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江湖人大爷的博客  
读书人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http://blog.creaders.net/u/1760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50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2019-04-15 23:49:53

大概因为这年头的笨姑娘实在多,“被骗失身”一词相当普及,多用于教育和警示,出门的江澈还不知道这个词已经盖在自己头上了。

    不管怎么说,为填补资金缺口之外,困境中顺手拉一把的心思他还是有的,结果就因为挖了个小坑,就被这么“冤枉”了。

    小作坊的老板叫人弄了辆破小四轮送货,顺便也把江澈送回来。

    到门外巷子口,江澈下车先去了趟厕所,回来发现几大箱子原材料卸在路边,车没了,司机也没了狗日的抽了我半包烟,一路称兄道弟,说好帮忙搬的。

    果然,钱货两清之后再无情义。

    无奈拜托修鞋摊的爷爷帮忙照看一下,江澈咬牙自己扛起一箱……重,看着不算很大,但是小东西堆密实了,贼他妈重。

    第一趟扛到唐玥家,把箱子放下,江澈身上出汗把毛衣脱了,只穿一件衬衫。

    屋里头三个姑娘都在,但是都板着脸不理他。不过看桌上,手绳4款,其中一对情侣款,饰衣链16款,已经全部按照图纸做出来了,精致好看。

    这意思就是活我们干,受骗上当的气,我们也要生。

    有志气,可是不就骗你去跳个舞嘛,哦,十几个舞。

    江澈能理解唐玥的抗拒和不情愿,这一是因为她本身之前一直过得谨慎保守,小心翼翼,观念转变没那么容易;二来,毕竟风气初开,跳舞、展示商品这样一件事,很容易在事后造成许多歪曲事实的流言和非议,甚至这会儿过分抛头露脸地做生意,都还不少人不齿。

    而且这回“抛”得确实有点大……

    可是这就是适应和成长啊,社会的变化会快到你们想象不了,不用多久,这就完全不叫事了。这些话是江澈想说但又没法具体去说的,他打开书包,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张单子取了出来,放在桌上,开始独白:

    “20种,每种做多少,我都在上面写清楚了,你们待会儿看看。”

    “今天你们做一会儿到晚饭时间就歇吧,明天每个人找一到两个人过来帮忙,注意必须是你们信得过,绝对不会偷摸往外带东西的那种才行。谁带来的人,谁负责,这些合同上都有的。”

    “过来的人我们计件给工资,具体按每种编织难度不同,给的钱也不一样,我这上面都有。我估计了一下,熟练之后一个人一天赚个20几块应该没问题,只是会辛苦些,劳动时间会比较长。”

    “你们三个自己做的也计件,跟股份的钱另算,帮忙管理那份钱,也另算。时间紧,这些东西我们必须在五天内全部做完,所以,辛苦了。”

    除了江澈说到一般人一天能赚20几块的时候,三个姑娘小小的惊讶了下,其余连点回应都没有。

    “……我说的你们都听清了吧?”

    “单子在这,听清了眨下眼睛?”

    结果三个姑娘真的就排排坐,眨了眨眼睛。

    “那我继续去扛材料了。”

    诈骗惯犯江澈扛回来第二个箱子的时候,她们已经默默忙活开了。

    ……

    ……

    江澈出门去扛第三箱的时候,谢雨芬说:“真的就按说好的,不理他啊?可是咱们好多事情都得问他呢。”

    “先忍一会儿,总不能让他习惯了这样对咱们,真话都放后头说,而且前头演得那么像,那么平常……你回头想想,那一步步的,骗小玥上钩。”祁素云说:“这人不是坏人,可是太厉害了,咱们三个加起来再翻倍都对付不了他,所以还是小心点,别一不小心又让他带沟里去了。”

    说完她自己忍不住笑了。

    谢雨芬也笑,就连唐玥都有点儿忍俊不禁,可是……想想他给自己安排的事,唐玥本能的抗拒,心慌,想逃避,觉得自己做不到。

    “我觉得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他这么能赚钱吧。”

    “其实他对咱们挺好的,你看,也没脾气,而且给咱们机会赚钱,刚他还说呢,咱们自己做的另算,帮忙管理的又另算,多好说话啊!他自己干的,都没说另算……”

    “我觉得他拉咱们入股,主要还是为了帮咱们,尤其是小玥姐。就是顺便骗一下……其实也没什么。”

    谢雨芬得吧得一阵,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小姑娘赶紧闭嘴。

    第三箱扛到,江澈自己能感觉到,小腿肚子已经开始发抖了。

    对比2010年代的年轻人,他肯定算力气大,能干活的,但是与同时代干惯了农活的那些相比,就有差距了都怪爹妈太惯着。

    就当锻炼身体吧。

    他再次离开后,谢雨芬无意间试着挪了一下箱子,惊呼:

    “哇,这一箱子好重啊,我还以为很轻呢……难怪我看他刚刚第三趟进来跨门槛的时候,都差点绊着了。怎么办,他是读书人,估计累坏了。”

    唐玥听完忍不住上前试了试手,真的好重。

    终于,江澈第四箱扛到,唐玥忍不住开口:“那个,还有么,我们去帮……”

    “没了,就这些。”江澈看看她,终于说话了,他笑着直接瘫坐下来,已经整个都累垮了,衬衫后背被汗水浸透,“等我歇会儿气,咱们去买衣服。”

    唐玥犹豫了一下,摇头,“我不去。”

    江澈开始絮叨:“那这些货卖不出去,亏了,你两个朋友的钱,还有你的四百块就没了,镯子就……”

    “就赎不回来,对吧?”唐玥眼睛一瞪,笑眼宛如月牙,其实也瞪不出什么威力,“你就是故意要拿这个威胁我,挖好坑等我跳进去……我,我还全投了。你明知道我舍不得钱和镯子,也做不到因为我害素云和雨芬赔钱。我怎么原来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你会骗人呢?阿姨都那么好的人。”

    “那我不也是没办法嘛,先说了,你肯定不答应,给钱都没用。你看我为了让你放心,连成本、售价,都特意跟你们坦白说了。”

    “……你还知道呀?”唐玥难得的有点娇嗔道。

    江澈点了点头,“知道,但是营销计划不会变。”

    唐玥又是一阵郁闷、气恼,加哭笑不得,她发现自己和江澈之间的对话感觉完全变了。

    之前,他们之间的接触其实是建立在江妈这个中间人存在的基础上的,互相客气、尊重、礼貌,然后不太熟,可是现在,斗嘴都来了,也不再互相客气了。

    “非得这样那什么……营销吗?”她试探着问道,“要不咱们做一点,卖一点……慢慢来不行么?”

    江澈坚决地摇头,“做的周期是五天,按单子成本低的多做,高的少做,扣除损耗,实际数字三千八百根左右,必须全部在这五天内做完。然后卖的周期,最多,不能超过五天。”

    “为什么啊?”这下是三个一起问,很显然,江澈的这种紧迫感,是她们无法理解的。

    跟三个十几岁开始就呆在厂里生产线上的姑娘解释这些还挺麻烦的,江澈组织了一下语言,先向谢雨芬和祁素云问道:

    “刚刚第一根饰衣链,是小玥姐为主做的,你们俩参与了,看见了,然后你们觉得自己现在能做了吗?”

    “我们也不笨的,就算开始慢一点,肯定可以。”

    谢雨芬一脸的不服气,祁素云也在旁点头表示一致。

    江澈接过话,“这就对了,正因为这个东西太容易被学会,有的人买一根回去,很快就能学会一种。然后只要过个七八天,等他们找齐材料,组织好生产,我们就有竞争对手了,懂了吗?所以假设我们先拿一百根出去试卖,那么剩下的3700根,就会不好卖,卖不出这么大利润,甚至卖不掉。”

    时下的竞争环境就是如此,江澈说得够浅显,三个姑娘都很快点头,表示领悟。

    “所以,我们才必须通过一次性的营销运作,在最多五天内,把这三千八百根全部卖完。然后拿钱,走人。”

    “我估计之后不超过半个月,这东西从材料到成品,就会满街都是人在卖。”

    “当然,到那时候小钱还是可以继续赚的,咱们散伙后,你们自己愿意继续做一些去卖,我觉得也还行,毕竟你们手比一般人巧,做出来的东西更好。”

    说完收工,江澈摊了摊手。

    谢雨芬突然特别认真的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真厉害。”

    祁素云眼神诚挚看着江澈,在旁用力的点头。

    “那……”江澈笑了笑,转向唐玥道,“小玥姐你看?”

    具体逻辑唐玥已经很理解了,也很想答应,但是脑海中一想画面,犹豫、纠结,她摇了摇头,惭愧道:“我还没想好。”

    “……也行吧,反正还有几天。那你们先忙,我去门外喘口气。”

    江澈说累了,不急于一时。

    ……

    ……

    三个姑娘梦想着赚钱,战斗力爆棚,不知不觉忙到了日落,一桌子各种饰衣链,编织手串。

    “对了,他人呢?不会走了吧?”谢雨芬这才想起江澈刚刚说出去喘口气,人就没了。

    “不会,他毛衣和书包还在这呢。”祁素云指了指墙角江澈的东西。

    “那他……”唐玥有些紧张,站起来跑到门外看了看,不见人,一低头才发现,江澈靠坐在墙头下,已经睡着了。

    “那么几大箱子扛下来,估计累坏了。”祁素云在她身后小声说。

    唐玥点了点头,这时候因为落日,气温降低,只穿一件的江澈在睡梦中不自觉地双手抱住身体,蜷缩了一下。

    看着很可怜,让人心疼的样子。

    “其实画图、跑材料、作计划,这这那那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在做呢”,唐玥突然有些感慨地说道,“比较起来,咱们真没做什么,干的活还另算钱。所以,他其实还是为了帮我们吧?”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这其实也是辛苦钱,真按他说的算,等于白白多给了我们好多。”

    咬了咬牙,唐玥蹲下来,伸手小心推了推江澈的肩膀。

    江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一张明净的脸庞渐渐清晰。

    “太阳下山了,天冷,你再这么睡要冻坏了。”

    “跳舞我会练的。”

    “明天,你带我去买衣服吧……你眼光高,可是不能买贵的,我没什么钱了。”

    什么情况?声音好温柔。

    “……没事,业务支出,衣服钱算……算我的,谁让我是大老板。”

    “那也不能买贵的。”



浏览(81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49 你们要入股吗? 2019-04-15 23:48:49

“好了,快别蹦了,雨芬,小心弄坏了你赔不起。”祁素云拿出大姐范,冲着已经有点癫了的谢雨芬招手,示意她停下,把项链摘下来。

    没错,至少在她们看来,这个就是项链,而且应该很贵很贵。

    “其实本来送给你也没关系,但是现在还不行,现在我还要拿它做生意。”江澈在旁笑着说了一句。

    “送也行?这也能送?”

    “生意么,这个很贵吧,哪有几个人买得起呀?”

    三个姑娘都一样在想,但是跟另外两个人不一样,唐玥多知道一件事,她觉得现在说出来应该没关系了,因为江澈自己都已经不避这个意思。

    “小澈就是我说那个一个月赚了好几万的那个人。”她说了一句结构有些复杂的话。

    “……”

    祁素云和谢雨芬短暂地错愕了一下,她们之前听唐玥说起有这么一个人,脑海中条件反射,理所当然的就认为那是一个中年人,手握大哥大,腋下夹皮包的那种。

    可是眼前分明就是个清爽干净的小男孩。

    “就算那样,这么贵的东西,也不好乱送的,雨芬也不许要,太贵了,明白吗?”祁素云表情严肃地劝诫着,看江澈的眼神有些警惕。

    江澈说:“这个东西我打算卖10块。”

    “……多少?”

    是,对于面前这三个姑娘,尤其对唐玥来说,十块不是可以轻看的小钱。

    但是相对这条构成复杂,所用材料颇多,而且有几种亮晶晶,看起来就很贵的项链来说,10块这个价格,便宜得难以想象,无法理解。

    “我是说,这个,我打算卖10块,因为它的成本,扣除人工,是3块1毛。”江澈放缓语速,保证表达清晰,补充了一句。

    “怎么可能?你看这个、这个……”谢雨芬抓着胸前的链子,指着上面的水晶石、绿松石、彩石。

    “都是假的,人工的,比如水晶石,其实是玻璃做的。这些东西,有的是我低价买的,有些是我找了个城郊小作坊批量切割打孔的,制作量有点大,工艺简单,所以价钱压得很低。”江澈解释。

    “那,小澈你是要卖假货么?”唐玥问话时语气有些担心,但是问完当即觉得哪里不对,江澈要是准备卖假货,以假乱真蒙人,怎么可能只卖十块?

    江澈喝了口茶,摇头道:“也不能说是假货,因为我会公开说明,这些看起来很贵的材料,其实都是简单的人造工艺,所以,才这么便宜。”

    “公开?那知道是假的了,谁还会买啊?”祁素云心说这样还不如卖假货呢,被蒙那是没办法,可是谁会故意去买假货?

    江澈笑着抬手指了一下她的刘海,然后道:“素云姐,你的发夹是真的假的呀?”

    “嗯?”祁素云愣一下反问说,“发夹哪有真的假的呀?”

    江澈点了点头,又向谢雨芬道:“小谢你的发箍是真的还是假的?”

    “发箍也没有什么真假吧?”谢雨芬的反应总是最直接。

    “对,所以这个,叫它饰衣链吧,它既不是项链,也不是珠宝。它就是一种配饰,就像发夹、发箍一样,大家根本不用去在乎它的材质真假,好看,能搭配就好。它的作用,就是为了给女孩们的衣服加上生动的点缀,变得更好看,就像发夹为你们的头发做的事情一样。”

    一通话毕,三位姑娘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一下没转过弯来。

    其实江澈的这种思考逻辑,最大的依据并不是他说的发夹、发箍,但是作为依据的那件东西,现在一样还没出现。

    再过几年,男生,加少部分女生,会流行一件日后看来很土的饰品牛仔裤胯部位置,斜挂一条铁链子。

    没有人会计较它是不是真的,是不是金的或银的,因为它就是铁的,就是一件配饰。

    那条铁链子的流行,加上一样是几年后会出现的一波覆盖面很大的手绳编织热潮,才是江澈选择做这次尝试的事实依据。

    终于,三位姑娘可能大概想通了。

    “你是想雇我们帮你做这个吗?”唐玥推理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先不急,”江澈说着又取出三张图纸,放在桌上,逐一指着道:

    “这个是手绳编织,戴在手腕上的,成本4毛,我打算卖两块;这个是饰衣链,但是用料比刚刚那条少很多,也很简单,你们看就是挂绳上左右两边对称各六颗小珠子,下面一个叶子造型的小木片,成本不超过1块3毛,我打算卖5块;另外这个,这个是第二贵的,成本4块3,会卖15块。”

    “那第一贵的呢?”谢雨芬好奇问了一句。

    江澈笑着又取出一张图纸,并从背包里取出相应的材料放上去,笑着道:“这个看上去很华丽吧?它成本是7块4毛,我打算卖88块。”

    “88块?”姑娘们张着嘴,“为什么这个这么贵啊?”

    “因为我们得给少数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有钱人,提供一个选择。”

    场面安静了下来,三个姑娘都默默在用她们不算强大的数学基础计算着……算不出来,但是很显然,好多倍,好赚钱……

    “所以,你们要入股吗?”江澈一脸的人畜无害,微笑着问道。

    “入……股,我们?”三个姑娘都有点儿不知所措。

    “对,入股知道吧,投钱,成为合伙人,然后赚了钱我们按比例分成。”江澈表情一丝不乱,更不急。

    三个姑娘犹豫了一会儿,都在想着,这生意行么,应该行,可是凭什么是我们?

    唐玥的脑海中甚至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他是为了帮我么?

    然而似乎并不是,因为当谢雨芬问:“要是亏了呢?”

    江澈的答案平静而坚定,“亏了也一样,按比例亏。”

    其实她们三个加起来投不到一千块,江澈很清楚,这点钱由他来负担完全没问题,而且就算这次真的尝试失败,亏,他也不认为会亏这么多。

    但是……这是规则。

    “对不起,我知道你们的钱可能得来不易,也不多,但,这是规则,既然要出来接触社会,你们就必须懂得和遵守的规则。你们已经出来了……这是生意。我把话先说明白,方便你们做决定。”

    江澈又补了一句,有点无情,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她们既然要出来面对社会,就必须了解和遵守这个社会的规则,不然只会羊入虎口。除此之外江澈还有一重考虑:这样,才能保证她们更听从指挥,更尽心尽力。

    江澈还不是一个会见了姑娘就没原则的人,小姐姐再漂亮也一样,生意,首先得有生意的样子。

    她们所能获得的,唯一依据就是她们所能提供和创造的。

    江澈找上她们,是有一部分原因因为她们下岗,生活艰难,但更主要的,是他真的需要她们的合作,而且是最适合的人选。

    这是江澈制定计划书当时仔细考虑的结果。

    没等太久,结果出来了,还是没心没肺的谢雨芬最先做决定,小姑娘心想着,就当他是为了讨好我小玥姐……便宜我了。

    “我投,四百。”她把钱从腰里头拔出来,拍在桌上,一脸的决然。

    祁素云左看一眼,又看一眼,想了想,劝说道:“这可是你爸妈的棺材本,不行还要开豆腐房呢……收回去,最多两百。”

    “那……两百行么?”谢雨芬恳切又担心的看着江澈。

    “行。”江澈把钱收了。

    “那我,我也两百。”祁素云转过身,也不知从哪儿掏的钱,江澈接过来的时候,还是烫的。

    到唐玥了。

    江澈微笑了一下,表情平静没说话。

    厂花姑娘把四张来自江澈的百元钞取出来,散开,两手捏着,不断思索,看她的神情动作,就跟坐在赌桌边准备下注一样。

    猛地一咬牙,四张百元钞往桌面一压:“我……我,全部。”

    东西就摆在眼前,错不了,成本利润都知道,机会难得,而且她是这里对江澈认知最多的人,她还了解江妈呢,江妈人多好?所以,小姐姐梭哈了。

    “好。”从唐玥手底下,江澈直接把钱顺着桌面抽了过来。

    一种莫名的第六感,唐玥觉得江澈动作有点急,而且,似乎变换了一下笑容,虽然很快就恢复了。

    ……

    江澈本人出了6500,钱和已经花费的单据样样分明给姑娘们验看。

    这么多本钱,大生意啊,一式四份,合同签好,按手印,姑娘们傻不愣登热情高涨。

    江澈站起来,把除了材料之外的东西收好。

    “合同已经签好了”,他说,“对了,小玥姐你会跳舞吧?”

    唐玥愣了一下,点头,“可是我只会跳男步……我都是和雨芬跳的,我跳男步。”

    只跟谢雨芬跳么?

    这年头学校工厂都一样,跳舞很流行,唐玥的情况,江澈想了想,不难理解,她去跳舞场估计会很麻烦,所以就只能私下和谢雨芬跳了。

    “那这样,你这两天除了做饰衣链,抽空练一下女步好么?伸手臂下腰,转圈什么的那种。”

    “嗯……啊?为什么呀?”唐玥想不通了,做生意,干嘛突然要练跳舞?

    “因为等到这批东西做完,你大概需要在周六晚上,连续在十几个学校、文化宫的跳舞场出现,戴着我们的饰衣链,我希望你能跳一下舞……可以和小谢跳。”

    “……我,我不去。”唐玥一下站起来了,表情惊慌而坚决。

    “那东西卖不掉,亏了,你朋友的钱,还有你的四百块就没了,镯子就赎不回去了……”江澈嘴角一翘,道,“小玥姐你不会去找我妈告状吧?”

    这一下,不算完全明白,但至少三个姑娘都弄懂了一件事,为什么江澈明明可以雇佣,却要拉她们入股,而且刚刚收钱签合同似乎有点急,尤其是当唐玥“梭哈”的时候,他好像笑了一下。

    原来他早就算计好的。

    把小玥姐当广告明星。

    “只是跳舞而已,平常大家都跳的,再说了,你可以只和小谢跳。还有,到时也不止你一个人戴咱们的饰衣链,小谢会戴,各个学校也都有一两个女孩子会戴。”

    江澈弱弱地解释了一句,走到门口转身说:

    “现在你们看能不能来得及,把剩下十几个样子研究下,每种做一件样品出来,下午我会过来送材料,然后带小玥姐去买套衣服,到时候穿。”

    江澈走了。

    唐玥坐在桌边,又气,又有点儿哭笑不得,这样的一个江澈,是她没见过,也怎么都料想不到的。

    “这混蛋,太会骗了”,谢雨芬义愤填膺地嘀咕一句,“这样下去迟早被他骗到失身。”



浏览(7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48 一次小尝试 2019-04-15 23:47:57

1992年4月上,国家定下来要建三峡。

    差不多时候,临州师范学校2号楼407有个男生叫老吴,正因为前几天在录像厅摸了一个男的,之后连做两天怪梦,内心十分恐慌,但是不敢跟别人讲。

    同一间宿舍,郑忻峰同学刚第一次听说了一种叫做麦当劳的东西。

    他猜那东西应该很好吃,因为报道中700个座位的大餐厅,外头排队还能排出去二里地,他想着,要是我就半夜去排,早上一开门就进,吃口新鲜的。

    可是这一年临州还没有麦当劳,也没有肯德基。

    临州市纺织二厂的女职工唐玥刚彻底断了回厂的念想,在家和她的两个小姐妹一起讨论以后怎么办,没主意了,她想着,回头去找某个人打听打听。

    然后正好那个人就来了。

    江澈刚好准备妥当要做一笔小生意,试着来一次营销运营,短时间内赚个小两万,补上股票认购证运作的资金缺口,为此,他需要找几个心灵手巧,朴实勤恳的姑娘合作。

    所以,这一天其实哪怕没有江妈的“策动”,江澈也会来找唐玥。厂花姑娘不单心灵手巧,而且有大用。

    这是他第二次来厂花姑娘家,意外惊喜,这次他被请进屋了。

    唐玥的家进门就是厨房,初印象看着有点大,再看就发现了,其实是因为东西很少。

    边角上有缺口的小灶台,老式黑漆木橱柜,两只掉漆的旧热水瓶,都不好看但是都很干净。有些坑洼但是结实的原木色四方小桌一面贴着墙,墙上的一片灰旧中,有几个方形的区域特别白,想来大概原来贴着奖状之类的,刚撕掉不久。

    江澈随意张望了一下,在他正面有一个门,侧面靠墙角还有一个门,二室一厅。

    “那里是我弟住的”,唐玥指了指靠墙角的那个门,又扭身指着正面那个门说,“这里一进是个空房间,放东西的,再一进是,是我……我住的。”

    讲到最后,声音小到几乎就没有了,因为厂花姑娘突然才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本来不需要做介绍,对着一个男人,自己住哪个房间,干嘛要讲?

    有些慌乱地,唐玥搬了凳子,让江澈坐下,又泡了茶……茶叶只剩一点了,她很小心,尽量不搁进去茶叶沫。

    这期间还好有自来熟的谢雨芬一直在说话。

    对于江澈不肯像叫唐玥一样叫她小姐姐这一点,小谢感到很失望,一直在旁边辩解着,她其实不是唐玥口中的那个小女流氓,同时强调着,她也是姐姐。

    三个姑娘里她最小,二十岁,但也比江澈大一岁。

    祁素云和唐玥同龄,二十二岁,但是月份上大了两个月,而且快要为人妇了,此刻正在一旁端坐着,演绎着沉稳大姐范。

    唐玥开始整理桌子。

    移开了竹编的菜罩,桌面上就一小碗白菜头,还有一个剩一半的罐头瓶,也不知装的是咸菜还是辣椒,江澈还没来得及看仔细,就被唐玥匆匆拿走,搁柜子里去了。

    桌面很快清理出来,擦拭干净。

    江澈坐下打开书包,取出来一团报纸,铺在桌面上打开。

    暗红色打孔木头珠子,小颗,很多;同色调圆形空心木头圈;四颗鲜红的小彩石,两颗小小的其实泛蓝的绿松石,一颗透彻里带淡淡紫光的水晶石,一样打了孔;外加一团挂绳,一团编织绳。

    “这些是什么?”唐玥和祁素云眼睛看着那些小玩意,专注而好奇地问道。

    “哎呀,这个真好看,这个也是。”谢雨芬则埋头兴奋地拨弄着那几颗彩石、水晶石、绿松石……

    很多人在小时候都会喜欢保存几颗晶晶亮的小东西,当作宝贝,眼前的姑娘们年纪虽然已经不算小朋友了,但是因为身处的年代,乍然看见面前这些小东西,依然觉得新鲜,欢喜。

    这年头一般人的手上、脖子上都还没什么饰品,有的也是白银、黄金、珍珠、玉,尤其后面三者,一般人家是不可能戴的。

    她们还不认识桌面上这些东西。

    江澈也不解释,笑着取出来一张图纸,问唐玥,“你能帮我把这些东西编串成这个样子吗?”

    图纸上的造型看着像一串项链,但又不是姑娘们在别人脖子上见过的珍珠项链或金项链,它材质不同,而且更复杂,更多点缀。

    其实这玩意的原型应该叫“毛衣链”。

    但是江澈绝不会这么叫它,因为这个名称本身,就是这件商品营销最大的桎梏,他还没想好新名字。

    ……

    ……

    这就是江澈在火车站盯着小秘看胸得到的启发,当时大胸小秘把金项链和珍珠项链都放在了胸前,贴身的衣服外面,招摇过市。

    女人热爱装点自己的天性是永不磨灭的。

    从古代的各种富人家的金贵首饰,穷人家的木头钗子,到后来,杨白劳家喜儿过年的二尺红头绳,再到早些年的蛤蟆镜,近来的珍珠项链……

    女人的这种天性,永远是巨大的财富源泉。比如2010年代,同样一个手机,女人就会因为手机壳、贴钻这些,比男人多花上不止一份钱。

    但是很显然,在这个时候,能戴得起珍珠项链和金项链的人还是少数,姑娘们装点自己的途径被极大的限制了,除了衣服,就仅局限于几个发夹和头箍,还有寒冬里的一条围巾。

    于是,江澈决定在这方面做一次小成本短平快的尝试。

    一是尝试着小赚一笔,看能不能把那小二万缺口补上,不贪多,也不敢贪多。

    二是想试一次,看一下自己的运作思维和能力在这个时代有没有施展的可能,能不能行得通,为此他绘制图纸,写计划书,瞄上唐玥。

    重生之于时代的优势大概可以归纳为两类:

    第一类,知道属于这个时代某件事情或某一次洪流的方向,跟着走,从中获益,比如江澈购买九二发财证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第二类,掌握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让它提前出现,并试着把它运作起来,这就是江澈现在想做的尝试。

    这个尝试很小,因为先于时代运作某样东西,其实并不容易,超前思维一旦超到脱离时代,就未必有好结果,江澈的第一次尝试,更大程度上只是为了积累经验。

    像重生小说里有人在九几年开发lol,一统国内游戏市场这种事,他是干不了的。

    一直很低端,靠“诈骗”起家的重生者江澈,继续低端着。

    他想着通过一次营销运营,引导一次小范围的流行,然后收获一笔不算大的钱,还有信心和时代体验,至于“帮助”的成分,大概有,但也是附带的。

    ……

    ……

    前世,江澈从南关省回来后没有继续教书,适应阶段跟着一位在义乌小商品市场有几个摊点的远亲学习过一段时间。

    在那里,他见过很多饰品、毛衣链,但是什么绳结,怎么编织、连接,甚至怎么扎一个正确的线头,他全部不会。

    唐玥也不会,但是这姑娘心灵手巧到江澈乱七八糟的描述,她尝试几遍,就能做出来,此外谢雨芬和祁素云也帮了些忙。

    大概半个小时后,江澈的第一条毛衣链出炉了。

    暗红色的小木珠串成串,间隔一寸左右距离,左右对称点缀着各两颗鲜红色小彩石,向下,绳缀的主体是那个圆形空心木圈,上头也对称打了几个绳结。

    木圈上面顶着的,是一颗多棱透彻的紫光水晶石,下面是编织绳垂落的两条流苏,流苏的尾部,缀着那两颗泛蓝小巧绿松石。

    很中规中矩,很简单的构造。但是单论好看,它肯定比珍珠项链或金项链好看。

    土么,就算再2010年代,它依然有一个产值不算小的市场,甚至频频出现于潮流明星身上,还有街拍和时尚杂志上,所以九二年初的人,更绝不会这么认为。

    因为女人的天性,更因为没见识过,三个姑娘此时已经都有些呆滞了……

    江澈拿起链子在手里,左右看了看,向谢雨芬说道:“你的衣服最合适,你来戴上试试看。”

    谢雨芬兴奋地点头。

    今天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全土黄色的毛衣,里头衬着白底红花的衬衫领子,毛衣链一戴上,就多了一份点缀。

    一照镜子,泼辣小妞整个就飘起来了。

    退几步,再进几步,反反复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头那个欢喜,乐得她原地转了两个圈。

    “想象一下你现在下面穿的是一条长裙,在跳舞,是不是更有感觉?”江澈心头稍安,添了一把火,谢雨芬就更花开灿烂了。

    祁素云和唐玥也看得眼睛发直,她们其实也就二十二,刚出工厂,一样是戴不起什么金项链和珍珠项链的年轻姑娘。

    这个年代一般人家的女孩,从她们的十五六到如今,几乎没有过一件像样的饰品。

    所以,她们也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如果自己也戴上试试……

    但是唐玥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低头沉默了。

    江澈刚刚目光扫过的那一圈,还有他对谢雨芬说的那句“你的衣服最合适”,虽然无意,但是其实让唐玥心里有点小难过。

    当然,她知道这不怪江澈。



浏览(7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