福看到有一天中国真的有一场文化大革命,像他年轻时看到的那样,中国人可以说有钱很好,GDP高也很好,出口多也很好,但是也要有人权。这将对整个人类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这三分钟英语发言还是很难翻译的,因为他的法语口音。但是可以感受到他的激情和力度。

然后Moisés Naím发言。他做过委内瑞拉的工贸部长和世界银行执行主任。曾被评为世界100位最有影响力的思想领袖之一。Naím说:“你(Levy)说到等价,但是维为没有等价,他有一个明显偏爱,他认为专制比民主制更好。他清晰地说,民主制导致坏政府,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现在世界有很多人生活在‘坏政府’的治下,就是民主政府之下,中国有不同的看法,因此,他们试图把他们的模式出口到别的国家,在别的地方复制中国模式,那么,你会建议你的政府走向世界并提倡你认为的好政府,就是较少民主或者没有民主的那种政府?”

张的回答令人失望,”实际上这取决于你怎样定义民主“。他说西方国家多党制民选民主不是真民主。真民主更重要,是关乎教育(好像中国教育多好似的),重要的理想,等等。这叫做什么逻辑。又说起孔子。Naím一脸错愕。又说什么减少贫穷,增加就业,治病之类的话。让我想起咸亨酒店低语嘟囔的孔乙己。

Naím说:“你建议世界走这条道路,像Levy说的压制人民(指罢工等权利)?”

在Naím的追问下,张终于说“习近平说中国经验可以提供完全另类道路,对于那些想快速现代化和完全独立的国家”。我认为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现在搞一带一路大撒币主义,想把一些国家“快速现代化”,尽管人家已经现代化了,像希腊葡萄牙,人均GDP大约是中国的三倍。在北京上海这些官僚和学者眼里,仿佛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是穷国,需要他们拯救。

Ivan Krastev, “我们的谈话,你说你好,我们说我们好,这样谈不好。西方民主的社会问题是我们失去了对其他人的好奇心。每个政治系统都是在一定条件下成功的。我们忘记了民主的真正优点,民主给了这样一个机制让人们可以反应。民主并不是因为做正确的事而著名,它著名因为人们可以换掉他们不喜欢的政府而不诉诸暴力。我的问题是,中国政府现在也许还好,基于它难以置信的经济表现。如果经济不好,这个系统多强呢?如果我们严肃点,我们就得考虑系统在两种情况下的脆弱性。否则我们就陷入修辞的故事。”

张没有回答。不得不承认,这个保加利亚人英语口音也挺难懂,他说得也在理。好在Levy发言了,最吵的一段出现了。

“我不认为中国政府能够走得像你(张)想的那么远。谈到信仰和宗教,你的领导人没有真的明白一个强大的政府怎样运作才能成功。因为这是人权问题,这是民主的问题,不是西方的NGO想如何如何”。谈到缅甸宗教迫害之类的问题,引起争议,这段语言有些混乱。张的意思是Levy没有到过那些地方去见过那些悲剧。Levy说他年轻时到过孟加拉国和缅甸,知道他们穆斯林内心的信仰。他说他知道他们被剥夺了权利,感到绝望,所以反抗。

张又吹起了89%中国人对政府满意,别的国家(法国?)才12%。说来自利比亚Riza女士没有多少知识很危险。Riza之前简短说了些缅甸穆斯林被迫害的事。

如此这个视频就在混乱的你一句我一句中结束。

所以,张推销中国专制中国模式是失败的。并非什么“张维为舌战群儒 -- 西方悲观预测已全部落空”,相反这样的讨论增加了别人对中国模式的敌意。张作为一个学者领导的研究院,下属如此不诚实报道这样辩论,会导致中国人,包括他们接近的中央领导层,误读西方,过分沾沾自喜自以为是。他们这样粗鄙简陋的中国理论,占据了中国政治意识的核心地位太长时间,压制了诚实的现实主义学者的言论,导致中国走向危机而难以自拔。

1/24/2019


浏览(10076) (53) 评论(3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三光政策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2-01 19:53:40

说到点子上了。张想做王沪宁第二。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文庙 留言时间:2019-01-30 20:29:19

面对广袤坚实的愚昧,暴力加简单谎言梦幻洗脑最有效。一旦这两者结合成为绝对主宰, 在面对广袤坚实的更深层的愚昧加无孔不入的洗脑,再加上无处不在的恐怖统治,良知成为死刑犯的标志,愚昧顺服成为生存必备,卑鄙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就是高尚者留不下也不存在的墓志铭。

不到这样的势力对外疯狂扩张而遭遇世界文明的合力反击,比如纳粹德国日本军国乃至苏联,他们永生。

而中国的愚昧野蛮结合远超过苏联甚至德国日本。

回复 | 0
作者:文庙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30 07:51:49

可别小看这位“华人。李”, “花名鸡杂”

当年背叛他的毛爷, 从广东乡下逃港。在港偷鸡摸狗,小混混, 97 前又逃亡英国, 开了个餐馆, 专门聘用博士女学生, 所以自认学问高过他的大大。

回复 | 2
作者:文庙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30 07:50:14

可别小看这位“华人。李”, “花名鸡杂”

当年背叛他的毛爷, 从广东乡下逃港。在港偷鸡摸狗,小混混, 97 前又逃亡英国, 开了个餐馆, 专门聘用博士女学生, 所以自认学问高过他的大大。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QWE 留言时间:2019-01-28 08:55:00

哈哈哈,俺的明白。你当然不是张维为。不过俺只是觉得你的思想与表达与他类似,当然你是独立的个人,而且你比他强多了。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19:55:03

Q老友和张维为逻辑一致,写作方式也一样,口号铿锵有力。但唱的是正负和声,张是弘扬厉害国的正调, Q是美国大黑锅的负调。可惜了老Q不把所唱的印成书。或许也有张教授那样的大作?

俺一直不明白,发行绿宝书超越红宝书的卡扎菲,居然没有把他在联大的六个半小时马拉松演讲出版发行成巨著,尤其特别是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发行。

回复 | 7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18:24:29

想不到把这位Q兄忘了。尊重你的发言权。但你的观点好像没有任何依据。除了鸡血,还是鸡血。和张维为调子相同。

回复 | 5
作者:AYA_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12:15:39

凭感觉,出于好意都不是讨论问题的严谨态度。对于一个人言论,没有人可以真正搞懂它意味着什么,即便(以为)完全听懂所言之物。其实最现实就是看他行为,听其言观其行,知其所言也!

诚然社会总是会进步,黑暗也会过去,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金句一样幽默。但这不是社会一定要遥遥无期循入黑暗充分必要理由,更不是颠扑不破的绝对真理不是吗?七十年不短了吧,该允许不该的社会实验的都做了,感觉又要转回去的时候还在天方夜谭般弹理想的乐曲,是不是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由呢?

回复 | 1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01-27 11:59:44

人类一个不可或缺基本特征是偏见,即便不说不同教育和知识导致如此,一般地地域,文化,宗教,经历所导致的基本认知差异足可阻碍正常交流,甚至阻断之。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即便是经常思考和寻求解决方案的社会活动者来说,都碍于无法弥补人们之间先天后天造就,如此巨大思想差异使之捉襟见肘穷于应付已大致想要的统一认识。这也许是民主制度高昂成本之一。

而天国自赵家人统领近七十年,基本解决了这个令人痛苦的社会思想异化问题 - 通过不间断洗脑!这回你明白为什么教育(特别是社会科学)要限制,课本要编辑内容,历史要改写,新闻要限制,互联网要过滤,说法要统一的及本来由。当青蛙还是蝌蚪时已经放入温水,并不断加温,使之失去对水温的敏感性。

经过对三四代人持续不断洗脑,独立思想不再,真诚中肯批评消失,创新失去源头,社会万马齐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社会没有大师,没有思想者,没有真正学者的世问。张维迎只是被洗脑,御用学者的典型代表之一。这些人根本不具有基本健康判断能力,也许是被个人生存发展利益驱使,也许出于特殊地域环境偏见,但作为一个"著名"学者, 从作者对现场各自发言内容基本描述看,如此失去客观判断,出自是非前提认知颠倒,逻辑运用混乱,其推理思路大胆非理性(出于坚持政治正确性而生拉硬扯)令人还是有些吃惊。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11:47:01

在比如说,万维活跃的太山,他不但有表达自由,而且他的表达逻辑方式一点也不比张维为差。他如果把他每天的口号编成书,一定比张维为的大部头厚重呢。为啥张维为拔得头筹?他有跟太山竞争上岗过吗?

回复 | 6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10:42:59

[王沪宁、张维为、宋鲁郑,胡鞍钢,方子舟,本质上,还是属于认知、观念的不同。]

认知观念的不同,但是有张春桥与江青以及张铁生与黄帅的表达差别。占豪与周小平也有明显的认知表达水平差别。您说王沪宁与张维为以及习大归于那类?当他们的言论主张定于一尊之后,您尊重他们定于一尊不许妄议,是否尊重自己的表达权,尤其是尊重自己的智力判断?

回复 | 7
作者:fangbin 回复 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08:53:54

不是这么回事。王沪宁自己就说过: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不能那样写”可见其人是昧着灵心说话。这是当年未发迹就与好友私下讲的。

回复 | 1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9-01-27 08:46:05

我感觉,王沪宁、张维为、宋鲁郑,胡鞍钢,方子舟,本质上,还是属于认知、观念的不同。其思想、言论应受到尊重。

但当他们的思想、言论落实到治国当中去压制国人的思想、言论自由时,就出了大问题。

又由于思想、言论长期受到打压,人们接受信息受到限制,其结果是,他们的思想、言论,反过来大行其道。这就极为悲哀了。尽管民智总是在慢慢滴开启,但面对这一类大行其道的谬误,就显得很无奈。

周有光好像说过,不要着急,社会总是在进步。也对,也不对。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解滨 留言时间:2019-01-26 17:02:08

哈哈哈。 问题是他们其实连鸡鸡都没有,根本没必要自宫。或者说因为根本没有鸡鸡,捡拾一个塑料洋玩意戴自己嘴巴上,到处崛起雄起,首长还真欣赏。

不是黄色笑话啊。

回复 | 16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19-01-26 13:54:48

中共这些伪学者并不是不知道他们自己在撒谎,而是为了跪舔当局的屁眼子而肆意伪造所谓的成就,以此得到上方的赏识,升官发财。 他们是一群并没有被官人阉割的太监,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阉割了。

回复 | 8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1-26 13:05:46

【这个原因并非民主,而是文明。美国排华法案的时候也是民主。】

这很理性。

回复 | 2
作者:双不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6 08:07:08

我有权在美国说民主坏,但不能再中国说专制坏,这是事实,时常本人也感恩我的见解没给我带来任何麻烦。

但这个原因并非民主,而是文明。美国排华法案的时候也是民主。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5 22:08:25

大家不要惊讶,习大就只有看得懂周小平张维为口号书的水平,那跟抽喇叭筒劣质烟草一样来劲。不过如今他似乎知道了黑天鹅灰犀牛,看来王沪宁做国师说文解字功夫还是有一点的。换了张维为周小平去辅导,习大可能就要尝鲜黑天鹅,杀了灰犀牛取犀牛角啦。

回复 | 19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9-01-25 22:00:38

你幸运。俺损失了三十刀买了一本他的狗屁。不过俺坐在马桶上翻看了一哈,发了一通感概也让他的屁名远扬了。

回复 | 1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9-01-25 21:40:04

从知道张维为那天起就把他视为一个狗屁。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1-25 20:54:40

你说的也不错,比如俺也是整天唱“民主就是好呀就是好”,可是你完全有权拒绝跟着唱,甚至高唱“民主就是坏呀就是坏”呀。俺能骂你打你骂?知道这个差别了吗?你愿意选择那个不跟着唱“就是好”就进牛棚的牛棚去吗?何况,至少你我这么多年都可以围绕“就是好”和“就是不好”进行讨论呢。过去现在与将来,谁能够跟那首“文革就是好”去讨论?那跟神经病会谈有和差别?

回复 | 17
作者:双不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5 20:42:26

不错,现在磨叽民主就像说文革一样,就是好啊就是好。虽破了东方迷信,但又拜了西方迷信。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1-25 20:20:12

谁也不需要研究他。俺买过他那本书上了大当。习近平也不要研究他,就是那几句口号对他的味,变成了习思想,所以大家都要烟酒。就像“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极容易学唱,育儿园娃娃岛没牙齿的老太同唱,大家就要研究怎么这么厉害了。

有任何人真的需要研究戈培尔的“科学理论”“雅利安人是人类最纯种”吗?

回复 | 14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01-25 20:07:31

没研究过张维为,但根据自己的观察有类似的结论。至少对中国而言,并考虑到中国的起点,现行的制度不在任何民主制度之下。

中国的制度是否值得推广是另一个问题,不该由中国人考虑。中国有中国独特的土壤。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Brigade 留言时间:2019-01-25 17:01:45

哈哈哈。不是在于他的理念简单愚蠢,而是几乎没有半点学术与思想含量,没有半点学术论证与形式逻辑,而且也不是什么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甚至连国内的出版社都不是,到言论出版基本自由的新加坡找个名不见经穿的“出版商”,自费(或者中国公费)出版,印那么几百本,就成了一块赖昌星当年办的红砖厂的砖头,居然敲开了中南海的门。要点是【这些东西竟然成为当政者的核心理念,并且还以此为依据兴风作浪,到处撒币,到处招摇,惹火烧身。】证明主政者虽然识字却从不会读书,就像“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这样的口号歌语录歌,最适合贫下中农唱一样。这就是周小平张维为作为“尸花”的原因。

回复 | 22
作者:Brigade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5 16:50:50

虽然他的理念很简单很愚蠢,不值得一批。但是这些东西竟然成为当政者的核心理念,并且还以此为依据兴风作浪,到处撒币,到处招摇,惹火烧身。所以值得批倒批臭借用共产党的话说。

回复 | 7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5 15:08:11

看完俺那篇举荐文,会觉得连批他都是挺没意思的。

回复 | 16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1-25 14:36:27

哈哈哈,俺多年前就大力举荐了这位张维为呢。

为何张维为没取代王沪宁做第一智囊?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201503/209953.html

回复 | 9
作者:北京土话3 留言时间:2019-01-25 11:15:53

谢谢博主的严肃认真的批判。

回复 | 6
作者:Brigade 留言时间:2019-01-25 11:10:25

在另一段视频,包含一些比本文所提到视频早点的张的发言,这部分大约也有近三分钟,在“张维为舌战群儒 -- 西方悲观预测已全部落空”有所描述。主要是张认为西方是劣政中国是良政。中国强大,中国已经形成了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算)。中国人到外国旅游多,所以人权好,因为出去还回来(中国城市特权阶级吗,和人权有什么关系)。他预计阿拉伯之春会变成阿拉伯之冬。这个预言是胡扯的,刚走上民主的国家会有些混乱。中国共产党执政,应该说是混乱了三十年,害死人三十年,更严重。现在委内瑞拉也在搞颜色革命,它本来是民主的,但被两个个人野心家所害。现在阿拉伯之冬没发生,中国专制之冬却是实实在在的。

回复 | 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