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woodyonge的博客  
原创小说连载  
我的网络日志
第二十三回 梅四公子夜会白牡丹 汪狐狸色诱梅管家 2019-11-08 22:14:39

第二十三回  梅四公子夜会白牡丹  汪狐狸色诱梅管家


却说梅贞和汪丽在黄河北岸李固渡口一座由荒废的车马驿站改建成的客栈小住两日,第三天一早,三哥梅飞和五妹梅红继续北上燕京,去会合宋史赵珙,梅贞和汪丽仍然留住在客栈。

汪丽接到金朝护国公主完颜兰的秘密指令,要她火速赶往寿州,汪丽这下可犯了愁,她的芳心充满了矛盾,她既不敢违抗公主令,在河北多加停留,但却又舍不得离开她好不容易才勾搭到手的心肝宝贝相公梅贞,汪丽想要梅贞与她结伴同行,南下寿州,梅贞起初不肯,理由是,返回江南的日程比较紧张,如果二人同行,一定不如一个人独行走得快,这一路之上,说不定还会生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旁枝错节,甚至出现一时难以应付的复杂局面,这些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解决,这样一来,就会更加耽搁返程时日,另外还有一个梅贞不好对汪丽直言相告的原因,那就是,梅贞觉得目前还是应该与汪丽保持若即若离的一定距离为好,等观察她一段时间之后,再决定是否与她谈婚论嫁。毕竟梅贞是一个师承南国正宗金丹门派的正统修道之人,虽然受到汪丽百般诱惑和勾引挑逗,一时之间没有把持住自己,做下令他后悔不已的荒唐事,但他的求道之心尚在,他毕竟还没有忘记师父曾经教导过他的那些为何要修炼的道理,因为人生在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贪图眼前的荣华富贵和及时享乐,也不是为了贪恋美色,那些都是虚幻的过眼烟云,转瞬便会消失,只有通过修炼,才能返本归真,才能达到天人合一,这才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孜孜以求的生命归宿,所以,一个修道之人,绝不能因为贪爱美色或满足欲望而毁掉自己通过虔心修炼修来的道行,虽然梅贞对他自己现在是否还能回到原先时候那种清心寡欲,与世无争,万念归一的修炼状态而心存疑虑,他也很想亡羊补牢,从此远离美色诱惑,但却又很难有效抵御汪丽的狐媚迷魂术,面对她那娇声嗲气的撒娇弄痴和柔情蜜意的百般央求,梅贞实在不忍心对她一口回绝,最后也只好勉强点头答应,但他也只是折中同意陪同汪丽途径泗州,然后各奔东西,再然后相约半年后在临安府西湖雷峰塔再次相见,即便如此,汪丽仍然满心欢喜,她心想:“只要小嫩肉肉宝贝相公多陪老娘一日,老娘便多了一日快活,我只管眼前及时行乐,谁还去想那些将来不确定的事?”此时正值冬去春来,万物即将复苏,汪丽体内也是春潮涌动,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淫邪欲念,满脑子全是那些男女欢爱的床上勾当,以及狐门独有的采阳补阴狐媚妖术,因此她总想着与梅贞终日厮守,做在一处。

汪丽人称汪狐狸,号称九尾狐,其生命本性极其阴邪淫荡,一般男人根本远远满足不了她那欲壑难填的性欲要求,即便如此,她的性欲程度,在狐门姐妹之中,还不算是最淫荡的,最淫荡的要数花狐狸迪莲娜,这些年,毁在狐门姐妹们石榴裙下的英雄好汉,不计其数。

这正应了吕祖吕洞宾的一首诗:二八佳人体如酥,腰悬利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若只是绝色佳人,说不定以梅贞的道力和定力尚可应付,或可达到坐怀不乱的超凡境界,但汪丽乃是狐狸精附体的冶艳性感妖妇,梅贞面对如此淫邪妖媚超乎常态的绝世尤物,可真就很有些吃不消了,哪怕只是一点点疏忽,便会着了她的妖道,因为除非借助神佛的力量,人永远战胜不了妖魔鬼怪。梅贞原先虽然已经具有了某种道术神通,但是只要一旦稍微把持不好心性,特别是动了色欲,立马便会从那个超凡脱俗的神仙境界掉落凡尘,乃至无法自拔,甚至走火入魔,因此必须有高僧、高道出手相救,才可能脱离妖魔鬼怪的控制。

第三天晚上,汪丽按捺不住邪淫性欲,少不得故技重施,她又一次施展狐门那些专门用来勾引诱惑男人的四相迷惑术等妖媚手段,与梅四公子在被窝里颠鸾倒凤,如胶似漆,尽情欢爱,直到四更天,几度云雨之后,二人皆感困倦,梅贞搂抱着汪丽那丰腴白腻,柔若无骨,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美美酣睡至日上三竿,方才一觉醒来,汪丽仍然淫意缠绵,她慵懒地偎依在梅贞身上,赖着不肯起床,两人少不得耳鬓厮磨,叽叽哝哝了好一阵子,然后乘着余兴,一会儿弄玉吹箫,一会儿花开后庭,往来抽插百十来下,方才将昨夜残存在体内,意犹未尽的那些剩余精力,尽情释放出去。经过几番男欢女爱,鱼水之欢之后,梅贞对汪丽少了许多顾忌,对于她那些难以抗拒的情欲挑逗,也不再像原先那样或冷冰冰地拒之千里,或者态度暧昧地半推半就,干脆随其自然,放开手脚,甚至索性主动进攻,与汪丽轮番床战,共享于飞之乐,就这样,又耽搁了整整一天。

到了第四天,汪丽再次接到了完颜兰的催促密信,她内心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军令如山,汪丽不敢抗命,这才不得不和梅贞一起乘坐她的马车,猴儿乘坐梅贞的马车紧随其后,一路晓行夜宿,直奔寿州而且。

一路之上,梅贞试图给汪丽讲解一些关于正道修炼的故事,希望能够引导她逐渐转入修炼正途,日后两人同修同栖,做一对同心修道的夫妻。否则,很难想象,两个志趣相悖,没有共同语言,更无心灵沟通,只以满足肉欲苟合在一起的男女,能够同行多远?凡是以色相诱惑男人的女人,从来就不会长久。梅贞见汪丽一双水汪汪的杏核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似乎听得入神,他心里颇为高兴,以为她真的听进去了,哪知汪丽此刻却是正在想入非非,她的心里装满了淫欲邪念,一心想的全都是如何更有效地迷惑他,勾引他,牢牢地吸引住他,控制住他。

汪丽身上带有金朝护国军颁发的通行金牌令,凡是经过金国境内的各处城门关卡都是畅通无阻,这给梅贞南归之行带来了很大便利,再也不用为了躲避盘查而不得不绕道而行,从而节省了很多时间。为了掩人耳目,更是为了避免招惹一些毫无必要的麻烦,汪丽装扮成富家公子,梅贞改扮成小娘子,猴儿打扮成小书童,恰似一家三口,一路上有说有笑,吃喝不愁,却也快活自在,感到疲乏了,就在沿途找一家荒村野店,歇息一宿。

这一日,来到泗洲地界,从泗州往西走,就可抵达寿州,向东走,便能通往淮阴。梅贞和汪丽还有猴儿,便在泗洲城中最的大酒楼泗水楼旁边的泗水客栈住店歇息。




未完。请待续。





浏览(1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第二十五回 (4) 2019-10-31 21:54:57

花旦和尚、红缨枪、还有剑气偷袭者并未追击文士,想来在江湖上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暗下杀手已经极不光彩,既然失手,又怎么好意思抛头露面,穷追不舍,落人笑柄?

这是一座白色建筑,汉白玉石墙围绕着汉白玉石屋,汉白玉石砖铺地,汉白玉石牌坊上刻嵌着两个斗大古篆金字:冥宅。文士心想:“想不到桃花庄内还有这么一座颇具规模,不伦不类的汉白玉墓室,看样子其中必有古怪,必须多加小心。”

文士隐身墙内,惊魂未定,整座庄院屋宇虽多,但他感觉每座院落,乃至每间房屋里,都是杀机四伏,墓地或许是这里唯一安全的地方,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他已经从地面上那些汉白玉石板的排列走向,以及铺设而成的图案看出,冥宅院中遍布机关埋伏,而且是结合了阴阳、五行、八卦的相生相克,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原理,经过高人缜密布置,能工巧匠精心铺设,只要踏错一步,便会有杀身之祸。

汉白玉地面上有几滩凝血,院墙、屋顶上亦有血迹,看这情形,显然有人闯入冥宅,而且受了重伤。

文士手掐道诀,口中念动真言,脚踩七星,迤逦旋进,他不愧是破解机关埋伏的行家里手,加之撞上了好运气,一路走去,居然没有触动任何机关,他驻足于正堂石屋的汉白玉石阶前,对石门,石窗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又思考了半晌,然后,从衣袖里拈出一枚铜钱,将铜钱夹在拇指、中指之间,轻轻一弹,铜钱像箭一般疾射飞出,叮的一声清响,射入门框左侧石雕门神左眼,石门徐徐打开,文士轻身纵入厅堂,却被石屋里面的情景吓了一大跳。

只见冥宅石屋的厅堂之上,汉白玉公案后,一个脸上罩着狰狞面具的黑袍判官正襟威坐在汉白玉太师椅上,在他身后的汉白玉石墙上,高悬一块镶金框的紫檀木匾额,上书:阎王殿,三个金漆楷书大字,公案旁横陈着一口鬼头铡,牛头马面,虞候、护卫、三班差役,肃立两厢,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戴着面具。

文士看见这般景象,惊疑之中又感觉到十分怪异,他心中暗想:“这里竟然也有一个阎王殿,这些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究竟是些甚么人?到底想干什么?居然将阴曹地府的公堂设在了冥宅。”他感到十分不对头,阴冷的石屋里冷气森森,文士心想:“我对此地不熟悉,而且敌众我寡,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文士待要转身退出,却见雷天、甘凤、单雄早已横在门口,门外院中,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戴着各种古怪面具的男女老少,活像一具具阴森森的僵尸,一动不动地站立在那里。

文士正然进退两难,黑袍判官突然一拍惊堂木,喝道:“梅鹤!你不是要去荒城见阎罗王吗?此地便是荒城,此处就是阎王殿,你既然来了,还想往哪里走?!你可认得本官?”说着,他慢慢将面具摘了下来。

梅鹤忽然觉得那个黑袍判官有些面熟,他仔细想了想,猛然想起来了,先是吃了一大惊,吓了一大一跳,脊梁沟嗖嗖冒冷气,这个判官竟然是楚州前任太守沈朴清,曾经是权相史弥远的门人,当朝第一号糊涂官,但沈太守已经死去了两年多,他是一个死人,今日却怎么会跑到这里当上了阴曹地府的审判官?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心想:“一个死鬼,我怕你鸟甚?!更何况八成是活人装成死鬼吓人。”梅鹤于是走了过去,来到公案前,抱拳一揖,道:“原来是已故楚州太守,沈大人,恕在下眼拙,失敬!”梅鹤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此地遇到死鬼沈太守,但却又十分想知道沈太守为何会在这里以地府判官的面目出现,梅鹤倒要看看这个死鬼沈太守究竟是什么变的。

沈太守喝道:“梅鹤,你见了本官,因何不跪?”梅鹤淡淡一笑,道:“非是在下不跪,只因头上有一物,却跪不得。”沈太守问道:“究竟有何物?说来听听。”梅鹤一指方巾上的碧玉帽徽,道:“我这里有当今圣上御赐的玉徽,如何能给你下跪?”

沈太守沉吟片刻,道:“不跪也罢。”又官腔十足地说:“梅鹤,你可知罪?”梅鹤道:“在下不知。”

沈太守道:“据本官所知,你犯有七宗大罪,罪一,通敌卖国;罪二,欺瞒圣上;罪三,祸害江湖;罪四,始乱终弃;罪五,监守自盗;罪六,当街杀人;罪七,行凶拒捕。” 沈太守停顿了片刻,忽然又冲梅鹤龇牙一笑,道:“数罪并罚,是要凌迟处死,诛灭九族的!”

梅鹤冷笑一声,道:“简直是一派胡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究竟是谁?因何要装扮成沈太守?你意欲何为?”

沈太守嘿嘿一笑,道:“本官早就料到你会百般抵赖,别的姑且不论,你早年与那萧霜月海誓山盟,立有婚约,但你却喜新厌旧,始乱终弃,又看上了龚梅雪,到后来你还想着巴结皇亲国戚,欲当驸马,你真是痴心妄想外加臭不要脸!你莫非想做陈世美第二?”他一指鬼头铡,阴笑道:“当年包青天铡了陈世美,今朝我沈青天也要铡了你这薄情寡义的不义之人!”

梅鹤一听,这都甚么乱七八糟的,觉得又好气,又可笑。

沈太守见梅鹤不回话,发出一阵得意奸笑,幸灾乐祸地说:“怎么变成哑巴了?你是理屈词穷,无话说了吧?”

梅鹤道:“你信口胡言,满嘴鬼话,我跟你无话好说,我只想看看,你想把我怎样?你能把我怎样?”

沈太守却不理睬梅鹤,他对两旁衙役高声命令道:“传控诉人萧霜月上堂!”



浏览(35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第二十五回 (3) 2019-10-24 21:22:38

跟随雷天的两个公人,一个清瘦中年汉子,太阳穴鼓鼓着,一对鹰眼烁烁放光,穿一件灰袍,腰间丝绦上挂了一副镣铐,他的手指又细又长,左手捏着一支判官铁笔,一看便知是个点穴高手。另一个紫面蓝衣壮汉,豹头环眼,满脸横肉,目露凶光,腰插一面铁牌,手持铁链,一双手上青筋暴起,骨节又粗又硬,显见练过铁砂掌一类硬功。这二人也都是六扇门里的高手,铁笔判官甘凤,紫面阎罗贺雄。

雷天来到文士面前,喝问道:“你就是梅鹤?淮阴梅庄主?”从这个铁面人嘴里说出的话,竟也象铁一样冰冷生硬,还带有十足的官腔。

文士显然讨厌别人以这种口气对他说话,于是把脸一沉,也冷冰冰地回答:“不知道。”

甘凤冷笑道:“不知道?甚么话!有胆杀人,没胆承认,你以为这样做便能蒙混过关么?”

文士的脸色变了变,又立刻恢复了镇定,道:“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没有杀人。”

贺雄嘿嘿一笑,道:“你可曾听说过,杀人犯自己主动承认杀过人?你若是清白的,那就跟我们到衙门走一遭!”话音刚落,哗啷啷,铁链已飞出。贺雄乃是一个名捕,抓捕人犯的手上功夫好生了得,手法也很有技巧,一条粗重的长铁链,在他手里施展出来,轻如一般绳索,这条铁链好似吸附了凶灵,不知曾经锁去了多少条人命,但见寒光一闪,铁链怪蟒般绕向文士的脖颈。

文士淡然一笑,说:“无凭无据,凭什么抓我?即便尔等想要拘捕我,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他将衣袖轻轻一拂,只听铮的一声,那么粗的铁链居然断作十截,叮叮当当坠落了一地。

贺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面露惊疑之色,倒退两步,手指文士喝道:“你胆敢拒捕!?”甘凤见状,也是耸然动容,他暗自心惊:“他身上究竟藏了件甚么宝兵刃?竟能将那么粗的铁链寸断。”雷天冷声赞道:“好剑法!”文士微微一笑,道:“你看懂了?”雷天道:“并不完全看懂!但是我却知道,一手能够刺出九剑而又无迹可寻者,当今世上找不出十个人。”文士问道:“阁下可在那十人之列?”雷天道:“不在!”文士道:“如此利害的剑法,阁下难道不怕?” 雷天僵冷地一笑,大声说:“怕从何来?!雷某只知道抓捕罪犯!凡是触犯律令者,无论是谁,必须缉拿归案!”他“案”字才出口,铁手已抓向文士肩头,甘凤、贺雄左右一分,瞬间纵至文士身后,铁笔疾点腰眼穴,铁牌横扫双腿,三人同时突然发难,这并力一击,配合得默契之极,动作快如闪电,便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武林高手,也绝难逃脱。谁知文士反应奇快,身法变幻莫测,整个人似会变形,又仿佛身体全是虚的,眼见铁手已经搭上肩头,用力一抓,却是空的;铁笔也看似点住穴道,发力一戳,竟又贴身滑过;铁牌明明砸在腿上,却又偏偏空无一物。斗有三招五式,文士撮唇清啸一声,那马听到主人召唤,突然如飞般狂奔过来,转眼之间已经冲出一箭之地,文士念动道诀,脚踩梅花步,身形飘忽不定,左一闪,右一绕,刹那间便溜出了雷天等人的三人攻击包围圈,只见他的人影一晃,飞入疾驰而过的马车车厢,不消片刻,便同那辆风驰电掣般远去的马车,消失得踪影全无。空气中只留下随风飘来的文士那犹如钟磬奏鸣般的声音:“我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

雷天喝声:“追!”人已飞也似地蹿出数丈,甘凤、贺雄紧随其后,朝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尾追而去。

刚才还是空空荡荡的街道,不知何时不声不响地冒出了六、七十人,一个个神情怪异,默默注视文士出手的一招一式,直到马车消失在街角,这些人才又都悄然散去,各回店铺。

马车一路向西狂奔,一口气跑出了十五六里,路过一座庄院,村口树立一块巨石上,隶书刻着三个斗大红字:桃花庄。但是实际上,这座桃花庄并没有桃树,更没有桃花,唯一和桃花有关的,是位于庄后柳林之中的一丘孤坟,墓碑上刻着六个朱漆古篆:桃花夫人之墓。每年清明节前后,墓碑前的石案上都会出现很多不知何人留下的各种祭品和花圈。

桃花庄前停了十几辆马车,拴马桩上拴了几十匹骏马,马车厢、马鞍骣上,金玉饰件闪闪发光,似乎在向路人炫耀着各自主人的显赫身份。

整座庄院冷冷清清,外面虽然停很多马车,但进入庄院却看不见半条人影,文士来到一个偏院,想停下脚步歇息一下,他朗声问了几句:“院里有人吗?”不见回答,他便推开堂屋房门,走入厅堂,却又被吓了一跳。

厅堂之上,木雕泥塑般坐着八个人,装束居然和传说中的八仙一模一样,这八个人也是八仙,他们是东海八仙。李瘸驴、吕真人、葛老头、屠厨子、玉仙姑、贾秀才、钱员外、古货郎,各拿八件独门兵器,镔铁拐、弧形剑、铁火铳、月牙钺、切菜刀、绿玉笛、大铁钱、流星锥。东海八仙之中的李瘸子,在黄河李固渡口一役被金将完颜陈和尚一刀劈成两段,如今李瘸驴填补了李瘸子的空缺,成为东海八仙之首。

文士还以为误入了八仙庙,正欲拔腿退出,东海八仙却突然间活动了起来,霎时间布下八仙阵,将文士困于核心。

东海八仙的动作异常迅捷,相互配合极其默契,几乎是天衣无缝。东海八仙手持八种独门兵器,一个个脚踏八卦步,口中念念有词,合力攻击,使出的招法甚是凶狠怪异,但见寒光乱闪,锐风破空,铁拐杖撩阴,弧形剑刺肋,铁火铳戳胸,月牙钺抹脖,切菜刀剁肩,绿玉笛点穴,大铁钱击顶,流星锥缠腿,他们不断变化阵形,时而二人一组,时而四人一队,第一波攻击刚过,紧接着又展开第二波,第三波攻击,循环往复,无始无终。

文士周身上下同时受到猛烈进攻,他只要稍有迟慢,整个人便会被对方乱刃分尸,砍成零碎。文士情急之下,急忙步罡踏斗,掐诀念咒,施展出绝世梅花剑法,只见他身影飘忽不定,虚实难测,平空生出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玄妙劲道。胜负只在转眼之间,莫名其妙情景出现了,玉仙姑的月牙钺架住了钱员外的大铁钱,葛老头的铁铳撞开屠厨子的切菜刀,古货郎流星锥缠绕住李瘸驴的铁拐杖,贾秀才的绿玉笛拦截住吕真人的弧形剑,就在这一片宛如钟磬齐鸣的兵刃铿锵撞击之声中,再找文士,早已踪影全无。东海八仙见状,颜色骇变,一个个默默无言。

东海八仙之中的任何一位,皆属于当世名剑,自从李瘸驴加入八仙之列,八仙阵的战力比原先更强出几筹,八仙合力一击,可谓威力无匹,几乎无人可敌,能从八仙阵中破阵而出并且全身而退者,纵览当今天下侠剑,能有几人?

李瘸驴忽然仰天长叹道:“梅花剑,罡斗诀,天人合,神通显!今日一见,方知江湖传言,并无虚夸!”

吕真人道:“无量天尊!好厉害的梅花剑法。” 

玉仙姑说:“眼看送到嘴边的肥肉就这样让他溜掉了,可惜!可惜!”

文士虽然安全逃离了偏院,手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他心中正然暗自庆幸,却又忽然听见院墙外传来一阵敲木鱼的咯咯声,和念诵经文的喃喃声,紧接着,一个涂脂抹粉,貌似花旦的白胖和尚,从月亮门里转了出来,那个和尚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只顾低头念经,正要从文士身边走过。

花旦和尚突然嘻嘻一笑,文士正不知又会有甚么古怪,突然感觉有一物迎面飞袭而来,其力道之大,速度之快,煞是骇人。文士猝不及防,连忙扭头侧身急闪,那物贴着鬓角划过,噗地一声,没入旁边一丈开外的石头院墙,竟然是一颗檀香木佛珠!

文士的右半张脸被佛珠带动的劲风刮得生疼,他惊魂未定,却见又有一颗佛珠当胸射来,其力道和速度,较之前者更胜几分,文士连忙旋腾疾闪,然后凌空斜纵,半空里腰身一折,脚尖轻轻一点院墙墙头,犹如蜻蜓点水,横掠出二丈,掠上隔院屋檐,轻身落在房顶上。

文士立足未稳,突感脚下一震,急忙再次腾身跃起,只见一杆红樱枪暴瓦刺出,破碎的瓦片却似长了眼睛,疾袭文士下盘几处要穴,单这一手枪法,足见偷袭者武功高绝。

文士于空中瞬间变化了七八种姿势,姿态甚为曼妙,闪躲枪尖、避开碎瓦,看似轻松,实则惊险异常,稍有偏误,便有性命危险。

文士刚刚化解此劫,待要将身落下,却不曾想,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从不远处的墙角阴影里穿心袭来,这一击算度极其精准,力道之强劲,令人匪夷所思,必是出自武术名家。

文士身体悬于半空,一时之间,并无一物可以借力,旧力未卸,新力未发,动转尤为艰涩,眼看已成必杀之势。   

岂料文士的脚下突然暴出两道金光,叮地一声,击打在屋面上,文士借力将身向上一拔,剑气透裆而过,差点将他那个藏在裤裆里的小弟弟切割下来,文士被惊出一身冷汗,他情急之下,一个空翻,蹿上临院住宅屋顶,不敢稍有停顿,施展轻功提纵术,飞檐走壁,一道青影,疾似流星,快如闪电,瞬间跳出后院围墙,逃遁进入一片白色之中,身后有如飞蝗般的箭矢不停地追射,幸好却无一箭中的。

 


未完,请待续。


浏览(959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