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国脑控时代  
中国现在出现了大量的脑控受害者,脑控原理逐渐清晰,脑控犯罪分子终将接受历史和人民的审判。  
        http://blog.creaders.net/u/1689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中国60年代与“脑控”相关的资料与中共脑控武器的危害 2020-01-31 01:20:28

了解中共脑控的人都知道,中国目前的脑控技术已经实现了通过“脑电波共振”原理传递思维和心理信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人造心灵感应”,脑控者只需采集被控者的脑电波指纹!另外,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生物电磁波揭密——场导发现》一书中介绍了姜堪政和他的同学共同完成的“心理信息传递”实验,该实验使用的是视觉信息,姜堪政将他的试验现象称为“人体微波通信”,不过该实验不是利用脑电波共振原理,而是通过电磁波直接照射实现的!

中共目前的脑控武器除了可以实现思维传递,甚至可以利用脑电波共振原理实现对被控制者行为的直接无线操控和攻击 那么,中国最初的脑控研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对于这一点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对于普通人来说,要完全弄清楚肯定有很大的难度,但是还是可以找到早期与脑控相关的资料的,除了《生物电磁波揭密——场导发现》一书中介绍的姜堪政的“心理信息传递”实验外,还有李敏1963年在《无线电》杂志发表的一篇题为《生物无线电学的诞生》的文章(注:1963年第12期(总第96期)),文章讲述的最初的“ 生物无线电学 ”的研究就与“脑控”有关。另外,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前,这篇文章中提到的“脑场”问题在1963年《无线电》杂志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脑场”》的文章中也简要分析过(注:1963年第4期(总第88期)/作者:青雨),文中也提到了“远距离传递思想活动”。下面仅摘录《生物无线电学的诞生》全文,以求更加详细地揭示中国早期的生物无线电学的研究与“脑控”之间的联系,原文内容如下:

编者按:生物无线电学所研究的是生物体间能否直接传递思维或心理活动信息,以及这种信息传递的本质。这是一门崭新的科学。目前,相互不同的观点还在激烈争辩。这些不同的学说都有它们立论的根据。在本文中除了把电磁波学说作了较详细的介绍外,也提到了反电磁波学说的一些论点,以便读者能比较全面地了解这门科学的初步发展情况。

文中提到了这方面的一些怪现象。生物无线电学的发展,将揭开这些怪现象的秘密,找出它的客观规律。这不但可以彻底地破除由于这些怪现象所产生的迷信,而且将在人类生产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近代无线电电子学、生物物理学和电磁场理论的高度发展,以及实验技术的日趋精密和完备,使生物物理学的一个分支——生物无线电学逐渐成长起来了。下面我们就谈谈这门崭新的科学。
心理感应怪现象

要谈“生物无线电学”的诞生,就得先谈谈许多怪现象的发现。

自古以来,民间就有许多传说:某人遇难,他的亲人在家突感心惊肉跳;慈母思念游子,会使他在千里之外,忽然心慌意乱……。这些传说由于过分夸张和荒诞的迷信煊染,所以早被人们认为是无稽之谈。

但是,在本世纪中,仍然不断发现一些奇怪现象。例如,1918年7月8日,苏联巴东城一位青年妇女,因患乳腺癌而施手术,痛不可忍。这时,远隔二千七百多公里住在卡干达城的母亲瓦尔拉莫娃,左胸忽然剧痛,急忙找医生检查,但丝亳无病。还有一些类似的事例,经过一些科学家实地考察,证明果然如是。这就引起了科学家的极大兴趣,他们进行了许多实验和研究,于是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推断:在生物机体间大概能够直接传递思维或心理活动信息。

这些实验首先是用动物进行的。例如把雌蛾关在笼里,放在蛾类根本不去的地方。不一会很多雄蛾就会准确地飞来。科学家把它们涂了颜色再放掉,即使远离几十公里,有大风或其他障碍,雄蛾也会直接飞向藏蛾的秘密地点。把热带鱼分别放入不同鱼缸中,可以发现它们会同时起落,甚至彼此知道动身的时刻和运动的方向……。

人与人之间的类似联系,科学家也进行了许多有趣的实验,并开始提出“远距离思想感应”或“心理暗示”的概念。例如1959年,一个试验人曾在一艘航行于大西洋深处的潜水艇中,每天在预定时刻板力记住许多简单的符号,另一个试验人远在两千公里以外的岸上把同一时刻内脑中浮现的印象画出来。经过十六昼夜的实验,结果在潜水艇中的人所想的符号和岸上的人所画出的符号有70%符合。依照“概率论”的学说,要达到这样偶然的结果,必需十亿多次中才能碰到一次。难道这种结果是一种巧合吗?

这些实验,令人信服地征明,动物机体间或人体之间,确实有一种尚未控明的信息联系存在。这种联系究竟依靠什么呢?
艰难的探索

目前,世界各国有不少的科学家,正在努力探索这种信息传递的“媒介”。大家首先向神经系统的活动过程“进攻”,发现神经系统的任何活动,都伴随着变动的生物电流。其中大脑活动时也有脑电产生,数量级为10—10伏。用“超低噪声管”把脑电流加以放大,发现其频率高达5~150千赫,甚至更高。当然这样的高频电流是可以激发电磁辐射的。这就是说:思维活动伴随着电磁波!从另一方面看,生物是否能接收电磁波呢?许多实验证明:能。例如,1960年有人用发射功率只有几毫瓦的振荡器,向数尺以外的受试者发出频率为300~600千赫的电磁波,在380~500千赫的频率上,受试人发生脑部博动、耳呜、恶心等异常感觉。但一越过这一频段,就又恢复正常。

根据生物的神经系统可以发射和接收电磁波的事实,自然会使人们得



浏览(1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国气功与特异功能研究的阴谋 2020-01-31 01:19:18

钱学森曾经说过:“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第147页,钱学森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812月,下同)人体科学理论上来讲比特异功能的内涵应该要大,但实际上人体科学最关键、最主要的内容就是研究特异功能,之所以取个人体科学的名字,无非是避“伪科学”之嫌而已。

中国的气功之争始于1978年。1982年之后,它与特异功能合流,成为人体科学的组成部分,因而贯穿在特异功能之争的始终。当1999年政府镇压法轮功,特异功能之争悄然平息之后,气功之争却仍在进行着。气功理论的玄妙性以及气功长远的文化源流,使气功争论存在于似是而非的学术氛围中,这是气功争论双方难分仲伯的原因之一。

1986223日,钱学森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指出:当前气功科学研究的一项任务是建立唯象气功学。他说:“什么叫唯象科学?就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国有十亿人口,如果每一百个当中就有一个练功,就是一千万,每百个练功的人就有一个人去教,就需要十万个气功师,把这十万个气功师提高提高,就是一件大事。……还有一个尖锐问题,就是实践表明,气功可以练出特异功能来。……到那时,我们这些炎黄子孙也就无愧于自己的祖先,应闻名于世了。”

但是,气功真的有那么神奇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当代气功学说创立刘贵珍在他的著作中写道:“古代流传下来的导引法、内养功、吐纳法、内功、深呼吸、静坐呼吸养生法等,虽然名称不同,均属于气功之前身”。

从刘贵珍的叙述看,他命名的气功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一种锻炼方法。

第二,以防病治病为目的,故称“气功疗法”。

第三,古代“流传下来的导引法、内养功、吐纳法、内功、深呼吸、静坐呼吸等养法,是气功之前身。

这样的界定已经十分清楚。亦即气功是一种由古代流传下来的导引法、内养法、吐纳法、内功、深呼吸、静坐呼吸养生演变而来的以防病治病为目的的锻炼方法。

这个定义可以把以下古代养生法包括在气功之内:导引、内养、内功、吐纳、深呼吸、静坐呼吸、行气、服气、坐禅、坐忘、静修、入静、炼内丹等。

定义可以把以下现代养生和治病方法概括在内:信仰疗法、自然疗法、催眠术、心理暗示、心理疗法等。

这个定义可以把巫术、法术、妖术排除在气功之外。包括一切妖魔术、魔术、江湖杂耍、硬功、巫术 、请神术、相术、谶纬术、占卜预测等。

这个定义也把现代气功术宣称的以下特异功能完全排斥在气功之外:透视、遥视、遥诊、遥控、六根互用、追述和预知、穿墙术、意念致动等。

这个定义还使下列各项方术存疑:辟谷、阴阳双修等。

在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的大背景下,各省、州、市及其市、县大多成立了相应的人体科学研究会和气功科学研究会。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及其各地方协会自上而下地领导着中国人体科学和气功研究与运动,特异功能气功信仰者达数千万之众,对特异功能的信仰影响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中共领导人体科学研究的机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其基本情况如下:

19827月,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科学技术装备委员会(简称中央军委科装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委)、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简称国防工办)合并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同时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工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隶属于中央军委,其工作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双重领导,既是中央军委统一管理全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作的领导机关,也是国务院管理各有关工业部门的国防科研、军品生产和军品外贸工作的综合部门。该委员会在成立的同时设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工委科技委),作为技术指挥系统的领导机构。第一任领导班子由5人组成:主任张震寰原国防科委副主任),副主任钱学森(原国防科委副主任)、朱光亚(原国防科委副主任)、宋健航天工业部副部长兼任)、叶正大(原国防工办副主任)。

19984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总装备部保留了原国防科工委的技术指挥领导机构——科学技术委员会,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总装备部科技委)。19991月,总装备部正式办公。

20161月,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撤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学技术委员会,改组成立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共进行人体科学研究的负责人为张震寰、钱学森和伍绍祖,相关事件有:

19851225日,经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张震寰被选为理事长。

1986526日至31日,人体科学研究会代表大会在京举行人体科学研究会正式成立张震寰将军任理事长,钱学森教授任名誉理事长

是年,人体科学三人小组成立。成员是国防科工委的伍绍祖、安全部的贾春旺和中宣部的滕藤。这个小组一直领导着中国人体科学研究。1

浏览(9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国大饥荒饿死3755.8万人?! 2020-01-31 01:17:42

——大饥荒饿死3755.8万人并非子虚乌有,也非空穴来风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发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导致中国发生了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大饥荒,将那时的中国变成了人间炼狱,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拖入了苦难的深渊。大跃进给民族造成的损失不是开一次七千人大会就能够弥补的,大跃进给人民造成的灾难不是毛泽东在会上做一次自我批评就能够一笔勾销的,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现如今,大饥荒已成为历史,任何人都不能忘记那段历史,因为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下面对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披露大跃进造成3755.8万人死亡的情况做一个简单地梳理。

《争鸣》杂志200511月刊登了一篇罗冰所写的、名为《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的文章,文中写道:今年二月、七月,中央政治局二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达命令解封。但迟至九月中旬才正式执行解封命令,这是因为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虽然收到解封命令,但有诸多清规戒律的限制手续,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委宣传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还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

文中摘录了五九年至六二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且说明是摘自档案《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的原始资料。罗冰在文中还披露: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经过整理编辑后,已改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现将原文有关死亡情况的内容摘录如下:

五九年至六二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

一九五九年全国十七个省级地区,有五百二十二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九十五万八千多人。

一九六O年,全国二十八个省级地区,有一千一百五十五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七十二万多人。

一九六一年,全国各地区有一千三百二十七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十一万七千多人。

一九六二,全国各地区有七百五十一万八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一百零七万八千多人。

五九年至六二年的人口增长率

一九五九年人口增长率为负百分之二点四;一九六O年为负百分之四点七;一九六一年为负百分之五点二;一九六二年为负百分之三点八。

全国十二个县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一百万人以上。

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甘肃省、贵州省、安徽省、青海省等七个省,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使人口下降了百分之十至百分之十二点五。

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国防大学教授,四级研究员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助教、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的辛子陵在《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注: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及《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一文中也写道:

20059,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对1959年至1962年全国大饥荒的历史档案有限制地解封、这是官方正式内部公布的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权威数据:

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8千多人。

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72万多人。

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17.7万多人。

1962年,全国各地区有751.8万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万多人。

辛子陵还在《走出两个误区——200912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一文中写道(注:该文收录在:《内幕》第10:十八大政治局大名单和《放言救党论国是》一书,该书20107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改革开放中的问题要在进一步改革开放中解决,退回毛泽东时代,绝对是死路。二十年票证经济,饿死37558000人,我们这些老同志,想到这些往事就不寒而栗,惨然一叹。毛泽东实践的那一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人的数字,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的本子上,前四川政协主席廖伯康向尚昆汇报四川饿死人情况时在中央办公厅见过。这是一个最低数字,我引用饿死人的资料时就低不就高。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4000万以上。据尚昆讲,中央得不到各省饿死人的真实数据,问民政局(管社会救济),问公安厅(管户口),都隐瞒缩小数字,认为这是给三面红旗抹黑,给毛主席抹黑,要影响省委书记和省长仕途的。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国,历朝历代因灾荒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是多少呢?2900多万,不到3000万人。封建王朝是不允许隐瞒灾情的。大清律规定:总督和巡抚要向朝廷"飞章奏报"灾情,晚报一月官降一级,晚报三月革职。我们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隐瞒灾情成了对领袖忠心、党性强的表现。前些日子,高调纪念主川时饿死1000万百姓的李井泉诞辰100周年,又树立了一个说假话的样板。所以,在我们的体制下,毛泽东一朝一代饿死的人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