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满栅拦的博客  
和平与爱  
我的网络日志
写完这篇文章,感觉自己越来越渣了,咋整…… 2018-11-07 03:56:51

忽而,要要立冬了,走

在路上,手也不知觉冷了起来。

天空阴沉着,仿佛一场大雪就要降临。

天也黑得愈发早了,傍晚,邢台沉浸在一片霓虹和私家车红色的尾灯中,等斑马线的行人,嘴边也开始显出哈气。

我总是走在路上,却从不知要去哪里,所以也常常被途中的风物所引诱,驻足。而和我同路的其他人,似乎都有着明确的方向的目的地,上班或者下班,买菜或者遛狗……

何不归故里,我说我喜欢小城,喜欢小城的低调、安静。

当年文问我以后要去哪里,我果断的回答要留在邢台,接着文问我为什么,我说这里已经留下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何必要离去。那时说这话时我还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意味,事到如今,却没曾想当初会一语成谶,且别管到底是不是因为当初的缘由了。

三星手机有来电进入的时候,总是会静默片刻,紧接着是呼吸灯和按键指示灯亮起,然后再约一两秒钟,手机屏幕才会正式进入来电的状态,号码、归属地,接听或者拒接,同时响起的还有那首耳熟能详的《over the horizon》。

今天我收到了到两起电话,一起是营销电话,电话里问我之前是否注册了公司,公司的税务等可已有会所负责,我一边谢绝暂不需要这方面服务,一边想着工商局定是内外勾结把客户的信息全部卖了。

另一起电话就着实让我有些意外了。中国电信,号码归属地河北邢台,印象里,毕业时只有超在用着的邢台电信的号码。

我拿起电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喂,你好”。

嘈杂的环境里我并没有听清楚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只好又重复了一次“你好”。

“是小可吗,是我,小可”。

这次我听得清清楚楚,电话里那熟悉、关切的声音,正是HX,我们班级大学时期的导员,同时也是我们煤化工专业课的课程老师,H老师。

没曾想,毕业两年,铁打的专业流水的学生,何老师竟然还记得我,她的电话更是让我感到意外又惊喜。

我大约知晓,H是云南人,最后在大连完成学业生涯,2014年初随先生来到邢台,入职邢台学院,如今算来,到邢台也有将近5年了。在我们三年级的时候她诞下千金,不久前我曾在她的qq动态里见过,她梳着小辫的女儿,坐在超市的购物车上,很是漂亮可爱。

H问了我的近况,我本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她说就是想起了我,遂打电话来问问,问我是否还在写作,问我何时从国企离职的,待遇如何,问我是否还是一个人。后来又谈及一些其他的话题,H也说,梦想总是应该坚持的,不在乎实现的有多晚,我深深地明白她的意思。

通话时间来到了第8分种,我们互道再见,我向来习惯对方先按下结束键,可H却迟迟没有结束通话,最后我按下“结束通话”,通话时间被定格在8分15秒。

当我已经坐在去往新世纪广场方向在1路公交车时,我突然想到要去官网看一眼H的简历,确切的说,我突然想知道H的年月,当看到1989年的字眼时,我的心在那一瞬间便释然了,可紧接着却又是一阵莫名的感伤,雪姐不也正是89年的吗。

我和雪姐已有三年多未见,最后一次联系上也是在16年初。雪姐,雪姐,我在心底默念着,走了,都走了,时如白驹过隙,同学走了,连学弟学妹们也都毕业走了,留我自己在这座孤独地小城里,小城里一切都好、如故,可你们却相继离开,真是千古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失联,一如既往地失联,我知道雪姐是在故意躲着我,只是不知道雪姐是否还在邢台,是否已经结婚,我仍然记得雪姐当初留下一句“我没有结婚,也不会结婚”。雪姐曾入职旭阳化工,在质管部化验室一待就是三年,然后辞职;毕业后我也去了旭阳,和雪姐之前的同事待在一起,在脱硫塔下、在风机房、在中控室聊起雪姐,算来,那大概是我离雪姐最近的一段时光。

我近日愈来愈时常的想,如果雪姐还在,如果我们能常出来走走,可哪里有那么多如果。H倒是在电话里说起,让我有时间就回来看看,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钢铁路,中兴街,世纪城,第三届光明书香节,邢台传统文化论坛,梧桐院子,这所有的所有,交叉成一个时代,而被被这时代落下的,就只剩下雪姐和我。

天空继续阴沉着,仿佛一场大雪就要来临。

“我叫赵雪,是我姥姥给我起的名字,因为我出生那天下雪了”。

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今年的初雪快些降临。

我们赶上了最后一趟,吱吱呀呀的绿皮火车,铁轨磨损破旧,旅途遥遥无期,信誓旦旦的人半途而废,我们的目的地——待考。

2018.11.06

于邢台

祝自己生日快乐

























































浏览(996)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2018-11-04 21:08:10

   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牙刷摩擦出清香
 街灯还是那两个,
 沥青路宁静端庄
 一次次融进的温柔长夜,
 曾出庭我的死亡
 
 但今夜我不再妥协,
 把手稿统统烧掉
 即便早决心扎根于此,
 或许哪天也去一次新疆------
 
 长途列车驶过戈壁和原野,
 铁轨指着夕阳发光
 没有谁再提起往事,
 生活总会留下一点儿回响
 
 你要走就走吧,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过往
 然后骑一匹识途的老马,
 从此参禅焚香






















浏览(102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燕郊行——初恋的小城 2018-11-04 04:18:50

燕郊行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是我从燕郊返回邢台的日子,我和鹏飞在微信上聊天,鹏飞问道,“燕郊之行,没看到你留下只言片语”,我说“没有”。后来,直到今天,我想还是写点什么吧,我也已经有一段日子不写文章了。

 

 

我在二十三日下午接到通知,火车到北京西站时已是二十四日下午,又转地铁和公交,这才到了燕郊。

我共在这里待了四天三夜。

有一天夜里风很大,我出去买宵夜,麦当劳却也打烊了,大概这里少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

 

 

鹏飞曾说燕郊是他的噩梦,他不喜欢,因为燕郊给他一种拥挤逼仄的感觉。在从燕郊到通州的公交车上,我体会到了这种感觉,鹏飞当初在燕郊时天天如此,若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喜欢,这的确是一场噩梦。

 

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见到文了,自毕业一别我们还没再见过,这次正好借着来北京和燕郊的机会顺便到廊坊来看看。

风依然很大,文的长发在风中飘飘。

我和文在廊坊,就如同我们在邢台一样,廊坊也是一座生活的小城。

我们一起吃饭,看电影,逛超市,只是在超市门口的娃娃机前,我怎么也没有给文抓到一个。

文第二天要上班,我也买了第二天回邢台的车票。早晨我特意起床很早,出来走走也好,我走了许久,穿过许多条街道,尽可能感受着这座城市的气息。

 

当火车缓缓地驶出廊坊时,我忽然莫名的难受,我知道我要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知道这些都徒劳无益,可最后还是,那就让悲伤尽情的来吧。

最后还没到邢台,我就提前逃下了火车,在石家庄同大群和佳哥借酒消愁。

 

回到邢台时已是三十日的凌晨,我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在石家庄电玩城抓到的娃娃,很快便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浏览(2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